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我要当宗主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24

没头没脑一句话。叶阳脑中片刻呆愣,睖睁着眼睛,简单沉思后,才回道:“未见遗失的何物。”云迟倒也不心急,面色一丝不苟,除了正儿八经不带半分多馀色彩,缓缓道来:“还请二长老再仔细想一想,约摸三十多天前。”听她如是说,叶阳眉头轻皱,欲再张口,左大臂被叶霜叶阳脑中片刻失神,睖睁着眼睛,简单思索后,才答道:“未有遗失何物。”。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24章 我要当宗主》精选

没头没脑一句话。叶阳脑中片刻呆愣,睖睁着眼睛,简单沉思后,才回道:“未见遗失的何物。”云迟倒也不心急,面色一丝不苟,除了正儿八经不带半分多馀色彩,缓缓道来:“还请二长老再仔细想一想,约摸三十多天前。”听她如是说,叶阳眉头轻皱,欲再张口,左大臂被叶霜叶阳脑中片刻失神,睖睁着眼睛,简单思索后,才答道:“未有遗失何物。”。...

没头没脑一句话。

叶阳脑中片刻失神,睖睁着眼睛,简单思索后,才答道:“未有遗失何物。”

云迟倒也不着急,面色一丝不苟,除了正经不带半分多余色彩,徐徐道来:“还请二长老再仔细想想,约莫二十多天前。”

听她如是说,叶阳眉头轻皱,欲再开口,左大臂被叶霜红捏住回拉一小段。

附耳低语:“二师兄,你忘了,浮云谷。”

一语惊醒梦中人,叶阳霎时了然,看向云迟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然后转身面向一众预备弟子,负手而立,威严毕现。

“除了萧关逢,其余预备弟子先记入内门。”又朝江郭看了一下,“江郭,好生安顿师弟师妹们。至于萧关逢,晚些时候领他去上春峰。”

“弟子遵命!”

江郭朝两位凌剑宗长老拱手拜礼,随后携一干新晋弟子退出清心殿。

离开前,萧关逢快速看了眼云迟,眉头微缩。

很快,偌大清心殿中仅余下云迟、夜阳和叶霜红,空间空旷、冷寂,如若讲话,必有回音。

但云迟却觉得,此刻的大殿,比一平米暗格公共卫生间更显逼仄,低气压笼罩周身,快要喘不过气来,额头、鼻尖甚至开始冒出冷汗。

在化神期大修士灵力外放形成的强悍压制力面前,普通人的自我意志就如沙土城墙。

海潮一来,顷刻瓦解。

未料到堂堂人域第二仙门会使出如此下作手段,云迟一时不备,精神力被这股霸道无比的神念压制,差点脱口而出说出乾坤鼎所在。

但——

她是云迟,是北野第一氏族的少主,也是未来启星大祭司人选。

小小精神力压制,在她面前,不值一提。

伏狼族驭星术,不修身、不修灵,不驻颜、不增寿,练的是精神力,得的是掌控力。

通过自我暗示消除一切杂念、妄念,持续不断强化自我精神力,以求天人合一,领悟四时乾坤变化,获取星宿之力统御风雨雷电。

精神力压制比拼这种小把戏,伏狼族的后代,三岁就会。

短暂交锋后,云迟猛然抬起头,看似毫无攻击力的溜圆杏眼射出凛凛寒芒,直逼叶阳,彻底击碎他的精神力。

随着施诸云迟身上的精神力土崩瓦解,灵力反弹噬主,叶阳脚步趔趄倒退两步,一脸不可思议看向云迟。

“二长老,您怎么了?”

云迟抢先一步开口。

敛去眸中冷光寒芒,换作一张真诚担忧脸,圆溜溜大眼睛单纯无害。

毕竟是化神期大修士,叶阳很快稳定心神,正欲发作问罪,却被云迟一句柔软的问候卡住喉咙,愣是发不出只字片语的责难之词。

嘴上不说,心理活动一点不少,终究还是巧合论战胜阴谋论。

‘只是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赤子丹心,碰巧抵御了我意志压制罢。’

不怪叶阳盲目自信,试问谁又能相信一名未踏修行路的黄毛丫头,是凭真本事击溃化身修士的精神力呢?

心里有了论断,夜阳露出春风和煦的笑容,苍老沙哑的嗓音也蒙上一丝柔和,“你叫什么名字?”

剑拔弩张的气氛散去,云迟放松下来,收起锋芒,颇为乖巧,答道:“云迟。”

示敌以弱,不失为上上之举!

叶阳超过一米九身高立在云迟面前,居高临下,自有威严。

“嗯,云迟,不错。我凌剑宗二十多日前确有一物遗失,你可与我细细说来你所得之物特征,我也好比对二者是否为同一件。”

云迟又朝叶阳抱手鞠了一躬,态度十分恭敬谦和,而后将乾坤炉的特征细细道来。

在她说出乾坤炉其中一只腿的内侧缺了一角这个特征时,两位凌剑宗长老已经百分之百肯定乾坤炉在云迟手中。

叶阳:“确是我宗遗失的乾坤炉,云迟小姑娘,乾坤炉于本宗至关重要,可否归还哪?”

似是怕云迟觉得他倚强凌弱,又急忙补充道:“当然,之前许诺你成为凌剑宗内门弟子依然作数,除此之外,我可以破格允许你入我上秋峰修行,只要你将乾坤炉归还。如何?”

上秋峰固然好,但云迟志不在此,她有更大的图谋。

“云迟此番来到凌剑宗,本就是要将乾坤炉物归原主的。只是归还之前,可否允我面见宗主?”

经星石被劫持一事,云迟早看出眼下这两位长老,均是空响雷不下雨的货,不顶用。

令云迟没想到的是,叶阳掐诀传音唤来的除了凌剑宗宗主,还有一位花白长胡子矮胖老色鬼。

持药甫一入殿,针尖小眼跟个小雷达似的,一眼锁住云迟。

云迟尚在思绪中,刚瞧见殿中多了两个人,不倒翁持药便扑身上前,搂住云迟,嘴里念叨着,“宝儿,我的宝儿,你真的回来了吗?”

呃——

满脸黑线!

老司机云迟没想到,自己会栽在一个糟老头子手里。

“咳!咳咳!”

伴随云迟两声委屈不满的轻咳,老色鬼持药被叶阳揪住后衣领丢至一旁,并赏给他四个字。

——丢人现眼!

宗主剑行舟从容不迫走向云迟,端方持正,道骨仙风凛然,丝毫不受病态苍白的面容影响。

“你就是云迟,我乃凌剑宗宗主剑行舟,你有何要求,尽管说来。咳!只要是我凌剑宗能做到的,都会满足你。咳咳!”

大半月来,凌剑宗上下度日如年,灵丹停供,数十灵兽未能及时开智,数百弟子不能顺利破镜,哀叹抱怨成了日常,甚至有不少弟子私下另投他门。

偏生持药又是个散漫固执的主儿,全然不顾凌剑宗万年基业,整日要他的乾坤炉。

他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

‘一副文质彬彬斯文貌,倒是个利落爽快人。’

云迟对剑行舟初印象极好,也不拐弯抹角,直言,“当真什么条件都可以?”

剑行舟:“当真。”

云迟整理了一下情绪,咽了口唾液,又捏住喉咙确保通畅无阻,才慢悠悠道:“我要当凌剑宗宗主!”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殿中人听清楚。

石破天惊!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