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023章 坏我修为

发布时间:2022-11-23 14:24:21

他绕开绯然,刚要回去,绯然很紧张道:“别……蛟蛟你别去!”沈御蛟转身回眸笑着看她几眼,道:“没事儿的,你忘了,我又也不是凡人,也没什么能怎奈我的。貌似你,好好的在屋里待着,切记出,要不然出了什么事,反而叫我分散精力,明白了吗?”绯然垂下眸子,点了点点头,道:绯然垂下眸子,点了点头,道:“你……快些回来。”。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章节目录<<<

《023章 坏我修为》精选

他绕开绯然,刚要回去,绯然很紧张道:“别……蛟蛟你别去!”沈御蛟转身回眸笑着看她几眼,道:“没事儿的,你忘了,我又也不是凡人,也没什么能怎奈我的。貌似你,好好的在屋里待着,切记出,要不然出了什么事,反而叫我分散精力,明白了吗?”绯然垂下眸子,点了点点头,道:绯然垂下眸子,点了点头,道:“你……快些回来。”。...

他绕过绯然,正要出去,绯然紧张道:“别……蛟蛟你别去!”

沈御蛟回眸笑着看她一眼,道:“没事的,你忘了,我又不是凡人,没有什么能奈何我的。倒是你,好好在屋里待着,不要出来,要是出了什么事,反倒叫我分心,知道了吗?”

绯然垂下眸子,点了点头,道:“你……快些回来。”

“好。”

沈御蛟转身而去的那一刹,绯然心里开始砰砰砰的乱跳。

不知为何,她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糟糕,甚至让她感到绝望。

沈御蛟循着那亮光而去,还没走到,便听到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男人,女人……

那声音惨烈无比,像是被地狱里的恶鬼抓住了,撕扯了魂魄一般的撕心裂肺声。

沈御蛟握紧了拳头,匆匆而去。

等到他赶到的时候,地上的雪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几个火把在雪中燃烧着,几乎要被浇灭。

周围昏暗,只能看得出一个漆黑庞大的身影在雪中发出低鸣声。

而那身影似乎正在撕扯着一具身体。

血腥味在鼻腔里蔓延着,沈御蛟只觉得胃里翻滚,让人作呕。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从身形上看,像是一只大鸟,生着一双庞大的翅膀,但又像是一只麒麟,长长的尾巴,粗壮的四肢。

那怪物突然抬起头来,在夜空中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盯着沈御蛟。

沈御蛟不禁打了个冷战,这东西的气息不是他能够抵抗得了的。

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怪物已经冲着沈御蛟扑了过来。

在火光之中,沈御蛟看清了那东西。

蛟龙模样,四肢粗壮,满身鳞片,还有一双翅膀。

这是……应龙!!!

沈御蛟不过是一条还没成蛟的蛇,连蛟龙尚且不敌,如何能对抗一条上古应龙?

他只能四处躲避。

应龙的身手极其矫健,甚至还可以在空中腾飞。

沈御蛟很快就落了下风,被那应龙抓伤了手臂。

鲜血流淌出来,沈御蛟捂住手臂,只能继续躲避。

这样下去不行的,他会死在这里。

此时此刻,他脑海里想起的是绯然的那张脸。

她还在……等着他。

要把这条应龙引开才是,不能让他在这里继续伤人,不然的话,绯然迟早要遭它的毒手。

沈御蛟思索之际,后背又被那应龙的尾巴划破。

这冰天雪地之中,伤口格外的疼痛,被寒风一吹,更让他无法忍受。

沈御蛟腾身而起,想把应龙引开,却突然被身后的一个声音吸引住了。

“蛟蛟!”

是绯然!

绯然双目含泪的看着沈御蛟无力反抗的躲避。

这一声,不仅吸引了沈御蛟的视线,也成功的吸引了应龙的视线。

应龙咆哮一声,直直的冲着绯然而来,眼看绯然要成为应龙的盘中餐,沈御蛟闪身而来,拦腰抱起绯然。

躲避不及,他硬生生的挨了那应龙的一抓。

疼痛的滋味,让沈御蛟视线开始模糊,他大口大口喘着气。

不行,现在不能倒下,还不行,要是他现在死了,绯然也会死的。

不行!不行!不行!

可是,双眼已经没有力气睁开了。

耳边传来应龙飞腾,呼扇着翅膀搅起的风声。

沈御蛟已经没有力气了。

他的灵力也已经要耗尽了。

该死!他在心里暗骂,可也无济于事。

灵力消散,沈御蛟直直的摔在地上,怀里还紧紧的抱着绯然。

绯然哭喊着:“蛟蛟,蛟蛟……”

沈御蛟能听到她的呼喊声,可是已经没有力气回应她了。

他好后悔,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对绯然好一点,要是能对她好一些,现在就不会这样遗憾了。

可他们很快就要死了。

沈御蛟晕了过去,可那应龙仍旧不依不饶的冲着两人扑了过来。

绯然闭上眼睛,手臂挡在两人身前,喊道:“滚开!!!”

不知从哪里来的一束强光,在绯然的周身弥漫开来,化成一股强大的灵力将那应龙振飞在地。

应龙重重的摔在地上,折断了翅膀。

它踉踉跄跄的爬起身来,低吼着却不敢在靠近绯然半步。

黑暗之中,绯然的双眼有些发红,像是从眼睛里透露出鲜红色光茫,让那应龙惶恐。

终于,应龙低吼着飞走了。

绯然像是如梦初醒,大口大口喘着气,怀里紧紧抱着沈御蛟。

她艰难的爬起身来,扶着沈御蛟回屋去。

一进屋,绯然这才看清了,那人身上又好几道可怕的伤口,还在不停的往外渗出血来。

绯然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眼泪也不听使唤的掉了下来。

她一面哭,一面把沈御蛟扶到床榻上去。

“蛟蛟,蛟蛟,你怎么样了,你醒醒啊,你快醒醒,不要死,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

沈御蛟一动不动的躺着,没有丝毫转醒的迹象。

突然,一声巨响,房门被一脚踹开,岳竹站在门口,紧张道:“绯然,你没事吧,我刚才,吓坏我了,我想来看你,可他们不让,我真担心你。”

他走上前来,绕过绯然遮挡的身影,这才看清了床榻上躺着的那个少年。

绯然身影一颤一颤,似乎在哭泣。

“绯然?”

绯然低泣着呜咽道:“快……快救救……救他,求求你……岳竹,你……你救救他,他受了很严重……很严重的伤,他……快死了。”

岳竹第一次看到绯然这般伤心的哭泣,顿时慌了神色。

但他也无可奈何,道:“他……这是怎么回事,我也……我也很想救他,可现在外面人心惶惶的,没人赶出去叫大夫,即便是叫大夫,也没有大夫敢来啊,绯然,我……”

绯然闭上眼睛,绝望的哭着,“那怪物已经离开了,你相信我,找个人来给他医治吧,他不能死,不能就这么死了。”

岳竹咬了咬嘴唇,道:“罢了,我去找人来,你等一等,我一定找人救他,一定找人来,你别哭,别哭了。”

岳竹跌跌撞撞的跑出门去。

绯然趴在床榻边缘,手里紧紧握着沈御蛟的手。

“只要……只要你能活……过来,我再也不……不会纠缠你了,我宁愿……拿我的命……来换你的……你的命,蛟蛟,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把你从山上……带回来,你不要死。”

她低声的哭泣着,周身却出现一股一股的气息,一点一点的涌入沈御蛟的体内。

那些看不见的气息也不停的向四周扩散着,无限的蔓延开来。

良久,岳竹真的绑了一个大夫回来。

绯然赶紧起身,给那大夫让出地方来。

那大夫惊慌失措的给沈御蛟切了切脉,道:“这位公子,这位公子失血过多,身体已然有些冰冷了,怕是……怕是无力回天了。”

一听这话,绯然几乎要晕厥过去。

岳竹赶紧扶住她的肩膀,道:“绯然,你振作一点,这……总归还有一线生机,先不要放弃希望。”

大夫又道:“是是是,我且先给公子弄些止血的伤药来,先给这位公子止了血再说。若是这位公子能熬得过今夜,或许真的能转好,若是不行,怕是无济于事。”

绯然道:“好,我跟你去开药。”

岳竹见她精神状况如此之差,便道:“你还是在这里等着的好,我去就行了,你也受了惊吓,不能出去走动了,你好好待着,我去去就回。”

绯然抿了抿唇,双手抓住岳竹的衣裳,道:“此番不管结果如何,你的大恩大德,我此生一定做牛做马回报你。”

岳竹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道:“都是这么久的朋友了,何必说这样见外的话,等着我。”

岳竹跟着大夫离开,绯然看着床榻上那人,心中难过。

这一晚,绯然一夜没有合眼。

等到岳竹带着止血药和绷带回来,绯然便开始给沈御蛟上药。

岳竹想帮她的忙,可她不肯。

绯然道:“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一个人照顾就够了,这一晚上已经叨扰的足够了,你应该也很累了吧,快回去休息吧。要是明日他醒过来了,还得烦请你多多帮忙才是。”

岳竹只好点点头,道:“你也不要太操劳了,他一定会没事的。”

绯然苦笑了下,道:“我知道,我不累,一点都不累。”

她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眼睛也是看着沈御蛟的,好像不是在跟岳竹说话,像是在跟沈御蛟说得一般。

岳竹只当这是绯然作为姐姐,对自己弟弟的关心,也就没有十分在意。

人家到底是姐弟二人,他是个外人,也总不好大晚上的还在绯然屋里,反而辱没了她的名声去。

岳竹悄悄地离开了。

绯然反反复复的往炭盆里加着炭火,唯恐冻着沈御蛟。

她靠在床榻边,静静的看着他。

“对不起,蛟蛟,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明明知道你是有口无心的,但你说的话,还是让我难过生气。分明我该迁就你的,分明你才是我的心中所爱,却莫名的对你生气。要是你能醒过来,我保证,你若是讨厌我,我就走的远远的,再也不叨扰你;要是你还愿意跟我相处片刻,我一定对你惟命是从,决不再对你生气,你说什么我都听着,好不好?”

那人的手指轻轻动了动。

绯然惊喜的握住他的手,低声唤他,“蛟蛟?蛟蛟?你醒了吗,你醒了是不是?”

沈御蛟的手指轻轻的颤抖了下,又不再动弹了。

绯然紧紧的闭上双眼,双手握着他的手,低声道:“醒过来吧,我求求你,我求求你,醒过来。”

那人仍旧没有半分动静。

不禁让绯然怀疑自己方才是一种错觉。

他或许没有动。

一夜无眠,直到天空泛白,绯然仍旧睁着一双微红的眼睛看着那紧闭双眼的少年。

突然,那少年的眉头皱了皱,缓缓张开了薄唇。

“水……水……水……”

他的声音很虚弱,像是从喉咙里低低的发出来的喘息声。

绯然紧张地起身,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轻轻扶起他的身子,把水杯递到他的唇边。

那人也乖巧的张开嘴巴。

却因为喝的太急了,水滴沿着嘴角滑了出来。

“咳咳咳……”那人发出一阵咳嗽声,似乎是被水呛着了。

手指轻轻在他后背上拍着,绯然低声道:“好点儿了吗?”

沈御蛟咳嗽了好一阵儿,终于觉得舒坦了些。

可身上的疼痛感又让他忍不住皱起眉来。

他低声呜咽着:“好疼啊。”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沈御蛟靠在绯然怀里,就觉得那阵疼痛好像比之前要减缓了一些。

他忍不住往绯然怀里蹭了蹭。

绯然心疼道:“我该怎么做,怎么做才能让你疼痛减缓一些?”

沈御蛟低声喃喃道:“抱抱我。”

这种类似于小孩子撒娇的口吻,是平日里沈御蛟怎么也说不出来的。

此时此刻,绯然真不知道该不该感谢他受了这么重的伤。

绯然不敢触碰沈御蛟的伤口,只是轻轻的揽着他的肩膀,把人抱在怀里。

她问道:“好些了吗?”

他皱着眉头在绯然怀里蹭了蹭,带着几分低泣的意味儿,“我是不是……要死了?”

沈御蛟现在身体虚弱,每说出一个字都带着虚弱的病音,可怜极了。

绯然轻声安抚,“不会的,你不会死的,你不是还要成蛟的吗?要赶快好起来才是,对不对?”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起来沈御蛟便瘪了瘪嘴,道:“你还敢说,我成不了蛟,都是你害的。”

绯然不明白他说得深意是什么,只是以为他抱怨此刻自己受了伤是因为她。

她愧疚的抚了抚沈御蛟的手臂,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你带回来的,我真的很后悔,要是我没有带你回来,要是……我没有好奇外面发生了什么,要是……我能阻止你出去,你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沈御蛟却道:“避重就轻。”

绯然:“……”

沈御蛟又道:“你坏了我的修为。”

绯然:“…………”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eirentayongyuanzaitaofe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