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34章 云迟烧菜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32

“师尊,弟子有一事未明,纳灵吐息时,为何也没看见灵核?”云迟绕到时候境雪右后方,一副孜孜不倦、积极向下好弟子模样。时境雪从蔬果架扫过,认真挑选出食材,老半天才不不耐烦提问:“你无灵根,哪儿来的灵核?”随即拿起来几棵小白菜,视线还逗留在蔬果架上。云迟迷时境雪从蔬果架扫过,认真挑选食材,半天才不耐烦回答:“你无灵根,哪儿来的灵核?”。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34章 云迟烧菜》精选

“师尊,弟子有一事未明,纳灵吐息时,为何也没看见灵核?”云迟绕到时候境雪右后方,一副孜孜不倦、积极向下好弟子模样。时境雪从蔬果架扫过,认真挑选出食材,老半天才不不耐烦提问:“你无灵根,哪儿来的灵核?”随即拿起来几棵小白菜,视线还逗留在蔬果架上。云迟迷时境雪从蔬果架扫过,认真挑选食材,半天才不耐烦回答:“你无灵根,哪儿来的灵核?”。...

“师尊,弟子有一事不明,纳灵吐息时,为何没有看到灵核?”

云迟绕到时境雪右后方,一副孜孜不倦、积极向上好弟子模样。

时境雪从蔬果架扫过,认真挑选食材,半天才不耐烦回答:“你无灵根,哪儿来的灵核?”

随后拿起几棵小白菜,视线还停留在蔬果架上。

云迟迷惑了,以她掌握的常识,无灵根不可能引气入体,她不但成功引入灵气,而且量大浑厚。

“那为何还能引气入体?而且……”思考了一下,眼中不解更甚,“混沌气直接贯通了所有经脉,师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经过引气入体一事,云迟对时境雪佩服得五体投地,决定抱紧大腿,走上仙生巅峰。

闻言,时境雪转过身,冷幽幽盯着云迟。

直看得云迟心里发毛,手脚冒汗,就在她以为时境雪又要犯病时,时境雪重新转向蔬果架,放下小白菜,换了根白胖萝卜。

“不知。”

时境雪走向案板路过云迟时,又停下看了她一眼,那眼神……

就和她曾经梦见的黑袍黑口罩医生一般无二,和看一只等待解剖的小白鼠无异。

‘呃……不……知?’

灵光一闪,云迟觉得脑子被小锤子砸开了窍,隐隐窥视到某个真相一角。

不由自主呵呵干笑两声。

笑容还挂在脸上,既尴尬又无助,霜白长剑赫然从眼前挥过,本能跳开两步,双手环胸,警惕的盯着时境雪。

慌乱中咽了口唾液,结结巴巴,“师……尊,你……你……”

小脑瓜子光速运转,快速燃烧脑细胞思索逃生方案。

“咚,咚,咚……”

白胖大萝卜被斩成七八段,然后长剑一撩,萝卜段飞入锅中。

云迟张大嘴巴,眼瞅着时境雪往锅里加了三葫芦瓢清水,然后移步灶前,点火、添柴、扇风……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咳,咳咳!师尊,这是什么菜?”

“萝卜汤!”

某人不以为然,似乎还有点洋洋自得。

作为一名拥有九年烧饭经验的新时代重生者,眼前一幕,实在是——

不忍直视!

不能忍!

躁动的小手,蠢蠢欲动,是时候拯救师尊大人不堪入目的厨艺审美了。

“那个,师尊,其实……弟子在凡间家中时,天天烧菜。”

云迟走到灶台前,弯低身子,脑袋偏向时境雪,巴拉巴拉扑闪着眼睛。

不断暗示:你个厨艺黑洞,还不赶紧给姑奶奶滚开。

迎上时境雪怀疑的目光,云迟赶紧举手保证。

“酸甜苦辣咸,煎炸蒸煮炒,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荤素搭配、营养均衡。

师尊,只有您想不到,没有徒弟我做不出的菜。”

大眼继续扑闪扑闪,脸不红心不跳,脑子里浮现时境雪惊掉下巴的崇拜脸。

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大展雄风。

见她言之凿凿,时境雪寒冰尖刃的冻脸稍显柔和,“拭目以待!”

而后,一展衣袖,消失在厨房。

一个半时辰后。

案板上摆了三道菜,鱼香茄子、双色鸡丁、萝卜白丝汤。

色泽艳丽、鲜香浓郁,刀工精湛,又有精致摆盘加成。

见者心动、闻者神往。

然而,创造这顿美食的某大厨,面色古怪,认命般叹了口气,端着佳肴走出厨房。

“师尊,菜做好了。”

云迟右手端着托盘,左手轻敲两下木门后,用不算宽大的衣袖护住食物,以免食物被风雪侵扰。

木门未关,但她不敢贸然闯进去,乖乖候在门外。

时境雪原就是假寐,所以云迟并未等太久。

与另一间屋子杂乱无章不同,时境雪卧房十分整洁,只有两件家具。

一张七尺长案和一只打坐蒲团,连床榻都没有。

当真是苦修了。

云迟把食物摆在长案上,蹲在时境雪对面,巴巴地望着他,双手藏在案下绞着裙摆,心跳如擂鼓。

眼看时境雪喝了小半碗汤,又分别尝过鱼香茄子和双色鸡丁,搁下筷子,看了云迟几秒。

一双眼睛依旧凌厉刻薄。

云迟滚动两下咽喉,双眼眯成一条缝,身子微微往前,颇有几分沙场大将舍生取义的豪情壮志。

已准备好迎接一顿暴揍。

半天没等来时境雪发作,云迟睁开眼睛,被眼前一幕震惊掉下巴。

只见时境雪重新拿起筷子吃菜,慢条斯理,面色如常,动作优雅,就像在品一杯陈年老酿。

‘性格阴晴不定,连口味也捉摸不透。’

云迟十分以及万分肯定,自己烧出的这几道菜,一道比山西老陈醋还酸,一道比魔鬼朝天椒还辣,一道比腌咸菜的盐还咸。

前世的她,厨艺堪称一绝,谁能想到,短短二十年,竟退步至此。

大意了。

嘴角咧开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弧度,“师尊,好吃吗?”

时境雪:“嗯。”

噗——

噗噗——

“额呵,好吃您就多吃点。”

双手上下交叠平放在长案上,撑着身子观察,发现时境雪是真的喜欢吃,并非戏弄或安慰之言。

莫名的,有点同情自己师尊。

到底是怎样的味觉摧残,才能让他觉得这几道菜好吃啊。

俗话说,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虽然上辈子她成功抓住了那个人的胃,也没能抓住他的心。

但人与人之间,诸多不同,计谋就这样形成了。

再看向时境雪,云迟觉得他浑身都在发光,觉得健康在向她招收,成仙也在向她招收。

……

漫天雪雾寒风中,云迟紧抱一棵素心腊梅树,一面啃花瓣,一面恶狠狠盯向木屋。

一刻钟前。

她正殷勤的收拾碗筷,打算回屋给自己烙张饼。

便宜师尊时境雪突然发话。

“今日开始,不准再食五谷。”

啃了二十年凶兽肉,好不容易来到人域,这才没几天,就要断食。

不要,坚决不要!

“师尊,人家还没有辟谷。”

望向时境雪的眼神,要多委屈有多委屈,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声音细如蚊蚋。

“满山素心腊梅,饿不死。”

嗯?

言外之意是,让她以花瓣充饥?

趁时境雪吃饱喝足心情不错,赶紧争取一下,“师尊,弟子饭量很小。”

“轰!”

迎接她的是毫不留情一巴掌,直接将她挥出屋外,径直飞出十几丈,挂在这棵歪脖子腊梅树上。

血溅三尺。

但很奇怪,她没有晕倒,心口也仅是短暂钝痛,很快恢复如常。

不知是混沌气冲刷筋脉的结果,还是时境雪手下留了情。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