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丧尸 绿松石 从姑获鸟开始 首辅娇妻有空间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四章 浮云

发布时间:2022-12-21 11:31:58

昨天并也没酒的助力,可有穆十七娘陪在身边,没想起竟然比酒更好使,他不但不也没一如往常那样伤心,头一次波澜不惊地度过,还添了喜悦。“十五郎可曾教过你应情的诗句?”见她越发熬忍不住,自己貌似不愿意护佳人入睡,可又不爱听她再提自己不尊重……她的话,倒不如寻些话头,“十五郎可曾教过你应景的诗句?”见她越来越熬不住,自己倒是愿意护佳人入眠,可又不想听她再提自己不尊重她的话,不如寻些话头,打散了她的睡意。。

>>>《穆十四娘》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浮云》精选

昨天并也没酒的助力,可有穆十七娘陪在身边,没想起竟然比酒更好使,他不但不也没一如往常那样伤心,头一次波澜不惊地度过,还添了喜悦。“十五郎可曾教过你应情的诗句?”见她越发熬忍不住,自己貌似不愿意护佳人入睡,可又不爱听她再提自己不尊重……她的话,倒不如寻些话头,“十五郎可曾教过你应景的诗句?”见她越来越熬不住,自己倒是愿意护佳人入眠,可又不想听她再提自己不尊重她的话,不如寻些话头,打散了她的睡意。。...

穆十四娘

推荐指数:10分

《穆十四娘》在线阅读

昨晚并没有酒的助力,可有穆十四娘陪在身边,没想到居然比酒更管用,他非但没有往常那样难过,头一次平静地渡过,还添了喜悦。

“十五郎可曾教过你应景的诗句?”见她越来越熬不住,自己倒是愿意护佳人入眠,可又不想听她再提自己不尊重她的话,不如寻些话头,打散了她的睡意。

“浮云不共此山齐,山霭苍苍望转迷。晓月。。。”见穆十四娘迷糊地望着自己,洛玉瑯替她接了下去,“晓月暂飞高树里,秋河隔在数峰西。”

重新念了一遍,说道:“十五郎的喜好,我已摸到大概。”而后,不知为何发笑,“他与你性子并不相同。”

“他是男子,自然志在四方,鹏程展翅,与我一样蝇营狗苟有什么好?”穆十四娘只想着为十五郎辩白,却再次惹笑了洛玉瑯,“看来,你明了他,却并不明了自己。”

“所以,做附马,不过是穆府中人喜欢罢了。于他,并不见得是件好事。”穆十四娘说着自己的见解,“我当然明了自己想要什么,只是你从未听入耳罢了。”

“怪不得总说近朱者赤,你与我相处久了,见识也水涨船高。”洛玉瑯装着傻,因为穆十四娘想要的,每一件都是远离他而去,好不容易拽在手里的,他岂能轻易放手。

“你是何时知道附马不得在朝中担职的?”洛玉瑯后知后觉地问道,他可不记得自己曾经对她说过。

“既有心知道,自然能知道。”穆十四娘解释得轻巧,洛玉瑯却并不相信,“我们身边应该没有这样见识的人吧?”

“十五郎自己说的,有公主对他属意,他感觉到了。”怕再勾起他的执拗,穆十四娘索性坦白。

“这也算是唯一的坏处了。”洛玉瑯藏起自己的私心,违心地诓骗着穆十四娘。

“十五郎自开蒙起,从未荒废过一日。他胸中自然是有宏图的,这样,虽然为穆府求了富贵,可于他自身,却是可惜的。”穆十四娘并未轻易被他蛊惑。

“他将朝廷想得单纯了,没有强劲的助力,纵有才学也难以出人头地。”洛玉瑯突然闭目甩头,似乎想将什么甩出自己的脑袋。“穆府就算倾尽家财,也未必能将他扶上三品之位。”

这其中的盘根错节,是外人不能想像的。但这样的事,他并不想穆十四娘知道,这一切都该是他要面对的。

今日的迷雾确实奇怪,非但没有消散,还越来越浓郁,仿佛崖下有不竭的出处,几乎要将他与穆十四娘整个罩在其中。

“不怕,母亲不会伤我们的。”洛玉瑯安慰着穆十四娘,“说不定,她只是想好好看看你,看你为何会让她的儿子死心踏地。”

迷雾笼罩下,穆十四娘心烦意乱,胡乱地推了他一把,却因为他只身着内衫,竟然摸到了他腰身,募地收回手就打算起身避远些。

洛玉瑯适时地抓住了她,“我又不介意,你气什么?”怕她真的恼羞成怒,失了足,又添了一句,“隔着衣衫呢。”

穆十四娘咬牙看他,可惜一切俱在朦胧之中,除了两人双手的牵扯,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

“别动,我再不说。”洛玉瑯几乎快要拉不住她,只得扯着她的手,轻轻地摇晃了两下。迷雾的遮掩下,无人知道他此刻笑得有多开心。

山风带起迷雾越升越高,彻底将他们掩藏在云雾之中。穆十四娘觉得呼吸都有些不畅,彷徨之下,笼罩的云雾突然一个急转直下,纷纷朝崖底落去,围绕着他俩的云雾越来越淡,渐渐消散不见。

穆十四娘转头,就看到了青荷与纯笙的身影,还有洛诚他们的。

难掩羞涩,强行挣脱了洛玉瑯的手,扯下他的红衫塞还给了他。

洛玉瑯倒是面上丝毫不显,坦然接过,利落地穿好了外衫,还起身调整了一下腰带。直到将自己整理利索,才伸手去拉穆十四娘起身。“坐了一整晚,你自己起不来的。”

穆十四娘稍一用力,就觉得双腿发麻,抿紧嘴唇,勉力地想要支撑自己站起来,却因为脚麻不得力,根本站不起来。

洛玉瑯失笑地摇头,扯住她的手,一把就将她拉了起来。“先站一会,不然就只有我抱你下山了。”

打量着她,“不错,头发没乱。”见穆十四娘咬牙切齿地看他,才住了嘴。

不过片刻,又管不住了,“他们又不聋。”

被他彻底得罪的穆十四娘气得转身手脚并用爬下红崖,径直朝山下走去。

“又生气了。”洛玉瑯一脸无辜,转身朝着红崖虚空说了句,“母亲,明年再来看你,你儿媳妇生气了,脚又短,说不准就会摔跤,还得要我看着。”

一路上,他走右边,穆十四娘头就偏向左边;他走左边,穆十四娘头就偏向右边。总之是不想再看到他。

洛玉瑯有些尴尬,摸着鼻尖跟在她身后。心中腹诽,这样的脾气,是继续惯着好呢,还是多加教诲好呢?

一路走到山下,穆十四娘直接上了马车,青荷送了早饭过去,也原封不动地端了回来。

洛玉瑯心不在焉地吃着,几次想上去,又怕她报怨自己在人前不尊重她。

幸好大家动作都挺快,很快就整队出发。

他也如愿光明正大地上了车。

缩在位置上的穆十四娘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是不想理他还是——睡着了。悄悄凑过去的洛玉瑯无声地摇头。害自己忐忑了半天,她倒好,这么快就开始补觉了。

替穆十四娘将她那边的车窗帘子关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也开始补眠,安静下来的车厢,他都能听到穆十四娘的呼吸声。

正是这平稳的呼吸声,让他感到心安。

马车再次经过穆家镇时,车内的两人都沉浸在南柯之中,车外的青荷无意间看到一位十分神似施姑娘的妇人,手提竹篮,看情形应是刚从寺庙烧香回来。

妇人留意到她的注视,也停下脚步愣愣地看着她,青荷有些不好意思,撇开了脸。马车错身而过后,再回头看,发现那妇人仍旧呆呆地望着她。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ushisinia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