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直播 白洁 招摇 囚爱 爱囚 网王超神教练 房东是个女装大佬
天驭狂龙 奇妙游戏  711 教授  网游老婆是修真者
首页 > 资讯

第9章 那个人被他打了

发布时间:2021-04-08 21:50:52

“松绑我,松绑!”裴七月使劲地儿动了动。可她男人身强体健,五大三粗的,她更本怎奈不了他。他一只手都比她手脚用还很厉害!再再加她确实有低血糖的毛病,没吃早饭,现在的已可她男人身强体健,五大三粗的,她根本奈何不了他。他一只手都比她手脚并用还厉害!。

>>>《因为刚好遇见你》章节目录<<<

《第9章 那个人被他打了》精选

“松绑我,松绑!”裴七月使劲地儿动了动。可她男人身强体健,五大三粗的,她更本怎奈不了他。他一只手都比她手脚用还很厉害!再再加她确实有低血糖的毛病,没吃早饭,现在的已可她男人身强体健,五大三粗的,她根本奈何不了他。他一只手都比她手脚并用还厉害!。...

“放开我,放开!”裴七月使劲儿动了动。

可她男人身强体健,五大三粗的,她根本奈何不了他。他一只手都比她手脚并用还厉害!

再加上她确实有低血糖的毛病,没吃早饭,现在已经开始头晕了。

“霍成骁我求你了,你想怎么对付我直接来行不行?”

“我想让你吃蛋糕啊!”

裴七月没好气瞥他一眼,“我也不喜欢吃甜的!”

“不喜欢啊……”霍成骁勾唇,“那给你点咸的吃?”

说完他手臂一勾,裴七月一下没站稳,整个人往旁边的药台上倒。霍成骁顺势把她抵在换药台上,粗重的呼吸在她耳边徘徊。

“反正喂饱老婆,是老公的责任!”

“你……”

“我知道你生气了。”霍成骁的脸靠她很近,鼻息温热,似笑非笑,“你气乔非守在这一整夜,大清早跑出去给我买蛋糕,而且当着你的面喂我,是不是?”

“呵。”裴七月冷笑一声。

“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亲近,你不舒服了吧?”他眸光突然变冷,“我就喜欢这样……裴七月,你越不舒服,我越开心,越要折磨你!”

“你有病!”她忍无可忍,“自我感觉能不能别这么好?谁给你的自信?”

霍成骁扬起嘴角,“你不承认,但我都懂!”

“不要脸!”

“呵!”他大笑,“我在自己老婆面前,裤子都脱过,脸算什么?”

裴七月快冒烟了。“……”

论牙尖嘴利、没脸没皮这两点,她永远不敌霍成骁的千分之一。

她坚守底线,绝不吃那块“狗啃过的蛋糕”,然而结局就是……她被狗啃了。

她被霍成骁按在换药台上,恶狠狠的吻了一通,等他想进一步行动的时候,她忽然两眼一黑,身子变的软绵绵的,从换药台噗通一声滑到地上。

……

再度醒来时已经躺在自家卧室里了。

裴七月一惊,强撑着坐起来,只觉得头重脚轻。看到床头柜上有块巧克力,不管不顾的撕开包装吞了下去。

她每次犯低血糖的时候,见了甜食如同飞蛾见了火,不要命的扑上去。

明明最喜欢吃甜的东西,在医院里还要跟自己较劲儿……

裴七月又喝了几口蜂蜜水,感觉好多了。

她听见门口有动静,不一会儿有人开门进来,是霍成骁。

他一只手裹着绷带挂在胸前,另一只手里端着一盘鸡蛋卷,放在床头柜上。

他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又走了。

“哎……”裴七月想叫住他,可他一步也不停,就这么甩给她一个背影,走出去了。

她忽然觉得心里有点空荡荡。

转头看看那盘鸡蛋卷,有的地方煎糊了,有的地方没熟,蛋卷卷的也不好看,七歪八扭。

一看就是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霍大少的手法。

不过她怔怔的笑出来,一口下去,蛋卷吃掉一半,她贪婪的嚼着,感觉融进舌尖的滋味,像是比刚才那块巧克力还要甜。

又有人敲门,还低声问了一句:“少爷,您在吗?”

裴七月没听清,就喊了一声:“谁啊?门没关,进来吧!”

来人犹豫一下推门而入。

是霍成骁的心腹,明凯。

裴七月跟他打过几次照面,只知道两点:一,这男人忠心耿耿为霍成骁卖命,二,这男人长的帅,话也少。

明凯见屋子里只有一位少奶奶,有些尴尬,清咳两声,笑道:“我找霍少。”

“哦,你找霍成骁?”裴七月满口蛋卷,使劲儿吞下去,“他刚刚进来过,又出去了……不知道去哪。”

明凯点点头。

“等一下!”裴七月叫住他,“那个……他不住院了吗?胳膊上还缝着针呢。”

“嗯,不住了,上午办的出院手续。”明凯简短回答,“少爷执意出院,谁都拦不住。”

“是工作上有什么急事吧?”

“是有点。”明凯的话很有分寸,“不过少奶奶无需担心,少爷能搞定。”

话里话外,保持着礼貌的距离感。

裴七月也不再继续问。

霍成骁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一见了明凯就皱眉头:“不是说在书房吗?你跑这来干什么!”

明凯微微颔首,跟在霍成骁身后。

她听见他们慢慢走远,一边走一边低语:“少爷,那件事已经办妥了。”

“好了,不用声张,也别告诉太太。”

“是。”

霍氏家大业大,霍成骁的父亲常年在国外,身居要职,霍氏基本靠他一个人打理,公司里的事,他有时也会跟郝丽珍报备一声的。

但这次是什么事,需要藏的这么密不透风?她不明白。

……

裴七月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偌大一个霍家,经常安静的可怕。

然而到了下午的时候,楼下客厅突然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

是郝丽珍在打电话:“你说什么?……你说,成骁找人把姓周的给打了?”

裴七月隐约听到这话,心里一惊,悄悄开门到走廊上,倚在楼梯扶手旁边屏息聆听。

“……哎哟,真是作孽!”郝丽珍又急又气,“打成什么样了?严不严重啊?……什么?整个头都肿了?”

裴七月捂着嘴。那周总本来就肥头大耳像个猪头三,现在头又肿了,得是什么样?

“啊?不跟周氏合作了?又是成骁说的?”

郝丽珍接个电话也一惊一乍,等这通电话打完,她气的直捶沙发。

“什么东西!”她狠狠啐一口,“成骁怎么能这样干啊?八成就是为了裴七月那小狐狸精!”

一旁的陈妈及时递上杯水,“太太,先消消气。等少爷回来再详细问问也不迟啊。”

“还有什么好问的?肯定是为了她!本来药也下了,想趁着上次那机会抓她跟姓周的一个现行,没想到成骁跑出来搅局……现在又找人把姓周的打了!”

“虽然说周家不算什么名门贵胄,可在帝城也是有头有脸的!商场上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吧。成骁这孩子,这是怎么了?一碰上裴七月他就中邪!”

“太太,别气。”陈妈安慰,“少爷不喜欢少奶奶的。”

“不喜欢?”郝丽珍冷笑,“不喜欢她,他当年非她不娶,成心跟我作对?陈妈,你老糊涂了吗,连我都看的出来,成骁最近对那小狐狸精不是一般的上心!”

陈妈不语,退到一旁。

郝丽珍抿着唇,一双眼睛透着凶光,陷入沉思。

“绝对不能让那小贱人,骑到我头上来!”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inweiganghaoyujiann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