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48章 生死契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47

下秋峰,玉楼水榭。萧关逢目光注视白玉石桌落下来的一朵桃花瓣怔怔,面色乌云沉郁,眉宇蹙缩仿若非常忧愁,诧异,和,一丝丝一点遗憾。他在想昨晚之事。那个女子,云迟,现在的是他的妻。张狂到有些疯魔,直来直往的不拘小节。明明就是峻岭松柏的自豪性子,在他怀里时却比萧关逢注视白玉石桌落下的一朵桃花瓣出神,面色乌云阴郁,眉宇蹙缩好似十分烦恼,不解,以及,一丝丝遗憾。。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48章 生死契》精选

下秋峰,玉楼水榭。萧关逢目光注视白玉石桌落下来的一朵桃花瓣怔怔,面色乌云沉郁,眉宇蹙缩仿若非常忧愁,诧异,和,一丝丝一点遗憾。他在想昨晚之事。那个女子,云迟,现在的是他的妻。张狂到有些疯魔,直来直往的不拘小节。明明就是峻岭松柏的自豪性子,在他怀里时却比萧关逢注视白玉石桌落下的一朵桃花瓣出神,面色乌云阴郁,眉宇蹙缩好似十分烦恼,不解,以及,一丝丝遗憾。。...

下秋峰,玉楼水榭。

萧关逢注视白玉石桌落下的一朵桃花瓣出神,面色乌云阴郁,眉宇蹙缩好似十分烦恼,不解,以及,一丝丝遗憾。

他在想昨夜之事。

那个女子,云迟,现在是他的妻。

张狂到有些疯魔,直来直往的不拘小节。

分明是峻岭松柏的骄傲性子,在他怀里时却比千丝万绕的乙木藤蔓还缠人,清泉春风做的身子软绵绵的,心悸到呼吸紊乱,面色红唇娇艳欲滴,连攀着他的葱白玉指都是错乱无助……

情到浓时,一呼一吸里欲色蓬勃爆发,应该是水到聚成的,那不正是她要的么。

又为何推开自己呢?

好像……

自己真是她豢养的一只玩物,和那些个小狐狸小狼崽一样,兴起时逗弄一二,抽身离去也不留半分余地。

她难道不知,自己面对的是一名正常成年男子?况且……

“萧师弟……萧师弟,不好了……小师叔她……她……”

连空雨急急忙冲进玉楼水榭,后面跟了仆女翠凤。

打断萧关逢旖旎遐思。

连她结交的人,也是这般风风火火,仪态薄弱。

萧关逢眸色深沉,不徐不疾等待连空雨开口。

“小师叔出事了,她……”

闻言,萧关逢面上平静如常,藏在袖袍下的手指却不由自主蜷起,“她怎么了?”

“呼——”

跑太快岔了气,连空雨弓腰抚胸,待气息些微顺了才继续道:

“小师叔与柳贾比试剑术。我参加完修为测试立刻赶过去,还是晚了。江师兄说,小师叔与柳贾大战三百回合,本来小师叔已经获胜,可结界破了。三长老打破了结界,小师叔便又与柳贾缠斗开来,她。”

“说重点!”

“重点是柳贾死了,小师叔生死不明,这会儿下西峰都乱成一锅粥啦。”

以命相搏?她与柳贾能有什么仇?连命都不要了。

突然想到某个可能,一抹精光从萧关逢眸中闪过。

萧关逢起身往大门走。

“萧师弟要去下西峰吗?”连空雨问,同时伸手擦汗。

“嗯!”

谦谦公子乱了分寸,步履比平日急切。

“不用去了,小师叔不在下西峰。”

见师弟停住脚步转身,满脸疑惑看向自己,连空雨继续道:“小师叔不见了。”

“大伙儿都说小师叔从比试擂台上平白无故消失,连三长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更不知道是谁带走她。唯一肯定的是,小师叔身受重伤。”

花莲仙长杀了柳贾?候在一旁的翠凤张大嘴巴,用肥腻腻的胖手捂住。

吉人天相,花莲仙长一定会化险为夷。翠凤暗暗想,花莲仙长那般好的人。

想到柳贾的死相,连空雨身子一缩脑袋一抖,打了个寒噤。

尸首分离,衣袍被割裂成碎片,躯体血肉模糊,左臂被砍下劈成两半,创口密密麻麻遍布全身,皮肉像是被窄刀片一层层割开,所有伤口均不足半寸。

手法残忍,凌迟极刑也不足其十分之一。

好凶残!

好恶心!

想到从萧关逢处得来的两盒灵石,又打了个寒颤。

却见萧关逢已经重新迈开脚步,朝大门而去。

……

……

夜阑人静,风雪烈烈。

一艘巨大烟舟停靠落雪岭上空。

似乎担心被人察觉,所以停靠云端高处,隐匿在层叠浓云厚雾中,于黑暗里蛰伏静候。

若是平时,自己家门口闯入这么艘烟舟,载着不速之客,时境雪早一剑挥去。

此时却不能。

一只雪鸢飞出木屋,在暗夜里闪着柔和白光,宛如月光恣意飞舞。

突然,雪鸢分裂成两只,盘旋木屋外。

而后。

两只变四只,四只变八只,八只变十六只……

不多时,木屋被成千上万只游动的雪鸢笼了起来。

从高处望去,宛如一轮正午艳阳遗落雪峰,发出耀眼白光。

这是独属于时境雪的保护结界。

一旦有东西靠近,不管是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百丈之内,雪鸢都会发起猛烈攻击。

时境雪回拢思绪,阖上双眼,掩去满目风雪寒冷,容色皓白夺目。

干花蒲团,跟一块硕大鲜花饼一样。

原本放置在七尺长案后,上万年不曾挪窝,此时已经被移至木屋正中宽敞处。

幽蓝灵气挥洒出的漫漫荧光,无比温和的在他周围萦绕环流。

在他身前四尺盘坐的云迟,唇色煞白暗淡,外伤已经治愈,但看起来和条死鱼没什么两样,生气全无。

时境雪丹田里灵气密集,浓郁如同温泉里氤氲水汽,结成的幽蓝神元却如惊弓之鸟,在空旷丹田海中瑟瑟发抖。

等到丹田里积聚的灵气达到前所未有的浓度,时境雪伸出右手,手指弯曲成爪,朝自己左胸毫不犹豫戳去。

拳头大的心脏,被他隔着胸腔掏了出来,血淋淋冒着热气。

心脏甫一离开身体,便被丹田里释放的灵力包裹,飘在二人中间的空气里。

而后,他又故技重施,同样掏出了云迟的心脏。

两颗红彤彤鲜活的心脏被一层又一层灵气包住,不断靠近、融合,慢慢发生某种化学反应……

时境雪正在施放一种人域秘法,此法蕴藉隽永,源远流长,里里外外透出温情。

——生死契!

施法之人与受法之人,缔结生死契约,血缘、师徒、爱侣,生死约成,同生,同死。

此法在人域之中极为隐秘,知之者甚少。

就算有幸识得此法,也几乎不会有人施展,主要是施法硬性条件太过苛刻。

说苛刻,却也简单粗暴,只要施法之人修为足够高,能够用灵力蕴养心脏三日不停跳,同时确保施法之人与受法之人三日内无心能活。

如此修为,非隐神境界不能施展。

三千年前风波过后,如今上行界隐神境界修者,只怕除了时境雪,找不出第二位。

修行一道,人人均是独行者,父母亲人、朋友爱侣、尊师弟子,终有一日都将离去。

舍得,入仙道。

舍不得,入红尘。

不同的人,灵根天赋不一样,修行机缘也千差万别,再亲密无间的人,经岁月长河濯洗,都将渐行渐远。

试问,一只脚已经踏入上界的隐神半仙,谁愿意舍弃仙道,在滚滚红尘中陪伴一个修为不如自己人,蹉跎岁月呢?

又有谁真的愿意陪另一个人同生同死呢?

踏雪仙尊心无旁骛,一心问道,但有人,偏要拉他入红尘。

三日期到。

属于云迟那颗原本裂痕交错的心脏,已经恢复光滑,心脉搏动比从前更加有力。

随着心脏重新没入胸口,一条无形的线将两颗心脏紧紧捆绑在一起。

生死契已成,施法却没有结束。

躲在时境雪丹田内的神元,愈加焦躁不安,直至最后陷入沉睡。

时境雪睁开双眼,面色愈加苍白,隐隐泄出病态,仿若摇摇欲坠的星辰。

盯着自己面前的弟子,时境雪叹了口气。

“云花莲,看你,如何报答本尊?”

说完,祭出守君剑……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