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31章 师尊发疯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30

如一只飞蛾,扑去熊熊烈火,即使注定一生被催毁,也要奋勇振翅。云迟发了狠,上下牙齿直接穿透时境雪虎口薄肉,不断地研磨、撕咬,睁大的双眼,热泪翻腾,泪水淌出眼眶和血水混在一起,啪哒啪哒滴下。活了两辈子,死过一次,差点儿死过一次,她都也没恨。但这一刻,她恨,云迟发了狠,上下牙齿穿透时境雪虎口薄肉,不断碾磨、撕扯,睁大的双眼,热泪翻滚,泪水淌出眼眶和血水混在一起,啪嗒啪嗒滴落。。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31章 师尊发疯》精选

如一只飞蛾,扑去熊熊烈火,即使注定一生被催毁,也要奋勇振翅。云迟发了狠,上下牙齿直接穿透时境雪虎口薄肉,不断地研磨、撕咬,睁大的双眼,热泪翻腾,泪水淌出眼眶和血水混在一起,啪哒啪哒滴下。活了两辈子,死过一次,差点儿死过一次,她都也没恨。但这一刻,她恨,云迟发了狠,上下牙齿穿透时境雪虎口薄肉,不断碾磨、撕扯,睁大的双眼,热泪翻滚,泪水淌出眼眶和血水混在一起,啪嗒啪嗒滴落。。...

如一只飞蛾,扑向熊熊烈火,就算注定被摧毁,也要奋力展翅。

云迟发了狠,上下牙齿穿透时境雪虎口薄肉,不断碾磨、撕扯,睁大的双眼,热泪翻滚,泪水淌出眼眶和血水混在一起,啪嗒啪嗒滴落。

活了两辈子,死过一次,差点死过一次,她都没有恨。

但这一刻,她恨,恨时境雪。

无他,时境雪毁她容貌,让她觉得自己配不上萧关逢。

但她又很痛,疼痛从下颌传遍面孔,深入脑髓,作恶的手指,还在一寸一寸往里探去,并不断收缩,好像要掏出脑浆,或是拽掉下巴。

‘太他娘的痛了!’

忍不住热泪盈眶,不想哭的,但实在太痛,疼痛使人身不由己。

反观时境雪,好似全然感受不到疼痛,虎口血肉模糊,眼看就要被云迟扯掉,也未露出半分不悦,甚至扬起唇,画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虎口处微微的刺痛,手背上滚烫的热泪,都令他兴奋,发狂,感到无比刺激,忍不住想要更多。

第一次,触摸到另一个人的唇,原来唇瓣也可以是温热的。

第一次,体验到一个人的泪水,是多么滚热,好像要烫熟一颗心。

冰冻了数万年的落雪岭,有了温度。

云迟看见时境雪展露笑容,心里咯噔一下,他的笑容太过诡异,眼神太过凶残,好像下一秒就要杀人饮血。

时境雪,才是这落雪岭最大的一场雪。

雪至万物寂!

突然就怕了,惧了。

她以为,生死面前,可以坦然接受,但真到这一刻,才恍然,她怕死,不想死。

想长长久久活着。

但,这个男人,会让她活吗?

云迟松开了口,滚烫的泪水里揉进委屈、不甘,还有渴求。

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疼痛令她丧失言语,她闭上眼睛,把自己淹没在绝望里。

“哈哈哈!”

耳边传来时境雪张狂至极的笑声,冰渣子一样扎破耳膜,令人毛骨悚然。

片刻之后,右眼下方传来一丝冰凉,而后是噬骨疼痛,就像刚才她咬住时境雪一般。

意识到时境雪在做什么后,云迟蓦然睁大双眼,拼命摇头,伸出手去推他,却都无济于事。

他像一头饿狼,闪着幽光,扑向猎物。

可恶,不光是个疯子,还是个变态。

她越是挣扎,面前的恶魔好像越是兴奋,手指和牙齿都不断向更深处探去。

‘不好,时境雪完全丧失理智,再这么下去,迟早被他折磨至死。’

泪眼朦胧中,云迟翻了个白眼,运转启星之力,周身骨骼筋膜立刻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心率飙升到极限。

置之死地而后生!

‘不至于变态到抱着条死鱼又抓又啃吧?’

彻底失去意识前,云迟暗暗地想。

热泪和温血带来的感官刺激,前所未有,时境雪贪婪的啃噬着,完全沉浸其中,享受无与伦比的快感,直到嘴下之人不再反抗,脑袋脱力耷拉在他的手背上。

‘麻烦!’

时境雪放开云迟,任由她从手边滑落,像一只风筝破败后,撞向灶台又跌向地面。

左手鲜血淋漓,时境雪不觉丑陋,也不觉疼痛,反而有一种残缺的美感。

观察了一阵自己左手,而后抬起这只手,拇指擦过嘴角,把嘴角残留的血滴抹入口中,浅淡凉薄的唇色,染上鲜血,鲜红欲滴,双目低垂看向云迟,不知在想什么。

片刻之后。

在一层幽蓝光晕裹挟下,云迟于昏迷中重新站立,双足离地悬浮,额间圆形血印若隐若现,小脸不再娇俏光滑,两个血窟窿和两排牙印,血流如注。

如果夜里看她现在的模样,定会认为恶鬼爬出了地狱。

时境雪右掌运转灵力,源源不断朝云迟额间涌去……

凌剑宗,上春峰,春昭殿。

剑行舟坐主位,叶阳、叶霜红、持药、桐玲左右分坐,萧关逢站立堂下。

“咳,咳咳。姓萧?”剑行舟掩嘴轻咳,目露犹疑,看向萧关逢。

知晓自家宗主厌恶萧姓之人,叶阳压了压眉毛,上半身探出椅子,偏向剑行舟,压低声音,“宗主,探过了,灵根未开,并非萧家人。”

灵根未开,说明尚未引气入体,天下皆知,萧兰山萧氏后代天生灵脉贯通,出生便是筑基初期。

堂下的萧关逢只能看见叶阳嘴唇翕动,听不清具体内容。

“是。”

声音清冷平静,萧关逢背脊笔直,强者面前依旧从容不迫。

剑行舟又猛烈咳嗽几声,看了眼叶阳,目光深沉,然后扫过几位长老。

“你们怎么看?”

见剑行舟尚未打消疑虑,不待持药和桐玲反应,叶霜红抢先一步答道:“我看这萧关逢眉宇间,与萧家人无半分相似,宗主,你是不是太过小心了。”

“嗯嗯嗯,我看也甚好,不会是萧家人。”

五长老桐玲随意的摆摆手,一双眸子锁在萧关逢身上,好像在看一只万年灵兽,从头到脚都甚合心意。

见叶霜红和桐玲没什么意见,持药随大流朝剑行舟点点头,单金天灵根适合修剑道,他一个炼丹师对萧关逢没什么兴趣,如果不是五师妹要来,他都懒得出浮云谷。

“一个比一个敷衍,唉,凌剑宗能指望的也就只有我剑行舟了。”

剑行舟叹了口气,对师弟师妹们失望透顶。

站起身,往前踱了几步,负手站在高台边,俯视萧关逢,心念微动,命剑应召而出。

玄色长剑闪着暗红幽光,裹上冷意,直指萧关逢眉心。

问道剑出,叶霜红心脏倏地揪起,双手在长袖下微微发抖,却见萧关逢镇定如初,不闪不避。

玄剑问道剑意凛然,于萧关逢身前三尺停住,剑尖微颤,似有惧怕,试探片刻后,重振雄风,朝萧关逢眉心飞去。

见状,叶霜红从椅子上弹起,心脏提到嗓子眼,正欲飞身阻止,又默默收敛灵力。

问道剑在萧关逢眉心半寸位置再次停住,剑意平和,无半点敌意。

直到剑行舟收回命剑,叶霜红才轻舒了口气。

‘万幸!’

若是萧家人,问道必斩,剑行舟也舒了口气,再次看向萧关逢时,眼中犹疑消失,多了几分欣赏。

暗叹:‘临危不惧,是个好苗子,可惜……’

可惜姓萧,注定与他剑行舟没有师徒缘分。

“就拜入叶阳名下吧。咳咳,好好修炼,莫要辜负二长老一番心意。咳咳咳。”

萧关逢抬起手,礼刚行一半,还未及吐出那个“是”字,叶霜红尖细的声音传来:“宗主!”

她唤的急切,音调很高。

闻言,剑行舟扭头看向叶霜红,“你想要他?”

“请宗主成全。”朝剑行舟抱手作揖,带着势在必得的坚决。

剑行舟微微蹙眉,看向叶阳,“咳,二师弟?”

“我无所谓,不缺弟子。”叶阳十分干脆。

在他看来,萧关逢跟着叶霜红更合适,毕竟还有个杀千刀又老不死的洛无情,不时与他作对。

若是亲传弟子被抢,他叶阳还要不要在上行界混了。

见叶阳如是说,剑行舟转身,重新面向萧关逢,“如此,就记入三长老名下。”

“多谢宗主,多谢长老。”

依旧是淡淡的语气,分不出是欣喜,还是失落。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