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76章 宗门大选(三)

发布时间:2022-11-24 21:00:11

浮云谷。万里浮云之下,灵田千顷,百草权舆,娇花争芳处,灵蝶翩跹游戏其中。气象万千,一派盎然。轻舟其上,令人心旷神怡。外围详和一片岁月静好,四长老持药居所浮芳居内,浓烟滚滚一片鸡飞狗跳。四长老座下大弟子江郭,对此早以见怪不怪,有条不紊安排好人清万里浮云之下,灵田千顷,百草权舆,娇花争妍处,灵蝶翩跹游戏其中。。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76章 宗门大选(三)》精选

浮云谷。万里浮云之下,灵田千顷,百草权舆,娇花争芳处,灵蝶翩跹游戏其中。气象万千,一派盎然。轻舟其上,令人心旷神怡。外围详和一片岁月静好,四长老持药居所浮芳居内,浓烟滚滚一片鸡飞狗跳。四长老座下大弟子江郭,对此早以见怪不怪,有条不紊安排好人清万里浮云之下,灵田千顷,百草权舆,娇花争妍处,灵蝶翩跹游戏其中。。...

浮云谷。

万里浮云之下,灵田千顷,百草权舆,娇花争妍处,灵蝶翩跹游戏其中。

气象万千,一派盎然。

行舟其上,令人心旷神怡。

外围祥和一片岁月静好,四长老持药居所浮芳居内,浓烟滚滚一片鸡飞狗跳。

四长老座下大弟子江郭,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有条不紊安排人清洗丹炉,修葺被炸飞的屋顶。

还有。

将自家鼻孔嘴巴喷烟的师尊,从一堆炼丹残渣和黝黑断木中扒出来。

云迟到达炼丹房时,恰好看见持药被四名弟子,四仰八叉抬出来,小心翼翼平放在地上。

“四师兄?”

云迟弯下腰,正对持药乌漆嘛黑的面孔,居高临下看着他,“还活着吗?”

啧啧,真惨哇!

垂到胸口的长须被烧了个精光,灼热浓烟争先恐后从洞洞口口往外冒。

当真“七窍生烟”,童叟无欺了。

“小师叔不必担心,炸习惯了,师尊精钢铁骨烧不坏的。”

江郭走过来,手里拿着个高瘦白瓷瓶子,向身旁一位十七八岁清秀童子递了个眼神。

童子立刻会意,伸出双手对准自家师尊,一手捏鼻子,一手掰下巴。

持药嘴巴被大大撑开,江郭往里倒液体手法十分熟练,也很粗鲁。

“饮下青元露,用不了多久便会苏醒。”

江郭收起瓷瓶,转身面向云迟,压低声线,神秘兮兮道:“师尊苏醒尚需一刻钟,小师叔,可否借一步说话。”

二人移步十丈外树下。

青翠葱郁,如冠如盖,荫蔽处凉意盈盈。

“什么事?说吧。”云迟淡淡开口。

“嘿嘿!”

江郭挤出两抹干笑,挂在方方正正国字脸上,看起来憨实淳朴,天生的老好人长相,任谁看了也会生出几分善意。

高大宽厚的肩背微微前倾,搓着手,在云迟不算疏远也不算亲近的目光注视下。

半天才嗫嚅道:“那个,上次的事儿,是弟子贪心鬼上身迷了心窍,小师叔风姿卓越美貌无双大人大量,能不能原谅弟子?”

原以为小师叔参加完弟子比试,便会回到落雪岭,十年八年也不一定出来一趟。

世事难料,谁能想到凌剑宗遭此巨变。

仙尊陨落,小师叔怕是会长长久久留在三十六峰了。

一时贪念收了那三千灵石,他追悔莫及。

生怕有朝一日东窗事发,被逐出宗门。

上次的事儿?

云迟盯着江郭殷殷期盼的热烈目光,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事。

说起来,三千灵石买柳贾一条命,委实有点浪费。

看这江郭神态,似乎很怕她将事情抖落出来。

既如此——

心念一动,计从心来。

“要我忘了这事儿也不是不可以。”云迟轻笑一声,慢吞吞继续道:“得看你表现。”

这一笑,江郭瞧了,好像被马蜂蛰了一口,心里发麻发凉。

“一定一定。”江郭咽了口唾液。

思绪飘忽好像上了贼船,再也下不去了。

“孺子可教也。”云迟满意的点了点头,朝江郭招了招手,“过来,眼下便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

……

一刻钟后。

浮芳居,会客厅。

持药安坐主位,身上乌黑尽去,已将自己捯饬干净。

褶皱遍布的苍老面孔上,少了苍白胡须点缀,看起来十分怪异有点像东厂公公。

云迟坐在右侧红木太师椅上,放声大笑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小师妹!”

持药小老头儿气鼓鼓,瘪起嘴巴朝鼻孔吹了口气。

一口气畅通无阻灌入鼻腔。

原本长着浓密胡须的上唇沟周围,此刻空空如也,勾起伤心事持药竟哇哇大哭起来。

没想到活了上万年的老头儿心灵如此脆弱。

笑容僵在脸上,云迟她有些无语。

“小师妹欺负人,哇啊,呜呜!”

“五师妹走了,没人关心持药宝宝啦,呜哇,三师妹凶我,小师妹笑话我。呜呜,五师妹,持药宝宝好想你,哇——”

想起五师妹桐玲的好,悲伤之情如江河入海,雷霆之势抵挡不住。

持药继续控诉着。

哭声传出屋子,在院子里忙碌的弟子们摇了摇头。

师尊又在想五长老了。

江郭心有所感,也跟着伤感起来。

云迟脑门黑线遍布。

“别哭了!”

语气生硬,有些凶。

闻言,持药立刻止住哭声,憋着气儿,泪痕还挂在起起伏伏皱纹上,委委屈屈看着胆敢吼他的人。

三秒之后。

“哇,小师妹不光笑话我,还凶我。生无可恋了,不想活了,哇哇哇——”

呃!

云迟想到了疯人院的老疯子!

“看来四师兄今日心情不佳,不便见客,师妹我改日再来。”

云迟两手扶住太师椅,撑起身子,作势要走。

“可怜五师姐,生命垂危之际还不忘叮嘱我,让我一定把话带到,唉!”

什么?五师妹留有遗言?

持药抹了抹眼泪,破涕为笑,速度之快看呆了云迟。

“小师妹,你刚说什么?五师妹真的有话留下?”

持药有些不敢置信,从椅子上弹起来,两步跨到云迟跟前,目光灼灼盯着她。

“不错。”

持药迷惑了,“可当日你明明说。”

信誓旦旦说五师妹桐玲未有留下只言片语,不就是小师妹你么。

“当日人多嘴杂,不便直言。”

也是,谁能保证没有敌方眼线,隐藏在众多弟子中呢。

道理很简单,持药再糊涂,也能很快想通,“五师妹说了什么?可有留下什么证据?”

“五师姐让我带一句话给四师兄。”

“五师姐说人心难测,叫四师兄除了自己,谁也别信,包括我和三师姐叶霜红。”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云迟承认,自己自私又纠结。

既不愿萧关逢深陷险境,也不愿凌剑宗就此毁于一旦。

至少,在师尊归来前,她想替他守好凌剑宗。

持药想不通五师妹为何留下此话。

小师妹也就罢了,为何让他连三师姐也别信。

明明五师妹和三师姐关系最亲厚,羡煞一众师兄弟们。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