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64章 被遗忘的陶县令

发布时间:2022-11-23 15:11:07

脸上的力道,拉回来了点白流鱼的神智:“说你玉树临风,风华绝代!”脸上力道轻了一点儿,的确彩虹屁吹的很不错,白流鱼再接再厉:“才华横溢,满腹经纶,文能治政,武能安邦保险,有经天纬地之才……”此处……略去五百字的赞美!白流鱼说的口干舌燥,夜修澜不满意才松开相比于憨憨的许二山,许大山冷静许多,已经适应干燥环境,清醒了过来:“我可以告诉你们想知道的,但是你们要解开我身上的诅咒!”。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章节目录<<<

《第64章 被遗忘的陶县令》精选

脸上的力道,拉回来了点白流鱼的神智:“说你玉树临风,风华绝代!”脸上力道轻了一点儿,的确彩虹屁吹的很不错,白流鱼再接再厉:“才华横溢,满腹经纶,文能治政,武能安邦保险,有经天纬地之才……”此处……略去五百字的赞美!白流鱼说的口干舌燥,夜修澜不满意才松开相比于憨憨的许二山,许大山冷静许多,已经适应干燥环境,清醒了过来:“我可以告诉你们想知道的,但是你们要解开我身上的诅咒!”。...

脸上的力道,拉回了点白流鱼的神智:“说你玉树临风,风华绝代!”

脸上力道轻了一点,看来彩虹屁吹的不错,白流鱼再接再厉:“才华横溢,满腹经纶,文能治国,武能安邦,有经天纬地之才……”

此处……省略五百字的赞美!

白流鱼说的口干舌燥,夜修澜满意才松手。

相比于憨憨的许二山,许大山冷静许多,已经适应干燥环境,清醒了过来:“我可以告诉你们想知道的,但是你们要解开我身上的诅咒!”

诅咒?

许大山补充道:“就是你们取出来的鬼藤!”

夜修澜依法炮制,收取了许大山身上的鬼藤:“我既然能取,那我就能种,我要是发现你说假话,我就把它种回去!”

“我一定实话实说!”许大山暗地里找过许多解除诅咒的办法,都没有成功,如今好不容易拜托这鬼东西,他不想尝第二次。

根据许大山交代,他们这些水系星师,都是舵主通过各种眼线找到的,找到之后,分开培养,一直要把人养到四星。

修炼水系,需要的灵力并不太多,只要努力,四年上四星不是大问题。

等级达到,舵主就会把他们派给下面的人,他们三兄弟,分到了独眼手下。

包括独眼在内,所有加入的人,每个一月,都要从舵主那里领取仙丹,要是没有吃,三天后,就会肚子痛的满地打滚,要是十天后都还没拿到仙丹,整个人就会迅速消瘦下去。

不出五天,整个人从里到外,会被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副皮包骨,里面像是被什么东西吃了!

尸体太过惊悚,威慑力十足,所以大家对舵主,都忠心耿耿,从来没人敢背叛。

因为背叛的都死了!

白流鱼望着手心缩成一团的无害草团子,没想这玩意还是一大杀器!

夜修澜怕白流鱼被鬼藤误伤,拿过她手心的鬼藤,等到了葡萄架下面:“梧桐县归独眼管?”

许大山摇头:舵主管梧桐县,独眼是舵主下面的两大干将之一,主管梧桐县北面,包括梧桐村在内的二十多个村落。

这次梧桐村抓孩子,独眼行动失败,回去大发雷霆,他根本不打算救被陶管抓住的人,只想拐卖夜星辰兄弟跟舵主邀功。

许大山偷听了独眼的话,带着弟弟趁着雨夜先来一步,就想先绑走夜星辰兄弟,交给舵主,多换些仙丹,然后救出被关的三弟。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们以为陶管的人手撤离,可以轻而易举的掳走两个孩子,没想依旧功亏一篑。

不仅如此,他们还被当场生擒,埋在地里动弹不得,唯一因祸得福的是,诅咒彻底解除开!

夜修澜想摸摸对方的底细:“你们舵主什么来头?”

许大山摇头:“我们就见过舵主两次,都带着面具,不清楚!”

两条小鱼,知道的也有限,他们上面有独眼,还有一个神神秘秘的舵主,关系复杂得很,想想都觉得头痛。

白流鱼揉揉太阳穴,她不擅长处理麻烦的事情:“独眼不会善罢甘休?”

夜修澜点点头,这些年独眼顺风顺水,怎么可能接受眼前的失败,夜星辰兄弟成了他的执着,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带走孩子。

如此一来,还真要跟陶管合作一二。

毕竟夜修澜和白流鱼现在是普通老百姓,没权没势,也没人,对方人多势众,需要借力打力。

这次就算不能揪出舵主背后的人,也要将舵主及一下,一网打尽。

抬手打着哈欠的白流鱼,眼神示意,还有问的吗?

夜修澜摇头,牵着人回去院子,准备睡觉!

地上的两人想喊,结果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只能干等着,接受蚂蚁在身上继续爬。

白流鱼躺好后,隔着两个孩子问夜修澜:“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晚饭,宵夜都吃了,有事明天再说!”夜修澜伸手给白流鱼盖好被子,都快子时,还不睡觉,马上就会天亮。

似乎真忘记一件事,不过没想起来,那就不重要。

夜修澜熄灭油灯:“睡觉!”

“晚安!”

夫妻两心安理得入睡,成功忘记通知陶管。

没有接到任何审讯结果的陶管,依旧在衙门忙的焦头烂额,抓到的人,要么不开口,要么一开口就死。

如今毫无头绪,案情没有任何进展,报案的人却多了好几个,又有孩子失踪。

望着忽明忽暗的灯油,年关在即,陶管不想自己管辖地的百姓,在失去孩子的悲伤中迎接新年。

此时,当跑腿小厮的温逐风拉着一银发男子进来,给陶管奴役。

来人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银发青衫,头发散着,用青色的发带,在发尾随意扎了一把。

本该风华正茂,全身上下,在酒气的包裹中,渗透出一种不属于这个年纪的颓废!

银发男子拍开温逐风的手,提着酒壶懒懒的问:“什么事,火急火燎的,耽误我喝酒!”

陶管捏捏眉心,他认识的都是什么人,个个都如此放荡不羁,大半夜还喝酒,不知喝酒伤身?

“云安若,人命关天!”

云安若举起白玉酒壶,喝了口酒:“关我什么事?”

陶管忍了忍:“你是医师!”

云安若耸肩:“我是医师,不是仵作!”好不容易出来散散心,还要当苦力,还有天理没?

“你指望他衙门的仵作?”温逐风差点笑出来,学着仵作的样子大喊:“大人,这是诅咒,诅咒啊,大人!”

“吓得如今卧病在床!”

仵作用不了,陶管自己没看出眉目,耐心尽失:“要我把你绑回去?”

不想回去的云安若只好帮忙,客串仵作,不情愿问:“尸体呢?”

三人来到停尸房,尸体,说是尸体有些客气,应该就是许大山说的皮包骨。

身体完全塌陷,一层皮粗粗覆盖在骨架上面,面目全非。

尸体的皮肤上,长出一团团绿黄色的小草球。

温逐风伸手,想要拿起来观看:“之前都没有!”

云安若斜了一眼温逐风,慢条斯理提醒:“悠着点,那东西叫鬼藤,可以寄生在人体内,很难拔除的!”

两人异口同声:“鬼藤?”

别以为他们没见过鬼藤,根本不是这样子!

云安若也是在师父的手札中偶然见到的:“你们见到的种植师养出来的鬼藤,用枝条做鞭的那种。这是长在山上的野生鬼藤,没有被驯化,可以杀人,尤其适合用来做咒术载体!”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shengdalaochongtiank')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