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81章 宗门大选(八)

发布时间:2022-11-24 21:00:14

一时间,九玄广场争相议论纷纷此起彼伏。蓝尘站在远处继续观望,闻言心中一凛,非常强烈焦躁爬上心头,时下盼咐胡儿真前去浮云谷。持药本来就自由散漫惯了,五长老桐玲被害后愈发蔽塞,窝在浮云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日没夜炼药,把宗门内一切事宜甩给叶霜红及方牧生等几名蓝尘站在远处观望,闻言心中一凛,强烈不安爬上心头,当下吩咐胡真儿前往浮云谷。。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81章 宗门大选(八)》精选

一时间,九玄广场争相议论纷纷此起彼伏。蓝尘站在远处继续观望,闻言心中一凛,非常强烈焦躁爬上心头,时下盼咐胡儿真前去浮云谷。持药本来就自由散漫惯了,五长老桐玲被害后愈发蔽塞,窝在浮云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日没夜炼药,把宗门内一切事宜甩给叶霜红及方牧生等几名蓝尘站在远处观望,闻言心中一凛,强烈不安爬上心头,当下吩咐胡真儿前往浮云谷。。...

一时间,玄天广场纷纷议论此起彼伏。

蓝尘站在远处观望,闻言心中一凛,强烈不安爬上心头,当下吩咐胡真儿前往浮云谷。

持药原本就散漫惯了,五长老桐玲遇害后愈加闭塞,窝在浮云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日没夜炼丹,把宗门内一切事宜甩给叶霜红及方牧生等几名得力弟子,就连新任宗主大选也未出谷。

半刻钟后。

持药心急火燎赶来。

叶霜红意已决,能让她改变心意的只一人,可那人怎么会顾念一枚棋子生死。

持药劝人不成,反遭叶霜红奚落不干正事,说他空享长老尊贵,却将长老职责抛之脑后,不配为一宗长老。

平白遭了一顿抢白,持药讪讪闭了嘴。

云迟料想过竞选结果揭晓,对方定会心有不甘,或恼羞成怒,或要求废票重选,甚至拔剑相向,却没想过她竟为了宗主之位孤注一掷,连命都不要了。

据蓝尘科普,凌剑宗建宗八十八万年,历经三十七任宗主。

过去三十七次宗门大选,进入剑冢接受考核的统共六十二人,俱是化神以上修为。

迄今为止,顺利穿越剑冢,活着出来的只有两人。

一名隐神初期修为,后成为第六任宗主。

一名大乘后期修为,出关不足三日,尚未迎来继任大典,便已道消天外。

云迟不认为叶霜红区区化神巅峰,能够逃出生天,此举无疑是自寻死路。

此行凶险,但有空间石依傍,她倒是不怕。

空间石入口只有一个,但出口众多,最远处与入口相隔两万多里,那剑冢再大,也大不过孤暮峰。

若真遇危及性命的大劫难,大可借助空间逃往别处。

事已成定局,第二程序势在必行。

一行人浩浩荡荡朝藏剑阁而去。

途中,趁人不注意,云迟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枚丹药,摊开掌心打量。

褐色丹丸,浅淡金色光华流转。

这枚拇指盖大小丹药,是今晨出门前,萧关逢放在她手心的,并叮嘱她若不得已进入剑冢,务必提前服下。

他似乎早有预料呢!

云迟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冷笑。

转念一想,人家只答应不阻止自己参选宗主,并未说就此放弃宗主之位。

叶霜红与他,才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她本就不是小气多心之人,对此很快释然。

“四师兄,可曾听过幻神丹?”云迟挪到持药身侧,偏头低声询问。

心想持药在上行界炼丹师中受人敬仰,堪比师尊时境雪在剑修中的地位,都是旁人望尘莫及的存在,定是知晓幻神丹真正用途。

“师妹可是要隐神丹?你稍等片刻,持药宝宝马上命弟子去取。”

剑冢之行,危机重重,隐神丹可隐藏气息灵力及身形。

持药理所当然认为云迟问的是隐神丹。

“师兄听错了,我说的是幻神丹,变幻莫测的‘幻’,不是隐神丹。”云迟又说了一遍,说到丹药名称时,刻意放缓语速。

幻神丹?新型丹药?

出了新丹他居然不知道!

这才两个多月未关注炼丹界动向啊!

持药心下好奇,求知若渴,苍老浑浊的瞳仁散发热烈光芒。

“是新型丹药吗?师妹快告诉持药宝宝,这丹药是谁炼制出来的?有何功效?炼制之人可有公布丹方?”

显而易见,持药并未听过幻神丹。

云迟心中错愕,却不打算供出萧关逢,对上持药望眼欲穿的求知欲,尴尬笑笑,说自己记错了,是隐神丹而非幻神丹。

闻言,持药略显失落,悻悻别过脸,神识传音命江郭回浮云谷取丹药。

一路上,云迟都在纠结要不要服下幻神丹。

在隐匿气息灵力身形方面,幻神丹与隐神丹有异曲同工之妙。

除此之外,服下幻神丹,虚化后的身体如同器灵之体,可以进入兵器内,与兵器融为一体。

用作躯体容器的兵器,最好是尚未孕育出器灵的凡兵,如此可避免来自法器自身器灵攻击。

弯刀铿锵至今未孕育出器灵,正是最好的选择。

只要服下幻神丹,半个时辰后,她便可隐去身形,伪装成器灵。

器灵受剑冢庇护,化身“器灵”的她,深入剑冢腹地,轻而易举。

这些关于幻神丹妙用的信息,俱来自萧关逢。

前人早已总结出“道不同不相为谋”的传世箴言。

云迟自问自己与萧关逢除了某事上无比契合,其他方面嘛……呵呵!

对凌剑宗,一个要灭,一个要保。

何止道不同,简直背道而驰。

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将幻神丹重新揣入储物袋,打算见机行事。

心忖,若是幻神丹当真如他所说妙用无穷,那他一定也给了叶霜红。

且看入了剑冢,叶霜红如何行事,再决定要不要服用。

剑冢建在孤暮峰峰底地下,需从藏剑阁进入。

藏剑阁共十三层,形如玲珑宝塔,檐牙高啄,共有六面,每层六个檐角挂听风铃,塔顶一柄巨剑漂浮竖立悬浮其上,剑尖朝下,金色剑光普照,彷如金色明灯。

此刻,云迟跟在叶霜红身后,登上藏剑阁第十三层。

储物袋里装进持药赠与的一堆瓶瓶罐罐,和蓝尘方牧生二人命剑,又值钱了些。

第十三层是剑冢入口,持药蓝尘方牧生胡真儿不便上去,等在第十二层。

其余弟子,候在藏剑阁外空地上。

“剑冢险象环生,非是你区区结丹一层可踏足之地。”

叶霜红站在十三层楼梯口,微微仰头望向锥形楼顶,楼顶中空,近顶部同样悬浮一柄金色长剑,剑柄朝下,与藏剑阁外部巨剑相对。

从外观看,两柄剑一模一样,只是大小不同。

阁外巨剑剑长一百多米,阁内金剑不过寻常长度。

叶霜红望剑感慨,使劲闭眼再睁眼,胸腔中恨意翻涌。

少年鲜衣怒马,长歌天涯万里。

公子已归。

长歌剑,何时归?

“啊?”云迟没想到叶霜红突然同她讲话,一时没反应过来。

叶霜红离开楼梯口,朝楼层居中位置走,言语冷淡,继续道:“此刻退出,放弃宗主之位,还能保住一命。若你一意孤行,剑冢,便是你埋骨之地。”

即便剑冢不杀你,我叶霜红也不会让你活着出来!

叶霜红转身看向云迟,目光寒冷阴翳,隐隐透出杀意,还有……

云迟微愕,不自觉滚动咽喉干咽两下。

她与叶霜红打交道次数屈指可数,每次交锋,对方好像都比上一次更讨厌她。

思前想后,愣是没想到一个理由,会令对方恨不得杀了她。

此时。

叶霜红眼中泄露出的……怨憎,似曾相识。

她想起来了,那名叫萦儿的飞鹰族女子,也曾这么看过她。

透过叶霜红凌厉的凤目,云迟觉得她真相了。

“师姐还是顾好自己吧。”

云迟心中冷笑,眸色也跟着转冷,走到金剑底下,抛出长老玉令。

长老玉令是她的身份牌。

在凌剑宗,长老有长老玉令,弟子有弟子令牌,都是身份的象征。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