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七章 咱们结婚吧(求下月票)

发布时间:2022-11-23 17:53:47

“你跑来我家做什么?”叶仓望着某个不请自来的家伙,一脸被人嫌弃地问着。“我原来是那房子现在的更本没办法进驻,因为没办法来你这凑活一早上了!”李清远自顾自地坐在椅子上,接着敲了敲桌子。“有也没什么非常好吃的好喝的,赶快给我端上去啊!”作为一名孤儿,某人现在“我原来那房子现在根本没办法入驻,所以只能来你这凑合一晚上了!”。

>>>《诸天世界唯一玩家》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咱们结婚吧(求下月票)》精选

“你跑来我家做什么?”叶仓望着某个不请自来的家伙,一脸被人嫌弃地问着。“我原来是那房子现在的更本没办法进驻,因为没办法来你这凑活一早上了!”李清远自顾自地坐在椅子上,接着敲了敲桌子。“有也没什么非常好吃的好喝的,赶快给我端上去啊!”作为一名孤儿,某人现在“我原来那房子现在根本没办法入驻,所以只能来你这凑合一晚上了!”。...

“你跑来我家做什么?”

叶仓看着某个不请自来的家伙,满脸嫌弃地问道。

“我原来那房子现在根本没办法入驻,所以只能来你这凑合一晚上了!”

李清远自顾自地坐在椅子上,然后敲了敲桌子。

“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赶紧给我端上来啊!”

作为一名孤儿,某人以前的房子只不过是一间小单身公寓,而且还是四人合住。

毕竟区区一名下忍,能有免费分配的住房就要谢天谢地了,谁还敢奢求太多?

而以他现在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回去挤那种大通铺,所以晚上睡哪就成了大问题。

固然三名长老全都投了赞成票,可是接任风影这么大的事总是需要筹划一下的,最起码也要邀请四方邻居过来观个礼什么的。

现在好歹也算是和平时期,哪怕木叶还在开战,但是砂忍已经平息下来了,所以根据长老团的意见,这次风影接任仪式必须弄得浩大且壮观。

一来是为了向整个忍界说明,砂忍村哪怕败了,可还是忍界五大国之一,那些乱七八糟想要趁机上位的小喽啰们还是死了不该有的心思吧!

二来则是连续三年的战争使得砂忍村损失惨重,那些痛失丈夫和儿子的村民们,也需要一个盛大的典礼来让他们忘却痛苦。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李清远从木叶那个狗大户身上讨来了一大笔赔偿金,要不然光是付抚恤金就要让长老团焦头烂额,哪还有闲钱来办什么接任大典?

“你又不是没房子,新任风影的院子几天前就盖好了,你直接搬进去好了。”

叶仓没好气地白了某人一眼,然后从柜子里掏出一盒果干扔到了桌上。

“我还不是风影呢,现在就搬进去会被人说闲话的。”

李清远将盒子打开,然后看着里面的绿灿灿的仙人掌干,顿时没了胃口。

“你平日在家就吃这玩意?”

将这盒散发着诡异色彩的果干盖了起来,李清远略带疑惑地问道。

“仙人掌干可以有效防止各种胃病,长期在战场上食用兵粮丸是会有后遗症的,多吃这玩意对胃有好处。”

叶仓将盒子又推到了他面前,然后眼光灼灼地看着他。

不是吧?

看着被推到面前的盒子,某人觉得自己要是不吃的话,估计会死的很难看。

很显然这盒仙人掌干是叶仓特地买来准备送给自己的,毕竟这几年来自己一直在外面做任务,都是将兵粮丸当饭吃的。

“味道不错!”

看着叶仓那副你给老娘全都吞下去的表情,他只能违心地摸起一个仙人掌干啃了下去。

‘呸,真塔麻难吃,这玩意简直反人类!’

某人心中一边流泪一边郁闷地啃着手中的果干,感觉自己真是作茧自缚。

盯着他吃完了一大片果干,叶仓的脸色这才稍微好了点,然后又递了一杯浅绿色的饮料到他面前。

“咱们能不喝这玩意嘛?”

看着墨绿色还在冒气泡的诡异液体,李清远顿时觉得自己貌似是羊入虎口了!

叶仓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坐了下来,然后用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死死盯着他。

好吧!

某人只好抱着杀身成仁的心情,一仰头将那杯可疑的奇怪液体给喝了下去。

你还真别说。

固然这玩意看起来贼恶心,但真喝下去味道貌似还不错?

“既然吃好了喝好了,那就去睡觉吧,你的床铺我给你已经弄好了。”

叶仓将桌上的垃圾收拾干净,然后头也不抬地说道。

“不是吧,你居然让我一个人睡?”

某人立刻游走在作死地边缘,伸手朝着叶仓的小蛮腰搂了过去。

“放手,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叶仓身体微微颤了颤,然后面红耳赤地嗔道。

“我在木叶可是出生入死啊,你知道那个该死的五尾人柱力实力多么强悍嘛?我可是九死一生才弄死了他,身上的伤痛到现在还没好呢!”

“是嘛?什么地方受伤了?让我看看!”

叶仓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而是扭过头目光清澈地瞪着他。

“一边去!”

看到他那副嬉皮笑脸的表情叶仓就知道这家伙又在忽悠自己,没好气地将他给撞了开来。

“哎!造孽啊!”

李清远无奈地看着叶仓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郁闷地叹了口气。

他现在跟叶仓只能算是疑似交往阶段,根本连正式的男女朋友都算不上,所以叶仓自然要对自己严防死守,别说进屋睡觉了,就连一些过分亲密的举动都休想达成。

当然之所以会造成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叶仓有很大的心理压力,毕竟她要比某人大了十来岁,自然有些患得患失。

“嫌我这不舒服去别的地方住啊!你作为村子的英雄,估计不少小姑娘愿意晚上接纳你呢!”

叶仓拿着一套干净的睡衣走了出来,直接扔到他手里,然后愤愤不平地说道。

“没有!没有!我就是发个感慨而已!”

李清远自然不会蠢到犯傻,连忙将睡衣拿起来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

“不错很合身啊,你自己做的?”

“看不见商标嘛!”

叶仓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要说杀人放火叶仓绝对能算是行家里手,可是要让她自己做衣服?

这不是开玩笑吗?

“说真的,我上次跟五尾战斗的时候,眼看就要撑不下去了,后来想了想家里还有人在等我回来,这才险境爆种极地反杀。”

男人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女人坐下,然后两人相依着靠在地板上,看着月亮闲聊到。

“哼,花言巧语!”

叶仓不屑地从鼻子中哼出她的感慨,不过脑袋却慢慢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说真的,过两个月咱们就结婚吧!”

男人轻轻搂住她的腰肢,然后轻柔地说道。

“结婚什么的,还是再等等吧!”

叶仓全身一僵,然后略带迟疑地说道。

如果说某人已经二十多岁,又或者说哪怕他三四十岁,叶仓都可以义无反顾地跟定他。

可是面对一个比自己小了十来岁顺便立刻又要成为风影的大男孩,叶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其他人的流言碎语。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zhutianshijieweiyiwanjia')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