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84章 少主的大礼包

发布时间:2022-11-24 21:00:19

萧关逢正专心致志往阵盘上刻盘符文,右掌心忽尔刺痛,刺绣针细窄银线跃入掌心,飞进眉心,契奴叶霜红弥留之际所见所思灌入脑中。画面中,两条暗黑锁链破开无尽虚空从天而降,朝剑拔弩张相斗的两名女子袭去。千钧一发之际,云迟平空消失了,飞向她的锁链把赤金剑花击画面中,两条暗黑锁链破开虚空从天而降,朝剑拔弩张斗法的两名女子袭去。。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84章 少主的大礼包》精选

萧关逢正专心致志往阵盘上刻盘符文,右掌心忽尔刺痛,刺绣针细窄银线跃入掌心,飞进眉心,契奴叶霜红弥留之际所见所思灌入脑中。画面中,两条暗黑锁链破开无尽虚空从天而降,朝剑拔弩张相斗的两名女子袭去。千钧一发之际,云迟平空消失了,飞向她的锁链把赤金剑花击画面中,两条暗黑锁链破开虚空从天而降,朝剑拔弩张斗法的两名女子袭去。。...

萧关逢正专心致志往阵盘上刻录符文,右掌心忽而刺痛,绣花针细窄银线跃出掌心,飞入眉心,契奴叶霜红弥留之际所见所思灌入脑中。

画面中,两条暗黑锁链破开虚空从天而降,朝剑拔弩张斗法的两名女子袭去。

千钧一发之际,云迟凭空消失,飞向她的锁链把赤金剑花击碎。

另一条锁链同样威势滔天,如一条蜿蜒长蛇袭向叶霜红,在它面前,化神巅峰修士与垂髫小儿无异,毫无还手之力,顷刻之间,便将叶霜红抽倒在地。

而后快速游上叶霜红脆弱的脖颈,不给她反应时间,锁链前端微光跳动,瞬间斩杀化神巅峰修士。

大难临头,叶霜红眼中除了惊惧,更多是留恋,以及不甘。

萧关逢打开在她脑海深处亘久留存的画面,无关修行,无关权势,更无关亲朋师长,竟是她与自己初逢时。

彼时他意气风发不知天高几许,以为一剑在手可破万障,苍岚之巅在他脚下,万丈豪情滚滚而来,心中想的是——

今日,他萧关逢,便要斩断通天柱,踏碎苍岚之巅,从此人域之中,再无上行界与下行界之分。

不仅如此,他还要持剑向上,破开头顶那片高不可攀的天。

他要看看,所谓命运,究竟是个什么模样,所谓神魔,又有何不同!

那天他终究没能斩断通天柱,也没能将天捅开一个窟窿,却从赤炎火鸟利爪中救下一名少女。

少女干干瘦瘦,一双眼睛嵌在脏兮兮小脸上,怯生生又崇拜的看着他。

他将她带回萧兰山,成为众多契奴中的一员,不久后又将其送往凌剑宗。

她原本是契奴中最不显眼的一个,没想到入了凌剑宗,扶摇直上,成为萧家复仇大计中一枚重要棋子,凌驾于众多契奴之上。

如今折了,委实有些可惜。

仅仅只是可惜而已,无悲更无痛。

萧关逢微阖双目。

眼前霍然浮现另一女子飒爽英姿,胸臆激荡难平。

心里放进一个人,就如同悬了一把刀。

一刀下去,两败俱伤!

他从来都知道,儿女情长,是世上最趁手的武器,所以先在自己心上插上一把刀,奉上满腔真情使这把武器更锋利。

“云迟,但愿你不要令我失望。”

……

孤暮峰藏剑阁,持药蓝尘等人同样心焦难耐。

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命器争锋榜上,饮霜剑含恨落幕,三长老叶霜红已葬身剑冢。

不禁愈加担心云迟安危。

“师兄,小师叔会不会?”胡真儿心急如焚。

剑冢之内诡谲难辨,三长老叶霜红尚且不敌,小师叔不过结丹一层,岂非更加艰难。

在胡真儿心里,感念云迟替师尊桐玲护持驭兽铃,对她有股莫名亲近之意。

“不会,我与方师兄命剑在小师叔手中,命剑未归,说明小师叔暂时无恙。”蓝尘道。

命器于修者,其重要性更胜于一双手一对脚,在剑修当中,更有剑在人在之说,手中剑便是剑修安身立命追寻大道的根本,若非万不得已,绝不会把剑交托给他人。

而今,蓝尘和方牧生把自己的剑交给云迟,可见其二人对云迟的看重程度。

一方面,危急时刻,忘尘、追风二剑,可为云迟抵挡一些伤害;另一方面,是怕小师叔云花莲葬身剑冢,连个报丧工具也没有。

如她这般修炼到结丹境界,还未蕴养出命器的修者,也够丢人了。

……

……

云迟骇然失色,委实被吓得不轻,后怕不已。

通过空间内“显示屏”望向荒漠天穹诡异太阳,夺命锁链从中探出。

那条攻向叶霜红的锁链,完成瞬杀后,已经缩回太阳里。

而另一条,似乎为扑空而感到无比愤怒,如一只无头苍蝇到处碰壁,搅起沙尘漫天飞舞。

云迟知道,锁链在找漏网之鱼,也就她自己。

等到心情稍微平复,脑子清明不少,才开始仔细回想触发锁链的契机。

夺命锁链只有两指并拢粗细,像一条加长版狗链子,威力巨大,随意甩动便能将偌大沙丘夷为平地,轻轻一搅立刻搅起数百米沙浪旋涡,活脱脱一沙尘暴制造机。

看来,储物袋中几位断头骨兄骨妹,均是被锁链夺去性命。

叶霜红甫一出现,夺命锁链随之降下,这与她之前猜想一致,只有多人同时在场才能牵动锁链发威。

横空出世的土墙,尚且不知其是机遇还是杀机。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夺命锁链对荒漠生命属于无差别攻击。

不问罪过,不问缘由,惩罚降下,众生平等。

倒是很像伍将军治下之道,同一编队勇士,不管谁犯错,所有人受罚。

可她与叶霜红犯了什么错呢?

云迟右手握拳,一下一下咬着食指骨节。

暗夜惊雷醍醐灌顶,她倏地睁大眼睛,从储物袋掏出《凌剑宗弟子忌册》。

《弟子忌册》扉页之上,堂皇几个大字异常显眼——

执剑问道,以剑止战!

所以,此地法则是……禁杀伐?

是了,夺命锁链正是在叶霜红眼中杀意毕现时猝然垂下。

锁链晃荡探寻了两日,一无所获。

似心有不甘,眼见它回缩进太阳里,几秒钟后,又突然探出头来,继续寻找了大半日。

连根活着的人毛也没寻到,这才偃旗息鼓,再次退回太阳里。

云迟不敢掉以轻心,继续躲在空间里,直到七八日后,确定夺命锁链不会再出现,方才轻手轻脚出了空间。

荒漠表皮像口干烧铁锅。

铁锅里炒着干沙,干沙裹覆人躯,热辣辣压榨毫厘水汽。

“干什么这么着急杀我呢?多活两天不好吗?害我没办法送你大礼了。”

上一个觊觎伏狼族少主夫君的人,收获“五马分尸”大礼包一份。

她还在考虑是送叶霜红“千刀凌迟”还是“剥皮剜心”来着,这人怎么就死了呢。

有点可惜!

云迟环抱双臂,垂眸直视叶霜红瞪大的双眼。

严重脱水的面皮,薄薄一层贴在骨骼上,比一点即燃的老树皮还干枯,同样干枯的两只眼珠子外凸,虚虚挂在眼眶上,摇摇欲坠戳一下便能滚落。

黄沙裹覆的脑袋,灰扑扑,圆滚滚。

真想飞起一脚,看看这颗沙滩足球气足不足,又怕脏了脚。

想想还是算了。

伏狼族少主眦睚必报。

觊觎她男人,该死;企图杀她,更该死。

不能亲手送叶霜红下地狱,已经让云迟很不爽,断然不会替她收尸。

云迟头也不回朝土墙走去。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