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58章 被咬的白流鱼

发布时间:2022-11-23 15:11:05

诧异风情的白指挥再度望向村子最北角落:“那是水伯住的地方?”白流鱼不太热衷于交际,对于村里的布局,并不太陌生。不打铁声音消失了,那股压迫也随着看不见,的吧了入眠!夜修澜点了点头,对村里的事情了如指掌:“水伯带着夫人和孙女住在里面,他孙女身体虚弱多病,鲜打铁声音消失,那股压迫也随之不见,想来已经入睡!。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章节目录<<<

《第58章 被咬的白流鱼》精选

诧异风情的白指挥再度望向村子最北角落:“那是水伯住的地方?”白流鱼不太热衷于交际,对于村里的布局,并不太陌生。不打铁声音消失了,那股压迫也随着看不见,的吧了入眠!夜修澜点了点头,对村里的事情了如指掌:“水伯带着夫人和孙女住在里面,他孙女身体虚弱多病,鲜打铁声音消失,那股压迫也随之不见,想来已经入睡!。...

不解风情的白指挥再次望向村子最北角落:“那是水伯住的地方?”

白流鱼不太热衷交际,对于村里的布局,并不太熟悉。

打铁声音消失,那股压迫也随之不见,想来已经入睡!

夜修澜点点头,对村里的事情了如指掌:“水伯带着夫人和孙女住在里面,他孙女体弱多病,鲜少出现在人前,夫人也少出门!”

“怎么问起这个?”

白流鱼没隐瞒,把之前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埋伏在梧桐溪边上的清一色水系星师,战斗力一般,解决的时候,感到一股威慑的力量,应该是水伯!”

这小村子,真是卧虎藏龙!

白流鱼颇为遗憾总结:“我们可能暴露了!”

第一次见水伯,夜修澜就觉得对方不简单,不过水伯对他们没有恶意,甚至冷淡中还透露一丝善意,边没有多防备。

“还等到现在?”

他们卖猎物,卖菜的时候,水伯便已经怀疑,如今只不过坐实而已。

水伯没管,便是默认他们存在,想来以后也不会拆穿他们!

“水伯?”白流鱼突然觉得身边的人都成了不动声色的高手,她是不是稳住高冷人设?

夜修澜失笑,高冷?

憨憨还差不多吧!

不过不认识白流鱼的人,的确觉得难以接近,前世他就是如此感觉。

不是自己人,白指挥一般都懒得搭理,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

夜修澜清楚记得,他第一次跟着白流鱼出任务,白指挥是多有想他扔下车不管!

如今,他算是登堂入室的自己人了,所以才能才看到她这一面。

夜修澜握紧手里的柔夷:“嗯,天色已晚,先睡吧!”

“你没事吧?”白流鱼低头,望着两人交握的手,睡觉就睡觉,拉什么手?

“天黑,看不清路”话虽如此,夜修澜已经熟练打开院子外大门,领着人进去。

白流鱼仰头,天上月明星稀,头顶树叶,片片清楚,夜大顾问脸皮是有多厚,才能将瞎话说的跟真的一样?

夜修澜修长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手势:“轻点声音,别把孩子吵醒了!”

白流鱼嗤之以鼻,你话比我多!

再说夜小小打雷都不醒来,何况是说话!

以前夜星辰还惊醒一点,如今大概是安心了,被自己弟弟同化,一两个说话的声音,根本吵不醒人。

推开门,果然两兄弟睡得无比香甜!

白流鱼低头示意,松开手!

夜顾问却开始装傻,表示不懂。

白流鱼觉得别扭,拉了一路,感觉手心都有细汗,抽回自己的手:“那香味对你没什么影响吧?”

要不然怎么这么反常,都要怀疑高岭之花被人附身了!

夜修澜望着空空如也的手中,意料之中,心中还是有些失落:“有啊,问什么我都会说真话!”

白流鱼面露疑惑:“真的?”

离魂香什么的,还有这个作用?

夜修澜打湿帕子,示意白流鱼净手净脸,慵懒随意,带着丝丝诱惑:“比真金还真!”

大好机会不能浪费!

白流鱼凑过去,问出自己由来已久的困惑:“他们说你喜欢男人,是真的吗?”

前世基地无聊的时候,白流鱼听到队里最多的问题就是这个。

白流鱼的队员,好几个被夜修澜抢了女朋友,就是看了夜顾问一眼就勾走的那种,但夜修澜从来没有官宣过他的女朋友!

大概是心有不甘,后来只要未来女朋友被夜顾问勾走,她的队员就说夜顾问喜欢男人!

夜修澜鲜红的舌尖在绯色的唇上划过,露出雪白的牙齿,带着嗜血光芒,一字一顿问:“你、觉、得、呢?”

难怪以前碰到的时候,白流鱼看向他的眼光那么一言难尽,原来一直以为他是断袖!

夜修澜恨不得时光倒流,把她那群长舌妇一样的队员打死。

对上夜修澜吃人的目光,白流鱼缩了缩脖子,嘟囔道:“你让问的!”

情况不妙,她还是直接睡觉吧,一晚上不洗脸,就当是美容了!

未卜先知的夜修澜,一把扣住要溜之大吉的白流鱼的手腕,猛然拉起,然后猝然低头,在白皙手腕上面扎扎实实咬了一口,甩都甩不掉的那种!

“嘶”白流鱼吃痛,压低声音喊道:“夜修澜你发什么疯,小心我揍你!”

片刻后,忍无可忍的白流鱼刚要伸手推开人,夜修澜掐准时间松开嘴,徒留上面一圈圆圆的牙印。

八个牙齿,整齐划一,虽然没有破皮,可印子已经沁出血丝,一时半会根本不会消除。

白流鱼顿时恼火,还她完美的小手:“你属狗啊!”说话就说话,怎么咬人。

问一句话,那么小气做什么,难怪没有女朋友!

“属龙”夜修澜没好气回答,大步往前,气冲冲收了水盆里面的水,脱下衣服睡觉!

呆头鱼,居然说他喜欢男人,明天让你吃夹生饭!

白流鱼瘪嘴,开个玩笑而已,至于吗?

抬起自己可怜的小手,对着窗外月光,牙印颇深,别说一时半会,怕是没个十天半月,根本消不了,窗外树上睡醒的小黑还幸灾乐祸:“让你不修口德,活该!”

气愤的白流鱼扔出一个小火球攻击小黑,威胁道:“以后给你找只公乌鸦!”

小黑轻松吞了火球反驳:“本皇不是乌鸦!”

扔了十多个火球,一个都没打中小黑,白流鱼气馁,手上的刺痛消失,人也冷静下来。

回头望着床边假寐的夜修澜,又看了看里面两个熟睡的孩子,终究怕吵醒孩子,没把夜修澜一脚踹下床。

劳累大半夜,明天还要继续开荒,白流鱼说服自己要大度,不跟夜修澜计较,径直脱了靴子,跨过夜修澜,在最里面睡下,没多久边沉入梦乡。

原本睡着的夜修澜缓缓睁开眼睛,打量里面白流鱼美好的睡颜,心满意足,有孩子也挺好,起码白指挥再怎么生气,也不会跑!

梦里都在被咬的白流鱼,第二天起来,精神都不太好,一直打哈欠。

贴心的夜星辰泡了一杯蜂蜜水,端给坐在秋千上醒觉的白流鱼:“阿娘,昨天我们吵到你了吗?”

白流鱼摸摸夜星辰的头,拿着蜂蜜水一饮而尽,果然还是儿子好,咬人的狼狗有多远滚多远!

可当某狼狗端出丰盛早餐,还多给白指挥做了一个酥软可口的肉饼的时候,白指挥什么气都不记得了!

果然,要抓住人,先抓住人的胃,古人诚不欺我!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shengdalaochongtiank')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