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一家人见县令

发布时间:2022-11-23 15:10:57

夜小小对吃的,总是会极其很敏感:“哥哥,用饭是什么?”夜星辰言简意赅的唬弄弟弟:“饮茶!”说着还有模有样的把茶杯放到了夜小小面前,害得白流鱼差点儿一口茶喷出。夜修澜一抬手轻拍白流鱼后背,太大的人,饮茶还能呛着!一朋友见面,夜修澜以狐狸直觉,意外发现了同类夜修澜抬手轻拍白流鱼后背,多大的人,喝茶还能呛着!。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章节目录<<<

《第30章 一家人见县令》精选

夜小小对吃的,总是会极其很敏感:“哥哥,用饭是什么?”夜星辰言简意赅的唬弄弟弟:“饮茶!”说着还有模有样的把茶杯放到了夜小小面前,害得白流鱼差点儿一口茶喷出。夜修澜一抬手轻拍白流鱼后背,太大的人,饮茶还能呛着!一朋友见面,夜修澜以狐狸直觉,意外发现了同类夜修澜抬手轻拍白流鱼后背,多大的人,喝茶还能呛着!。...

夜小小对吃的,总是异常敏感:“哥哥,用膳是什么?”

夜星辰言简意赅的糊弄弟弟:“喝茶!”

说完还有模有样的把茶杯放在了夜小小面前,害得白流鱼差点一口茶喷出来。

夜修澜抬手轻拍白流鱼后背,多大的人,喝茶还能呛着!

一见面,夜修澜以狐狸直觉,发现了同类,不打算客气:“光用膳,陶公子不必如此阵仗!”

陶管失笑,自己不表明自己是县令,人家就装聋作哑,难怪能面不改色坑独眼五千两。

两人还在沉默中较劲,似乎谁先开口,谁会输一般。

对峙间,一个穿着鹅黄收腰裙的姑娘气急败坏推门进来,腰上别着棕褐色长鞭,踩着雪白小长靴,明艳中带着一股天真,显然是被宠着长大的孩子:“表哥,你跟他们啰嗦什么!”

“我拦不住”后面的黄衣公子,大冷天摇着桃花扇,迈着八字步进来,腰上的桃花玉佩叮当作响。

就差脸上写几个大字,我是桃花,快来招惹我!

陶管只好无奈介绍拖后腿的队友:“抱歉,莽撞的是我表妹,秦香馨,后面那位,是温逐风!”

“哼”秦香馨才不管她温吞的表哥,径直坐在夜修澜对面,质问道:“喂,独眼找你,是因为孩子吧!”

果然,这些人全程监视着他们和独眼。

夜修澜似乎没听见一般,将自己的那杯茶给了白流鱼,茶微苦,回味甘甜,蕴含灵力,可以辅助修炼。

白流鱼嘴角抽抽,这是报复她之前藏他茶杯,所以要把喝过的茶给她?

至于这么小气么?

夜修澜点头,至于,他这人,睚眦必报。

见两人你来我往,旁若无人,秦香馨顿时来火,暴脾气的想要动手,成亲了不起啊。

陶管拉住秦香馨,示意人坐下,秦香馨不甘心,可也不太敢反抗,表哥也就温吞了一张皮,要是真生气,吃亏的是她。

陶管面不改色的给众人添茶,不紧不慢问道:“公子可曾听说,梧桐县孩子失踪案!”

哪怕对方是县令,夜修澜依旧不满对方算计:“听说过如何?没听说过又如何!”

秦香馨拍桌子,指着夜修澜大吼:“你一介布衣,居然敢这么跟管哥哥说话!”

白流鱼揉揉耳朵:“你能小声点吗?”

这姑娘个子不大,说话倒是中气十足,在这密闭空间,大声说话是有回音的,对于听力敏锐的人来说,有些难受。

“我……”秦香馨捂住嘴巴,想起自己还是贵女,说话要温柔,不甘心的小声补了一句:“你才嗓门大!”

白流鱼不想听两人打太极,有这个BJ时间,还不如去打听那什么独眼,歪头跟夜修澜商量:“你跟他们聊吧,我带孩子们去外面等你?”

打嘴仗,她不擅长!

夜修澜微微一笑,随即变脸:“不行,为夫怕你们背着我偷吃,公子既然无事,我们先告辞!”

陶管缓缓开口:“两位可知,和独眼在一起的事什么人?”

白流鱼:“胖子?”

众人……

这位夫人真敢说!

陶管继续说道:“公子所料不错,陶某的确是有事相商,请你的那位来头不小,乃是上郡一府的公子,你也不希望两位小公子时刻被惦记吧!”

县上是郡,一个胖子,大老远跑过来梧桐县这种偏僻小镇,怕不是吃喝玩乐这么简单!

遇上家世吓人的对家,一般人怕是会被唬住,任由陶管摆布,可夜修澜从来不怕事:“孩子,我们自己会保护,不牢公子费心!”

同样是狐狸,都想占上风,谈话进入僵持,没有进展。

温逐风哗啦打开折扇,自认颇有风度的摇着扇子:“你们说话累不累,来人,先上菜,边吃边聊!”

夜小小盯着温逐风来回晃动扇子,十分好奇:“你热吗?”

天气明明不热啊!

年幼的夜小小,还不知有个字叫做“装”。

被小孩子质疑,温逐风装的有些艰难,收好扇子,咳咳两声,一本正经:“小孩子,不要乱问!”

他这叫风度翩翩,跟热没关系!

见温逐风回避问题,好奇宝宝夜小小扭头,问自己的无所不知哥哥:“哥哥,他热吗?”

夜星辰趁机教导自己弟弟:“不要和不认识的人说话!”

夜小小当即答应,真的不问温逐风任何话,明明眼睛还盯着扇子。

温逐风在小孩纯真的目光下装不下去,只好收了扇子放桌上:“什么叫不能跟我说话,我又不是坏人!”

夜星辰一本正经辩解:“我们都不知道你是谁,坏人也不会把坏人写在脸上!”

写在脸上,他们也不认识,索性当不认识的人都是坏人。

口才不错啊!

温逐风像是被气到,正儿八经的介绍自己:“小鬼,你记着,我是温逐风,是金凤酒楼的东家!”

居然跟小孩杠上,还如此斗志高扬,温逐风某方面心智也就七八岁吧!

不过也算是知道鹤立鸡群的酒楼的奇葩风格从何而来。

夜星辰顺着杆子往上爬,反应不是一般灵敏:“既然你是好人,我们不想待在这里,你能让我们离开吗?”

“好人都不会勉强别人的!”

温逐风……这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还好对方是孩子,否则脸都大了,随即拿出大人的蛮横:“不能!”

夜星辰气鼓鼓说道:“你们这是绑架!”

居然还说自己不是坏人!

呃,现在小孩都这么聪明的吗?

温逐风应付不来,立马祸水东引:“一会就好,陶管这家伙是县令,梧桐镇丢了很多孩子,需要你们帮忙!”

“为什么!”

温逐风像是哄骗小白兔的大灰狼:“好人好事!做好了会有很多人感激你!”

阿娘告诉他们兄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们也不要随随便便答应帮别人忙,因为对方有可能是骗子。

夜星辰就是不松口:“感激不能当饭吃,而且你们也没帮我们啊,我们为什么要帮你?”

逻辑清晰,理由充分,说的实在妙,白流鱼默默给儿子点赞!

这一局,理屈词穷的温逐彻底风阵亡!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shengdalaochongtiank')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