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丧尸 绿松石 从姑获鸟开始 首辅娇妻有空间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八章 共情

发布时间:2022-12-21 11:31:40

穆十七娘明显不不喜欢他上次那番调侃的话,无意侧头不去看他,在洛诚打了水后,诚意谢过,就准备回房去洗衣服,“实际上,的话你会觉得占了我贵的话,也也可以将我的衣衫也洗了。”穆十七娘直接关上门门,说明了自己的态度。洛玉瑯仍然娇嗔不饶地说了句,“只洗外衫,穆十四娘直接关上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穆十四娘》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共情》精选

穆十七娘明显不不喜欢他上次那番调侃的话,无意侧头不去看他,在洛诚打了水后,诚意谢过,就准备回房去洗衣服,“实际上,的话你会觉得占了我贵的话,也也可以将我的衣衫也洗了。”穆十七娘直接关上门门,说明了自己的态度。洛玉瑯仍然娇嗔不饶地说了句,“只洗外衫,穆十四娘直接关上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穆十四娘

推荐指数:10分

《穆十四娘》在线阅读

穆十四娘明显不喜欢他刚才那番打趣的话,有意偏头不去看他,在洛诚打了水之后,诚意谢过,就打算回房去洗衣,“其实,如果你觉得占了我便宜的话,也可以将我的衣衫也洗了。”

穆十四娘直接关上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洛玉瑯仍旧不依不饶地说了句,“只洗外衫,我也不是不通道理之人。”说完发现洛诚看自己的眼神格外奇怪,似乎自己做了什么十分过份的事一样。

“早晚的事。”声音很低,既像是给自己辩解,又极度的没有底气。

“公子也尽早去洗漱吧,热水已经备好了。”洛诚说完立在甲板上,开始了夜晚的护卫。

洛玉瑯看到另一间厢房里出来了两个护卫,明显是打算轮班。

不甘不愿地回了自己的厢房,而后凑到与穆十四娘一壁之隔的地方,听着隔壁的动静,听出她果然在洗衣衫,又觉得自己实在荒唐,听壁角这种事,怎能是他所为。

穆十四娘洗好衣衫,打算出来倒水,洛诚见了,温和地说道:“姑娘,甲板湿滑,我来吧。”

“多谢了。”穆十四娘仍旧觉得有些尴尬,屋内浴桶里的水,难道也要他代劳吗?

“姑娘尽管将水提出来,我来帮你。”洛诚坦然说道,小娘子纠结的眼神在他看来,再平常不过。

听到动静的洛玉瑯披散着湿发走了出来,大红的外衫松松披在身上,洛诚见了,示意他赶紧系好。

洛玉瑯低头一看,心说,在红崖山的岩洞里避险时,自己早就在她面前脱过外衫了,与现在相比,当时不知狼狈多少。

想是如此想,可在穆十四娘提着水的脚步声传来时,他早已经衣衫整齐地站在那里。

“现在知道为何我不让你独自住客栈了吧?”眼前的情形和穆十四娘脸上的不自然更让他开始得理不饶人。

洛诚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知道了。”穆十四娘干脆地回答,在洛玉瑯点拨之后,确实觉得自己有些冒失了。

洛诚生怕洛玉瑯会得意忘形,得寸进尺,赶紧出言,“也是事先不知,公子又从来不使奴婢,让姑娘受累了。”

穆十四娘摇摇头,接过洛诚的水桶就重新进了屋,只想尽快完成这个尴尬的过程。

洛玉瑯好死不死地说了句,“要我进去帮忙吗?”

“不用。”穆十四娘在屋里咬牙说道。

“我刚才在屋内看到有蚊子,待会记得熏香啊。”刚说完,穆十四娘提着水桶出现在厢房门口,“有蚊帐,怕什么?”

洛玉瑯摸了摸自己的湿发,“你头发怎么干得如此快?”

穆十四娘看着他尚在滴水的头发,无奈地看着他,“你这点与十五郎真的极像,难道不知道百病从寒起?”

“这不是天气炎热吗?”说归说,洛玉瑯接过洛诚递来的干棉巾,老实地擦着头发。

终于折腾完,穆十四娘松了口气,在再次谢过洛诚之后,打算关门休息。

“唉,时间尚早呢?船主都未停船歇息。”眼神一闪,“睡早了,要是有人打劫,也不好逃吧?”

穆十四娘霎时停了手,下意识摸了摸身上的外衫,决定今晚合衣而睡就好。

“公子,你莫吓她。姑娘,放心吧,这一处从来未听说有过贼寇。”洛诚忍不住插话。

洛玉瑯并未与他计较,还是盯着穆十四娘,“刚才我吹的曲好听吗?我还会几首,待会吹给你听听。”

穆十四娘摇头,“我乏了。不瞒恩人,我不懂音律。”

“伯牙子期听过吗?伯牙善弹,子期善听,千古佳话矣。”洛玉瑯任由半干的头发披散着,换上的外衫因为未上袖套,挥洒之间,颇有些魏晋之风。

穆十四娘摇头,像这种雅事,她未到年纪,十五郎志不在此,所以当真从未闻过。

洛玉瑯打定主意不愿她早早躲进厢房,“我刚才吹的,好听吗?”

穆十四娘老实地点了点头,得到佳人赞许的洛玉瑯自得地说道:“除了好听,你还听出什么来了?”

穆十四娘仰望天空那轮明月,回想着刚才的感悟,“先喜后悲,越听越难受。”

洛玉瑯难得地沉默了,与她一同望向天空那轮明月,“是啊,先喜后悲,越吹越难受,你是懂的人。”

穆十四娘无言,凭她对洛玉瑯的了解,光鲜的外表之下,必然也有隐含的艰难。不然,红崖山时为何会有人对他下那样的狠手。

洛玉瑯不知何时又开始吹奏,不过这次吹的与前次不同,曲调明显欢快许多。。。

一曲终了,穆十四娘惺忪的睡眼让他不得不作罢。

“我诓你的,这里太平得很,放心去睡吧。”也许是心境得以舒发,又或许是夜深人静,洛玉瑯语气轻柔。

穆十四娘早就疲累不堪,得到首肯,迷迷糊糊跟他道了晚安,就回了房。

外面轻柔的笛声依旧没断,直到穆十四娘带着入了梦。

清早船主吆喝船工的声音有些大,穆十四娘睁开朦胧的睡眼,条件反射地起床,打开房门,才发现这里不是木花坊的后坊。

甲板上护卫的洛诚与另一个护卫听到动静,皆转头看她。

“船准备启航了,姑娘再去睡会吧,时辰尚早呢。”洛诚猜到她是被船主的动静给惊醒的。

洛玉瑯也在此时推开了房门,与穆十四娘的衣衫整齐不同,就连那件红色内衫都松松地挂在身上,仿佛下一刻系带就会松脱。

“这么早起来做什么?”穆十四娘快速缩回房的动作提醒了他,低头一看,草草拢了一下,正好碰到腰间垂下的荷包,抿嘴坏笑,“躲什么,这荷包不正是你绣的吗?”

这话实在暧昧无比,就连洛诚的眼神都变了。

“你放心睡吧,等早饭时我叫你。”对自己过份的言行毫无自觉的洛玉瑯,尤自念叨着。也知道穆十四娘不会再理他,打了个呵欠,关上自己的房门重新去睡回笼觉。

穆十四娘坐在厢房里咬牙切齿,介于外人在场,又不能回怼过去。

最后决定,下了船就离他远远的,越远越好,最好永远不要再见面。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ushisinia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