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凌剑宗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20

“咻——”伏低身子朝每几道菜忽闪忽闪几下手掌,香气扑鼻而来,能满足的叹了口气。香,久别重逢的香,魂牵梦萦的食物香。啃了十年凶兽肉后,终于等到看见陌生的鸡、鸭、鱼和牛肉了,除了人培蔬菜,也不是野菜。先啃一口馒头,小麦粉特有的甜香味软糯溢满口腔,主食,碳水,香,久别重逢的香,魂牵梦萦的食物香。。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20章 凌剑宗》精选

“咻——”伏低身子朝每几道菜忽闪忽闪几下手掌,香气扑鼻而来,能满足的叹了口气。香,久别重逢的香,魂牵梦萦的食物香。啃了十年凶兽肉后,终于等到看见陌生的鸡、鸭、鱼和牛肉了,除了人培蔬菜,也不是野菜。先啃一口馒头,小麦粉特有的甜香味软糯溢满口腔,主食,碳水,香,久别重逢的香,魂牵梦萦的食物香。。...

“咻——”

伏低身子朝每一道菜扑闪几下手掌,香气扑鼻,满足的叹了口气。

香,久别重逢的香,魂牵梦萦的食物香。

啃了二十年凶兽肉后,终于见到熟悉的鸡、鸭、鱼和牛肉了,还有人培蔬菜,不是野菜。

首先啃一口馒头,小麦粉独有的甜香软糯溢满口腔,主食,碳水,二十年了,我云迟流落荒野二十年,终于吃到一口人饭了。

夹一片牛肉,咸香劲道,卤味十足,口齿留香,佐一口荷花酿,啊,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还有她最爱的蒜蓉小青菜,青翠欲滴,鲜灵灵可爱极了,呜呜,太好吃了。

风卷残云,咋眼之间,桌上美食已去三分之一。

无意的一个抬头,云迟嘴里叼着片菜叶子,正对萧关逢那黑洞般深邃的双眼,余光瞥见星石正一脸惊愕看着自己狼吞虎咽。

“呵,你们不饿吗?呵呵,味道不错。”尬笑两声,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我,我不会用这两根棍子。”星石一手举一根筷子,满脸通红。

将星石局促不安的表情收进眼底,才后知后觉,这上行界衣食住行与史书电视剧中古人所行颇为相像,云迟只觉分外亲切,久旱逢甘霖,恨不得一头扎进雨中淋个舒爽,但星石不同。

人域于他除了陌生,还是陌生。

北野惯常是用小切刀片肉后直接用手或刀尖送入嘴里,星石还是第一次见筷子这种工具。

筷子文化博大精深,非资深用户不能担起教导之责,某人十分自信。

半个时辰后。

想象中“高徒出师、师傅含笑”的和谐画面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某人黑着脸喂小孩儿一般,一口一口喂着星石吃饭。

享受美人投食伺候的某石,一边咀嚼一边伸手来回指向菜肴,嘴里含糊不清,“这个,这个!”

不明所以的男性看客,纷纷朝星石投来艳羡目光,低声感叹:“娶妻如此,死也甘愿。”

冷眼旁观的萧关逢,却是心中惊愕,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从未到过人域的云迟,一路行来,购物时驾轻就熟,使筷子手法炉火纯青,对人域吃食如数家珍。

他哪里想得到,面前云迟,乃是重生者。

酒足饭饱,困意来袭,却只余一间客房。

一番深入讨论后,方案落地:云迟睡榻,星石、萧关逢打地铺。

萧关逢又将明日前往凌剑宗重要事项交代清楚,三人才沉沉睡去。

夜半惊醒,侧身观察房屋中间齐肩而卧,呼吸均匀的两名男子,云迟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是要享齐人之福的,怎么落得个孤枕难眠的下场。

于是抱上软被软枕,蹑手蹑脚摸到美男身侧,打算神不知鬼不觉一亲芳泽。

岂料被子还未铺就完,一道寒霜冷冽的目光射来,心尖不禁抖了三抖,又灰溜溜爬回榻上,继续辗转难寐。

‘好想念那个三拳打倒一头熊的伏狼族少主……’

一大早。

四五百人结成长列,浩浩荡荡朝城南小仙林行进,人群大都扛了鼎,或大或小、各类形状,云迟等人因起床过晚,加之下榻的仰花楼位于城中偏北,排在队伍最后。

云迟啃着左手中黄油纸包裹的酥油饼,不时将右手递到身侧星石嘴边,她右手同样拿了一张葱花酥油饼,不是她多喜爱给人喂吃的,而是星石此刻一左一右两个肩膀扛了两只炉鼎,实在抽不出第三只手。

她起身最晚,醒来便见房中搁了三只炉鼎,两大一小,大的半人高、二百来斤,小的只比客房那燃香袅袅的香炉大一圈。

萧关逢很不要脸的把最小一只抱在怀中,美其名曰,能者多劳,这能者当然指除他外的另两人。

一帆灰白烟舟停靠小仙林,舟尾,一左一右两名凌剑宗弟子把持入口,一鼎一人,依次登舟。

前方余下十几人时,云迟探头朝烟舟望去,这舟虽不如萧关逢那帆巨大,却也不小,容纳二三百人绰绰有余,只是这烟舟极浅,舟上人多数膝盖漏在外头,船底同船身一样也是灰白轻烟铺成。

两名守舟弟子均是十七八岁少年模样,着蓝底银边窄袖口长袍,腰封银扣雕一柄迷你长剑点缀,乌发高高束起,一根浅蓝剑形玉簪将银质镂空发扣紧紧固定在发束上,好一派飘逸仙童姿态。

‘真有钱任性!’

轮到云迟时,左侧弟子从怀中方盒中掏出一片拇指盖大小的圆形草叶子扔进炉鼎中,待青烟从炉中飘出,右侧弟子便从手中储物袋取出一对鸳鸯牌,一分为二,一半挂在炉鼎上,随手一挥,炉鼎便入了另一储物袋。

“请拿好!”他将另一半牌子交给云迟,语气十分温和有涵养。

低头看了一眼,木牌上除数字“一千三百二十一”,并无其他。

等到星石及萧关逢均拿了牌子,三人一同登舟,穿过两位守舟弟子时,云迟朝右侧一位微微一笑,“小哥哥好生俊秀!”

小弟子登时红了脸,引来周遭一片窃笑和“善意”调侃。

四五百人队伍,最后登州不足五十人,原是那草叶子乃是从凌剑宗浮云谷中采来的灵草,并非所有炉鼎都可用作炼制灵丹之用。

云迟忍不住想,‘这萧关逢究竟是何来历?’

登州完毕,右侧弟子走到船头,道:“现在启程前往宗门,行舟途中,还望诸位莫要大声喧哗。”

语毕转身,双手掐剑指于胸前,小臂相交,掌心朝内,默念两句口诀,烟舟缓缓腾起,倏地化作一道金光直冲天际。

原以为但凡烟舟,应当都如萧关逢那帆一般平稳迅捷,然现实与想象往往背道而驰。

凌剑宗弟子驾驶的烟舟,何止颠簸,简直要命。

行舟片刻,舟中人悉数被迫盘腿而坐,抱头靠膝,即便如此,扔有不少人掐喉呕吐,哀嚎一片,抱怨声此起彼伏。

云迟紧紧攥紧萧关逢一片衣角,捂住口鼻,最后干脆拽过他的左臂顶在鼻尖,企图用青游草香掩盖舟上浓烈的酸腐之气。

偏偏这烟舟行速乌龟一般,还不抵现世全速前进的高铁,三百里路,飞了大半个时辰。

前生不晕车不晕机,今世不晕狼不晕马,今日在这人域上行界中,晕了船。

喷出一口老酸水,晕的彻彻底底。

她吐得昏天黑地,星石也不相上下,只有萧关逢泰然处之,心中愤愤不平又无可奈何,只能偷偷羡慕嫉妒。

等到胃里干货水货统统吐完,嘴里泛起葱花酥油饼味儿,总算好受些,烟舟也终于摇摇晃晃飞抵凌剑宗上空。

放眼望去。

三十六座山峰由东向西一字排开,层峦叠嶂,绵延成一道高耸如云的天然翠绿屏障。

屏障以南,千里之内一马平川,河流湖泊如密布星子,艳阳投下,水光、草色交映,自成一方。

屏障以北,山丘、溪流纵横穿插,交汇处城镇、村落依次排列,一派蓬勃祥和之气。

许是小弟子起了炫耀心思,烟舟在峰群顶部盘旋一周,才缓缓降落在最西边山峰——

的山脚。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