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逃出 强人 半仙 狼嚎 红线 弃妃风华 李老汉的幸福生活
山村小男丁 婶婶 妻子 明王首辅 护士的诱惑 王小飞 无垠
首页 > 资讯

4. 爱过吗

发布时间:2021-02-23 16:26:13

“再加一条。”夏云初在合同空白处补上了一条,“许黎川要每日要对夏云初说一句‘我爱你’。”许黎川淡不可以见地皱了皱眉头,却也没张口表示拒绝。一句空话而已,能有多难?夏云许黎川淡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却没有开口拒绝。。

>>>《你不爱我的那些年》章节目录<<<

《4. 爱过吗》精选

“再加一条。”夏云初在合同空白处补上了一条,“许黎川要每日要对夏云初说一句‘我爱你’。”许黎川淡不可以见地皱了皱眉头,却也没张口表示拒绝。一句空话而已,能有多难?夏云许黎川淡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却没有开口拒绝。。...

“再加一条。”夏云初在合同空白处补上了一条,“许黎川必须每天要对夏云初说一句‘我爱你’。”

许黎川淡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却没有开口拒绝。

一句空话而已,能有多难?

夏云初爽快地在合同上签字。她仰头冲许黎川笑,宣告胜利一般,天真又妖媚的一双眼睛,笑起来波光潋滟。

她举着合同,得意洋洋,像在炫耀战利品:“许黎川,我们的合同今天开始生效,我现在就想听你说你爱我。”

他动了动嘴唇,吐出一句毫无感情的“我爱你”。

她趁机占便宜:“我也爱你。”

许黎川冷眼看着她,讥诮道:“夏云初,你可真是个疯子。”

那又怎样?

她亲耳听见许黎川说‘我爱你’。

至于他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她不在意。

她唯一在意的,是自己的心。

夏云初扬起下巴,胸有成竹地对许黎川说:“我能用两年的时间,让你爱上我。”

许黎川很讨厌她这份过度自信的样子。

“别做梦了。”

夏云初笑起来,漫天的星星似乎都碎在了她眼眸里,她眼底星光熠熠。

“许黎川,你话可别说的太满。我告诉你,如果哪一天我不爱你了,我会像现在千方百计地靠近你一样,不择手段地离开你。你最好不要在那时候爱上我。”

许黎川只给了她一个冷漠的眼神,像一块暖不化的寒冰。

离开之际,他再次想到了那个被扔在太平洋彼岸的女人。他对夏云初说:“放了代阳,我不会再跟她见面。”

“好。”她爽快答应。

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是放是扔,她都无所谓。

许黎川留下一句:“明天罗严会来接你。”便离开了。

医院大门外,一辆黑色林肯已经恭候多时。

罗严替他拉开后座车门。

“去疗养院。”许黎川淡淡吩咐。

“是。”罗严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那太太……?”

“太太”这个陌生的词让许黎川眼角一跳,迟钝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已婚人士的身份,不太自在地随口回了句:“你明天来接她,送到家里去。”

“是。”

“过几天给代阳家里送笔钱。”

“是。”

罗严心里琢磨,看来这代小姐是就此出局了。

他边开车边说:“先生,我来的时候在路上碰见夏天赐的车。”

“嗯,他找我谈过了。”许黎川合上双眼,轻捏了捏眉心,“老狐狸还装得挺无辜。许氏这么大块蛋糕到了嘴边,他现在应该恨不得一口吞掉。”

就看到底是谁吃了谁。

外人都道他高攀了夏家,可事实上,夏天赐又如何不想趁火打劫,收割许氏?

除了夏家,还有其它几大集团都对许氏虎视眈眈。

许黎川并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不过这个节骨眼上,他需要外力来替他拖延时间。

就在此时,夏云初送上门了。

罗严同情地叹了口气:“先生,其实我觉得夏小姐有点可怜。”

许黎川仿佛听了个笑话。

“美国出生,从小在比弗利山庄长大,十六岁回国,成为百亿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活得顺风顺水嚣张跋扈。这种人,还轮不到你来同情。”

罗严保持中立的态度:“可是夏小姐也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她没有什么错,她只是太爱您了。”

“爱?”许黎川轻笑出声,“她懂什么是爱?不过是得不到,觉得刺激才死缠烂打。既然人送上门,不好好利用就浪费了。”

这话残忍无情,但从许黎川嘴里说出来,却是一派云淡风轻。

仿佛他天生血冷,薄情寡爱。

罗严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先生您爱过吗?”

他爱过吗?

许黎川侧目看了眼窗外,星星点点万家灯火的夜。好像也是这样的深夜,那个裹得毛茸茸的小女孩蹿到他面前,轻轻地握住他满是冻疮的手,低着头往上面哈热气,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安慰他:“小哥哥,我把我的家分你一半好不好?”

许黎川只觉得心里捅进了一把冰刀,疼痛寒彻心扉。

他狠狠地切断了这些陈旧柔软的思绪。

二十分钟后,车停在了云城最僻静的谷生疗养院。

这是许家名下资产,许黎川旁若无人地走进疗养院最深处的一栋复式楼。

二楼房间里,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他就靠着这些管子续命。

人睡得很浅,许黎川进来的瞬间,就睁开了眼睛。

他脸上皱纹沟壑,一双已显老态的眼睛盯着步步走来的许黎川,眼底深处竟生出几分惧意。

“滚……”

他艰难地从喉咙眼里挤出一个字,身体恐惧得不住颤抖,却无法移动分毫。

“别急,我会走的。”许黎川倒是贴心地替他盖好被子,微笑道,“爸你今天气色不错,看来他们把你照顾得太好了。”

病床上这个尊严全无,靠几根管子续命的男人正是许氏集团的前董事长许君严。

他眼睁睁地看着许黎川一只手掐住了他的鼻氧管,指尖慢慢收紧。

许君严登时就感觉到鼻子里的氧气供应被切断。

他不得不张大嘴呼吸,可心肺随之一阵剧痛。

许黎川缓慢地松开手:“把别人的生死捏在手心的感觉,还挺不赖的。”

许君严瞪着他,目眦尽裂,眼珠子几乎要夺眶而出。

“你这个畜生!”

“我是畜生,那你是什么?”许黎川弯身凑近,一双冰凉的眼睛看着生死由他主宰的囚犯,“像你这种活生生烧死一个小女孩,连眼睛都不眨的人又算什么?”

许君严浑身剧烈抽搐起来。

许黎川慢悠悠地说:“放轻松,我虽然很想把你烧成灰,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今天来不是和你算旧账的。告诉我,账本在哪里?”

许君严咬紧牙关。

许黎川劝他:“你最好痛快说出来,我们都省事。”

“你做梦!”

许黎川不再多费口舌。他熟门熟路地从床头抽屉里取出一把精巧锋利的水果刀,一刀飞快地销掉许君严手臂上的肉。

许君严痛得脸都变了形。紧接着,许黎川拿起旁边支架上一瓶输液用的盐水,直接灌在伤口上。

“啊!”

许君严终于叫出了声。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nibuaiwodenaxieni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