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直播 白洁 招摇 囚爱 爱囚 网王超神教练 房东是个女装大佬
天驭狂龙 奇妙游戏  711 教授  网游老婆是修真者
首页 > 资讯

第14章 寻找真相

发布时间:2021-04-08 01:41:55

第十四章找寻真相 “山的另边……是吴家村吧,你们村谁对那边最陌生,带我过去的看一看。” 陈汤望着那座高山,心中了有了判断,不容置疑的吩咐道。 人在屋檐下,哪敢不低下头,对于陈汤的吩咐,张虎哪敢赞成,自然而然是点点头点头哈腰的呼

>>>《我真要谋朝篡汉了》章节目录<<<

《第14章 寻找真相》精选

第十四章找寻真相 “山的另边……是吴家村吧,你们村谁对那边最陌生,带我过去的看一看。” 陈汤望着那座高山,心中了有了判断,不容置疑的吩咐道。 人在屋檐下,哪敢不低下头,对于陈汤的吩咐,张虎哪敢赞成,自然而然是点点头点头哈腰的呼...

第十四章寻找真相

“山的另一边……是吴家村吧,你们村谁对那边最熟悉,带我过去看看。”

陈汤望着那座高山,心中已经有了判断,不容置疑的吩咐道。

人在屋檐下,哪敢不低头,对于陈汤的吩咐,张虎哪敢反对,自然是点头哈腰的呼唤了一名村民带陈汤前去吴家村去。

带路的村民,叫张彪,四十多岁,一直在家务农,以前陈汤穷困潦倒的时候,还向他家赊了一些粮食,一直还不上,后来陈汤他老爸也就是陈考,跑去县城里做帮工,不知道现在还没还。

张彪有些惧怕陈汤,都不敢离陈汤太近,跟在陈汤后面两米多远的距离,陈汤停下他也停下,一直掉在后面。

陈汤回头望着他,问道:“我父亲这三年过的怎么样?村里有没有人欺负他……”

张彪不自觉的退了一步,惴惴不安的道:“没有……没有,我们村里人虽然都不喜欢令尊,但也不会恃强凌弱,后来令尊去县城做了帮工,就很少回村里来了,直到半年前,他辞去了县城里面的工作,回到了村里,到处都跟别人说你在京城里当大官了,大家还以为他要在信口开河,也没当一回事……”

对于张彪前面一段话,陈汤自然不会相信,而后面一句话看来是真的,半年前的自己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富平侯张勃,一番交谈之后,张勃对陈汤惊为天人,引为上宾,后来又通过自己的关系帮陈汤弄到了太官献食丞一职,就是那个时候,陈汤手里有些余钱,便往家里寄了一些。

陈汤继续盘问道:“那你可知,我父亲生前在哪做过帮工?”

张彪回复道:“那可就多了,不过常听他提起的有瑕丘侯府,当初令尊还向我们吹嘘,说他在瑕丘侯府有个老相好,还说等你衣锦归乡之后,将她从侯府接出来……”

陈汤嘴角微抽,摇头苦笑,吩咐道:“等一下,你就替我引荐一下吴里正,就说我是刺史派下来的,下乡了解民情,至于其他的你一概不得说,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你可明白?”

张彪连忙点头道:“明白明白,这个我懂。”

陈汤爬上山峰,抹来满头的汗水,气喘吁吁的道:“好难走的山路,净是些树木灌丛,也没人开辟一条道路,造福乡里。”

张彪挠着后脑勺道:“吴家村出去就是市集,自然是不会走这条山路了,而我们张家村地形偏僻,一般也很少出去,就算去市集采购也是集体前往,赶着牛车去的,也没必要开辟山路,所以一代代的下来,也就这样了……”

在这个自给自足的农业封建社会,百姓基本上都是这种心态,陈汤也懒得出声,便朝山下走去,张彪倒是有些吃力,不停的锤着自己的大腿。

一个时辰之后,陈汤站在山脚下,张彪腿脚颤抖,身体有些晃动,扶着一棵树,不停地喘着粗气……还有呕吐。”

陈汤没有理会张彪,回头望着高山,若有所思的道:“用了两个时辰,一般人恐怕需要两个半时辰,若加上中途休息的话,最多三个时辰,也就是说凶手一定在末时之前经过吴家村……”

“而末时也是百姓午后小息纳凉休闲时刻,一般很少有人在外面走动,看来这也是凶手提前计算好的……”

“好狡猾的人……”

“可惜,你碰到了我,也许你以为没人会在意这场意外,可我偏偏不相信这是一场意外,因为真相永远都是需要自己挖掘的……”

“吐完了没有?”陈汤转身瞧着正坐在地上的张彪,淡淡的道:“吐完了就走吧,别在这儿耽误时间了。”

张彪挥袖将下巴抹干净,站起身来,虚弱的道:“那就走吧,我还没那么虚弱。”

陈汤整理衣裳,手握剑柄,大步向前走去,张彪连忙小跑跟着上去。

吴家村的布局和张家村差不多,都是一条直路,前面是农田,房屋背靠的大山,几个老人正聚在一起晒太阳人,老远就能听到他们的叹息声……

当陈汤与张彪从山下走过来时,他们皆一脸紧张地看着陈汤与张彪俩人。

张彪连忙上前喊道:“吴里正,是我呀,我是阿彪啊!您老不记得我了……”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杵着拐杖站了起来,慢悠悠的走了上去,才看清楚了张彪的模样,问道:“哦……张村的啊彪啊,你来我们吴家村这干嘛呀?”

张彪按照陈汤提前准备好的说辞,念了一遍:“吴里正是这样的,这位公子是刺史大人派下来,专门到我们乡里明察暗访,这可是国家机密,吴里正和各位长者可莫要对外透露半点风声,若让那些贪官污吏知道了,公子可就危险了。”

吴里正和几位老者闻言,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纷纷跪拜在地,老泪纵横的道:“大人来的可真是时候啊,小人们有苦说不出呐,呜呜呜……”

哪晓得随便编了一个身份,十几个老人居然拍打的胸口,痛哭流泪起来,陈汤立马上扶起吴里正安慰的道:“吴里正和诸位长者,快快请起,你们有什么冤情,坐下来慢慢跟我说!”

吴里正却死死的拉着陈汤的手,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痛哭流泪的道:“大人呐,那个瑕丘侯不是个东西啊!他指使家奴霸占了我们的土地,还被迫我们成为佃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我们去县衙告状,那狗官居然说我们攀咬瑕丘侯,反而打了我们一顿板子,将我们轰了出来,世上哪有这般颠倒黑白的事儿啊!”

陈汤听了之后,愤怒的道:“一群贪官污吏,损害国家形象,依律当斩。”陈汤扶起吴里正,安慰道:“吴里正你老就放心吧,国家定会还你一个公道,就算国家不还你一个公道,陈某也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谢大人,谢大人,大人真是青天大老爷呀!”吴里正仿佛看到了希望,一个劲儿的夸赞陈汤。

陈汤握着吴里正的手,出言道:“老人家,你真是过奖了,我们当官儿的,不就是要为人民做主么……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番薯……”

吴里正虽然并不知道番薯是什么东西,但并不妨碍他对陈汤的感激崇敬之情:“大人说的真有道理,若天下的官员都跟陈大人一般济世爱民,我们老百姓可就有好日子过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zhenyaomouchaocuanhanle')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