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48章 都是戏精

发布时间:2022-11-23 15:10:51

村长望着的种在地里的大汉,是拐了他大孙子的罪魁祸首,心里想县令在,忍了好一会,才也没在他的猪脸上面加一拳。大家陆陆续续离开了后,村长直直跪在陶管面前:“多谢你县令大恩大德,救了我家嘟嘟!”陶管急忙扶起人:“村长,这是我职责所在,当严禁谢,你主要原因但是大家陆续离开后,村长直直跪在陶管面前:“多谢县令大恩大德,救了我家嘟嘟!”。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章节目录<<<

《第48章 都是戏精》精选

村长望着的种在地里的大汉,是拐了他大孙子的罪魁祸首,心里想县令在,忍了好一会,才也没在他的猪脸上面加一拳。大家陆陆续续离开了后,村长直直跪在陶管面前:“多谢你县令大恩大德,救了我家嘟嘟!”陶管急忙扶起人:“村长,这是我职责所在,当严禁谢,你主要原因但是大家陆续离开后,村长直直跪在陶管面前:“多谢县令大恩大德,救了我家嘟嘟!”。...

村长望着同样种在地里的大汉,是拐了他大孙子的罪魁祸首,想着县令在,忍了好一会,才没有在他的猪脸上面加一拳。

大家陆续离开后,村长直直跪在陶管面前:“多谢县令大恩大德,救了我家嘟嘟!”

陶管赶忙扶起人:“村长,这是我职责所在,当不得谢,你主要还是谢谢夜公子一家!”

没等村长开口,夜修澜先优雅摆手:“没事,邻里互帮互助应该的,村长,嘟嘟可醒来了?”

见夜修澜并没有因为夜铁峰的事情迁怒其他人,村长把心放回肚子里面,觉得这小子以前虽然混,如今浪子回头,胸襟开阔不少:“醒了,吃个鸡腿后,没什么大事,说是捡了个糖吃,谁给他的,他不知道!”

“鸡腿?”夜小小吞吞口水,他也想吃,明明吃饭没多久,总感觉肚子还能吃下。

一起做一些基本体能训练的夜星辰提醒弟弟:“好好练功,以后有更多的肉,也不会被人抢!”

天天吃肉,弟弟还这么馋,以后怎么办?

夜星辰觉得弟弟可能不会被糖骗走,但给一个鸡腿的话,结果就难以预料了!

只要提到肉,再看到外面抢他吃的温逐风,夜小小干劲十足,满口答应自家哥哥:“好!”

夜大峰的事情告一段落,陶管留着大汉要继续问话,村长也不打扰:“县令大人可还有什么吩咐?”

陶管摇头:“没有什么其他事,不过最近不太平,人贩子很多,村长一定要提醒村里的人,一定要看紧孩子,没事不要带孩子去镇上,等事情水落石出,会出榜公告大家!”

“是,县令大人!”担心孙子的村长也没多留,匆匆离去。

远处洗完澡的夜莲儿在暗处目睹一切,恨得牙痒痒,没想夜大峰这么没用,她费尽心思把人放出来,什么都没办好,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想着阿爹给她介绍的可以当她爹的老头,她一定要自己找一条活路。

夜修澜如今是二星种植师,是夜莲儿首要目标,真心不想放弃,新来的县令和他旁边的那位公子也不错,与其让宋丽丽占便宜,还不如自己想办法上。

机会,她缺一个机会!

夜莲儿目光落到院子里面练功的兄弟两,如果这两兄弟被人拐走,然后她找到人,县令一定会对她另眼相待。

她到时候就是县令夫人,比二星种植师夫人身份还要尊贵!

一个恶毒计划慢慢形成,一股恶臭传来,夜莲儿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自己臭到。

不论夜莲儿洗了多少遍,这味道依旧如影随形,似乎已经成为她身体一部分,家里人视她为瘟神,说要是洗不干净,人家不要她当妾,就刮掉她一层皮。

村里的人,隔老远都捂住鼻子嘲笑她,这一切都是那个夜修澜他们害得!

夜莲儿躲在阴暗处,望着如今光鲜亮丽,美丽动人的白流鱼,越发嫉妒的脸变了形!

如今优渥的生活,原本是她的!

都是白流鱼抢了她的!

实在是夜莲儿目光太直白,白流鱼想忽视都难,一扭头,对上夜莲儿扭曲脸,还有气红的眼睛,挑衅的勾起嘴角,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气得阴暗处的夜莲儿差点原地去世,想要找白流鱼理论,可想着县令大人还在,终究理智占了上风,悄无声音的离开了。

白流鱼咬着夜修澜新作的肉脯,还以为夜莲儿会冲上来干架,没想忍性如此出色,真是小看了她!

以后可要防着点!

沉默良久的大汉,见这几人丝毫没有带他去大牢的意思,顿时有点慌,他今天可是来踩点的,顺便为自己捞点油水。

要是被抓去大牢,县衙有他们的人,不用担心,可这地方,他们的人,不一定能找到,加上这几人不太正常,大汉有些哆嗦:“你们想干什么?”

“依旧不说?”夜修澜扫了眼大汉,慢条斯理:“粮**贵,留着废物做什么,不如杀了当肥料!”

陶管皱眉,目光不悦:“夜修澜,我才是县令,我说了才算的,你越俎代庖,可知道后果?”

大汉见两人似乎要内讧,顿时开心:“是啊,审问是县令的事情,你算什么东西……”

清脆的骨折声音后,“啊”大汉发出惊天惨叫,吵的树上的鸟都纷纷飞起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人间惨案。

夜修澜默默后退一步,脚下的手指骨断裂,嘴角噙着讥笑,邪肆狂傲:“不好意思,爪子太黑,没看见!”

十指连心,大汉痛的眼泪都出来了:“你,你居然动用私刑!”

“县令大人,他动用私刑,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真难为这大汉痛的牙齿打架,还想着挑拨离间。

被冒犯了的陶管再次开口:“夜修澜,你一介布衣,没资格动用私刑,不要太过分,他是重要证人!”

此时夜修澜脸上笑意退干净,取而代之的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淡漠,和陶管对峙,势均力敌:“是吗,话不投机半句多,几位好走不送!”

“哼,告辞”陶管怒气冲冲辞行:“逐风,把人带上!”

陶管率先上了马车,温逐风耸肩:“怎么每次都是我干活!”

白流鱼种人就算了,还种的这么扎实,挖出来太费时间。

所以直接拔!

飓风包裹着大汉的头,使劲往上提,“啊”大汉惨叫穿透云霄,他都觉得自己的头要断了!

“住手,住手!”

温逐风用折扇点点自己下巴,喃喃自语:“头拔不出来,那试试手!”

“咔嚓”大汉不管指骨断了,两只手也同时脱臼,痛的满头大汗,他都要怀疑温逐风是故意整他的。

温逐风根本不在乎大汉受不受得住,自顾自玩的开心:“还是不行吗?那头和手一起吧!”

待在土里的夜大峰,吓得恨不得自己晕过去,原来这世界上残暴的根本不止夜修澜夫妻。

“我说,我什么都说,不要这么拔我!”

夜大峰堂堂五尺男儿,就这么被吓得嚎啕大哭!

夜大峰心里防线被击破,大汉也害怕不已,生拔的滋味太难受,说不定还没等回到县衙,他就被生生拔成了两节:“我说,我什么都说,我要去大牢说!”

两人的求饶,让温逐风颇为可惜:“没意思,这么快求饶,我还想多试试几种拔人的方法呢!”

马车里面传来陶管不耐烦的催促:“温逐风,磨蹭什么,快点!”

就知道使唤人,温逐风一边吐槽,一边挥动扇子,两道飓风切入地面,两人连土带泥拔出,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感叹自己总算是捡回一条命。

温逐风把两个泥人用麻袋装好,嫌弃的扔到马车内,想着回去又要洗马车,真心晦气,又不解气的踢了两人一脚。

“走了!”

马车绝尘而去,连背影都透着愤怒!

虽然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不知道,可明白县令和夜修澜不欢而散!

有人幸灾乐祸!

有人害怕殃及池鱼!

悄悄打报告,让村长把夜修澜一家赶出去,还梧桐村安宁。

村长把人臭骂了一顿,说夜修澜是村里的恩人,他们不能忘恩负义。

等人悻悻离开后,村长想着县令之前的态度,反转的太过明显,暗自觉得这事情估计有内幕。

村长再次叮嘱大家看好孩子,准备过年物品,不要瞎掺和!

夜修澜是二星种植师,离开梧桐村,在哪活的好好的,还有他媳妇开荒的本事,谁不羡慕,如今是梧桐村需要这一对夫妻带着他们上新的台阶,不是他们需要梧桐村。

把这样的财神夫妻想办法留下来都来不及,还赶走?怕是脑袋里面是豆腐渣!

至于县令那边,村长总觉得夜修澜夫妻不会被他牵制,要解释,大概是直觉。

对人情绪敏感的夜星辰收功后,对于陶管的挥袖离去一直耿耿于怀,问坐在秋千上独自晃着,还咬着肉脯看戏的白流鱼:“阿娘,他们吵架了吗?”

白流鱼拿起袖子给夜星辰擦脸上的泥土痕迹,越擦越多后,淡定放弃:“你很担心吗?”

花脸夜星辰抿唇,望了眼拐角处厨房里面忙碌的夜修澜,然后轻轻点点头。

白流鱼轻轻推了夜星辰一把:“星辰,担忧有时候是需要表达的,尤其是亲人之间,你想知道,去问问你阿爹!”

这些时间相处下来,夜星辰虽然不再像以前抵触夜修澜,但依旧对他没有对白流鱼亲近!

夜星辰拽着自己衣角,有些犹豫:“我可以问吗?”

白流鱼俯身和夜星辰平视,星眸里面有细碎的光,鼓励道:“问吧,我在这里看着你!”

内心争斗了片刻的夜星辰,一步三回头,后面秋千上的白流鱼挥挥手,给他加油。

夜星辰这才深吸一口气,跑进厨房,仰着头望着夜修澜:“阿娘问你跟那个县令大人吵架了吗?他会不会打你板子?”

夜星辰印象中,县令是官,是可以打人板子的!

夜修澜洗米的手一顿,没有像往常那般敷衍回答,而是蹲了下来:“告诉你阿娘,没有吵架,是演戏,要把坏人觉得我们和县令之间有机可乘,主动现身!”

哪怕听不太懂,夜星辰还是明白过来,他们没有吵架,不自觉松了口气,眉眼弯弯,像是小月亮。

“我……我去告诉阿娘!”

望着背影都带着别扭的儿子,夜修澜突然觉得养孩子,也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

和白指挥一起养更有意思,看,她不就派了小天使来给他送温暖!

没多久,夜星辰去而复返,一本正经的告诉夜修澜他阿娘放心了!

说完还一脸淡定的在旁边帮忙洗菜准备晚饭。

夜修澜挑眉,儿子还能这么可爱?难怪白指挥老喜欢捏他们脸,尤其是夜星辰现在养出了一点点婴儿肥,抿唇嘟嘴的时候更为明显,他看着也有些手痒。

控制住,夜修澜移开目光,他不是白指挥,不会那般幼稚的!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shengdalaochongtiank')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