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52章 送出去的外置雷灵根

发布时间:2022-11-23 15:10:52

夜莲儿最在乎的是这一张脸,用手拼命地捂着,可她怎么都赶不走小星星,这下不仅仅脸,手上也有不少伤痕。蜷在地的宋小静见此,也彻底怕了,怕自己的脸也被抓花,不知道哪突然爆发的力气,一咕噜爬出来,再顾夜莲儿,一个人捂着肚子,仓皇逃走。“救急,救急!”夜蜷缩在地的宋丽丽见此,也彻底怕了,怕自己的脸也被抓花,不知哪爆发的力气,一咕噜爬起来,顾不得夜莲儿,一个人捂着肚子,仓皇逃跑。。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章节目录<<<

《第52章 送出去的外置雷灵根》精选

夜莲儿最在乎的是这一张脸,用手拼命地捂着,可她怎么都赶不走小星星,这下不仅仅脸,手上也有不少伤痕。蜷在地的宋小静见此,也彻底怕了,怕自己的脸也被抓花,不知道哪突然爆发的力气,一咕噜爬出来,再顾夜莲儿,一个人捂着肚子,仓皇逃走。“救急,救急!”夜蜷缩在地的宋丽丽见此,也彻底怕了,怕自己的脸也被抓花,不知哪爆发的力气,一咕噜爬起来,顾不得夜莲儿,一个人捂着肚子,仓皇逃跑。。...

夜莲儿最在意的就是这一张脸,用手拼命捂着,可她怎么都赶不走小星星,这下不光脸,手上也有不少伤痕。

蜷缩在地的宋丽丽见此,也彻底怕了,怕自己的脸也被抓花,不知哪爆发的力气,一咕噜爬起来,顾不得夜莲儿,一个人捂着肚子,仓皇逃跑。

“救命,救命!”夜莲儿捂着脸不断大喊。

夜铁峰怒气冲冲从后山出来,他本来在山上练习完,下来跟白流鱼汇报。

老远听到两人声音,越听越觉得不太对,就稍微晚出来,没想宋丽丽和夜莲儿给他天大惊喜。

捡起地上的糖,嘟嘟昨天出事的现场,就有见到这种糖,夜铁峰怒发冲冠:“夜莲儿,你真是丧心病狂!”

“你居然连孩子都能下手!”

“我没有,不是我!”夜莲儿再也顾不得脸,见小星星不知何时已经飞走,伸出手,想要从夜铁峰手里抢回糖。

“不是你,那糖哪来的!”夜铁峰双目怒瞪,夜莲儿长得漂亮,说话也温柔,村里哪个后生不护着她,有好吃的都给她送一份,没想这人这么歹毒,居然拐卖孩子。

抢不来,夜莲儿聪明的开始示弱,哭的梨花带雨,脸上纵横交错的伤痕,更加增添了几分可怜的效果:“夜铁峰,是我鬼迷心窍,我以后不敢了,你把糖给我!”

“我也不想的,可是我要是不拿银子给阿爹,他要卖了我的!”

“我……我怎么这么命苦!”

夜铁峰虽然同情夜莲儿遭遇,但也没丢掉做人底线,昨天嘟嘟出事,可把一家人吓得不轻,死死握住拳头,没让自己心软:“这糖是哪里来的?”

“是……”

“说!”

宋丽丽那个见死不救的家伙,活该背锅,夜莲儿毫不犹豫把自己摘干净:“是,是宋丽丽给我的!”

“说要给白流鱼一个教训,我劝不过,才跟来的!”

“真的,我可以对天发誓,是担心大家才来的!”

见夜莲儿哭的实在可怜,顾忌着从小长大的情分,夜铁峰没有再厉声质问,可也没把糖给夜莲儿。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原来是村里人下药,难怪嘟嘟会中招。

沉默片刻后,夜铁峰问道:“嘟嘟昨天的糖是你给的?”

不得不说,夜莲儿是察言观色的高手,见夜铁峰语气软化下来,想着再哭一会,再装的可怜一点,夜铁峰就要把糖给她。

“呜呜,不是我!”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意,你不信我?”夜莲儿索性来了一记狠的:“我夜莲儿对天发誓,要是昨天的糖是我给的,我夜莲儿就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啪”

晴天霹雳!

夜莲儿吓得一哆嗦,一屁股坐在地上。

众人……

老天爷也看不得夜莲儿谎话连篇?

树上的白流鱼咬了一口果子,如今脸上疤痕尽消失,光滑的脸蛋一鼓一鼓,像是啃吃坚果的小松鼠。

将树下的一幕幕,尽收眼底。

想着夜莲儿这女人不去演戏,真是浪费天赋。

不过雷是哪里来的?不像是自然现象。

白流鱼想起什么一般,抓起夜修澜的手,雷惊木上面,还残留着一丝丝雷灵力!

引雷!

“你,你!”捡了一块木头,激发雷系,夜修澜你果然是老天爷的亲儿子,这样的金手指都能捡到。

要知道,雷系可是最强攻击系之一!

一想着木头还是自己送的,白流鱼不服气的想要掰下来,送出去的当天没有掰下来,如今也不过是白费力气。

努力一番,没有成效,白流鱼垂头丧气的靠着树,四十五角仰望天空,那个忧伤郁闷!

要是不送,她现在就是雷火双系,以后可以天下无敌的!

想哭!

雷惊木的作用,的确把夜修澜也吓了一跳,不仅加快了他体内木灵力的运转,提升修为,还能积蓄雷灵力。

引雷,是第一次小试牛刀。

夜修澜眉眼弯弯,显然心情十分不错:“谢谢白指挥,虽然我没有雷系灵根,但的确能引雷!!”

手上的手环,相当是外置的雷灵根!

白流鱼郁闷的腮帮都鼓起来了,像是受尽委屈的凤尾鱼,夜修澜拿过红果投喂,白流鱼狠狠地咬着,当是咬夜修澜。

如果只有这么点小雷,白流鱼自然不会放在心上,都打不到她身上,关键夜修澜还有水系。

洒一地水,打一个雷进去,估计能电死一片。

以后用拳头讲话,不知道还行不行得通,她是不是要弄一套绝缘服什么的!

白流鱼还没想出对策,下面的表演又开始了,夜莲儿哭哭啼啼:“铁峰,你要是不信我,我只能以死证明清白!”

雷都吓不傻夜莲儿,这女人真能折腾!

原本白流鱼还担心宋丽丽和夜莲儿,给三个孩子留下童年阴影,想要早些结束,夜修澜却想得开,两人暗中保护着,孩子也不会出事,所以才有下面的一一幕。

好在孩子表现出于意料,两个大人看戏到现在。

随即白流鱼换了一个话题,以缓解自己送出一个外置雷灵根的忧伤:“夜铁峰能抗住多久?”

夜铁峰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总归是有小时候情意在,夜铁峰虽然看着一壮实小伙,实则容易心软,白流鱼不太看好他!

夜修澜对白流鱼的评价不敢苟同:“那是他蠢!”夜星辰都知道夜莲儿不是好人,夜铁峰还白长这么大个子。

这时候的心软,只会让夜莲儿心存侥幸,以后更为猖狂!

“话说,夜莲儿是不是还惦记你?”白流鱼想起夜修澜的所有权问题。

是不是该庆幸白指挥终于记得有情敌?

算了,情敌这两字,夜莲儿不配!

“以后不惦记就行!”夜修澜挨着白流鱼坐下,手里端着一杯清茶,从容不迫,宛如古画中悠然自得的贵公子,清贵优雅,不食人间烟火。

“不过咱们招惹人的本事,倒是彼此彼此!”

夜莲儿是冲着夜修澜来的,宋丽丽冲着白流鱼来的,都这么招麻烦,合该天生一对。

白流鱼瞪眼反驳:“什么彼此,说的宋丽丽好像喜欢我一样!”

夜修澜把茶杯递到白流鱼嘴边,目光清清浅浅,嘴角含笑:“夜莲儿也不喜欢我,她只喜欢权势!”

对此,白流鱼嗤之以鼻,以前的夜修澜纨绔一个,夜莲儿不惦记正常,现在的夜修澜可有让人疯狂的资本。

末世多少人对夜种植师趋之若鹜,视他为皎皎明月,徐徐清风,为之神魂颠倒。

如今夜莲儿想要得到的,必定包括夜修澜这个人。

见白流鱼红唇不动,夜修澜把茶杯收回来,一饮而尽,这人有时候像是呆头鱼,有时候敏锐的谁都比不上,可偏偏不开窍,还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一声轻笑从夜修澜嘴角溢出,白流鱼晃着双腿,斜人一眼:“很好笑?”

零星的阳光洒在夜修澜脸上,光洁如玉,洁白无瑕,犹如上好的羊脂玉凝结而成。

绯红的唇,微微勾起,无端风流!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shengdalaochongtiank')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