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52章 宗门危机(一)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51

已至寅夜。烟舟安全降落玉楼水榭外。萧关逢本意是过两天再回,但云迟被浑身湿濡黏腻折磨浑身不自在的生活,铁了心回玉楼水榭。原我以为夜阑人静,便能神不知道鬼觉间。谁料,萧关逢抱着云迟刚下烟舟,迎面而来两人一路小跑回来。距离弟子测验了过去的五天,连空雨一颗心也悬了五天,烟舟降落玉楼水榭外。。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52章 宗门危机(一)》精选

已至寅夜。烟舟安全降落玉楼水榭外。萧关逢本意是过两天再回,但云迟被浑身湿濡黏腻折磨浑身不自在的生活,铁了心回玉楼水榭。原我以为夜阑人静,便能神不知道鬼觉间。谁料,萧关逢抱着云迟刚下烟舟,迎面而来两人一路小跑回来。距离弟子测验了过去的五天,连空雨一颗心也悬了五天,烟舟降落玉楼水榭外。。...

已至夤夜。

烟舟降落玉楼水榭外。

萧关逢本意是过两天再回,但云迟被浑身湿濡黏腻折磨浑身不自在,执意回到玉楼水榭。

原以为夜阑人静,便能神不知鬼不觉。

岂料,萧关逢抱着云迟刚下烟舟,迎面两人小跑过来。

距离弟子测验已经过去四天,连空雨一颗心也悬了四天,小师叔消失了,萧师弟也不见了,她想去落雪岭寻找,可偏偏这时三长老下令,所有弟子除了三十六峰那里也不许去。

就连浮云谷也不许踏足。

宗主和二长老不在,三长老叶霜红的话就是金科玉律。

“萧师弟。”连空雨偏头朝萧关逢怀里瞅了瞅,“你终于回来了。”

女子面庞躲在萧师弟怀里,整个身子被男子外袍包裹严严实实,连根头发丝都没露出来。

心里暗自猜测女子身份,又不太敢确定,“找到小师叔了吗?”

“空雨,我没事。”女子声音从萧关逢怀里传出。

连空雨呆立当场,连空雨身后低垂着脑袋的翠凤也是心中一惊。

声音沙哑至极,好似常年咳血的伤寒病人,有气无力的,好似下一秒就要咽气。

虽然声音变化极大,连空雨还是听出萧关逢怀中人是云迟。

小师叔竟然重伤至此,愁绪霎时爬上心头,连空雨眼眶瞬间湿润。

“小师叔,你竟伤得如此重。”

泪珠子簌簌而下。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提议立心魔誓契,小师叔你也不会受伤。都是空雨的错,小师叔你让我看看你。”

伸出手就要去扒萧关逢怀里的云迟,被萧关逢后退两步躲开。

萧师弟目光好吓人,连空雨讪讪,默默收回手。

看向萧关逢,“小师叔她,还能治吗?”

“她没事,师姐请回。”说着迈腿越过连空雨,径直朝大门走。

声音破碎成这样,一定重伤难治。连空雨心想。小师叔和萧师弟一定怕我担心才故意这么说的。

“可小师叔似乎很虚弱,怎么会没事?”连空雨跟在萧关逢身后,“萧师弟小师叔,你们就别瞒着我了。”

“我们去找四长老,四长老治不好,就去找仙尊,小师叔,仙尊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连空雨抹了把泪,抽噎着侈侈不休。

“空雨,你别哭了。”被她吵得心烦,云迟整理了下情绪,尽量让声音听起来正常些,虽然也没好多少。

“我真的没事,你先回去,过两天我去找你。”

“可,小师叔,你的声音听起来很……”认定二人瞒着自己,不依不饶,追问。

云迟实在拿她没办法,怕她一根筋真跟到屋里去,颇难为情的缓缓道:“哭的。”

“总之没事,你先回去啊,乖。”

说完朝萧关逢怀里又缩了缩,脑袋埋的更深了。

闻言,连空雨更迷茫了。

哭的?

哭能把嗓子哭坏成这样?

再说,小师叔无缘无故为什么哭?

还欲上前问明白,衣袖却被人捉住了,扭头见翠凤对着她一脸谄笑。

“连仙长,小人或许知道花莲仙长究竟怎么了。”

……

三长老叶霜红比连空雨还直接,竟站在内院门口等萧关逢。

“公……”

看到消失了四天的萧关逢回来,叶霜红难掩激动,脚下不自觉向他挪动两步,一眼落到他怀里女子身上,立刻改口,“关逢,你回来了。”

公子脸上表情依旧是平静的,但他眼中多了从未出现过的神采,又在看到自己的瞬间黯淡不见。

长裙广袖下,叶霜红缓缓握紧双手。

打发了连空雨,又迎来叶霜红。

萧关逢心里不快,连正眼都没给她一个,随意“嗯”了声,算是回应,而后径直从她身边走过,没再回头。

小心翼翼将云迟放在榻上,顺便跟剥熟鸡蛋似的,把她从外袍里剥出来。

看来需要在储物袋中常备几身女子衣物。萧关逢心想。

不一会儿,翠凤在外敲门,“萧仙长,可有什么吩咐小人的?”

“取些洁身符来。”萧关逢看了眼云迟,“再烧一桶热水。”

“是。”翠凤答。

小步朝灶房跑去,心想萧仙长心真细。

做惯了伺候人的活儿,翠凤手脚麻利,不消两刻钟,已准备好一大桶热水,还十分贴心的在洗澡盆里撒上鲜花瓣,将叠得方方正正的毛巾放在一旁,这才退出去。

离这处房间远远的,又不是太远。

听不见屋内动静,但能看到房门口。

如此,主子们有任何吩咐,只要出门,她便能立刻上前听候差遣。

萧关逢试了试水温,将云迟放进去后,自顾取了洁身符,驱散满身暧昧气息。

而后迈步朝门口走去,打算给云迟腾出空间,好叫她放心大胆洗澡。

在萧关逢观念中,虽说二人早已坦诚相待到不能再坦诚,但一丝不挂洗澡这种极隐秘之事,还是应当避嫌为上。

“过河拆桥。”

恶狠狠的声音,毫无征兆响起,萧关逢转身却见云迟一双杏眼溜圆,气鼓鼓瞪他。

“吃干抹尽翻脸不认人。”她又说。

萧关逢一脸不明所以,不知自己哪里得罪她,竟这样大火气。

“萧关逢。”云迟慢吞吞叫了他一声。

“你是打算将被你里里外外占完便宜浑身酸软无力可怜巴巴的你娘子我扔在这里不管了么?”

云迟穿着裘衣,长发披散,趴在浴桶沿上,用她糟糕至极的嗓子,声声质问,落在萧关逢耳中像极了撒娇,四两拨千斤,不断敲击他珍贵的羞耻心。

疲惫是真,但并未虚脱到不能自己洗澡,但能让人伺候,还是被萧关逢伺候,何乐不为。

修养极好的萧关逢,在厚脸皮的云迟面前,毫无战斗力。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在他东一下,西一下,毫无章法,“战战兢兢”中,终于洗完澡躺回床上。

此时已是鸡鸣三响,窗棂外透进鱼肚白。

刚眯上双眼,就听震耳欲聋鼓击声传遍三十六峰。

“花莲仙长,萧仙长,不好了,有人攻山。”

凡仆翠凤在门外通报,急得跺脚。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