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颜海儿 小姨的秘密 离人醉 老师 妻子的秘密 空姐 按摩师的风流韵事
乡村秘爱 降世神通 触手 风流 佳人无期 白玲 吾道天行
首页 > 资讯

28. 你是谁

发布时间:2021-02-23 16:26:24

回去后,许黎川带着账本直接进了书房,他姿态轻松休闲得像是在翻一本普普通通的杂志,但特别注意力却极其较为集中,一目十行地扫过去的,最重要的的都印在了脑子里。许黎川看完后,给罗严打了个电许黎川看完后,给罗严打了个电话。。

>>>《你不爱我的那些年》章节目录<<<

《28. 你是谁》精选

回去后,许黎川带着账本直接进了书房,他姿态轻松休闲得像是在翻一本普普通通的杂志,但特别注意力却极其较为集中,一目十行地扫过去的,最重要的的都印在了脑子里。许黎川看完后,给罗严打了个电许黎川看完后,给罗严打了个电话。。...

回家后,许黎川带着账本直接进了书房,他姿态休闲得像是在翻一本普通的杂志,但注意力却极度集中,一目十行地扫过去,重要的都印在了脑子里。

许黎川看完后,给罗严打了个电话。

“夏天赐的底比我想的要干净一点,不过把柄也是一抓一把。”许黎川淡淡吩咐道,“夏云初那百分之十三的股份使用权在我手里,不过名义上还是她的,你以她的名义找国际银行贷款,数额尽可能大,另外夏天赐还以私人名义入股了几家公司,具体信息我会发给你,我和夏天赐正式签约以后,一个星期之内做空这几家公司,别留痕迹。”

“是。”罗严应下后,汇报另一件事,“先生,您上次让我去调查池颜丽……太太她母亲,我查到了一个消息,她不能生育。”

许黎川眉梢微动:“查清楚了吗?”

“我反复确认过。池女士为此去过国内外不少大医院,找了很多知名医生诊断治疗。虽然都是秘密进行,但有心查这些都不难查到。池女士面诊过的专家录音和她的一些诊断资料我已经拿到了。”

许黎川沉吟了片刻,问:“……夏云初呢?”

“奇怪的是,我没查到太太十六岁以前的信息。”

许黎川轻轻皱眉:“什么?”

“美国那边我安排人调查过,但根本查不到太太生活过的痕迹。先生,如果池女士不能生育的话,那么太太很有可能是……”

罗严不必把话说完,许黎川自然心里有数。

池颜丽不能生育,那么夏云初也就不可能是她的女儿。这么说来,池颜丽对夏云初的态度,和夏云初与夏家之间的微妙关系就能解释了。

“我知道了,你继续查。”他顿了顿,补充,“查不到夏云初,去查夏天赐。”

“是。”

许黎川放下手机,起身走出书房。

他走到楼梯口,听见下面厨房传来声响。

许黎川下意识地以为是厨娘,下楼却看见夏云初的身影在厨房里忙碌。

他不由得微微一怔。

夏云初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居家的休闲服,腰上系着围裙倒真像那么回事。

她熟练地切菜,下锅。热油碰上菜里的水分,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没过多久菜香溢出来。

夏云初置身其中,满身温暖的烟火气。

这间房子里,好像从没有过这种景象。

许黎川不喜人多热闹,偶尔在家,厨娘做饭时,他就待在书房,等到饭菜准备妥当便下楼来。那时候,厨娘已经识趣的离开了。

人间烟火,原来是这种模样么?

他静默地看着,眼前忽然浮现出多年前的场景。

也是一个女人,在厨房里忙碌。小男孩跳到她身边,吵吵闹闹:“妈妈,说好了今天你和老爸陪我去海边玩,再耍赖你们在我这儿信誉度就要降为零了。”

女人回头温柔地冲男孩笑……

“可以吃饭了。”他回神,眼前是夏云初的笑脸,正招呼他,“你能不能拿下一碗筷?”

许黎川本想拒绝,不知为何,却鬼使神差地走进厨房,从橱柜里取出碗筷。

“盛饭好吗?”夏云初得寸进尺地提要求,眼角余光偷偷留意着许黎川。

见他停顿了两秒,最终还是转身去开电饭煲。她忍不住地偷笑。

菜都是家常小菜。

色香味都欠点意思,但都还过得去。

“合你胃口吗?”夏云初咬着筷子问,她两眼期待。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我对吃的东西不讲究。”

夏云初撇撇嘴:“你知不知道你这人真的很难搞。没有一点喜好,我连讨好你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整整十年她都没摸出门道来。

许黎川平淡地说:“太难,不如放弃。人生有很多事都是吃力不讨好的。”

“是啊,我这人最讨厌麻烦,可偏偏你是我没办法放手的那一个。”她深深地凝视着他,眼里是赤裸不加掩饰的爱意。

许黎川对这种目光再熟悉不过了,十年里,他常常能某个角落感受到这样的注视。

这种单方面的热情让他不胜其烦。

“许黎川。”一如现在,她问他,“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吗?”

“恨才需要理由,喜欢和爱这种浅薄的东西,不需要。”

夏云初笑,而后又皱起眉:“那我身上就没什么值得你好奇的地方吗?”

许黎川抬起眼皮。

眼前这张脸,脂粉卸净,倒透出一种天真的感觉,像是刚出大学的学生。

其实他有不少问题。

比如你十六岁以前究竟在哪里?

你和夏家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

不过最终开口,却是另一个不痛不痒的问题。

“你后腰上那块疤……”他轻描淡写地问,“是怎么来的?”

夏云初下意识地伸手去摸。

“很丑是不是?”她刚想回答,话到嘴边却变成一抹狡黠的笑,她神秘地冲许黎川眨了眨眼睛,“我们玩个游戏吧?”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两人轮流提问,只能说实话,答不上的喝一杯酒,答上来了对方喝一杯。

许黎川扫了眼桌上三瓶足够分量的高度白酒。

“幼稚。”

夏云初拿话激他:“你是不是不敢跟我喝?”

许黎川不接招:“是又如何?”

“我喝大杯,你喝小杯怎么样?”

“不怎么样。”

“……”

夏云初吃了瘪,正琢磨再找什么说辞说服他陪自己玩两把时,许黎川开腔问:“你不怕我说谎?”

“说谎就说谎。”你陪我就行。

后半句,夏云初没说出口。

她大杯小杯地倒了两排酒,在他们中间整整齐齐地排开。

大杯是她的,小杯自然是许黎川的。

大小酒杯的容量至少差三杯。

许黎川淡不可见地挑了挑眉,这女人难道打算为了这么个无聊的游戏,把自己喝死么?

夏云初很客气地说:“我让你优先。”

许黎川问:“你后腰上的疤是怎么来的?”

“火烧的。很小的时候被烧的,当时差点丢了小命。”

她答得很随意,许黎川的眼神却起了一丝异样。

夏云初丝毫没察觉,催他喝酒:“你就问这么简单的?快喝快喝!”

许黎川也干脆,一杯见底。

轮到夏云初了。

她盯着他的眼睛,直白地问:“你会爱上我吗?”

说完,屏息凝神地等。

许黎川沉默地看了她两眼,伸手去拿酒杯。杯子还没到嘴边,却被夏云初伸手截走了。

她勉强笑着:“你已经给出答案了,这杯该我喝。”

她仰头喝酒的时候没有看他,纤长浓密的睫毛垂下来,什么失落情绪都遮得一干二净。再抬眼,又是盈盈笑意。

“该你了。”

许黎川继续问:“具体是几岁?”

这个问题倒真有点为难她。

“我记不清了,又不是什么好事。”

夏云初只疑心他故意让她喝酒,一杯下肚,她擦了擦嘴角,认真地问:“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爱?”

这回的答案依旧是沉默。

她笑着,喝下第三杯白酒,后劲呛得她险些咳嗽。

许黎川默然看着,抛出下一个问题。

“你对云家了解多少?”

“我只了解云泊,他对我很好,不管外界怎么说他,他都是我唯一的朋友。”

唯一的朋友?

多么讽刺。

许黎川心底轻蔑冷笑,不疾不徐的去拿酒杯。

轮到夏云初提问。

“你会放过我父亲吗?”

许黎川微微一怔。

只见她那双眼睛里一派澄澈清明。

她虽然不知道许黎川打算怎么做,但她肯定,许黎川一定不会单纯地把许氏集团交给夏天赐。

许黎川耸耸肩答:“我不清楚。”

其实说放不放过,太严重了。他压根没把夏天赐放在眼里,他是死是活,他毫不在意。

夏云初干脆利落地喝了第四杯酒,她脸颊泛出醉熏的驼色,上身坐不直了,慢慢歪倒在椅子上,不过那双眼睛还是亮晶晶的。

“我拜托你,放他一马。我虽然不喜欢他,可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夏天赐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许黎川没点头,亦没拒绝。

“我尽量。”他接着问,“池颜丽不能生育,那你的生母是谁?”

这个问题一出口,他分明看见夏云初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有什么东西轰然坍塌。

许黎川很少从夏云初脸上看到如此惊慌的表情。

她脸上的底色一点点苍白下去,酒精却令她的皮肤透出另一种红晕,白与红之间,她似乎成了个小丑,拼命笑着掩饰自己的慌乱和无措。

她伸手去抓酒杯,毫不犹豫地往嘴里灌。

终于是被呛住,撕心裂肺地咳嗽起来,手抖得握不住杯子。

许黎川像个淡漠薄情的旁观者,薄唇微动,无情地继续问下去:“十六岁以前,你生活在哪里?”

他平淡如水的嗓音像一把刀,照着她心脏捅进去,切断了她的呼吸。

她浑身都在发抖,手哆嗦地去端另一杯酒。

而许黎川还不打算放过她。

“夏云初,你到底是谁?”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nibuaiwodenaxieni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