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7章 启星命盘

发布时间:2022-11-24 20:59:09

“咳!”一声轻咳被打断如胶似漆相拥的两人,大祭司云夜明和二长老星月走了进去。“哎哟我的少主,你可算醒了。”星月跨过云夜明走到妆镜前,亲热的拉起云迟,左看一看右看一看,“红光满面,的确早已一片大好了。”“嗯。”云迟移开一步,规避凳子,双手微张立圆转了一“哎呦我的少主,你可算醒了。”。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章节目录<<<

《第7章 启星命盘》精选

“咳!”一声轻咳被打断如胶似漆相拥的两人,大祭司云夜明和二长老星月走了进去。“哎哟我的少主,你可算醒了。”星月跨过云夜明走到妆镜前,亲热的拉起云迟,左看一看右看一看,“红光满面,的确早已一片大好了。”“嗯。”云迟移开一步,规避凳子,双手微张立圆转了一“哎呦我的少主,你可算醒了。”。...

“咳!”

一声轻咳打断如胶似漆相拥的两人,大祭司云夜明和二长老星月走了进来。

“哎呦我的少主,你可算醒了。”

星月越过云夜明走到妆镜前,亲昵的拉起云迟,左看看右看看,“红光满面,看来已然大好了。”

“嗯。”

云迟挪开一步,避开凳子,双手微张立圆转了一圈,然后勾住星月的双手轻轻晃动,十分乖巧,“二长老,你看,全好了,比从前还要好呢。”

“好了就好,少主你可不知道,大祭司她……”

“星月。”

云夜明唤了她一声。

迎上云迟探究的目光,星月微微一笑,继续道:“大祭司她为了救你,煞费苦心好几日没有休息呢。”

还好,还好没有说漏嘴。

放开星月,云迟走到云夜明跟前,伸手紧紧抱住她。

“阿妈,谢谢你。”

“傻孩子,跟阿妈说什么谢谢。”

回抱住云迟,暖烘烘体温让云夜明分外安心。

“要的,阿妈教过我,亲人才更应该说谢谢。”

“我可没教过你这些歪理。”

‘你没教过,但另一位妈妈教过,可惜我再也没有机会对她说谢谢了。’

想到自己差点再一次让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云迟把云夜明搂得更紧,脑袋深深埋在云夜明颈窝,贪婪的吸着属于母亲的味道。

“我不管,我就要说,谢谢阿妈,谢谢老云。”

对自己唯一的孩子,云夜明可以说是千宠百爱,拿她没有办法,只能宠溺的一下一下抚摸云迟后背。

“好啦好啦,阿妈要喘不过气了。”

依依不舍松开手,云迟一左一右把云夜明和星月拉到兽皮椅子上坐下,自己侧身蹲坐在云夜明脚边,脑袋亲昵的在云夜明腿上蹭来蹭去,极为依赖亲昵。

“我当时感觉五脏六腑都碎了,阿妈、二长老,你们是怎么救的我?”

“平日偷奸耍滑不好好修炼,这下吃苦头了吧。

为了救了你个小懒鬼,阿妈我五十年白修炼了。”

为了救她,阿妈消耗了五十年法力吗?

世上只有妈妈好,云迟感动坏了,抬起脑袋,眼泪汪汪欲说还休。

“阿妈——”

“打住,卖乖没用,往后必须给我好好修炼。”云夜明撸小猫似的揉揉云迟脑袋,眼底温柔似水,嘴上却颇为严肃正经,“听到没有。”

星月几次欲张嘴说点什么,但最终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来,戴上。”

云夜明从左手无名指取下一枚纯银戒指,戴到云迟手上。

是一枚外观十分普通的戒指,看起来和在文玩街花几百块淘的银戒差不多。

“阿妈,你把启星命盘给我做什么?”

启星命盘乃是伏狼族长的象征,云迟想不通云夜明怎么会在此时把族长信物给自己。

“小迟,听阿妈说,启星命盘不单单是族长信物,它里面藏着我伏狼族驭星术的终极奥秘。

除了第一任伏狼族大祭司,至今没有第二人参破其中玄机。

阿妈我苦苦研究二百多年无果,往后也难参破。

现在阿妈把它传给你,希望你好好领悟。”

“阿妈,我不要,你才二百多岁,怎么能下定论一定参不破呢。再说,我资质愚钝,还不如你呢。”

作势就要拔下戒指,云夜明按住她的手,阻止她继续摘戒指。

“正因为你资质平庸,又十分懒惰,阿妈才把启星命盘早早给你,辅助你修炼,

我是怕等到我魂归九天时,你担不起族长重任。

我可从来没指望你参破其中深意。”

“哈哈哈,大祭司高见。”星石对云夜明竖起大拇指,瞥了眼云迟,跟看一个笨蛋差不多,“小迟确实需要辅助。”

云迟扭头瞪了他一眼,顺便瞧见二长老星月也在掩嘴偷笑。

他们,是什么意思?

“哼!你们等着,参破这启星命盘玄机第二人,非我云迟少主莫属。”

你们沆瀣一气,我也能信口开河。

“小迟、星石,如今你们已经成亲,往后可不能再胡闹任性了。要好好孝顺星月,知道吗?”

看着云迟与星石相处融洽,云夜明很开心,盼望二人能永远这么无拘无束拌嘴。

云迟觉得云夜明这话有些别扭,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放心吧大祭司,我们一定会好好孝顺您和阿妈的。

我也会和小迟一起,永远守护我们伏狼部落的族人。”

听星石这么说,云迟总算察觉到哪里怪了,云夜明让他们孝顺二长老,却不提自己。

‘许是知道我定会孝敬她,所以不提罢。’

伏狼族少主大帐中的欢声笑语持续了很久。

王廷西南角毡帐中的谋划也持续了很久。

“没想到,云夜明竟然真的救活了云迟。

看来,关于伏狼族驭星术的传闻是真的。

哈哈哈,天助我萧氏。”

飞鹰族族长萧时清听到云迟起死回生的消息,手掌拍案从兽皮椅子上站起来,面部因激动而扭曲狰狞。

“不过,云夜明定不能为我萧家所用。

只怕她知晓我们的计划后,非但不愿协助,还会被她反噬一口。”

飞鹰族需要驭星术,但萧家不光需要驭星术,更需要云氏血脉。

“父亲,伏狼族大祭司一脉,可不止云夜明一人。况且,云夜明的驭星术还不够强。”

从进屋开始,萧关逢一直端一杯热羊奶慢慢啜着。

他很喜欢热羊奶浓郁的奶香味,单单闻着就觉得体内蚀骨挠心的寒意减缓三分。

“你说那个草包少主?她除了吃喝玩乐,调戏美男子,还能有什么用?驭星法力低微,连十岁孩童都比她强。”

如果不是为了在北野这片吃人不吐骨头的土地生存下去,他萧时清何至于赔上自己最看重的儿子。

偏偏那云夜明点名要萧关逢,否则便要立刻夷平飞鹰部落。

如果萧家还是从前的萧家,莫说一个云夜明,就是整个北野他都不会放在眼里。

自从来到北野,强烈的屈辱感日日折磨着萧时清,消磨着他的良知,啃噬着他的理智,但仇恨的火焰,却越烧越旺。

仇恨杀死了曾经的萧时清。

现在的萧时清,活着,是为了杀掉那些他杀不掉的人。

“未必,父亲,我曾亲眼见到那云迟施展驭星术。

是最低微的招式,但其中蕴藏的能量,堪比长老祭祀施展出的中阶术法。

我有自信,假以时日,定让她成为天下最强的祭祀。”

“只怕到时她翅膀硬了,不愿帮我萧氏。”

萧关逢轻轻放下手中的杯子,优雅至极,眸中寒潭千尺,抬起头看向萧时清时又是满眼坚毅。

“到时,可由不得她。”

自己儿子的能力,萧时清从不怀疑,但人心难测,任你机关算尽,也未必能够完全掌控。

“只是你该如何让那云迟心甘情愿随你前往人域?”

这倒真是一道难题呢。

萧关逢不禁陷入沉思。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jianvxiantaiguoduoq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