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10章 家宴(二)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11

萧时清这个条件确实意料所有人意料。谁能想起,在北野地位最高、仰人鼻息的飞鹰族,竟敢明确提出这等泼天要求。飞鹰族人力微,也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但飞鹰族人非常机警,每当能从凶兽异怪口中逃脱,吃过他们亏的土著氏族也他不在少数。他们说服各族,权谋机变、谁能想到,在北野地位最低、仰人鼻息的飞鹰族,胆敢提出这等泼天要求。。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10章 家宴(二)》精选

萧时清这个条件确实意料所有人意料。谁能想起,在北野地位最高、仰人鼻息的飞鹰族,竟敢明确提出这等泼天要求。飞鹰族人力微,也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但飞鹰族人非常机警,每当能从凶兽异怪口中逃脱,吃过他们亏的土著氏族也他不在少数。他们说服各族,权谋机变、谁能想到,在北野地位最低、仰人鼻息的飞鹰族,胆敢提出这等泼天要求。。...

萧时清这个条件确实出乎所有人意料。

谁能想到,在北野地位最低、仰人鼻息的飞鹰族,胆敢提出这等泼天要求。

飞鹰族人力微,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但飞鹰族人十分机敏,每每能够从凶兽异怪口中脱身,吃过他们亏的土著氏族也不在少数。

他们游说各族,权谋机变、巧舌如簧。

从完全被各族奴役,到拥有独立裁决权的氏族部落,绝非一日之功。

飞鹰族人很狡猾。

这是北野土著对他们的评价。

但在北野第一氏族伏狼族面前,任何花招均无处遁形。

此刻,一屋子的人除了萧关逢,均十分紧张,都在等着云夜明表态。

只见云夜明优雅的搁下切刀,淡淡一笑,伸手示意星石坐下。

“萧族长,夜明恐怕要让您失望了。

当日许下承诺的乃我云夜明一人,倘若驭星术为我个人所有,莫说教两个徒弟,就是把驭星术最高术法拱手奉上也无妨。

但北野尽知,驭星术乃我伏狼族安身立命的根本,属于伏狼族每一个族人。

不如这样,您去询问我伏狼族所有族人,若都同意驭星术外传,再来找我也不迟。

或者,干脆另换一个更现实的条件。

萧族长,您看这样可好?”

拒绝意味十分明显,但萧时清却没有那么容易死心,讨好似的轻笑两声后,继续道:

“大祭司真会开玩笑。

据我所知,驭星术顶级禁术只有大祭司一脉可以修习。

这不就说明,大祭司才是驭星术的主人,其他族人不过是沾了大祭司的光罢了。”

闻言,帐内的几名伏狼族人均是面上微惊,心中诧异,大祭司云夜明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杀意,说出的话语调尖锐,似有不满。

“萧族长真是见多识广,连我伏狼族人都知之甚少的隐秘,萧族长也能了如指掌,夜明佩服。”

“大祭司见笑了,时清也是偶然得知。”

云夜明看着萧时清的眼神变得更加冰冷,连五六米开外的云迟都感受到压迫。

“哈哈哈,萧族长,你煞费心机送来两人,若是不修禁术,岂不可惜?”

见萧时清露出疑惑的表情,云夜明顿了一下,放缓语速继续道:

“不如——

我先将那两人杀了,好叫他们投胎到我云氏一脉。

再修我云氏禁术,如何?”

最后一个字节甫一落下,只见云夜明周身登时星光大涨,与此同时,萧时清被一阵劲风逼退两步打了一个踉跄。

奇怪的是,那劲风只针对萧时清一人,连他面前的碗碟吃食都丝毫不受影响。

见险些跌倒的萧时清面上染上些许惧意,云迟扭头瞧了眼萧关逢,心中暗忖:

‘他倒是冷静。’

萧关逢饮完最后一口羊奶,缓慢抬起头,直视云夜明,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语气十分温和。

“大祭司稍安勿躁。

许是父亲饮了酒,竟忘了说最重要的,实在无意冒犯,还望大祭司莫要怪罪。”

直到云夜明收敛锋芒,帐中风雨欲来的沉重压迫稍褪,才继续道:

“驭星术难得,我飞鹰族自知小小一枚转魂丹,自是微不足道。

但关逢能为伏狼族办成一件事,大祭司可有兴趣听听?”

狂妄,小小飞鹰族除了摇尾乞怜,能为我伏狼族办什么事情,况且也没什么事情有求于他。

“萧关逢,你莫不是得了什么不入流的秘法典籍,专修白日梦。哈哈。当心走火入魔。哈哈。”

云迟心中冷笑,言语难免刻薄,萧关逢也不恼不羞,就好像没有任何事能拨动他的心弦。

“这事儿正与云少主有关。”

听他提到云迟,云夜明弯眉微微抬了一下,又见他成竹在胸,似乎十分有把握,云夜明不禁好奇他口中所说到底是何事。

“萧少主,请讲。”

萧关逢看向云迟,目光有些深沉,“关逢有一法,可救云少主的命!”

一字一句,说得极为缓慢。

迎上云夜明疑惑的眼神,萧关逢继续道:

“大祭司莫要误会,关逢只是方才瞧见云少主额间的血印,猜想她已然穷途末路。”

瞳孔巨震,云迟的小脑瓜子久久转不过来弯。

她怎么又要死了?

不是“手术”恢复期吗?

难道“手术”失败啦?

目光落在云夜明脸上,对方回给她一个安抚的微笑。

扭头看向星月,对方投给她一个担忧的眼神。

转过身瞧了瞧星石,对方伸手握住她的手,对她说‘小迟,对不起,我怕你知道会受不了,所以才瞒着你。想着等找到治疗之法再告诉你。’

最后盯着萧关逢,却见他瞟一都没有瞟她一眼,而是接着问她阿妈能否借一步说话。

然后,阿妈当真跟着萧关逢走出大帐。

月辉寒峭,瘗玉埋香,美人将死不自知。

‘阿妈,你可一定一定一定不要拒绝萧关逢啊。

驭星术让别人学了去没啥的。

毕竟他们只是生产商,核心技术永远掌握在咱姓云的手里。

历史也证明,改革开放奔小康,闭关锁国要灭亡。

实在气不过,回头你闺女帮你灭了飞鹰族。’

一个多时辰过去。

火盆里又添了新柴,天窗透进来的清辉更浓了,尘粒在银灰里闪耀着微光。

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飞蛾,还未来得及奔赴它的信仰,星石一巴掌帮它提前完成了宿命。

云迟觉得自己就是那只飞蛾。

不管曾经有什么梦想,今后有何期盼,最后的结果都是身不由己。

不光是她,所有的人,所有的生灵,都被一双无形的手,投入贪嗔痴恨里,一次次死亡,又一次次重生。

呵,该死的命运之手。

总有人会掰开你的手指,爬上你的头顶,从上往下,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阿妈。”

见云夜明终于走进帐内,云迟收敛思绪,迎上去拉着她的手,眼中晶莹滚滚,颇为委屈。

“没事,有阿妈在。”

云夜明轻柔的拍了两下云迟的手,然后走向萧时清。

“萧族长,我答应你的条件。但你们必须拯救我的女儿。”

萧时清掩嘴轻声咳了一下,整理好情绪,才略带尴尬道:“那是自然。”

其实,萧时清也是处在一团迷雾中,连他都没有看出云迟乃将死之人,自己的这个儿子却能一眼看出,似乎有什么东西跳出他的掌控。

罢了,到底是自己的儿子,他们的目标还是一样的。

得到萧时清肯定回答后,她转身跨上大帐台阶,站在主位上,面向萧关逢。

“萧少主,就以我的女儿云迟的生命为期。

三年。

三年之内,若小迟不能完好无缺回到北野,你送来的人,还有你,以及你的父亲,甚至是你飞鹰族所有的族人,都要为我伏狼族少主陪葬。

倘若你当真治好小迟,我伏狼族自会还你两名大祭祀。

但是,在你们回到北野之前,你送来的人不允许与外部联系,更不能离开伏狼族半步。

当然,这三年,我伏狼族自会庇护飞鹰族不受外敌侵扰。”

她目光犀利、言语冰冷,只有在提到云迟时才有了些许温度。

“一言为定!”

萧关逢面色依旧平静,眸光深不见底,转向云迟时更加淡定。

“云少主,这三年,请多指教。”

“大祭司!”

星月想上前说点什么,却被云夜明一个禁止手势阻止,只好又退回自己座位。

“萧关逢,你真能救小迟?”

对萧关逢,星石始终揣着几分敌意和戒备,他有种直觉,萧关逢必然还有别的图谋,但他想不出来。

“是。”

“最好说到做到,否则我星石大将军的拳头可不认人。”

说着顺势亮出拳头做威胁状。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