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踏雪仙尊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24

凌仙宗往南,跨过千里平原,浮云谷的另一端。雪峰入云,雾重飘繁,菱花黄梅云嫁纱,冰封千里深处,袅袅炊烟上青天。踏花仙尊,时境雪,便占居此处。“主意大得很,敢打到本尊头上。”七尺长案前,踏花仙尊盘膝微闭,声音口味清淡寡凉,比落雪岭上劲舞团飞舞的萧风更薄凉雪峰入云,雾重飘繁,菱花黄梅云嫁纱,冰封深处,袅袅炊烟上青天。。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26章 踏雪仙尊》精选

凌仙宗往南,跨过千里平原,浮云谷的另一端。雪峰入云,雾重飘繁,菱花黄梅云嫁纱,冰封千里深处,袅袅炊烟上青天。踏花仙尊,时境雪,便占居此处。“主意大得很,敢打到本尊头上。”七尺长案前,踏花仙尊盘膝微闭,声音口味清淡寡凉,比落雪岭上劲舞团飞舞的萧风更薄凉雪峰入云,雾重飘繁,菱花黄梅云嫁纱,冰封深处,袅袅炊烟上青天。。...

凌剑宗往南,越过千里平原,浮云谷的另一端。

雪峰入云,雾重飘繁,菱花黄梅云嫁纱,冰封深处,袅袅炊烟上青天。

踏雪仙尊,时境雪,便居于此处。

“主意大得很,敢打到本尊头上。”

七尺长案前,踏雪仙尊盘膝闭目,声音清淡寡凉,比落雪岭上劲舞翻飞的萧风更薄凉,剑行舟等人站在木屋前,低眉顺眼。

凌剑宗五位当家长老悉数到场,剑行舟站前方,作揖行礼,颤颤巍巍,恭敬、钦佩、恐惧多种神态轮番上演。

求踏雪仙尊办事,排面必须要足。

“仙尊,确实是咱们凌剑宗愧对人家小姑娘,双十年华,拖一副破体残躯苟延残喘,我等心中委实不忍。”

“是……是啊,那云迟女娃娃一对儿大眼水汪汪,瞧着着实可怜。”

“仙尊,您就收下她吧,左右不过两三年,权当养了条小狗小猫作伴。”

“她的夫君,也因我凌剑宗蒙难,如今小姑娘孤苦一人,仙尊若是不收留她,便是叫她去死啊,仙尊。”

……

凌剑宗的五位长老,你一言我一语,指望屋内的杀神能够心软一次。

寒风就着梅香刮来,口鼻、衣领、袖口,瞅准大小洞口死命往里灌,剑行舟等人瑟瑟发抖,如果可以,他们宁愿一辈子不踏入落雪岭,永永远远不要面见木屋中的男人,这个将温柔与嗜血演绎到极致的强者。

求仙,未成仙。

证道,何为道?

谁人不是红尘中轻飘飘一粟?

云迟要做踏雪仙尊弟子,剑行舟等人自热严词回绝,但——

贪念,谁能掐灭?

冷冽雪雾中,剑行舟又想到云迟的模样,明明渺如尘沙飞烟的一介普通女子,竟有包天狗胆,妄想做踏雪仙尊的弟子。

偏偏她开出的条件,任是自诩两袖清风的剑行舟,心脏也擂鼓般咚咚咚直跳,拒绝的话在唇边翻滚,却吐不出。

她说,心愿达成,双手奉上乾坤炉。

剑行舟摇头。

她说,若她离开,凌剑宗将失一名金系天灵根弟子。

剑行舟动容,还是摇头。

然后,众目睽睽之下,她掏出一颗五千年兽丹,慢条斯理送入口中,咀嚼、吞咽,可以看到她微微滚动的咽喉。

数十万年光阴流逝,人域之中,上古凶兽早已绝迹,现存妖兽,若是不借助外力开智,活不过五百年。

如今,上千年的兽丹,要么是前人遗留,要么取自娇养灵兽,无论来路如何,都万分珍贵,何况五千年寿岁。

六百年以上兽丹,于练气、筑基、结丹都大有裨益。

千年以上兽丹,从元婴初期到大乘后期,每个阶段的破境,都必不可少,境界越高,所需兽丹越多。

一颗千年兽丹可抵百颗六百年兽丹;而一颗五千年兽丹,效果胜过三百颗千年兽丹。

放眼整个凌剑宗,拥有的五千年兽丹不过三颗,千年兽丹储量也不足两千颗。

云迟毫不心疼将一颗五千年寿岁兽丹吞咽入腹,大眼溜圆滚动,表示愿意将其拥有兽丹全数献出。

千年二百颗,五千年四颗。

剑行舟等人商讨速度之快,几乎是立即答应,一笔双赢买卖就促成了。

只需要踏雪仙尊一点小小的牺牲。

当然,凌剑宗的长老们断然不会承认为了几颗兽丹卖了仙尊,只说怜恤孤女无依无靠。

“天资如何?”

半晌,冰雪寒凉的声音从屋内传来,众人面上一喜,这是松动了。

“回仙尊,资质上乘,但……”剑行舟顿了一下,继续抱手弓腰,“势微气不足,想来是筋脉断裂不通之故,且灵根映影呈白色,弟子探不出具体灵根属性,可等照灵壁柱修复再做测试。”

白色。

不是少见,是闻所未闻!

上行界第一剑,踏雪仙尊,会不好奇?

剑行舟拍胸脯保证的自信,便来源于此,杀人不眨眼的嗜血恶魔,对一切有挑战的事,充满兴趣。

“本尊的问题,她如何回答?”

为何修仙?何谓修仙?修仙为何?

“想活!怕死!晚死!”

剑行舟抬手擦拭冷汗,一字不差转达云迟的答案。

晚死?为何不是‘不死’?

晴天落雪,不过一会儿功夫,艳阳灼灼下,落雪岭又飘起大雪,黄色花蕊遍布峻岭峭峰,天地芬芳馥郁。

沉默不言等候中,剑行舟又擦了一遍额头,想吞咽唾液滋润发涩的咽喉,却发现口中同样干涸,只要屋中男人出现,即便他什么也不做,也如黑云压顶,叫人呼吸困难。

许久,时境雪缥缈的声音再次传来,“带她来罢。”

众人还未来得及欣喜,倏地睁大双眼。

“嗖!”

一道浅蓝霜花剑纹飞出屋外,如蓝色爆竹轰炸开来,五道蓝焰弯成嗜血月弧,气势恢宏横扫开去。

“噗!”

“噗噗!”

五口黑血喷薄而出,染红飘过的黄花瓣,好似落雪岭也开出红梅。

身为宗主的剑行舟受伤最重,刀痕从左胸开到右腰,白骨森森,汩汩血流如瀑,其余人等,双膝破开两道口子,跪倒浸染满地霜雪。

“再有下次,绝不轻饶,滚!”

……

云迟坐在下西峰清心殿青玉长阶上,直到地平线压过半轮夕阳,终于在夜幕彻底吞噬光明前,看到了一个活人。

萧关逢本意是让她用乾坤炉和他的天赋为筹,换取入落雪岭的契机。

为救星石,也为万无一失,多付出了二百多颗兽丹。

还好,过程略有波折,结果是好的,江郭跑来告诉她,长老们已为她达成一愿,她知道时境雪同意了。

只待剑行舟救出星石,他们的修仙之路便可回归正轨。

长老们受了伤,暂时不能上落雪岭,云迟被江郭安置在下西峰的碧落园,一处专门接待外宾的芳草园子。

未登记入册的预备弟子,除了下西峰,别处均去不得。

令云迟愉悦的是,江郭告诉她,萧关逢也还未登入弟子册,所以同她一样,暂居碧落园。

碧落园坐落在下西峰的最东边,园中芳草萋萋,种满单层八瓣黄蕊小白花,及膝高度,十分讨人喜欢。

江郭告诉她这是折颜花,三十六峰均种有此花。

因为是凌剑宗开宗先祖为讨夫人欢心所种,所以凌剑宗弟子但凡有了意中人,都要摘一把折颜花互诉衷肠。

云迟正蹲在一块假山边挑选折颜花,余光瞥见一道暗红身影从长廊穿过,步履急切朝碧落园门口走去。

‘三长老叶霜红来碧落园做什么?’

想到白天在清心殿的一幕,加快动作,三下五除二薅了一大把。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