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60章 峰回路转(二)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57

“小师叔。”李遥杵着剑回到云迟跟前,嘴角流血,艰苦的朝她躬身施礼,“怎可教我等行此等背信弃义之事?”内门弟子还好,针对内门弟子,但是有门规明确明确规定不可以背叛自己宗门。违者,死路一条。“李师兄说的对,死有何惧。当了缩头乌龟,那才人看不起。”另一弟子忿然李遥杵着剑来到云迟跟前,嘴角流血,艰难的朝她施礼,“怎可教我等行此等背信弃义之事?”。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60章 峰回路转(二)》精选

“小师叔。”李遥杵着剑回到云迟跟前,嘴角流血,艰苦的朝她躬身施礼,“怎可教我等行此等背信弃义之事?”内门弟子还好,针对内门弟子,但是有门规明确明确规定不可以背叛自己宗门。违者,死路一条。“李师兄说的对,死有何惧。当了缩头乌龟,那才人看不起。”另一弟子忿然李遥杵着剑来到云迟跟前,嘴角流血,艰难的朝她施礼,“怎可教我等行此等背信弃义之事?”。...

“小师叔。”

李遥杵着剑来到云迟跟前,嘴角流血,艰难的朝她施礼,“怎可教我等行此等背信弃义之事?”

外门弟子还好,针对内门弟子,可是有门规明确规定不可背叛宗门。

违者,死路一条。

“李师兄说的对,死有何惧。当了缩头乌龟,才叫人瞧不起。”另一弟子愤然。

“除非长老发话,否则我们是不会走的。”

言下之意,若是正式长老命他们跑,就果断跑。

云迟环顾四周。

观众人神态,视死如归不愿离开的是极少数,大都如连空雨李遥一般,受了凌剑宗天大恩惠。

然,正是这少数人影响了大多数。

云迟也不急,耐心劝慰,“李遥,我且问你。依你所见,四长老他们可能战胜对手?”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青戚容以一敌三,轻轻松松将三长老他们重伤。

而且时间越久,他们发现,青戚容似乎有意让招,好像故意逗弄三长老他们寻开心。

李遥咬咬牙,老老实实道:“很难。”

“我再问你,你们可能战胜白屏之外的一干人等?”云迟指了指前生门的几位堂主。

无头鬼等几人此时正站在白屏另一端,骂骂咧咧,尝试凭灵力斩破白屏。

可惜数次尝试无果,反而折损几名结丹期门人。

李遥黯然神伤,“不能。”

“是了。既然无法战胜,何必做无谓牺牲。”

云迟目光从垂头丧气的众人面上扫过,继续道:

“你们口口声声对宗门如何如何忠心。却不曾想,如今仙尊、宗主、二长老生死不明,凌剑宗失去强者庇护,强敌来袭,尔等不过是人砧板上的肥鱼。”

“再战下去,凌剑宗就真的断根了。”

“凌剑宗不是脚下这三十六峰,也不是浮云谷,或者落雪岭。真正的凌剑宗,是你们,是生生不息的剑魂。”

“只要人还活着,哪怕只有一个人还记得凌剑宗,还记得孤暮峰上成千上万的剑魂。凌剑宗就没有灭。”

“如果你们真的把凌剑宗当成家,那就好好活着,好好修炼,有朝一日,重回三十六峰,让孤暮峰上成千上万的剑魂安息。”

“若是今日,凌剑宗弟子全部折损在此,你们每一个人都是罪人,身为师叔的我,更是罪上加罪,万死难赎。”

一番话说的振奋昂扬,连云迟自己都信了三分。

在北野时,每回大围猎或者向外征伐,她的大祭司阿妈云夜明,总要慷慨激昂给勇士们打鸡血。

身为少主,也在耳濡目染中,学了那么一两招。

盘坐蒲团调息的连空雨将云迟一番话听到心里,心潮震动。

原来小师叔并非要我临阵脱逃,而是设身处地为宗门将来考虑。

连空雨觉得自己误会了云迟,心下万分自责,“小师叔,对不起,是空雨误会你了。”

呃——

你没误会,自始至终,我只是为了带你跑路。

云迟内心活动丰富,面上看起来悲痛,摆出一副不得已撤离的惋惜状。

“乖,没事啊,小师叔不怪你。”轻轻抱了抱梨花带雨,好似受了天大委屈的连空雨,云迟温言安慰。

“嗯。”连空雨直起身,下定决心不再让小师叔失望,“小师叔,空雨听你的,一定好好活着。”

等到学有所成,再向前生门讨回公道。

“你们呢?”云迟转头看向李遥吴章等人。

听君一席话,胜修百年功。

李遥为自己方才出言顶撞云迟而懊恼不已。

感慨小师叔虽然年纪尚轻,修为不高,还做出同门相残的糊涂事,但在大是大非认知上,远胜于自己。

已化身云迟小迷弟,带头表示一切听小师叔安排。

李遥作为宗主剑行舟授业弟子,在年轻一辈本就有几分威信。

现下见他松动,其余弟子便开始三三两两附和,表示愿意暂且撤离,以候时机重回宗门。

当下便指挥弟子们有序撤离。

白屏另一侧的前生门人,以及风柳泽湾左岸嫡系,见状均是呆若木鸡。

还能这么操作的?

惊讶归惊讶,却没有停止骂骂咧咧。

什么缩头乌龟、贪生怕死、背信弃义,怎么难听怎么骂。

尤其柳氏家主柳安吏,终于在凌剑宗弟子,一声声小师叔英武小师叔高见中,认出杀子仇人。

他一双桃花眼,与柳贾极为相似,面向云迟,怒目而视,“云花莲,你杀了我儿子,休想逃。”

柳安吏目光阴翳,搭配阴柔过度的脸,叫人瞧了胆寒,更叫人犯恶心。

云迟懒得搭理他。

将将化身云迟小迷弟的李遥听了却不乐意了,“柳安吏,你要不要脸,分明是你儿子技不如人。况且,立心魔誓契也是你儿子柳贾自己提议的。”

“就是,小师叔也是被柳贾胁迫才签的心魔誓契。”一弟子附和。

“谁人不知道柳贾风流成性,欺善怕恶,小师叔乃是为民除害。”

“可不是,你们柳家没一个好东西。”

“老子卖主求荣,儿子恶贯满盈。”

……

如今,风柳泽湾左岸嫡系一脉,与前生门为伍,算是彻底同凌剑宗撕破脸皮。

昔日碍于宗主剑行舟看重柳氏,弟子们敢怒不敢言,此刻脱离束缚,对柳贾罄竹难书罪状,条条数来。

打不过前生门,也不允许柳氏爬到凌剑宗头上。

当然,也有那么极少数还记得柳安吏背叛宗门,与云迟杀死柳贾有莫大关系。

刚要对云迟出言不逊,便被李遥江郭等高修为同门呵住,不敢冒头。

“行了,别吵了,赶紧走。”

云迟发话了。

呈口舌之快的弟子们,讪讪闭了嘴。

重伤难行的,拿出行舟符,三五成群登舟撤离。

尚且能够御剑飞行的,直接御剑。

毕竟,论速度,御剑而行远胜于行舟符。

“砰!”

“砰砰!”

率先起飞的十几名弟子,从高空轰然坠落,摔在地面上痛苦挣扎。

“凡我凌剑宗弟子,敢做逃兵的,一律门规处置。”

抬头望去,高空浮云之上,叶霜红满身是血,红袍翻飞,饮霜剑暗金灵力环绕,剑意冷然。

“我凌剑宗弟子,以捍卫宗门为荣,宁可战死,绝不退缩。”

“现在,我以长老身份命令尔等,马上回到战场,直到把前生门赶出凌剑宗。”

“再敢后退,本长老手中的饮霜剑,自会清理门户。”

叶霜红端一副大义凛然做派,言语掷地有声,不容人辩驳。

意思很明显,要弟子们主动脱离白屏保护,重新加入战场。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