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符界之主 都市奇缘 世家 抹茶奶盖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
天下第一 逃出 强人 半仙 狼嚎 红线 弃妃风华
首页 > 资讯

19. 利用

发布时间:2021-02-23 16:26:20

许黎川避重就轻地转移话题了话题:“直到她也没借助价值的那天,我自然而然会让她永远是消失了。”陆辰修淡淡道:“我始终会觉得能量达到平衡理论在爱情里最为适用于。你让别人尝过的痛苦,总有陆辰修淡淡道:“我一直觉得能量平衡理论在爱情里尤为适用。你让别人尝过的痛苦,总有一天,会自己亲身体会透彻。无论你信不信,许黎川,感情里是讲究因果报应的。除非你永不去爱。”。

>>>《你不爱我的那些年》章节目录<<<

《19. 利用》精选

许黎川避重就轻地转移话题了话题:“直到她也没借助价值的那天,我自然而然会让她永远是消失了。”陆辰修淡淡道:“我始终会觉得能量达到平衡理论在爱情里最为适用于。你让别人尝过的痛苦,总有陆辰修淡淡道:“我一直觉得能量平衡理论在爱情里尤为适用。你让别人尝过的痛苦,总有一天,会自己亲身体会透彻。无论你信不信,许黎川,感情里是讲究因果报应的。除非你永不去爱。”。...

许黎川避重就轻地岔开了话题:“等到她没有利用价值的那天,我自然会让她永远消失。”

陆辰修淡淡道:“我一直觉得能量平衡理论在爱情里尤为适用。你让别人尝过的痛苦,总有一天,会自己亲身体会透彻。无论你信不信,许黎川,感情里是讲究因果报应的。除非你永不去爱。”

永不去爱。

多像一句带着祝福的诅咒。

许黎川只轻淡地回了两个字:“但愿。”

深夜,夏云初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

她接连做了许多噩梦。

那些梦靥仿佛组成了十八层地狱,而她一层一层地往下掉。

最后,见到了一个黑发长裙的女人。

她站在天台边缘,微笑着,双眸含泪,朝一个小女孩伸出手:“来,到妈妈这儿来。”

她看见小女孩张开双臂,投向母亲的怀抱,却扑了个空,从二十层高楼坠下。

那个女孩,突然变成了她自己的模样……

夏云初一身冷汗从噩梦中惊醒。

窗外天光明媚,晨色温暖。

她眼珠在室内转了一圈,从天花板看到四周陈设,大脑慢吞吞地开机,终于反应过来——她睡在许黎川床上。

昨夜的记忆也逐渐苏醒……

就在这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

她本以为是许黎川,可进来的却是家里负责打扫的佣人。

“太太,您醒了。”

“许黎川呢?”

“先生在楼下吃早餐。”

夏云初掀开被子,也不穿鞋,赤着脚冲下楼。

许黎川果然坐在餐桌前用餐。他单穿一件灰蓝色的衬衣,看上去清俊儒雅。听见夏云初下楼的动静,连眼皮都不曾动一下。

“谢谢你带我回来。”她难得在他面前显露局促。

许黎川端起手边的咖啡浅酌了一口:“夏云初,你自以为是的毛病该改改了。”

夏云初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深意。

他是说她不自量力,送上门给盛叶新占便宜。

“我只是想帮你。”她有点委屈,撇撇嘴说,“谁让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理解去帮忙了。”

“呵。”许黎川唇角溢出冷笑,“一酒瓶子把盛叶新砸进医院。你还真是帮我了我大忙。”

士可杀不可辱。

夏云初忍不住辩解道:“我有求于人,才去送钱陪盛叶新喝酒,哪能想到他胆子大到敢给我下药嘛。”

许黎川无波无澜地看着她,像打量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

“你以为求人办事,只单纯地陪对方喝几杯就能搞定?夏云初,你真是单纯得可笑。除了身体你还有什么本钱?连献身的准备都没有,你打算拿什么帮我?”

夏云初咬紧了下唇,一阵屈辱感涌上心头。

她忽然笑了起来,素白的一张脸因这一笑,潋滟娇媚,艳如玫瑰。

“许黎川,你太小瞧我对你的感情和我的能力了。只要能帮到你,我没什么不可以。只是一个盛叶新不值价……”她走到他身旁慢慢弯下身,“而且,我的第一次只想交给你。”

她一番话露骨香艳,又坦率无比。

许黎川伸手将人拉进怀里,一手圈住她的腰,禁锢的强势姿态。他微眯起眼睛:“只要能帮我,你什么都可以?”

“对,我什么都可以。”

她顺势去吻他的唇,却被许黎川侧头避开了,柔软的吻落在他脸上。

他极轻地抬了抬嘴角:“夏云初,你下作得有点讨我喜欢了。”

她在他怀里张扬大笑。

“许黎川,你总有一天会爱我。”

许黎川心里不屑,嘴上却漫不经心地给她留了一线希望:“或许。”

这简单两个字却让夏云初无法自制地轻轻颤抖起来。

她等得太久太久……

“再说一遍。”夏云初搂住他的脖子,近乎贪婪地索取着他的气息,急切地说,“许黎川,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有爱我的可能。”

“如果你表现得足够好,我或许有一天会爱上你。”

许黎川太知道该如何操控这个女人了。

只要他一个微笑,哪怕递上的是杯毒酒,她都会一口饮尽。

当然,甜头要适可而止。

在感情里,女人都是贪得无厌的生物,夏云初尤甚。

许黎川推开她,抽了张纸巾优雅地擦拭嘴角,拿上外套便出门了。

夏云初赤着脚跑到窗边,看见那辆黑色林肯驶远。

她脸上慢慢绽开笑容,心满意足,抬头看天,朝阳璀璨。

似乎预示着她的爱情即将柳暗花明。

车内的许黎川接到了陆辰修的电话。

“夏云初那一酒瓶子可真没白砸,盛叶新公权私用,已经打算清点你们的资产,做抵押了。”

许黎川看向窗外,庞大的城市转醒,蝼蚁般的人离开夜宿的房子,涌向四面八方,成为这座城市流动的血脉。

他漫不经心地道:“盛叶新恐怕没那个机会了。”

“什么意思?”

“我已经让人把他对夏云初做的事,传到云泊耳朵里了。你觉得他还会留他?”

陆辰修在那头悠闲地喝了口咖啡:“你觉得云泊对夏云初的感情能有多深?”

“如果利用得当,我能单凭一个夏云初就毁掉云家……”许黎川停顿了片刻,慢条斯理地补充,“还有夏家,也是囊中之物。然后,那个女人就可以永远消失了。”

陆辰修常怀疑许黎川这厮血是凉的,薄情淡漠到让人有时候想抛开他的心看看,里面是不是除了算计和利益,什么都不剩。

不过这也是陆辰修喜欢他的地方。

“如果夏云初在云泊那里不够分量呢?”

“那我就让她加重分量。”

许黎川已经设想好了所有后果以及应对措施。

从头到尾,他都是个精明冷酷的商人,只有夏云初被感情吞掉了理智,一头载进他的牢笼里。

陆辰修讥诮道:“许黎川,你玩这么大,日后夏云初知道真相,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

他轻描淡写地答:“她恨我也好,爱我也罢,都无关紧要。”

“那我就祝你,永不踏进爱情的修罗场。”

陆辰修有预感,一旦许黎川陷入爱里,就跌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别人渡情劫,他渡的是心劫。

许黎川没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陆辰修听见他低沉平缓的声音缓缓传来:“我不会去爱谁。”

当年那场大火,已经把什么都烧干净了。

夏云初打电话去公司告了一上午的假,睡了个回笼觉,下午精神抖擞地去上班,路过休息室,看见几个秘书凑在一块边喝咖啡边聊八卦。

她无意间听了一耳朵。

“哎,银行那个盛行长今天上午出车祸了你们知道吗?听说撞得不轻,两条手臂都给压断了!”

夏云初不由得驻步听下去。

“真可怜,不过天灾人祸谁能拦得住啊。”

夏云初听到这儿终于忍不住插话进去:“盛叶新被车撞了?”

几个秘书一看来人是夏总监,被吓得皆是一哆嗦,赶忙放下咖啡:“夏总监。”

“我问你们话呢。”

“是……就刚刚的事,网上有消息说盛行长刚从医院出来,就被一辆车给撞了。然后又被送进医院抢救了。”

夏云初听完,一声不吭地回了办公室。她坐在椅子上才发觉自己心跳得厉害。

盛叶新在这个节骨眼上被车撞?

哪儿有那么巧合的事?定是有人故意安排。

她下意识地想到了许黎川,又惊又喜。

惊的是讶异他居然会为她生气,做到这一步。

喜的是,看来在他心里,她慢慢有点分量了。

夏云初捧着脸暗自高兴了一会儿,开始思考正事。

盛叶新可以倒下,但银行行长的位置不会缺着,最有可能补上的是两个副行长和他的助理秘书……

她正在思考这三个人之中谁的上位可能性最大时,突来的手机铃响打乱了她的思绪。

是云泊打来的电话。

“喂,怎么这个时间点给我打电话?”夏云初有点不解,打趣道,“你是刚醒还是正准备睡觉?”

电话那头的人口吻却一反常态地严肃:“你在哪儿?”

夏云初更莫名其妙了:“公司啊,怎么了?”

“没什么。”他语气不知缘由地放松下来,“只是好久不见了,有点想你。”

“正常,本小姐人见人爱,魅力无穷。”

云泊好脾气地笑笑,顺着她的话接下去:“对,人见人爱的小姐可否赏脸跟在下吃顿晚饭?”

夏云初想了想,认真地说:“明天行不行?我今天晚上有约。”

“约了谁?”云泊问,“许黎川?”

“对啊。”

她笑眯眯地,虽然这个约还没定下来,但她今晚确实只想和他一起度过。他们之间的关系需要趁热打铁。

另一头的云泊暗自捏紧了手机,话到嘴边,终究没有说出口。他纵容地笑了一下:“随你,明天就明天吧。”

“OK。”夏云初听见敲门声,抬眼看见秘书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提醒她开会。

夏云初简单收拾起桌上的文件,顺便结束了这通电话,“不跟你说了,我要开会了。”

在她切断通话的瞬间,有两个人同时听到了忙音。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nibuaiwodenaxieni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