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丧尸 绿松石 从姑获鸟开始 首辅娇妻有空间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一章 绮念

发布时间:2022-12-21 11:31:44

“芦苇丛里有鬼吗?”始终宁静的洛玉瑯冷不防一句,吓得望痴了的穆十七娘浑身一激灵。“你总盯着那看作什么?”洛玉瑯没心没肺地说着,穆十七娘却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声,被他一转移话题,本来美好的的夜景也突然带了怪异,又因为凉风阵阵吹来,穆十七娘哪里还待得一直这样,“你总盯着那看做什么?”洛玉瑯没心没肺地说着,穆十四娘却能听到自己心跳声,被他一打岔,原本美好的夜景也突然带了诡异,又因为凉风阵阵吹来,穆十四娘哪里还待得下去,不声不响就打算回厢房。。

>>>《穆十四娘》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绮念》精选

“芦苇丛里有鬼吗?”始终宁静的洛玉瑯冷不防一句,吓得望痴了的穆十七娘浑身一激灵。“你总盯着那看作什么?”洛玉瑯没心没肺地说着,穆十七娘却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声,被他一转移话题,本来美好的的夜景也突然带了怪异,又因为凉风阵阵吹来,穆十七娘哪里还待得一直这样,“你总盯着那看做什么?”洛玉瑯没心没肺地说着,穆十四娘却能听到自己心跳声,被他一打岔,原本美好的夜景也突然带了诡异,又因为凉风阵阵吹来,穆十四娘哪里还待得下去,不声不响就打算回厢房。。...

穆十四娘

推荐指数:10分

《穆十四娘》在线阅读

“芦苇丛里有鬼吗?”一直安静的洛玉瑯冷不丁一句,吓得望痴了的穆十四娘浑身一激灵。

“你总盯着那看做什么?”洛玉瑯没心没肺地说着,穆十四娘却能听到自己心跳声,被他一打岔,原本美好的夜景也突然带了诡异,又因为凉风阵阵吹来,穆十四娘哪里还待得下去,不声不响就打算回厢房。

“要睡了吗?我看你晚饭没吃多少,饿不饿?我反正是饿了。”洛玉瑯的声音并没有什么效果,穆十四娘径直关上了门。

本来就没有睡意,刚才又被他吓了一跳,穆十四娘哪里睡得着。闷闷坐在房里,听到外面有折腾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抓鱼。

灌了半肚子水后,外面飘来了煎鱼的香味,和洛玉瑯的声音,“没睡的话,出来吃烤鱼吧,我的手艺你是知道的。”

穆十四娘终于败给了自己五脏庙,打开门,发现他就在甲板上放了一个小火炉,串着一条鱼在那里烤着。

见她果然打开了门,洛玉瑯面露得意之色,“你是有口福的,这条鱼火候正好。”

等她走近,将鱼装在盘子里,洒上些调味的粉末,递给了她。

“运气极好,这里居然是个迴水弯,一会功夫就抓了三条。”洛玉瑯烤着另一条鱼,见穆十四娘始终不肯动筷子,算是解释给她听。

一回头,护卫果然又扯了一条鱼上来,穆十四娘也不再客气,尝了一口,齿颊留香,说实话,比红崖山时缺油少盐的烤兔子好吃多了。

烤熟手里的鱼,洛玉瑯将位置让给洛诚,自己坐在穆十四娘旁边,就着酒,边吃边赞叹自己的手艺。

“他们吃得辣,我看你也吃不惯,所以剩下的鱼由他们自己烤去。”洛诚挑了挑眉,心说,公子爷,你这变化也忒大了些,简直判若两人,就算你中意这小娘子,也不必如此放低姿态。

“明日午间会到吗?”穆十四娘吃饱之后,开始询问明日的路程。

“墨师傅住哪里?拿住址来看。”洛玉瑯一边问一边伸出手朝她讨要。

“枫桥大街里文山纸扇行旁边的小巷进去,连着左拐两次,一问就知。”穆十四娘如实地报出了墨师傅的住址。

“现在街面上并不太平,明日我先送你过去,之后再一同回来。”洛玉瑯事事皆以主家自居,连洛诚都没忍住挑了挑眉。

穆十四娘果然有了异议,“光天化日之下,听说枫桥大街是苏城最出名的地段,应当不会迷路吧。”

“万一你丢了,我初来乍到,就算再有本事,一时半刻也难寻到你,为免夜长梦多,还是这样最好。再说墨师傅比我年长,我既知道他伤了腿,去探望一下也应该。”洛玉瑯半壶酒下肚,话更多了起来。

穆十四娘见他坚持如斯,不愿再起争执,想他也是一片好意,自己无谓逞强。

借着酒劲,洛玉瑯又开始原形毕露,凑过去轻声问她,“想不想听鬼故事?”没承想穆十四娘眼中的惊恐把他给逗乐了。

“原来也不是胆大包天,既然知道了自己的短处,以后别动不动就孤身出行,人世险恶,只有想不到,没有遇不到的。”洛玉瑯一惊一乍果然有用,穆十四娘明显有些气馁,闷闷坐在那里,一句要强的话都说不出口。

洛玉瑯抬头看了看满天星辰,“已经子时了,吃饱了没?饱了就快去睡,明早记得晚些起。”

穆十四娘轻轻嗯了一声,朝着洛诚微微致谢,起身后,洛玉瑯表达了不满,“你吃的鱼是我烤的,谢他做什么?”

穆十四娘无奈地望着他,“多谢洛兄长盛情招待。”

待她关了门,洛玉瑯仍旧坐在那里傻乐,不知不觉剩下的半壶酒也下了肚。

知道他酒量的洛诚并没有劝阻,也随他坐到几时。

终于撑不住的洛玉瑯回房后,躺在床上,一闭眼就是穆十四娘午睡时的模样,或许是因为酒劲的缘故,心底没由来的窜起了火苗,因为寻不到出路,所以给不了解药。

最后只得重新洗了个冷水澡才平静下来。

懊恼自己的定力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喜欢归喜欢,中意归中意,有些妄念现在无论如何不能有。

又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傍晚的场景,穆十四娘合衣而睡,明明睡得极熟,双手却是环抱的,身子更是蜷成一团。

这样极度没有安全感的睡姿,自己也曾有过。

极度回避的过往似乎又要跳将出来,急得他猛然从水中站了起来,水声的动静有些大,定住之后,他明显听到隔壁穆十四娘翻身时床板‘吱呀’的声音。

穿好衣衫,重新躺回床上,再没有了刚才迤逦的想法。

隔避的穆十四娘确实没有睡着,因为前前后后水喝得有些多,她在这边折腾,洛玉瑯在床上折腾,第二日,两个人都起得极晚。

吃过早午饭后,沿江两岸的住户渐渐由稀疏变得紧密,慢慢地一户挨着一户,船行的速度也降了下来。

穆十四娘心情与洛玉瑯不同,终于到达苏城,这座她最初的目的地。

没想到兜兜转转,一年之后,自己又来到了这里,雀跃地看着岸边的风景,穆十四娘打算得空去看看十五郎当初说的——东门附近的土地庙。

船靠码头,岸边已有与洛诚他们一样打扮的牵着马候在那里。洛玉瑯皱了眉,居然忘了件大事,没备马车,他倒是想与穆十四娘共乘一骑,可是不用想也知道她必不会肯。

乘着穆十四娘不注意,悄悄对洛诚耳语了几句。

下船后,亦步亦趋地跟在穆十四娘身后,初来乍到,两眼一摸黑的穆十四娘正打算寻个面善的人问路,就被他挡在面前,“你傻啊,生怕人家不知道你是外乡人。”

穆十四娘只得四处张望,看到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的洛玉瑯,气恼地说道:“你不傻,怎么不见你去问?”

洛玉瑯老神在在,果然没多久,洛诚过来,回禀:“公子,枫桥大街往右走。”

穆十四娘觉得洛玉瑯这张脸当真欠打,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ushisinia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