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77章 宗门大选(四)

发布时间:2022-11-24 21:00:12

“四师兄。”云迟出声被打断持药思绪。“我昨日前去,除了替五师姐带话,除了一事想问四师兄。”“何事?只要你师兄我明白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持药说。才说你切记轻意我相信任何人,好像半点作用也也没。云迟在心里叹了口气。“师妹我在想,到底是何人憎恶我云迟出言打断持药思绪。。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77章 宗门大选(四)》精选

“四师兄。”云迟出声被打断持药思绪。“我昨日前去,除了替五师姐带话,除了一事想问四师兄。”“何事?只要你师兄我明白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持药说。才说你切记轻意我相信任何人,好像半点作用也也没。云迟在心里叹了口气。“师妹我在想,到底是何人憎恶我云迟出言打断持药思绪。。...

“四师兄。”

云迟出言打断持药思绪。

“我今日前来,除了替五师姐传话,还有一事想问四师兄。”

“何事?只要师兄我知道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持药说。

才告诉你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似乎半点作用也没有。

云迟在心里叹了口气。

“师妹我在想,究竟是何人憎恨我凌剑宗至此,重伤三师姐,杀害五师姐。师兄在宗门已久,可有怀疑之人?”

持药愤然:“三师姐不是说袭击她的是玉清宗之人吗?可恨,待我凌剑宗休养生息,定要找玉清宗讨回公道。”

云迟摇了摇头,“四师兄,凌剑宗与玉清宗可有旧仇?”

持药十分肯定答道:“没有。”

两宗一东一西,两宗弟子八百辈子也见不上一面,能有什么仇。

云迟:“凌剑宗内可有什么异宝,引得玉清宗觊觎?”

持药想了想,还是肯定道:“没有。”

凌剑宗最值钱便是无数剑谱,可玉清宗也不差,剑谱藏量也很可观,十辈子也练不完。

没必要舍近求远,跑到凌剑宗寻剑谱。

云迟满意的点了点头,“既无仇怨,也没有想从凌剑宗得到的东西。四师兄,你说玉清宗为何偷袭我宗长老?”

“是呀,为什么?”

持药先是一头雾水,而后目光一亮,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他们嫉妒我凌剑宗第二大宗门的地位,欲取而代之。”

云迟简直被他蠢哭了。

那玉清宗虽然源远流长,宗门内也不乏大乘境界强者,可毕竟只是边陲小派。

即便凌剑宗一朝瓦解,也轮不到他们取而代之啊。

云迟呵呵尬笑两声,“或许是吧。”

“不过也有可能,非是玉清宗挑事,而是其他人。四师兄,你好好想想,咱们凌剑宗可有什么仇家?”

“那可就太多了。”持药掰起手指开始数,“合欢宗、江城陈家、岚风宗、前生门……,哎呀,太多了,数不过来。”

世上修者无数,然机缘有限。

碰上了,为争夺一线机缘,难免摩擦。

“哦,对了,还有圣宗。宗主对圣宗恨之入骨,平时都不许我们提起圣宗之人。不过……”

连提都不能提,直觉告诉云迟此事不简单,“不过什么?”

“圣宗三千年前便已覆灭,早不存于世,连一只灵兽也没活下来。”

会是萧关逢的宗门吗?

云迟心脏砰砰跳动,“敢问师兄,那圣宗建派何处?”

持药却突然严肃下来,半掩嘴,生怕别人听了去。

“萧兰山。”

……

回玉楼水榭路上,云迟心情如参天大树根系盘根错节,怎么捋也捋不清。

据持药所言,三千年前,上行界第一修仙宗门圣宗,暴虐成性,想要颠覆整个上行界,打破上行界与下行界的界限,使之彻底融合。

正当成千上万宗门一筹莫展之际,号称不可战胜的圣宗。

一夕之间,尸山连绵百里,血海汩汩奔流。

从宗主,到刚破壳的灵兽蛋子,悉数死于非命。

因担心萧兰山亡魂过多阴气横行,千家宗门长老合力,画符布阵,将萧兰山上四十万人尸以灵力焚化。

不曾想,在此过程发生变故。

四十万人尸化为恶魃,大肆虐杀。

数千名宗门长老,死伤惨重。

最后关头,踏雪仙尊赶到,祭出白屏,焚尸队伍这才免于全军覆没。

即便如此,最后活着回来的也不足五十人。

凌剑宗宗主剑行舟,便是那五十人中的一个。

活是活下来了,可根基已损,修为再难突破,终其一生也难登大途。

焚人尸体本就是极损人功德之事,活下来的宗门长老心照不宣,将此事瞒了下来,也一并将圣宗已灭之事瞒了下来。

因此,只有少数宗门长老,知晓盛极一时的圣宗早已不复存在。

而上行界大多数,只以为圣宗得了天大机缘,举宗搬迁到另一片不为人知的土地。

至于是谁将圣宗一夜灭宗,至今无人知晓。

虽然持药极力保证自己说的是事实,但云迟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且不论新尸化魃耸人听闻,单单一夜屠尽四十万人何等大阵仗,岂能毫无声息做到瞒天过海?

再者,人性本贪。

若是无利可图,千家宗门高层,为何不顾自身安危,去行那损人阴德的焚尸之事?

事前事后,连本宗弟子都瞒着,就更加诡异。

再有既已决定隐藏真相,剑行舟为何又将事情告诉给持药等几位长老?

还有。

侥幸存活的萧家人,是如何到的北野?

又为何灵力全无?

萧关逢究竟是那批活下来的人之一,还是他们的子孙后代?

太多问题想不通了!

想不通索性不想,云迟甩了甩脑袋,驾驶烟舟朝玉楼水榭飞去。

与此同时。

下秋峰,含霜殿。

叶霜红单膝跪地,朱红长裙铺展成一朵妖艳牡丹花,低垂的凤眸中光彩照人。

公子第一次主动来找自己,虽是来训话的,她仍旧十分高兴。

怪自己处事不够周到,没有及时处理掉那名弟子,留下把柄让蓝尘等人怀疑到她身上。

但那又如何,云花莲凭什么与她争?

宗主之位只能是她的。

“公子,霜红有一事不明。”叶霜红藏住躁动的心,尽量让自己显得冷静又冷漠。

眼前男子说过,作为棋子,绝不能有一丝一毫除了冷漠之外的情感。

棋子一旦有了情感,便是一枚废棋。

“说。”萧关逢淡淡道。

“那云花莲乃是踏雪仙尊弟子,如今又要来争宗主之位,若是让她当了凌剑宗宗主,必然成为公子您复仇大计上的绊脚石。公子何不?”

她知道,以公子脾性,定会扫清复仇路上一切障碍。

就算云花莲与公子有了那层关系,也不例外。

萧关逢压低视线,看向叶霜红的目光如冰锋利。

“我再次警告你,不要打她的主意。只有她活着,我萧家才有希望。”

叶霜红低着头,看不见男子表情,但从他生冷的声线感受到彻骨寒意,身体本能般开始惧怕发抖。

她不明白,云花莲何德何能得公子垂爱。

更不明白,云花莲于萧家有什么用。

万般愁肠与委屈,无处宣泄,叶霜红舌头死死抵住上颚,心里对云花莲的恨意又添一分。

“是!”她微微颔首,毕恭毕敬答道。

“你只需尽好本分,其他的事,不要问也不要听,更不能擅作主张插手。”

叶霜红惶恐不已,态度更加恭谨,“霜红知错,以后再也不敢了。”

萧关逢收回视线,越过叶霜红朝殿门走去。

“记住,凌剑宗宗主之位,不容有失。”

叶霜红欲转头去看公子背影,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立刻又将头转了回来,继续规规矩矩跪着。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