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丧尸 绿松石 从姑获鸟开始 首辅娇妻有空间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公主,我是丧尸王1

发布时间:2022-12-21 18:50:08

在前去下一个世界的路途上,魂祭就把第二个世界的情况都一股脑的输入了顾槿的大脑中。这是末世。在末世到来之前,顾槿是一个国度的公主,本应无忧无虑,可丧尸病毒大突然爆发使整个国家支离破碎,整个皇室也只余下了顾槿一人。而顾槿在卫兵们的疏忽下一不当心被这是末世。。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章节目录<<<

《第25章 公主,我是丧尸王1》精选

在前去下一个世界的路途上,魂祭就把第二个世界的情况都一股脑的输入了顾槿的大脑中。这是末世。在末世到来之前,顾槿是一个国度的公主,本应无忧无虑,可丧尸病毒大突然爆发使整个国家支离破碎,整个皇室也只余下了顾槿一人。而顾槿在卫兵们的疏忽下一不当心被这是末世。。...

在前往下一个世界的路途上,魂祭就把第二个世界的情况都一股脑的输入了顾槿的大脑中。

这是末世。

在末世到来之前,顾槿是一个国度的公主,本该无忧无虑,可丧尸病毒大爆发使得整个国家支离破碎,整个皇室也只剩下了顾槿一人。

而顾槿在守卫们的疏忽下一不小心被丧尸们俘虏了,并被带到了丧尸密度最高的地方。

魂祭早已给顾槿发布了任务:

第一,攻略目标人物黎夜。

第二,让黎夜变为正常人。

......

很快,顾槿就来到了第二个世界。

顾槿一睁开眸子,就感受到了手腕上传来的疼痛感。

顾槿连忙低下头。

他注意到了,自己的手被反剪了,被用尖粗糙的麻绳捆起来了,麻绳上凹凸不平的尖锐的小刺扎入了顾槿的手腕中。

顾槿白皙细嫩的手腕上渗出了浅浅的血丝。

“嗷—”

不远处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丧尸的喊叫声。

顾槿心神一凛,开始打量周围。

这是一个极其简陋的山洞,茅草被堆在角落,地上摆了被粘在一起的宽大树叶,角落里还堆着没吃完的肉。

“这里是......”

自己这是......被俘虏到丧尸窝了???

顾槿心中警铃大作。

外头丧尸们的声音越来越近,顾槿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可顾槿越挣扎,麻绳就会锢得越紧。

她感受到了从手腕上传来的深深的刺痛。

顾槿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她还在努力的试图挣脱。

至少要在成为那群丧尸的晚餐之前逃脱......

顾槿愈加努力的晃动,试图挣脱,她左右环视周围,并无发现什么尖锐的东西,只得颓丧的坐在原地。

丧尸们已经到门口了。

绑着顾槿手腕的麻绳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松动。

几个丧尸咆哮着冲进山洞,脸上的血印子代表他们刚刚在外经历了一场恶战。

顾槿很明显地看到—为首的几个丧尸在看到自己后,神情有了极为明显的变化:他们眼里冒了光,就好似看到了羊群的狼一般,急不可耐。

顾槿有些绝望。

她瘫软了身子坐在地上,不再做一些无谓的挣扎。

一个站在最前方的丧尸怒吼一声,几个丧尸就全部向自己扑了过来,张着一张血盆大嘴。

他们嘴中的牙齿已经变为了极为尖锐的牙齿,好似恶狼的狼牙一般,足以啃噬生肉。

顾槿闭上了眸子,不敢直视。

就在顾槿以为他们锋利的牙齿即将穿透自己的皮肉的时候......

那一刻迟迟没有到来。

顾槿睁开眸子,看到了一个有着栗色短发、穿着她曾经的国家的大臣的服饰,打理得极其整齐。

这让顾槿对他好感倍增。

而不知为何,刚刚还张牙舞爪的丧尸们好似因为男人的到来而萎靡不振了,都趴在了山洞的角落里。

察觉到了顾槿的目光,男人皱起眉:“哦?还活着啊......”

顾槿听到这话,略有些不快:“难道在你眼里,我就应该去死吗?”

男人本来要抬脚离开,但是似乎是因为顾槿的话而顿住了脚步,转身、蹲下身子和顾槿平视:

“有趣。这人类女孩还长得不错。”

男人伸出西服下的一双手,轻轻的捏着顾槿的下巴,打量了顾槿一番。

“放肆!你......你给我松开!”顾槿的脸因为男人的触碰变得通红,“你再碰下去,我一定要你好看!”

男人打量着她白里透红的脸颊,轻笑一声:“就凭你?你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了,别提要我好看了,就连简单的动作,你都做不了吧?”

男人垂眸看向了她被麻绳结结实实的捆着的手。

“你!”

男人从腰间拿了一把小刀。

小刀出鞘。

男人手起刀落,当即砍断了一直束缚着顾槿的麻绳。

顾槿虽然挣脱开了,但是有深深的小刺扎入了顾槿的手腕,血丝也不住的透过小刺扎的孔流出来。

顾槿忍着疼痛,一根一根的拔掉了嵌在了皮肤上的小刺。

泪水情不自禁的溢了出来。

“娇气。”男人冷哼一声,“快点,跟我走。”

顾槿擦了擦眼泪,红着眼睛瞪着男人:“哼。”

尽管心中一百个不服气,可毕竟是人家救了自己。顾槿还是“蹬蹬蹬”的跑上去了。

“你是谁?”

顾槿问道。

她刚刚本来想要询问魂祭面前这人的情况。

可—关键时刻,魂祭竟然“死机”了,不管自己怎么叫他都没有反应。

不然,顾槿刚刚也不会绝望至此了。

男人不说话,只是在前面安安静静的走着。

顾槿开始悄悄的打量男人。

他长得不像傅夜。

傅夜的俊颜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如同悬崖上的雪莲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而面前的这个男人不一样—他虽然很英俊,却是和傅夜截然不同的一种英俊。

温润如玉。

宛若中世纪的挂画之中那些个彬彬有礼的绅士。

只是没想到......温润如玉的人也并非全部都彬彬有礼。

想到这里,顾槿一脸幽怨的瞪了面前的男人一眼。

可谁料,这男人当即就转了过来,一脸兴味的目光恰好和自己的仇视的目光撞上了。

顾槿尴尬的笑了笑,垂眸不去看男人。

“你还在看哪里?我们到了。”

男人的声音也如同他的外表一般,温和动听,宛若沐浴在阳光之中。

可是,一想到男人的做派,顾槿就想不下去了。

“哦。”顾槿低低的应了一声。

男人揪着顾槿微微有些皱褶的衣领,凶巴巴的说道:“好好走路,别看地上,小心撞到东西。”

顾槿不情不愿的抬头,随后就是一惊。

自己面前是一个巨大的狼骨架,她险些撞上去。

顾槿投以男人一脸感激的目光,却发现后者根本没在看她。

倒是把顾槿气的够呛。

“你以后就在这儿住下吧。”

男人突然冷不丁的对着顾槿说道。

顾槿有些呆呆的看着男人—

男人一把在前面的巨大的石椅上坐下,石椅上还垫着一张狼皮。

他靠在石椅的把手上,托腮,一脸好闲以暇的看着顾槿。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suzhutazaimeigeweimiandou')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