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63章 桐玲已死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59

“三长老。”方牧生站站起身,朝叶霜红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可知道三长老,那黑衣人是男是女?三长老可有可以看出其术法招式属何门何派?”名不虚传是更年轻一辈世界公认的大师兄,只片刻调息,灵力已完全恢复三成,除了面色略显惨白,身板腰板,完全看不出重伤加身。方牧生态度恭谨“敢问三长老,那黑衣人是男是女?三长老可有看出其术法招式属何门何派?”。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63章 桐玲已死》精选

“三长老。”方牧生站站起身,朝叶霜红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可知道三长老,那黑衣人是男是女?三长老可有可以看出其术法招式属何门何派?”名不虚传是更年轻一辈世界公认的大师兄,只片刻调息,灵力已完全恢复三成,除了面色略显惨白,身板腰板,完全看不出重伤加身。方牧生态度恭谨“敢问三长老,那黑衣人是男是女?三长老可有看出其术法招式属何门何派?”。...

“三长老。”方牧生站起身,朝叶霜红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敢问三长老,那黑衣人是男是女?三长老可有看出其术法招式属何门何派?”

不愧是年轻一辈公认的大师兄,只片刻调息,灵力已恢复三成,除了面色略显苍白,身板挺直,完全看不出重伤加身。

方牧生态度恭谨,并无半分不妥。

奈何叶霜红心中有鬼,认为对方意有所指,扭头冷幽幽看向方牧生,“你是怀疑本长老?”

“弟子不敢!”闻言,方牧生诚惶诚恐,赶紧弯腰作揖。

“方师兄只是关心五长老安危,是以言辞欠妥。”见叶霜红发怒,蓝尘上前一步,躬身作揖,替方牧生开脱,“还望三长老,原谅。”

方才叶霜红一言不合,向云迟拔剑使出杀招一幕,在高空打斗的蓝尘恰好瞧见。

由此可见,受人爱戴的三长老,面冷心更冷,半分不容人质疑。

蓝尘与方牧生素来交好,自然不会让对方独自面对叶霜红。

与方牧生明晃晃急切心情不同。

面对叶霜红可以杀死人的眼神,蓝尘态度十分恭谨,但浑身上下流露的气质,却是不卑不亢。

一种莫名压抑气氛,在叶霜红和蓝尘之间流转,并小范围扩散。

围观弟子均是倒抽一口冷气。

不禁为二人捏了一把汗。

若说从前弟子们对三长老敬怕参半,经过叶霜红指向云迟那一剑,此刻已是惧怕大于尊敬。

云迟也感受到这股沉闷气压,漂亮的杏眼,不着痕迹从方牧生和蓝尘身上扫过。

感叹,有如此优秀的弟子,只要凌剑宗不灭,假以时日,必然更上一层楼。

不禁对二人,尤其是蓝尘,刮目相看。

“咳!三师姐。”

持药掩嘴轻咳一声,打破僵局。

“小辈们不是那个意思。其实,牧生的问题,也是我想问的,还请三师姐如实相告。”

宗门骤变,没了宗主剑行舟在头顶罩着,老小孩儿持药一夕长大。

不得不收起吊儿郎当,承担起长老责任。

在洛无情出现那一刻,叶霜红已知今日凌剑宗怕是要逃过一劫。

微微收敛冷肃气场,有条不紊道出准备好的措辞。

“来人身材高大魁梧,应是男子无疑。”

“他隐藏了命剑真实面貌,与我过招时使用的招式,不过基础剑式,并非熟知大宗门独有剑招。”

“不过,我在昏迷中,隐约看到其剑上雷电闪烁。想必是五师妹灵力高深,对方不得已使出宗门绝招。”

雷电?难道是——

“是玉清宗?”持药问。

叶霜红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蓝尘皱了皱眉头,直觉告诉他不对劲。

很不对劲!

忍不住道:“玉清宗与凌剑宗一东一西,相隔十几万里,也并无大的仇怨,怎么会?况且,凭一己之力,重创我宗两位长老,除非是宗主茅九功亲临。”

在外历练时,他曾与玉清宗宗主茅九功有过一面之缘。

彼时正逢他境界突破关键时期,对方还出手替他挡下两道雷劫。

以他了解,茅九功绝非不择手段之辈,断不会做出背后偷袭的宵小行为。

这话甫一出口,叶霜红吊梢凤眼陡然一冷,凌厉的射向蓝尘。

“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难不成三长老还能说谎不成。”持药呵斥一声,不认为叶霜红会说谎。

蓝尘觉得自己冤枉极了,虽然心有疑窦,却万万不敢轻易怀疑到自家三长老头上。

赶紧澄清,“四长老,弟子不是这个意思。弟子只是想,上行界能人辈出,有本事引雷电的,也并非玉清宗不可。”

“是啊,三长老,还是调查清楚再下定论为好。”连空雨急忙忙道,生怕蓝尘被人挤兑。

云迟眯起眼睛,看了看连空雨,又看了看蓝尘。

“这……”

“四师兄,还是先去看看五师姐吧。”

持药还欲说点什么,云迟打断他。

大难过后,死伤不计其数。

救治伤员、安埋死者、修葺殿宇、重启护山大阵……

桩桩件件,需要善后的事情一大堆。

偏偏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四师兄,还在这里听叶霜红胡扯。

堂堂长老,活了上万年,还不如个乳臭未干的弟子看问题透彻。

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真相。

不告诉你吧,怕你步桐玲后尘。

告诉你吧,怕你死得更快。

云迟觉得有些头大,自己这个四师兄实在——

太蠢!

“对对对,五师妹要紧。”持药右手捏左手,心里十分不安,向弟子们发号施令,“大家赶紧分头去找,务必找到五长老。”

“不必找了,我知道五师姐在哪里。来时,正好碰见五师姐。”

闻言,众人面上表情千奇百怪,有疑虑,有欣喜,也有担忧。

唯独叶霜红面色暗沉,攥紧手里的饮霜剑,恨不得将剑柄捏碎。

紧张了吧。云迟不动声色,把叶霜红微动的小表情收进眼底。

“五师妹可还平安?”持药忧心忡忡,上前去抓云迟胳膊。

云迟微微侧身,巧妙避开,“跟我来便知。”

女子年轻的尸身暴露在青天白云下。

拳头大窟窿,焦黑一片,从前腹贯穿到后腰,丹田被毁。

被焚烧丹田经脉至死,死前必然遭受极大痛苦。

持药简直不敢相信,有人会对娇俏可人的五师妹下如此毒手。

女子百灵鸟般清脆的笑声还在耳边回荡,持药不敢置信。

不愿相信,那个总爱对他笑的五师妹,以后再也不会对他笑了。

他揉了揉眼睛,擦过眼角的手指一片湿润。

“五师妹。”持药抱起桐玲,用他苍老无力的声音唤她。

“你让我保重,为何不保重自己。五师妹,对不起五师妹,都怪师兄无能。五师妹,呜啊……”

失去桐玲的持药,如一个被人抢了糖果的小孩,放声大哭起来。

闻者悲怆!

“师尊。”胡真儿跪在桐玲身边,默默流泪。

师尊,真儿一定会为你报仇。胡真儿咬紧牙齿,恨意悄然爬上心头。

“呜呜呜……”

“五长老,呜呜……”

“……五长老,你放心,我们一定抓住害死你的人。”

弟子们心情沉重,或放声嚎哭,或无声流泪,或强忍悲痛,如丧考妣。

一阵风来,将灵兽峰上的无尽悲伤,和滚滚血腥,吹向远方。

云迟叹了口气。

生离死别,真令人讨厌。

“小师妹。”

许久,持药抹掉眼泪,肩膀一抽一抽,吐露的一字一句,尽是压抑不住的伤痛。

“……五师妹,可有留下什么话?”

看着持药胡真儿期待的表情,云迟压下心口的不适,肯定道:“不曾。”

“我赶到时,五师姐已是无力回天。她拼尽力气将这个东西交到我手中后,便去了,未有留下只言片语。”

云迟掏出桐玲给她的铜铃铛,展示在众人面前。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