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明王首辅 护士的诱惑 王小飞 无垠 女医生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魔天记
末世胶囊系统 网游之最强传说 天行缘记 超级母舰 斗武乾坤 小姨 佳人无期
首页 > 资讯

24.鱼咬钩了

发布时间:2021-02-23 16:26:23

夏云初蹲下身,和她仰视,顺道拣起地上的一小块瓷片,用尖端贴向代阳梨花带泪的小脸。代阳浑身发颤,却一颤也敢动。瓷片尖轻轻地划开她脸上一层皮,不伤骨肉,会留疤,代阳浑身发抖,却一动也不敢动。。

>>>《你不爱我的那些年》章节目录<<<

《24.鱼咬钩了》精选

夏云初蹲下身,和她仰视,顺道拣起地上的一小块瓷片,用尖端贴向代阳梨花带泪的小脸。代阳浑身发颤,却一颤也敢动。瓷片尖轻轻地划开她脸上一层皮,不伤骨肉,会留疤,代阳浑身发抖,却一动也不敢动。。...

夏云初蹲下身,和她平视,顺便捡起地上的一小块瓷片,用尖端贴向代阳梨花带雨的小脸。

代阳浑身发抖,却一动也不敢动。

瓷片尖轻轻地划开她脸上一层皮,不伤骨肉,不会留疤,但会让她疼,很疼。

代阳不敢叫出声,咬牙忍着,她感觉到粘稠的鲜血顺着伤口往下淌。

而眼前这个女人仍然微笑着。

“如果再有下一次,你这张小脸,就别要了。”

说完,她扔掉带血的碎片,将指尖沾到的一点血痕擦在她柔白色的毛衣上。

“衣服挺好看的。”

夏云初不痛不痒地扔下一句,转身扬长而去。

代阳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来,手握成拳,两眼入骨的恨意。

“夏云初,你给我的屈辱,我一定会百倍千倍的还给你!”

夏云初回家后,洗完澡,重新下楼坐在沙发上闲闲翻书。

她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竖起耳朵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汽车的声音靠近了停歇,她抬头望向门口,许黎川回来了。

他看见沙发上的女人眸光微顿。

她仍然穿着他的白衬衣,仿佛从未离开过。

许黎川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两秒,挪开,径自上楼。

终究是夏云初先失了镇定。

“你不好奇,我把你前女友怎么样了吗?”

她肯定他看见了代阳。

许黎川步子一顿,转身向她走来,坐在她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慢条斯理地开腔:“你把她怎么样了?”

“我泼了她一瓶硫酸让她毁容,然后弄瞎了她的眼睛,还割掉了她的舌头。”

她把自己形容成凶残的吕雉。

许黎川微笑,全然地漫不经心。

“夏云初,你远没有你自己以为的那么心狠手辣。”

夏云初也笑了起来。

“你真是不了解我。”她起身走到他面前,腰肢一拧,落在了他的腿上,“亲爱的,我能留代阳一条命,完全是因为你不爱她。如果哪天,有个女人让你爱得无法自拔,而那个人又不是我的话,我一定会把她撕碎!”

许黎川微笑:“我拭目以待。”

夏云初凑到他耳边,闭上眼睛轻轻地说:“告诉我,你爱我。”

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他欠她一句“爱”。

“我爱你。”

她满意了,扭着腰从他身上下来,独自上楼。

夏云初很久没跳舞了,今天晚上的确是累了,躺上床没过多久便沉沉睡去。

这一切,都被隐秘的摄像头记录下来。

许黎川透过屏幕安静地看着。

这女人倒是真不打算瞒他,去酒吧的衣服脱下来随意地扔在地板上。

她仍然穿着他那件衬衣,孩子似的在大床上缩成一团。

这是极端没有安全感的睡姿。

许黎川看了一会儿,关掉了显示屏。

翌日清晨,夏云初悠悠转醒,家里早已不见了许黎川的踪影。

她慢慢走到试衣镜面前。身上那件白衬衣已经被睡得皱巴巴了,露出来的脖子,胸口上还残留着浅浅的吻痕。

夏云初不自觉地露出笑容。

和相爱的人有肌肤之亲,原来真的会让人感觉幸福。

她今天心情不错,以至于回公司看见池圣元都忍住了没翻白眼。

池圣元被安排到夏云初手底下当助理。

他心里如意算盘打得响。

公司里人人都知道他的来历,谅他们也不敢给他派重活。而夏云初好歹是他表姐,日后这产业到了他手里,夏云初还得仰他鼻息。现在自然该给他几分薄面。

可池圣元想错了夏云初。

夏云初不仅不让他接触核心业务,还把所有脏苦累的活儿都交给他去办。好好一个富二代生生被使唤得累成狗。

池圣元忍不了,椅子一踹,冲进夏云初办公室和她拍桌子叫板。

“你什么意思啊?连买咖啡这种事都让我去干?”

夏云初正在改设计稿,头也没抬:“除了买咖啡你能干什么?是会画设计稿还是能谈客户谈赞助?你这样的,就算陪客户吃饭也会被挑剔姿色不够。”

池圣元气得脸色铁青:“夏云初!”

“干什么?”夏云初不耐烦地瞪回去,“能干就干,不能干就给我滚蛋。你要是在我家,我还能把你当亲戚看,给你点好脸色。在公司没这些事,你是我下属,做不到就收拾东西走人!”

“我看你就是故意整我。”

夏云初两手撑着桌面起身,微笑直视着眼前气急败坏的男人:“是又如何?你如果有本事有能力让公司缺你不可,我一样把你供着。”

池圣元怒极,忽然冷笑起来:“怪不得家里人都说你是贱种,不管怎么养身上都是一股子下等人的味道。你就跟你死去那个狐狸精老妈一样……”

“啪——”

他话没说完,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

不等他反应过来,紧接着一杯热气腾腾地咖啡照着他脸就泼了上去。

池圣元活了这么大,一向都是被人供着哄着捧在掌心,哪里受过这等委屈。

“你……”他气急败坏地刚张开嘴,却被夏云初揪住衣领扯到了面前。

她神色冰冷,眼神像刀子一样刺在他脸上:“刚才那些话,你要是敢再说一遍,信不信我弄死你!”

池圣元知道自己戳到了她的痛处,他阴阴地笑着:“你说许黎川知不知道这事?我想应该不知道,他如果知道,肯定不会娶一只装凤凰的野山鸡……”

夏云初越愤怒,神色越冷静:“我警告你,别去招惹许黎川!”

“呵,还把他当个宝呢?陆杉资本对许氏的评估报告已经出来了,他许黎川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山鸡配落水狗你们俩还真是绝配啊!”

夏云初攥紧了拳头,猛地将人一甩。

“滚!”

池圣元松了松衣领,将身旁的椅子踹出去好几米。

“我们走着瞧。”

他扔下这一句,转身走出了她的办公室。

夏云初立即去网上查消息。

果然各大财经网站的头条都是——陆杉资本发布资产评估报告,看衰许氏集团。

股市闻风而动,许氏集团的股票大跌,一片惨绿。

夏云初抓起包匆匆往外。

许氏大厦十八层会议室内。

今天财经新闻头条的两位主人公正对面坐着。

陆辰修半边身子陷在沙发里,两条修长的腿交叠,姿态懒散。

“许氏集团崩盘的大局已定,想趁机收购许氏的不在少数,你打算怎么办?”

“有能力一口吞下许氏的企业没几个,其余大部分都是来凑热闹捡便宜的,不用搭理。”

“看来你心里有人选?”陆辰修屈起食指轻轻敲打着沙发扶手,若有所思,“云家是最有实力的,但云泊恐怕不会出手……”

“我倒是比较中意夏家。”

“夏天赐没那个本事。”

许黎川看他一眼:“如果夏天赐找云家合作呢?”

“你觉得云泊会卖他面子?”

“菲亚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对云泊来说,当然不值得在意。但夏云初父亲这重身份,他不会不搭理。”

陆辰修微微眯起眼睛:“你想用夏云初当纽带,把夏家和云家绑在同一条船上。要是夏天赐不咬勾呢?”

许黎川没搭腔,当着他的面,一手拨通了夏天赐的电话。

“岳父,我是许黎川……不知道您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一块吃顿便饭?好……到时候见。”许黎川将手机往茶几上一扔,重新看向对面的人,“鱼咬钩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nibuaiwodenaxieni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