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104章 终于赢了

发布时间:2022-11-23 15:11:24

时间一点点流逝了,大家都捏了一把冷汗,没想夜修澜竟然是一匹黑马,能杀到最后。要不然夜修澜最后赢了,他们银子可就全部打水漂!“夜修澜究竟是什么人?”一路斩五官六将,光凭借运气,可做将近。“我就说了夜修澜是黑马,他但是赢了豹头的高手!”“那天在赌要是夜修澜最后赢了,他们银子可就全部打水漂!。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章节目录<<<

《第104章 终于赢了》精选

时间一点点流逝了,大家都捏了一把冷汗,没想夜修澜竟然是一匹黑马,能杀到最后。要不然夜修澜最后赢了,他们银子可就全部打水漂!“夜修澜究竟是什么人?”一路斩五官六将,光凭借运气,可做将近。“我就说了夜修澜是黑马,他但是赢了豹头的高手!”“那天在赌要是夜修澜最后赢了,他们银子可就全部打水漂!。...

时间一点点流逝,大家都捏了一把冷汗,没想夜修澜居然是一匹黑马,能够杀到最后。

要是夜修澜最后赢了,他们银子可就全部打水漂!

“夜修澜到底是什么人?”

一路斩五官六将,光凭借运气,可做不到。

“我就说了夜修澜是黑马,他可是赢了豹头的高手!”

“那天在赌坊,我亲眼看到的,我跟了三把,赢了五十两!”

“真的,假的,你怎么不早说!”

“哈哈,我还算聪明,虽然压了独眼,但也买了冷门!”

“可惜现在闭盘了”

随着时间推移,夜修澜个金庞势均力敌,输赢对半开。

夜修澜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这死胖子好对付,可他身后的人,灵力深不可测,连绵不绝,已经连续影响他了好几次。

正在想办法的时候,一道隐形灵力扩散开。

“咳咳!”夜修澜一个躲闪不及,被灵力攻击,嘴角逐渐溢出鲜血。

金庞肥胖的脸上,露出稳操胜券的笑容,挤得脸上纵横交错,油腻无比:“时间太久,你都急出血了,一把定输赢,如何?”

夜修澜擦拭嘴角的血渍,笑容邪魅的点点头,危险,魅惑,望着楼上那娇小的身影,感觉到了一股热浪,才压制住体内翻滚的戾气。

原本还打算技巧性撕开人家灵力包裹的白流鱼缓缓站起来,望着夜修澜眼角的血渍,杀气毕露。

原本人家布局,她拆局,没想过暴力对撕,没想人家居然按捺不住,出手打伤夜修澜。

想比暴力是吧!

白流鱼双手交握,灵力暴涨,桌上的糕点碟子不停抖动,连茶水都洒了出来。

夜星辰有些不安:“阿娘!”

白流鱼收敛了部分的灵力,安抚夜星辰:“没事,再玩会!”

温逐风拿了一片云糕塞进夜星辰和夜小小嘴巴,不要打扰你们娘发挥。

要不是白流鱼爆发,他还真没觉察到有人控局。

打赌就打赌,灵力控局就控局,伤人就过分了!

不过这如大海一般汹涌浩瀚的灵力,真是让人压抑,甚至有些窒息。

温逐风百思不得其解,白流鱼这样的等级,怎么会有如此凶悍的灵力的?

身上包裹着一层层近乎透明火焰的白流鱼,直直望着楼下金庞后面的花白胡子侍卫:“你不该攻击他的!”

好好活着,不好吗!

一声尖锐的凤鸣,霸气十足,淡红色的火焰凝结成两只火鸟,拖着长长的羽翼,一左一右,铺天盖地。

两只火鸟汇合,撞向侍卫。

侍卫的灵力被火鸟燃烧成碎片,再也无法控制场面,闷哼一声,刚要倒地,水伯一把把人扶住,肩靠肩,像是兄弟两在聊天。

周围的人摸摸额头:“刚才是不是有点凉嗖嗖的感觉?”

“凉嗖嗖?不是热吗?”

“是好像有点!”

“可能是太紧张了!”

“也有可能!”

大家没太注意这个小插曲,继续盯着赌盘,里面的金庞完全没有发现异样。

夜修澜对着白流鱼摆摆手,示意她不要担心,白流鱼一挥手,一个隐形结界笼罩在夜修澜周围,才缓缓坐下,逐渐平息体内地戾气。

温逐风拍拍自己心口,那天白流鱼没一掌拍死云安若,真的已经手下留情。

相似的年纪,同为攻击系,他灵力似乎只有白流鱼一半,他以前是怎么自信白流鱼级别比他低的!

场内灵力低的人,除了觉得有点热,根本没觉察到异样,只有高手级别的人,才发觉了一场灵力的搏斗,不,应该说是碾压。

好生霸道的火灵力,要是对上,怕是不死也会重伤,那些蠢蠢欲动,意图干扰赌局的人,纷纷收手,暂时安静的待着。

场中唯一镇定自若的,只有夜修澜,没有那恼人的灵力干扰,加上白流鱼不自觉流露出的紧张,让他心情甚是愉悦:“金公子不是要一把定输赢吗?”

夜修澜桌前,如今银票一大堆:“不过我如今筹码比你多,一把,说不过去吧!”

金庞一点不在乎,伸手问独眼要银票:“加上独眼的!”

独眼虽然委屈,不过瞄了瞄楼上两个孩子,最后还是妥协的递上银票,只要再忍忍,等人离开,又是他的天下。

如今筹码对等,夜修澜拿过色子试了试:“那就差不多,既然是一对一,不如我们各自摇各自的,谁点大,谁赢,如何!”

金庞就差说你这是自寻死路,一个从来没有摇过色子的人,居然敢自己摇色子定输赢。

“那就成全你!”金庞肥手握住盅盒,里面色子哗啦响,夜修澜没有动手,直到金庞把盅放在桌面压住,夜修澜才随意晃了两下。

温逐风不敢置信:“夜修澜在开玩笑吧!”

谁摇色子这么随意的,他到底会不会啊!这小子知道多少人的身家压在他身上吗?

下面的人也纷纷炸开了锅底,觉得夜修澜如此儿戏,一定输光了。

“夜修澜,你到底会不会?”

“是啊,是啊!”

“你不是压的独眼吗?激动什么?”

“那我不能换个人支持?”

“那你支持错了人!”

“哎,看来是成了定局,我的银子!”

中间的金庞哈哈大笑,身上的肉不停颤抖,似乎地面都在震动,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夜修澜,你找死!”

夜修澜不置可否,丝毫不在意周围的目光,游刃有余。

金庞稳操胜券:“你先开!”

夜修澜不在意地打开,一个三,一个四,新手摇出这样的结果,不意外。

“果然如此!”

“哎,这样就结束了,果然夜修澜运气用尽了!”

“完了,完了”温逐风抱紧夜小小,用力哀嚎:“我要喝西北风了,小小,你以后要养哥哥我,要养我!”

夜小小使劲推温逐风脸,不让他贴着自己:“你不是我哥哥,我哥哥才没你那么没用!”

夜星辰望着下面的萎靡的人群:“阿娘,阿爹会赢吗?”

白流鱼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赌盘上,而是盯着后面的人群,尽管如此,她对夜修澜依旧信心满满:“会!”

强悍的灵力再次散开,金庞的两个侍卫,全被禁锢,动不了分毫,剩下的,白流鱼放心交给了夜修澜。

沉浸在喜悦中的金庞,终于笑够了,伸手去掀开盅,可能是太激动,盅碰到了色子,两个原本叠在一起的色子,上面那一颗滚了下来,不停地转动。

下面一个是五,也就是只要不是一点,金庞都会赢。

温逐风抱起夜小小,死死盯着下面:“菩萨保佑是一!”

温逐风求拜漫天神佛,只要是一,过年他就添一百两香油钱。

“一,一”

“一”

“不是一”

“不是一”

两股声音对峙,数百眼睛盯着小小的色子。

金庞握拳:“不要一!”

数股力量同时飞向桌面,全被一道结界挡开,谁也不能再干涉色子的转动。

色子慢慢停下来,众人屏住呼吸,再二一中间摇摆,最后,啪一声,妥妥的一。

温逐风举着夜小小上下抛动,兴奋的转圈圈,快活的发疯:“啊,赢了,老子发财了,发财了!”

二十五倍,白花花的银子可以堆成小山。

温逐风豪气干云:“小鬼,你们以后的肉哥哥都包了!”

“以后想吃什么,都跟哥哥说!”

吃肉就要认哥哥的话,夜小小还是拒绝的:“我哥哥才没你这么丑!”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shengdalaochongtiank')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