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8章 一匹狼的碑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09

第三日,云迟首登一座小山头。这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山头,它座落在部落西南角,乃大祭司云夜明登门女婿萧关逢毡帐紧挨的小山头。她寅时就来了,当然不超过2凌晨3点四点钟。心里藏了事儿的人尤其容易经常失眠。远处更高山头冒出些许红光,太阳正努力往上攀登。云迟趴在草皮上这不是普通的山头,它坐落在部落西南角,乃是大祭司云夜明上门女婿萧关逢毡帐紧靠的小山头。。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8章 一匹狼的碑》精选

第三日,云迟首登一座小山头。这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山头,它座落在部落西南角,乃大祭司云夜明登门女婿萧关逢毡帐紧挨的小山头。她寅时就来了,当然不超过2凌晨3点四点钟。心里藏了事儿的人尤其容易经常失眠。远处更高山头冒出些许红光,太阳正努力往上攀登。云迟趴在草皮上这不是普通的山头,它坐落在部落西南角,乃是大祭司云夜明上门女婿萧关逢毡帐紧靠的小山头。。...

第二日,云迟登上一座小山头。

这不是普通的山头,它坐落在部落西南角,乃是大祭司云夜明上门女婿萧关逢毡帐紧靠的小山头。

她寅时就来了,肯定不超过凌晨四点钟。

心里藏了事儿的人特别容易失眠。

远处更高山头冒出些许红光,太阳正努力往上攀爬。

云迟趴在草皮上,左手撑地托腮,右手向前竖立,手指不断张开、合拢、张开,透过指缝观察太阳一点点攀出地平线。

很快便失去兴趣,放空身体瘫软在地。

无趣!无聊!

想干大事!

昨夜是大将军元伍带人守夜,这会儿正好巡到云迟躺的这片山头。

他单膝跪地蹲下身,甩甩额前碎发,脑袋侧偏靠近云迟,用他粗犷洪亮的嗓子尽量温和的问候:

“少主,你在吃草吗?”

“我在吃土。”

说完抬起脑袋张大嘴巴,猛然朝地面狠狠啃了一口,浓郁的青草和泥土气息登时填满口腔。

“噗!”

用一双水光晶莹的眼瞳盯着元伍,可怜巴巴道:“不好吃,还很臭。”

元伍哈哈笑两声后,面向部落盘腿坐下,随手把狼牙棒搁在膝上,静静瞭望日出远山。

俯卧太久胸部有些胀痛,元迟换了个姿势平躺,眼神涣散随意的看着越来越明亮的天空。

“唉——”

提不起劲!

各种提不起劲。

“少主,你有心事?”

人人皆知外表粗枝大叶的元伍将军,有颗七窍玲珑心,是部落许多失足少男少女的知心大叔。

“嗯!伍将军,你朝前看,看到什么了吗?”

“山、太阳,还有伏狼部落。”

元迟又叹了一口气,慢吞吞撑起上半身,与元伍并肩盘腿而坐,抬高右手有气无力拍了拍元伍的肩膀。

“不对,是责任啊~”

“哈哈哈。”扭头扫了一眼元迟,露出欣慰的表情,“少主不用太有压力,咱们伏狼部落勇士无数、祭祀无双,称霸北野指日可待。”

“唉~此责任非彼责任也。来,顺着少主我的手指往前看。告诉我,看到什么了?”

“狼。”

“再往前。”

“毡帐。”

“谁的毡帐?”

“飞鹰族少主的。”

“嗯,很对。再看,此时是谁在练武场?”手臂转动,指向另一个方向。

“少主你糊涂啦,那是星石将军的专属练武场,除了他还有谁。”

记得有人说过,当你习惯早晨四五点钟的太阳时,成功便离你不远了。

伏狼部落最少年英雄的将军,就是那个对早晨四五点钟太阳习以为常的人。

“不错,孺子可教也。现在,知道少主我的烦恼了吧。”

可怕的沉默。

“哈哈哈,少主,你就为这事儿烦心啊,哈哈。我伏狼族的少主长大了,哈哈哈。”

没想到,一向我行我素的少主,会栽在这种事情上,元伍打心里爽快。

“少主,你可是北野第一氏族的少主啊,管他人作甚。”

元伍扭过上身,右手拇指抵住食指指腹,捻出一个“小菜一碟儿”的手势,在云迟眼前晃了两下。

“你只需要展示这么一丁点少主的霸气,啧,还不手到擒来。

不过要我说,还是星石将军好,威武强壮,哈哈哈。”

经他一番开解,元迟心里更堵了,对着元伍干笑两声,站起身掸掉草屑和砂砾,踱着细碎的步子朝部落走去。

元伍以为她在为睡谁而烦恼,其实她只是在想星石会不会,在她睡萧关逢的时候冲进来给她一拳。

她没有回自己的大帐,而是直奔练武场。

半个时辰后,晨曦在广袤的大草原上拖着一道长长的虚影信步前行。

一狼二人,一男一女。

时辰尚早,草原昨夜残留的凉意还有些逼人,云迟压低脑袋朝星石怀里缩了缩。

阿妈说她并未痊愈,往后很长一段时间有许多事情不能干。

不能再撵着羊妈妈挤鲜奶,也不能策狼射雕,更不能轻易施展驭星术。

一言以蔽之,忌讳和刚经历一场生死攸关外科手术的车祸病人差不多。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可以理直气壮、堂而皇之拒绝伍将军的比刀邀请,她实在不怎么喜欢舞大刀。

太不淑女!

相比霸道潇洒美少主,柔弱病娇俏女郎人设好像与她的现状更贴合。

是以此时,娇弱不能自理的伏狼族少主,“迫于无奈”只能与星石将军共乘一匹狼。

“嘎——嘎——”

落了单的孤雁,真可怜哩。

云迟手掌平行搁在眉毛上,抬头望着奋力飞翔的大雁,“小石头,射它下来。”

大雁肚皮中箭,扑腾着双翅做垂死挣扎,划出一道凄美的弧线后坠入峡谷深渊。

以生命为代价,不管是跳出的舞、还是奏出的乐,都绝美。

云迟觉得这只早起的雁,有些碍眼,高高扬起的颌和微张的喙,好像都在嘲笑她曾经的狂妄。

所以——

雁死了!

半刻钟后。

云迟负手围着巨鼎砸出的深坑慢慢转悠,黛眉微蹙、杏眼微眯,若有所思。

她实在很难把眼前这只高度不足一米五、直径不足一米,乌漆嘛黑冒着黑烟的破铜烂铁,和几日前金光勃发堪比半个篮球场的巨鼎联系在一起。

两圈过后,她站在坑边,盯着坑底一滩血红犯了难。

‘这坑少说三米深。是滑下去呢?还是爬下去呢?总之不能跳下去。’

“小迟!”

在她凝神思考时,星石已经跳下深坑,张开双臂,仰头望着她,脸上挂着的笑容,和头顶的晨光一样是温暖的浅橘色。

“小石头,我来啦。”

云迟用尽量小的力量跃起,和那只失去平衡的大雁一样,奔赴一段极短暂的未知旅程。

他们都受了伤,坠入深谷的大雁九死一生,那她呢?

短暂失重后,臀部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箍住,她感受到星石接住她后微曲双腿的降落缓冲。

她不是大雁,她会活下去。

星石蹲在被巨鼎摧残到破破烂烂的白狼边上,一脸认真、郑重其事道:

“小迟,你得多谢这头狼。”

水分已经完全挥发,干涸的血块粘在白狼皮毛上,用手一戳,沙沙作响。

云迟沾了一点干燥的血灰放在鼻尖闻了闻。

狼血里混了人血,真臭啊。

“沾了人血,怕是洗不干净,做不了衣裳斗篷了。

唉,简单刷刷,留着给我裹尸吧。”

云迟微微扭头,视线陡然撞进星石的灰瞳里,“不过,六七百年后,会不会更臭了?哈哈。”

“云迟,你也忒没良心了。”星石把她的名字咬得极重,恶狠狠说道。

话虽犀利,但他眼中平静温和,并未真怒。

“我们星石大将军慈悲为怀,不如就替我就地埋了它吧,记得给它立个碑。

碑上就写‘白狼先生,到此一游!’”

云迟抬了抬下巴,目光投向白狼尾巴处的一团乌黑,继续道:

“别忘了把你的大雁拾回去,这可是本少主和本少主的狼用命换来的。哈哈哈。”

星石不理她胡言乱语,强行拉她一起在巨坑底部刨了个坑,把白狼和大雁一同埋了,又到附近的小树林砍了棵树,削成墓碑插在土堆上。

云迟在碑上刻字时,神情专注。

‘恩人白狼先生之墓

——伏狼族云迟。’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