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57章 宗门危机(六)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54

玉照峰,正面战场。惟一管事人持药,被修为境界倒不如自己的冤死鬼哭最少缠住,你来我往,缠斗上千回合仍然胜负难分。李遥、吴章、季凤棉、江郭,几人在一众驻守弟子中修为境界最低,理所当然成了当先羊。李遥元婴巅峰修为境界,吴章元婴二层修为境界,二人均是宗主剑轻舟亲授内唯一主事人持药,被修为不如自己的冤死鬼哭最多拖住,你来我往,缠斗上千回合仍旧胜负难分。。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57章 宗门危机(六)》精选

玉照峰,正面战场。惟一管事人持药,被修为境界倒不如自己的冤死鬼哭最少缠住,你来我往,缠斗上千回合仍然胜负难分。李遥、吴章、季凤棉、江郭,几人在一众驻守弟子中修为境界最低,理所当然成了当先羊。李遥元婴巅峰修为境界,吴章元婴二层修为境界,二人均是宗主剑轻舟亲授内唯一主事人持药,被修为不如自己的冤死鬼哭最多拖住,你来我往,缠斗上千回合仍旧胜负难分。。...

玉照峰,正面战场。

唯一主事人持药,被修为不如自己的冤死鬼哭最多拖住,你来我往,缠斗上千回合仍旧胜负难分。

李遥、吴章、季凤棉、江郭,几人在一众留守弟子中修为最高,理所当然成为领头羊。

李遥元婴巅峰修为,吴章元婴二层修为,二人均是宗主剑行舟亲授内门弟子。

季凤棉元婴二层修为,得二长老叶阳授业,算是好色之徒柳贾的嫡亲师姐。

外面弟子执事,江郭,元婴一层修为,平日跟随持药除草炼丹,于实战一道,随了授业恩师持药,花架子一个。

反观敌方。

断肠鬼情最苦化神一层修为。

无头鬼莫回头、贪吃鬼望天愁均是元婴巅峰修为。

更有花下鬼青戚容,大乘中期境界强者。

上届仙盟上,青戚容一把青花玉骨扇,变幻莫测,力克命器争锋榜数十位高手,一跃跻身争锋榜第十五名。

对峙双方,修为上不对等,实战经验亦如此。

护山结界不攻自破。

前生门如入无人之境,一路高歌猛进。

凌剑宗弟子,死伤惨重,很快被逼至第八峰玉照峰。

为首的李遥吴章等人,均是身负重伤,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无头鬼莫回头,嬉笑着狂甩命器斩头鞭,欲取李遥性命。

这根斩头鞭,通体乌黑油亮,可伸长缩短,鞭身剧毒无比,乃是用无头鬼自己的头发炼化而成。

黑鞭之下,断头无数。

无头鬼夺命,偏爱绞人头颅。

斩头鞭上黑褐灵力翻滚,朝李遥面门游来,就像飘荡着的女鬼长发。

李遥心中惊骇,紧握长剑,已做好殊死一搏的准备。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暗金剑影从天而降,劈向斩头鞭。

而后。

二男一女,如山峰,屹然矗立,将众多凌剑宗弟子护在身后。

“诸位师弟师妹。”

为首的青年一身正气凛然,开口铿锵有力,“暂且退下调息,剩下的,交给我们。”

此人名唤方牧生,与李遥吴章一样,得宗主剑行舟亲自教导,在凌剑宗弟子辈备受推崇,是下一辈中实打实的大师兄。

方牧生天资聪颖,又刻苦努力,五千年不到,已臻化神后期。

实力强横,超过长老持药。

他身边的另两位,同样不容小觑。

蓝尘,二长老叶阳得意门生,化神一层修为。

胡真儿,听教五长老桐玲座下,化神二层,即化神中期修为,一身驭兽本领,在弟子辈中无出其右。

三人结伴外出历练,已经数十年不曾回宗门。

直到几日前争锋榜异动,担心宗门安危,也欲弄清剑行舟几人到底是死是活,这才匆匆赶回。

与此同时,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后,持药终于击败冤死鬼哭最多,将其打伤,再难兴风作浪。

“你们可终于回来了。”

持药气喘吁吁赶到玉照峰。

“四长老。”

方牧生蓝尘胡真儿抱拳躬身,向持药拜礼。

三人归来,刮起一阵风,阴霾尽去。

鼻青脸肿的凌剑宗弟子们,从绝望惧怕中重新活了过来,忘却节节溃败的惨象。

自信满满,持剑指向敌人。

瞬息之间,场上局势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谁胜谁负,犹未可知。

“喂!”

贪吃鬼望天愁旋了旋脑袋,极度不耐烦,朝对面人吼了一声。

他生的短小精悍,鲜红络腮胡子布满脸颊,站在身材颀长的青戚容旁边,像个十三四的小孩儿。

尤其肩上扛一把参天大斧,更显得他小巧玲珑。

“还打不打,老子还赶着回家吃饭呢。”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乞丐出身的望天愁,无论修为如何精进,一日三餐,从不落下。

说着,抡起斧头,脚下一蹬,借力朝前飞跃而去,劈出一道亮褐斧子形状光影,直奔持药。

砰——

暗褐斧形光影被方牧生手中追风剑轻松斩落。

与持药不同,方牧生专注修为同时,也不忘锤炼自身应变能力。

自入剑道伊始,师尊剑行舟便告诉他,只有染血的剑,才称得上一把真正的剑。

所以他离开凌剑宗,离开师尊剑行舟保护羽翼,足迹踏遍上行界。

势必要让手中剑,成为一把真正的剑。

“哟,有两下子呢。”

断肠鬼情最苦双臂环胸,“贪吃鬼,你可要小心哦。”

本是关心,可经由她柔媚尖细的嗓子催化,阴阳怪气的,怎么听都像是嘲讽。

贪吃鬼望天愁不乐意了。

他冷哼一声,扬起大斧子朝方牧生飞跃而去。

“师兄,我来!”

蓝尘右臂一抖,命剑应召而出,足尖轻点,跃身上前,与贪吃鬼正面对垒。

化神一层对元婴巅峰,虽只是小小一步,斗起法来,却是千里之遥。

忘尘剑只挥出一剑,那贪吃鬼望天愁,便如破布条飘飞到十几丈外,摔倒在地,呕出两口鲜血。

一招制胜!

持药默默咽了两下口水。

只能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强行安慰自己。

一直游离于搏杀之外,冷眼旁观的青戚容见状,双眼微眯,释放出嗜血危险信号。

手中,一下一下,悠闲扇动青花玉骨扇。

丹田处木元丹灵力翻滚,蓄势待发,碧青幽光自扇柄慢慢攀缘,直至扇叶。

眨眼间,蓝尘以身为支,推剑向前,利剑如飞刀,褐金剑光冷然,朝倒地的贪吃鬼直刺而去。

呼——

青戚容大臂展开,如鹏展翅。

青花玉骨扇宛如飞旋陀螺,离手而去。

待扇归,蓝尘右臂一条七八寸裂口,白肉外翻,异常狰狞。

人骨削成的扇叶,如风如刀,破皮断骨,滴血不沾。

蓝尘看了眼伤口,眉头倒竖,深感棘手。

“你们。”青戚容摇着扇子,镇定自若,目光从持药等人面上轻飘飘扫过,“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

方牧生不发一言,持剑迎上。

持药,蓝尘紧随其后。

青戚容咧了咧嘴角,闭扇蹬腿,飞向高空。

青花玉骨扇在他手中,如蛇灵活,展、合、旋、递、收,游刃有余。

以一敌三,不见丝毫慌乱。

甚至有余力命令余下人等继续攻山。

前生门此番派出的门徒,全是结丹后期以上修士,战力爆满。

凌剑宗弟子十万,结丹以上也有五六千之众。

照理说,就算不能压倒性取得胜利,也该平分秋色才对。

然,凌剑宗已有三千多年无战事,大多数弟子修习不过照本宣科,除了弟子考核上擂比试,从未与人打斗,更妄谈杀人。

同等修为下,前生门门徒一个能打三四个。

何况还有断情鬼等高手在,以一当百,以一当千。

胡真儿环顾四周,凌剑宗已然溃不成军,低修为弟子死伤无数。

她手中握一根白玉长萧,闭眼思索。

几秒后,吐出一口浊气,似是下定什么决心般,吹响玉萧。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