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美艳 公交 盛世为凰 浮华时代 超级储物袋 村香满园 太初
重生之假象 护士 乡村 春野乡情 老王 医妃惊世 绝世唐门
首页 > 资讯

第9章 夜探司隶府,再寻刘更生

发布时间:2021-04-08 01:41:54

第九章夜探豫州府,再寻刘更生 豫州都尉,始放于汉武帝征和十年间,不但有纠察、参劾中央百官之权,并且还拥用被逮捕权、惩处权,拥兵自重五百二百人,位高权重,百官惧惮。 因为当年才有人写了一封匿名检举信投给了豫州都尉府,检举陈汤冒乞求

>>>《我真要谋朝篡汉了》章节目录<<<

《第9章 夜探司隶府,再寻刘更生》精选

第九章夜探豫州府,再寻刘更生 豫州都尉,始放于汉武帝征和十年间,不但有纠察、参劾中央百官之权,并且还拥用被逮捕权、惩处权,拥兵自重五百二百人,位高权重,百官惧惮。 因为当年才有人写了一封匿名检举信投给了豫州都尉府,检举陈汤冒乞求...

第九章夜探司隶府,再寻刘更生

司隶校尉,始置于汉武帝征和年间,不仅有纠察、弹劾中央百官之权,而且还拥有逮捕权、惩治权,拥兵一千二百人,位高权重,百官惧惮。

所以当初才有人写了一封匿名举报信投给了司隶校尉府,举报陈汤冒哀求仕,才导致陈汤被捕入狱。

陈汤身穿夜行衣,决定今夜四更时分潜入司隶校尉府,盗取匿名举报信,按照字迹排查出幕后黑手。

俗话说:一更黄昏,二更人定,三更夜半,四更鸡鸣,五更平旦,人在一天当中夜里两三点时是最想睡觉的时候,尤其是在古代,大多数人都是日落而息,所以陈汤才选定四更时分潜入司隶校尉府。

陈汤早早的埋伏着司隶校尉府附近,夜幕降临四周城门落锁,一队士卒在街道上巡逻着,一旦发现有人在街道行走,立刻逮捕起来抓进监狱。

在中国古代,特别是在宋朝以前,夜里实行宵禁,任何人违反宵禁令在大街出没都是重罪——

若是遇到权贵,他们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遇到了刚正不阿,不讲私人情面的执法者,即使是权贵,违反宵禁也是死路一条。

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曹操早年担任洛阳北部尉时,将违反宵禁令的蹇硕叔叔蹇图,当场用五色棒乱棍打死,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到了四更天,巡逻的士兵换防,陈汤便趁机溜了进去,寻找储藏档案的档案阁,司隶府占地极大,楼阁众多,陈汤又不熟悉内部情况,宛如一只无头的苍蝇一般——满屋乱转,只好一间间的寻找,其结果必然是浪费时间,又大大的扩大了被发现的概率!

有好几次差点被巡逻士卒发现,幸好陈汤的敏捷性十分灵敏,都巧妙的掩饰了过去,避免了无谓的争端。

也许是皇天不负有心人,陈汤终于在众楼阁中找到了档案阁,然而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档案门前居然有两名士卒在把守。

两名士卒柱着长枪站立在门前,脑袋不停的下勾,看样子昏昏沉沉的,陈汤心中大喜,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们身后,然后伸开双臂撑到他们脑侧。

“砰——”

两名士卒的脑袋来了个亲密的碰撞,然后迅速的瘫软了下去,陈汤捡起他们的长枪插入地面,又将两名昏迷不醒的士卒抬了起来稳固的长枪上,从远处一看就仿佛它们抱着长枪在睡觉一般。

陈汤满意的拍了拍手,为自己想出了办法默默点一个赞,就潜入了档案阁,点燃了火折子。

档案阁储藏的资料极为丰富,上至汉武帝征和年间,下至当今陛下初平年间,四十多年所有有关于司隶校尉府的一切资料,幸好关于陈汤一案发生的时间刚过去不久,进入档案阁陈汤第一眼就发现了写有“初平”二字的书架,可惜上面堆放着不计其数的竹简。

陈汤随手抽出写着“陈汤字子公,山阳瑕丘人,现任太官献食丞,被富平侯张勃举为茂材,然父丧不归,冒哀求仕,望诸葛大人明鉴!”

“这运气倒是不错,随手抽一份就找到了。”陈汤心旷神怡乐道:“不过这笔风苍劲而有力自成一体,没有三十年苦功,恐怕写不出来这种字,有了这份举报信,我再得到其他茂材的笔迹,就一定能找到幕后凶手。”

“茂材主要是以已仕官吏和孝廉为主,也有少部分是太学生和平民,少说也有两三百号人,若要一一核对恐怕不太现实,若我有这一批茂材名单就好……”

陈汤将举报信放入怀里,吹灭了火折子,然后扬长而去。

第二日,那两名守卫士兵清醒过来,皆一脸呆萌的望着对方,昨夜怎么就睡着了呢,哎……不管了……反正也没人发现,哎呦,这枪怎么插的这么深,都拔不出来了……不过这方法倒是不错,下次值班还这样……

而此时的陈汤已经来到了阳城侯府。

刘更生虽然被赦免出了监狱,但也被免官贬为庶人,暂时居住在他兄长阳城侯刘安民府中,陈汤特意来阳城侯找他询问一些情况。

“子公……”刘更生听到下人来报,立马出门迎接,喜出望外的道:“昨日我出狱寻你不得,没想到你今天就登门拜访,刘某真是受宠若惊。”

陈汤连忙抱拳施礼道:“劳烦子政兄牵挂,真是罪过罪过,小弟出狱之后前去祭拜张公。今日前来,多有冒昧之处,还望子政兄勿怪!”

“子公能够前来,已经让我刘府上下蓬荜生辉……”刘更生挥手道:“子公还请至舍下相谈。”

“子政兄真是客气。”陈汤也十分礼貌的谦让。

刘更生因为是居住在他的兄长家里,所以他一家老小都居住在侧厅。

刘更生领着陈汤来到侧厅,一位三、四岁的小孩正在朗诵《诗经》:“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陈汤停下脚步,高歌应喝道!

小孩放在竹简,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陈汤。

陈汤报之以微笑,对刘更生笑道:“子政兄,像我和令公子这般年龄的时候,连字都不认得,而令公子却能朗诵自如,真是后生可畏呀!”

刘更生招了招手,小孩轻跑了过来,朝刘更生施礼道:“父亲大人。”然后朝陈汤施礼道:“叔父大人。”

陈汤捏着他的小脸蛋,笑道:“以后叫我大哥哥,叫叔父都把我叫老了……”

小孩微愣,眨着大眼睛,才道:“叔父是父亲的好友,自然是叔父了,怎么能叫大哥哥呢?”

“哈哈哈……”陈汤抚掌大笑道:“子政兄,令子甚是聪慧,绝非池中之物!”

刘更生一手抚摸着小孩的后脑勺,一手抚须,眯开眼笑的道:“说到博闻强识,谁人能及子公万分之一,不过歆儿却是我诸子当中最得我喜爱,将来必能继承我的事业,完成我未完成之事!”

陈汤举着大拇指,高度赞扬道:

“刘歆……真秀儿也!”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zhenyaomouchaocuanhanle')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