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被请喝茶

发布时间:2022-11-23 15:10:43

包厢内,夜修澜听完独眼龙一长串荒唐的的叙述,纤细手指端过茶杯闻闻茶香,又遽然放下自己,跟一群不懂香茶的人一同品茗,还倒不如跟白流鱼一同喝白开水。啊浪费了了这一片大好时光!本来我以为独眼龙,只会先找夜小小动手,没想而如今胃口大了不少。夜修澜淡定从容张口,好像说的真是浪费了这大好时光!。

>>>《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章节目录<<<

《第29章 被请喝茶》精选

包厢内,夜修澜听完独眼龙一长串荒唐的的叙述,纤细手指端过茶杯闻闻茶香,又遽然放下自己,跟一群不懂香茶的人一同品茗,还倒不如跟白流鱼一同喝白开水。啊浪费了了这一片大好时光!本来我以为独眼龙,只会先找夜小小动手,没想而如今胃口大了不少。夜修澜淡定从容张口,好像说的真是浪费了这大好时光!。...

包厢内,夜修澜听完独眼龙一长串荒唐的叙述,修长手指端过茶杯闻闻茶香,又猝然放下,跟一群不懂香茶的人一起品茶,还不如跟白流鱼一起喝白开水。

真是浪费了这大好时光!

原本以为独眼龙,只会先找夜小小下手,没想如今胃口大了不少。

夜修澜淡定开口,似乎说的不是自己儿子一般:“两个儿子一起?”

独眼指着对面的肥猪一般的男子,怂恿道:“是啊,夜兄弟,你儿子能给小公子当随从,那可是天大福分,你可别傻!”

夜修澜把玩茶杯,他儿子给人当随从?皇帝老子都不配,更何况是一个猪脑肥肠的傻子:“大儿子像我!”

独眼之前忽悠夜修澜,说的是夜小小不像他,怕不是亲生的。

至于夜星辰,原来的夜修澜是舍不得的,毕竟像他不说,还有可能成为种植师,想要夜星辰给他养老。

如今夜修澜松口,独眼一听觉得有戏,这是小的到手了,还怕大的不能到手。

随即又伸出另外的五个手指头,蛊惑夜修澜:“夜兄弟,天涯何处无芳草,有了钱,儿子再生就是,小公子出的可是这个数!”

一万两,对于一般人来说,的确是天价巨款,足够让人疯狂。

可夜修澜是谁,向来只有他算计被人的份,没有被人算计的份,都把主意打到他儿子们头上,不给点苦头吃吃,他就不姓夜

单独解决这独眼,夜修澜不解气,准备连买家也一起端掉:“这位小公子倒是家境富裕,出手大方,不知是何方高人?”

对面猛塞甜点的男子一听夜修澜打听打身份,脸上的横肉蠕动,轻蔑不已:“小爷的身份,你还不配知道,按时交人就好!”

人长得丑,话也难听,声音大概是被自己肥肉压倒,粗嘎如石粒摩擦地面,难以入耳。

夜修澜瞬间没有套话的欲望,骨节分明的手,放下茶杯,香茶一口都没动:“有点道理!那你们先交定金,三天后,梧桐村外的石头桥见,一交人,一手交钱!”

独眼哈哈大笑,夜修澜那两个儿子容貌出色,灵动中带着一股天真无邪,一看就想要让人摧残,绝对会的得到上面的人的喜欢。

想到这笔大生意,独眼麻利从怀中掏出银票:“夜兄弟爽快,这一千两,是定金!”

一千两?打发谁?

他可不是白流鱼,有区区一千两,就觉得自己是富婆。

夜修澜摇头,淡定伸出手掌,五个手指竖起:“五千两成交,不过这规矩你们懂的吧,要是让人知道是我卖了儿子,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五千两有点多,不过想着夜修澜最后也是把钱花在赌场上,也算是回到自己腰包,独眼便没有多在意。

五千两出去溜一圈,带回一笔大生意,说不定自己还会因此得到提升,这买卖划算。

想通后的独眼笑呵呵递上银票,好兄弟的拍拍夜修澜肩膀:“懂,懂,风高夜黑无人的时候,必定不会让旁人发现!”

夜修澜拍开肩上的手,还嫌弃的擦了擦衣服,独眼脸色挂不住,想着等交易成了,一定要夜修澜好看,居然敢这么小看他!

似乎没见到独眼便秘的脸色,夜修澜淡定起身,想着外面一两银子的茶,加快了脚步:“必须一次成功,否则我可没银子再哄他们几个放下戒心!”

独眼也是十足的变色龙,哪怕被夜修澜气的不轻,还能笑脸相送:“那一定!”

夜修澜带着银票离开,步履从容的回到座位上,这母子三人真是做得出来,一滴茶都没留!

白流鱼还在一边挤兑:“要再来一壶?”

母子三人手边的茶杯满满的,香气袅袅,昭示着刚离壶不久,可见是他刚出来,三人就分了最后的茶。

而夜修澜,连杯子都被收走了,这群没良心的!

夜小小见自己的茶被盯上,吞下最后的肉夹馍,端起茶杯,咕噜下肚,生怕晚片刻被抢。

夜星辰倒是没有弟弟那么狠,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茶分给夜修澜的时候,夜修澜猿臂一伸,拿过白流面前那一杯香茗,少有的豪放,如同喝酒一般,一饮而尽。

白流鱼没想见过一趟胖子的夜修澜如此生猛,怕是被里面的人恶心的不轻,失了理智,小声提醒道:“那个,我喝过的!”

试问,夜顾问何曾跟别人共杯过!

想到那几百斤横肉的胖子,贼目鼠光,要一起喝茶吃饭,的确是挑战人的极限。

对上夜修澜似笑非笑的目光,白流鱼悻悻从凳子上,拿出最后一只茶杯,里面满满的茶水,可不就是夜修澜消失的茶杯:“开个玩笑!”

求别发疯!

夜修澜哭笑不得,这时候还有心情玩捉迷藏,刚才在包厢的气闷,奇迹般散去,眼中暗含的戾气消失殆尽。

手指碰触到手背,一个微凉,一个干热,夜修澜心跳快了一拍,神色不自然的拿过茶杯,依旧豪饮。放下空杯子,率先站起来:“回家!”

白流鱼不解,伸手摸摸茶杯,温热的啊,怎么把夜修澜白皙的耳垂都烫的通红?

这茶暖身效果太明显了吧!

见三人没动静,夜修澜回头:“还不跟上!”

“哦!”母子三人赶忙站起来,跟上夜修澜步伐,一家人刚到楼下不久,拐弯还没入巷,背后便有声音响起。

“诸位请留步,县令大人有请!”

今天大概是什么好日子,请人的可真多!

对方十多人拿着武器,训练有素,带着小孩打群架不太方便。

片刻后,一家四口重新到了酒楼,便是刚才白流鱼觉察到有目光打量他们的包厢。

房间装饰低调奢华,上好的红木,都用香料熏过,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包厢里面,一位青衣公子坐在桌前,公子如玉,大概就是说的眼前人,烹茶洗杯,行云如流水,赏心悦目。

“诸位请坐!”

人家坐着,他们站着,的确不公平,白流鱼带着孩子毫不客气入座。

对方将香茗一一送到四人面前,温润的面容上,微笑惑人,让人无端放下戒备:“在下陶管,和几位一见如故,可否赏脸一起用膳?”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shengdalaochongtiank')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