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百鬼寂灭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28

“云——迟——”一声大吼穿破浮云谷炼药房,持药小老头满头黑毛炸开,双目赤红喷火,牙齿咯咯直响,攥起的拳头抬至脑袋两侧,忍不住的前后摇晃,仿若要把空气捶开。轻轻伛偻的身躯,气恼到极处,没办法靠剧烈颤抖着来继续维持达到平衡。两名药童弟子也是满额黑线,嗔目结微微佝偻的身躯,恼怒到极处,只能依靠剧烈颤抖来维持平衡。。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29章 百鬼寂灭》精选

“云——迟——”一声大吼穿破浮云谷炼药房,持药小老头满头黑毛炸开,双目赤红喷火,牙齿咯咯直响,攥起的拳头抬至脑袋两侧,忍不住的前后摇晃,仿若要把空气捶开。轻轻伛偻的身躯,气恼到极处,没办法靠剧烈颤抖着来继续维持达到平衡。两名药童弟子也是满额黑线,嗔目结微微佝偻的身躯,恼怒到极处,只能依靠剧烈颤抖来维持平衡。。...

“云——迟——”

一声怒吼穿破浮云谷炼丹房,持药小老头满头白毛炸开,双目赤红喷火,牙齿咯咯作响,攥起的拳头抬至脑袋两侧,不住的前后晃动,好似要把空气捶开。

微微佝偻的身躯,恼怒到极处,只能依靠剧烈颤抖来维持平衡。

两名药童弟子也是满额黑线,瞠目结舌,吐不出一句宽慰话。

乾坤炉是从东浠城取回的,弟子不敢告诉持药,他们赶到仰花楼时,两名跑堂小二正在一点一点将乾坤炉推向粪池。

见凌剑宗仙长驾临,仰花楼上下只觉蓬荜生辉,有仙长撑腰,小二将云迟出卖得彻彻底底。

原来,云迟早提防凌剑宗强取豪夺,把乾坤炉留在仰花楼,嘱托小二,若是第二日午时没人来取炉,便将其推入粪池。

那日乾坤炉现出原型后,云迟匆忙赶赴家宴,将乾坤炉留在了凶兽屠宰场。

忠心卫主的伏狼族汉子们,二话不说将乾坤炉丢进焚化池。

被凶兽血水、内脏、排泄物浸泡了五六天的乾坤炉,捞起时已是光彩尽失,又变成一坨黑铁,连黑烟也不冒了。

这样一堆废铁,云迟放心大胆将其留在仰花楼,五颗下品灵石,小二屁颠屁颠,十分爽快的应承下来。

以往,灵力导入,乾坤炉立马如得了骨头的小狗,摇头摆尾,欢欢喜喜绽放光芒。

而现在,精纯灵力持续灌养大半个时辰,也只是抖动一下,喷出两缕黑烟,和回光返照没甚区别。

“阿嚏!”

被持药从里到外咒骂,某人很争气,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云迟揣着全部家当站蹲在木屋前,一把弯刀、一枚银戒、一颗火凤内丹,还有一本《凌剑宗弟子忌册》,杏眼滚动,左右打量。

两刻钟前,剑行舟亲自护送她上落雪岭,放下她,唤了两声“仙尊”不见回应,取了报酬,又再次保证三日内救回星石,然后扭头一溜烟不见了,好像多待一刻会碰见洪水猛兽一般。

落雪岭萧风猖獗,又冷又锋利,云迟搙起浅蓝裙摆捂住脸颊,张大嘴巴往衣料上哈气,给冻僵的鼻尖一些热流,指望时境雪早些出现。

放眼望去,雪峰峭壁白里透黄,满山满谷的素心腊梅,在瑟瑟寒风中流窜,雪雾、花瓣交织劲舞,共绘一副绝美画卷。

随着一阵又一阵猛烈劲风,落在云迟肩头的黄花瓣,换了一批又一批。

云迟想,踏雪仙尊不光手残,还是个智障。

且看他的两间木屋,歪歪扭扭,破洞遍布,定是到处漏风,既单薄又脆弱,在烈风中咯吱咯吱晃动,随时准备倾倒散架。

木工活儿忒衰忒烂,不是个二把刀,就是个三脚猫。

偏偏还将木屋建在两峰之间,一线天风口处,没日没夜的兜风。

近墨者黑,云迟开始担心跟了这样一位师傅,自己会降智。

正寻思着,却见木屋后方,山坳尽头腾起漫天血色,偶有浅蓝剑光于血雾中闪烁。

‘时境雪?’

云迟双手放在大腿上撑起身子,一阵酸麻登时从小腿传至足底,赶紧左右横跳颠脚,等到腿部完全适应站立姿势,才朝血雾走去。

临近了,霎时目瞪口呆,寻了块石头藏起身子,探出脑袋朝不远处张望。

只见两峰一线天尽头,矗立一块巨大黑石碑,以拔地参天之势直插天穹,一眼望不到头。

黑石碑上汩汩鲜血急淌,好似血色瀑布垂落九天。

鲜血落地,围圆蔓延,短暂流淌后,化为一团团血烟浓雾。

待脱离地面,青鬼怨魂撕开血烟,攀爬而出,涎水横飞、张牙舞爪。

鬼气阴森、血腥浓重,石头后的云迟,右手捂胸,止不住干呕。

恶鬼魑魅,已初具实形,高矮肥瘦,个个青面獠牙,双目喷出红绿幽光,不要鬼命朝半空中纵跃腾飞的白色身影扑去。

半空之中,血气鬼气滔天,男子乌丝荡漾、衣袂翻飞,霜白剑刃刺、撩、挂、斩间,挥出幽蓝剑芒,如万马奔驰破开血雾。

剑影所及,百鬼寂灭!

恶鬼越来越多,渐成千军万马之势,男子似有不耐,竖剑于胸前二尺,右腕内旋,五指放松,手背朝长剑中部,轻飘飘一弹,崩出巨大幽蓝霜花剑纹,横亘两峰,高速旋转,肆虐绞杀。

眨眼间,剑纹已逼至石碑,而后群鬼消散复化血水,血水倒流,隐匿碑中。

又一道弯月剑影掠来。

“砰!”

石碑应声炸裂,余波荡开,飞沙走石汹涌翻腾。

来不及惊叫,幽蓝屏障已在身前半丈结成,将石块、血雾、劲风尽数反弹回去。

须臾之后,山坳重归平静,黄花瓣伴着风雪簌簌降落,云迟注视着男子朝她款款走来。

男子银边长袍张扬,乌发随风飘荡,云迟透过霜雪花影去瞧他,却又被他面上几缕乱飞的发丝挡住视线,看不真切。

待到风向更变,从云迟后脑勺刮过,把她的衣袂和乌发吹向身前,也掀开男子面上碍事的长发。

“嘶——”

倒抽一口冷气,云迟心中巨震。

欲!

禁欲的欲,这是时境雪给云迟的第一印象。

银白发冠将长发束得一丝不苟,面部轮廓鬼斧神工,衣领高至耳垂,将修长脖颈紧紧包裹,不留给人一丝一毫垂涎的可能。

前辈诚不欺我,仙尊果真惊为天人。

然而,当他走近,满身的欲尽数化为另一种气质,一种更为真实的呈现。

——冷!

落雪岭的峭壁,肆虐的阵阵烈风,泣血的刀刃,削尖的冰凌,冷冽的剑芒,所有坚硬的、冰冷的、锋利的、冷酷的、无情的,都像他,都是他。

就连棱角分明的脸,和斜飞入鬓的剑眉,都像嗜血的刀锋,杀人、诛心、剔骨。

与生俱来的威严,直让人俯首称臣。

分明是出尘绝世仙人之姿,却只能让人联想到鲜血、死亡和毁灭。

尤其此刻,他身上残留三分鬼气,更叫人不寒而栗。

纵是色胆包天的云迟,面对此番容色,也提不起半点轻薄戏谑之意。

云迟修炼驭星术,自我精神力比常人强横数倍,此刻也不敢造次,盯着他的眼睛,三分谨慎七分惧意。

“噗!”

被他扬起广袖微微一扫,云迟歪倒飞出三丈开外,后背撞向一棵腊梅树,喷出一口鲜血,抖落一地鲜黄。

而后眼睑一闭,去梦周公,隐约听见一个霜雪凉薄的声音。

“谁允许你这么看本尊!”

果然,这人连声音都在杀人。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