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丧尸 绿松石 从姑获鸟开始 首辅娇妻有空间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顾神医,我得了相思病8

发布时间:2022-12-21 18:49:16

马车上。夜一帮着傅夜束起车窗帘。傅夜可以享受着京城的夜幕降临时迎面而至而至的夜风。凉嗖嗖的。傅夜一瞬间保持清醒了不少。“夜一,还记得我我之后叫你查顾姑娘吗?结果呢?”傅夜沉声问着。“侯爷,查到了一些,虽然没查全。”夜一的声音从马车内传来,他边驾驶车着马车,边回夜一帮着傅夜束起车窗帘。。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章节目录<<<

《第八章 顾神医,我得了相思病8》精选

马车上。夜一帮着傅夜束起车窗帘。傅夜可以享受着京城的夜幕降临时迎面而至而至的夜风。凉嗖嗖的。傅夜一瞬间保持清醒了不少。“夜一,还记得我我之后叫你查顾姑娘吗?结果呢?”傅夜沉声问着。“侯爷,查到了一些,虽然没查全。”夜一的声音从马车内传来,他边驾驶车着马车,边回夜一帮着傅夜束起车窗帘。。...

马车上。

夜一帮着傅夜束起车窗帘。

傅夜享受着京城的夜晚迎面而来的夜风。

凉飕飕的。

傅夜瞬间清醒了不少。

“夜一,还记得我之前叫你查顾姑娘吗?结果呢?”

傅夜沉声问道。

“侯爷,查到了一些,但是没查全。”

夜一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他一边驾驶着马车,一边回答着傅夜。

“没查全?”

傅夜的声音在寂静无声的黑夜中显得尤为清冷。

“是的,侯爷。”夜一的声音有些发颤--

“我们只查到了顾姑娘她三岁以前和十六岁来到京城之前的事。”

傅夜微怒,他冷哼一声:“也就是说,中间的十三年你们都没有查到?这就是你们的本事?!”

“侯爷息怒!是属下失职了。”

夜一有些慌张。

“罢了。你们查到什么,说来听听。”

傅夜摇摇头,叹了口气。

夜一把查到的信息一一说了出来。

傅夜有些失望,这些消息并不是什么重量级的消息。

他沉声说道:“继续查。”

夜一面露苦色:“侯爷,查顾姑娘身份的时候,我们发现--顾姑娘就像一个神秘人物一样,根本查不到底。就像是刻意被人保护起来一样。”

傅夜的脸色也凝重起来,他的脑中回想起了顾槿垂眸、一脸认真的神色,和之前夜二描述的顾槿险些被刺杀一事结合起来。

他突然意识到了顾槿的身份可能不一般。

“继续查下去吧,能查多少是多少。”

......

第二日。

顾槿昨晚在脑中操练了一晚上的金针疗法。

当茯苓把顾槿唤醒的时候,她的脑中还盘旋着金针的模样。

三人用过早膳便很快去了太后的寝殿。

却发现了不请自来的傅夜。

顾槿和傅夜的目光交汇在一起。

很快,顾槿就挪开了目光,看向了正走出来的秦嬷嬷:“秦嬷嬷。”

“顾姑娘来了。”秦嬷嬷笑得和善,看了看傅夜,又看了看顾槿,而后道,“顾姑娘,跟老身来吧。”

顾槿三人忙跟上去。

傅夜走在最后。

“民女拜见太后娘娘。”

顾槿正要跪下,却被太后喝止:“阿槿不必多礼。”

顾槿忙站起来,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也对太后对自己的亲密称呼有些意外。

“太后娘娘,您......”

太后一脸和善:“阿槿在哀家这儿不必拘泥,哀家也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人。”

顾槿抬眸:“多谢太后娘娘信任。”

顾槿知道,她现在必须一切以小心谨慎为主。

“阿槿给太后娘娘说说昨日那毒。”顾槿轻声细语道,“娘娘,那毒......似是民间的一种毒。”

“名为‘一品红’。”

“一品红!!!”秦嬷嬷听到顾槿说出“一品红”三个字,不由得一震,甚至失声喊了出来。

“阿华?”

太后一脸疑惑地看向了秦嬷嬷。

“娘娘,此毒.......正是奴婢家乡所特有的毒!!”秦嬷嬷“扑通”一声跪下,“奴婢从小就听乡里的父老乡亲说,此毒,短期误服会使人头晕目眩,产生幻觉;时间再长一点便会导致习武者武功尽失、普通人四肢无力;若长期误服便会导致.......死。”

顾槿颔首:“的确。”

“阿华,此毒可有办法治疗?”

太后急切的问道。

听到刚刚秦嬷嬷的话,太后的心凉了半截,脸色也苍白不已。

“娘娘恕罪,此毒......无解。”

秦嬷嬷哽咽着回答道。

“阿槿......”

太后有些灰心,她迫不得已,把目光投向了顾槿。

“娘娘放心,阿槿有法可治。”

顾槿一脸信誓旦旦。

不知怎的,这神情反倒让太后安心了下来。

傅夜一直垂眸盯着顾槿的侧颜,他无声的叹了口气。

她身上确实有一种力量能够让人平静下来、让人相信她。

.......

顾槿让秦嬷嬷把摆放在一旁的屏风搬了过来,阻挡住众人的视线。

而后帮着顾槿脱下太后的衣物,露出虽然略微有些松弛但是仍然白皙细嫩的肌肤。

顾槿微微福身,抿嘴一笑:“多谢秦嬷嬷,接下来民女要开始治疗了。”

秦嬷嬷自然明白,她转身离开了。

顾槿在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好看极了。

秦嬷嬷想道。

她嘴边的梨涡似是打破了她平日里那股子冷冰冰的模样,增添了些俏皮可爱。

......

顾槿拿出金针,脸上带了些歉意:“太后娘娘,这针有些长,也有一些疼,倘若娘娘受不了可以闭上眼睛。”

“不必,哀家看着就好。”

太后拒绝了顾槿的好意。

顾槿颔首:“娘娘,那阿槿开始施针了。”

她轻车熟路的将金针刺入穴道,下手快、准、狠。

太后只感觉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在她的全身上下蔓延开来,她盯着精致的天花板,不由得神游回儿时。

而一旁的顾槿仍然在忙活。

幸亏有着昨晚的操练,否则绝对要生疏许多。

顾槿深吸一口气,催动内力,在金针上拂过,金针的末端微微发光。

黑血不断地从金针边上冒出来。

顾槿小心翼翼地用手帕擦拭着黑血,生怕惊醒了太后。

但是她的动作还是惊醒了正在回忆往事的太后,看着顾槿小心翼翼的帮自己擦拭、不敢出一口大气的模样。

太后对顾槿的好感瞬间倍增。

好乖的丫头。

她暗想着。

顾槿输完内力,额头上有几粒亮晶晶的汗珠,她的秀眉也微微皱起。

她有些疲惫。

最终,顾槿拔了金针,放在了一旁。

她一抬头,便对上了太后和善的目光。

顾槿有些不好意思,她抿嘴,羞涩地笑了笑:“太后娘娘,阿槿帮你把衣服穿上吧。”

顾槿小心翼翼的帮着太后穿上一身睡袍,上面的图案用金线绣着,栩栩如生。

太后看着顾槿的动作,内心更加愉悦了,她拍拍顾槿的肩膀道:“好孩子。”

顾槿浅浅的笑开,她的笑容甜甜的,宛若三月的春风吹融了冬日里的寒冰。

“多谢太后。”

顾槿拉开屏风,秦嬷嬷连忙凑上来,看到被黑血沾染了的手帕,脸色有些不太好,正要朝着顾槿发火,却被太后制止:

“阿华,这是阿槿丫头帮我从身上排出来的污血。”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suzhutazaimeigeweimiandou')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