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016章 香味

发布时间:2022-11-23 14:24:16

她像像的教他,先切什么菜,再切什么菜。先把这个下锅,再把那个下锅。沈御蛟被那油烟呛得基本上要流眼泪。锅里的油水劈里噼的响出来,他又吓得不能动弹严禁。绯然道:“要不然……但是我来吧。”那人不愿,“不行啊,我说了我来做,你认真地点儿教我,我明天要自己先把这个下锅,再把那个下锅。。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章节目录<<<

《016章 香味》精选

她像像的教他,先切什么菜,再切什么菜。先把这个下锅,再把那个下锅。沈御蛟被那油烟呛得基本上要流眼泪。锅里的油水劈里噼的响出来,他又吓得不能动弹严禁。绯然道:“要不然……但是我来吧。”那人不愿,“不行啊,我说了我来做,你认真地点儿教我,我明天要自己先把这个下锅,再把那个下锅。。...

她一样一样的教他,先切什么菜,再切什么菜。

先把这个下锅,再把那个下锅。

沈御蛟被那油烟呛得几乎要流眼泪。

锅里的油水劈里啪啦的响起来,他又吓得动弹不得。

绯然道:“要不……还是我来吧。”

那人不肯,“不行,我说了我来做,你认真点儿教我,我明日要自己做的,你可别漏掉了什么。”

他这般坚持,绯然也没什么好说的。

她只好继续教他炒菜。

忙活了许久,可算是出锅了两道菜,这一回是绿油油的,不是黑的。

沈御蛟擦了擦额角的汗珠儿,看着那两道菜,和先前的那两道菜真是没法儿比较。

这一次,他挺有自信的,看起来就挺不错的。

沈御蛟一手端着一盘菜,也就没有手来扶绯然了。

他道:“你且站在这里不要动,我一会儿回来扶着你走。”

绯然:“……”

这又是做什么?

她还没到病入膏肓的时候,用不着这样呀!

可那人眼神坚定,似乎不容许拒绝。

绯然只好点头答应下来。

沈御蛟匆匆的跑出去,把菜摆在桌子上,又立刻回来把绯然扶了出去。

绯然忍不住问道:“你为何……”

话还没问出口,沈御蛟就抢着说道:“你真是笨死了。”

“…………”

这又是从何而来?

绯然偏头看了他一眼,那人却目视前方,脸上带着几分心满意足的笑容。

沈御蛟生的好看,笑起来的时候就更好看了。

不像是个妖怪,倒像是个仙子,美极了。

绯然张了张嘴,想夸他,可又说不出口。

她不知道沈御蛟喜不喜欢听这样的话,要是生气了可怎么是好?

沈御蛟扶着她坐下,递筷子给她,道:“快吃饭,不要饿着了。”

绯然点点头,接过筷子。

这一次,真的还好。

沈御蛟没敢再问了,就算自己天赋异禀,也不可能第二回就做的比绯然做的好吃。

他吃了几口,好像有点淡了。

可绯然倒是吃了不少,他只好问道:“你觉得好吃吗?”

绯然点点头,道:“倒是挺合我的口味的,你应该吃不惯吧,你口味那么重,可以再加些盐。”

沈御蛟怔了怔,道:“你……你不喜欢吃咸的?”

这一问,绯然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连连道:“没……我……我也挺喜欢的。”

可她分明方才说了喜欢淡的。

沈御蛟捏紧了筷子,道:“这些日子,你都是为了迎合我?”

绯然不可否认,她确实不太喜欢很咸的东西,也不喜欢鱼,可他喜欢。

沈御蛟皱了皱眉,道:“你既然不喜欢,为什么不说出来,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呢?”

她没说话,轻轻放下筷子,低着头。

沈御蛟的眸子颤了颤。

是了,每一次他大声说话的时候,她都是这样的。

很沉默,低着头,有的时候可能在哭。

可他只管自己生气,从来没有在意过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沈御蛟声音降低了下来,道:“对不起。”

“…………”

绯然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更叫沈御蛟难过了。

跟他相处的时候,她一直是这么小心翼翼地。

她很害怕他!

绯然低声道:“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的,我没有生气。”

沈御蛟喃喃道:“你应该生气的,我做的不好,我对你一点都不好。”

绯然:“……”

他今日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这般善解人意,让人更不放心。

沈御蛟握住她的手,又很诚恳地说道:“我以后……会补偿你的。”

补偿?什么补偿?

绯然还没问出口,那人便又把筷子递给她,道:“先吃饭吧,其他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她愣愣的接过筷子,安安静静的吃起饭来。

两人吃了一顿格外沉默的饭。

平日里沈御蛟吃饱了都会回屋里躺着的,或者他吃撑了,也会坐着跟绯然说一两句话。

今日倒是勤快的起身收拾了碗筷。

“还是我来吧。”绯然什么都不干,总觉得心里很不踏实。

刚站起身来,又被沈御蛟按着肩膀坐了下来。

他振振有词道:“我说了,你不准乱动。”

这话不似之前的威胁,很柔和的一句,像踩在云朵上的感觉。

这种轻飘飘的滋味让绯然感到后怕。

沈御蛟收拾了碗筷,又回来把她扶回屋里躺下。

临走前还说,“你不准乱动,我不来喊你,你不准出去,知道了吗?”

绯然:“……”

沈御蛟从绯然屋里出来,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把正趴在床榻上的兔子拎起来,扔进院子里的草地上。

小兔子滚了滚,便蹦蹦跳跳的吃草去了。

沈御蛟抬头看了看太阳,有点刺眼。

已经快要入秋了,怎么太阳还是这么大?

沈御蛟的眼睛被刺得痛痛的,可不知为何此时此刻心里格外安稳。

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害怕又安心。

虽然很矛盾,但此时此刻沈御蛟就是这个感觉。

闲来无事,沈御蛟便独自一人下了山。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但是初为人父,他总觉得要准备些什么的。

可……该准备什么呢?

镇子上的一个小铺子里,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孩正在端着一个花盆从屋里到屋外。

突然,脚下一滑,在门槛上摔了一跤。

手里的花盆掉在地上打碎了。

那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很快,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从屋里出来,一把抱起那孩子,仔仔细细的检查了那孩子身上有没有伤口。

确认了没有伤口,又只能给他擦着眼泪,哄着孩子进屋去了。

这就是……父亲吗?

沈御蛟没有父亲,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好。

可看上去好像……也不是很难。

他继续往前走。

路过一间瓦房,那房门被一个少年打开,少年东张西望的看了看,见周围人少,便悄悄地溜了出来。

那少年刚出门,还没走远,那房门又被打开了,一个中年男人手拿着鸡毛掸子追了出来。

男人喝道:“臭小子,又跑去哪里鬼混,给我回来!”

少年只是转身,冲那男人做了个鬼脸跑远了。

沈御蛟怔怔地看着那少年跑开的身影,心里说不上来的滋味。

他以后也会像那个男人一样,拿着鸡毛掸子追着旁人跑吗?

看上去……挺丢脸的。

沈御蛟在镇子上转了一下午,心里的那根弦儿终于松了一些。

他想明白了,做父亲也没什么不好的。

只是可惜了自己跟天上的神女再无缘分,但绯然……好像也还好。

她虽然不像神女那么高贵美丽。

事实上,沈御蛟已经不记得那位神女的样子,只是印象中她生的很美貌,如今几百年过去了,他想不起来了的。

只是那神女是他心中的一个执念。

若不是为了这个执念,他大抵也不会这么想成蛟。

天族的蛟龙分封,是神女前来授封的。

沈御蛟也知道自己和神女之间的察觉,从没想过要跟她能真的有什么,只是想再见她一面,想跟她说一声感谢罢了。

如今,或许那神女已经忘记了他这么一条小蛇吧。

倒也不必挂在心上了。

沈御蛟想通了,便起身要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给绯然买了一块糖糕,又买了一条鱼。

沈御蛟虽然学了做菜,但不会做鱼,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活蹦乱跳的一条鱼。

沈御蛟只好提着那条鱼去求助绯然。

还没进门,绯然便闻到了那股子鱼腥味,顿时干呕起来。

沈御蛟一进来,瞧见的就是她匍匐在床榻边缘,不停干呕的样子。

他丢下手里的鱼草绳跑过去。

“你没事吧?”

绯然只觉得那条鱼在她屋里,她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沈御蛟拍着她的后背,道:“怎么这么严重,我……我给你倒杯水喝。”

绯然难受的扯着他的衣领,指了指那条鱼,示意他把那条鱼弄走。

可沈御蛟哪里看得明白,还以为她想看那条鱼,故而把鱼拿近了些,给她瞧。

“我刚买的,想做给你吃,不过你得教我。”

绯然摆着手,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蹦出一个,“拿……拿走!”

沈御蛟怔了怔,后知后觉道:“哦哦,好好好,我拿走,我拿走。”

有孕的人不能吃鱼的吗?

沈御蛟也不敢多问,想着绯然大抵也是头一回,她也云里雾里的,到现在连自己有孕都不知道呢吧。

沈御蛟把那条鱼丢的远远的,才回来。

绯然缓了一阵儿,可算是好些了。

沈御蛟给她倒了杯水,让她喝下去,好多了。

“你不喜欢鱼?”

绯然的一双眼睛红红的,刚才的那阵干呕弄得她流了几滴眼泪,眼角还含着泪水,可怜极了。

沈御蛟不忍心,便叫她躺在自己腿上。

“都怪我,我不知道,你不喜欢什么,要跟我说啊,今早也是因为这个你猜脸色不好,是吗?”

绯然点点头,道:“嗯,我受不了鱼的味道,远远的闻到就觉得难受,便是熟的也受不了。”

原来如此。

这么讨厌鱼,还要给他做鱼吃。

他到底是做了些什么呀。

沈御蛟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绯然又道:“可要是你高兴,我也可以……忍一忍的。”

沈御蛟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不要,你不要再迁就我了,你现在最重要,我来迁就你,你只管让我照顾着就好了。”

绯然眸子暗了暗,道:“可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对我好,为什么你要做这些事情,为什么……”

沈御蛟道:“以后你就知道了,我怕吓着你,还是先不要告诉你的好。”

他越是这么说,绯然心里越惶惶不安。

她沙哑着声音道:“你要走了,是不是?”

临别前给她的一丝温暖吗?

绯然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是能吓到她的事情。

沈御蛟否认道:“不是的,我不会那么不负责任的,我可以一直在你身边,到你过世,我都会陪着你的。”

绯然怔怔地看着他,双眼中的泪珠儿不停的转着圈儿。

“真的吗?你真的愿意陪我?”

她的声音颤抖着,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但又很害怕那根稻草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折断,或者……沉入水中。

沈御蛟点了点头,道:“嗯,为了你,也为了……”也为了孩子。

绯然缓缓坐起身来,双手环住沈御蛟的脖子,抱住了他。

“谢谢你,谢谢你,我真的好高兴,蛟蛟。”

沈御蛟:“…………”

他怎么突然有点后悔了。

“你别……”别这么叫我。

绯然微微松开了他几分,眼睛含着泪看他,看得他硬生生把后面的话都吞了下去。

“没什么,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绯然笑了笑,轻轻在他脸颊上印下一吻。

沈御蛟呆住了。

那一张漂亮的脸瞬间红了起来,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绯然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又趴在他肩膀上。

沈御蛟抬手摸了摸那被亲过的脸颊,脑海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欢喜大过于惊讶。

绯然的身上有一种特有的花香味,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花香。

从前沈御蛟没怎么留意,但今日两个人抱在一起,他闻到了,很好闻。

他沙哑着声音问她,“你身上什么味道?”

绯然抬了抬头,嗅了嗅自己的手臂,以为是沾染了鱼腥味或者是油烟的味道。

她惊慌失措的问:“很难闻吗?我去洗澡!”

沈御蛟摇摇头,道:“你好香啊,让我闻闻。”

他凑在她脖颈上,闻了闻。

越凑近闻,越香!

这味道好像不是沾染在身上的,倒像是从身体里发出来的,染在魂灵里头的味道。

他的呼吸洒在她脖颈,有点痒痒的。

绯然忍不住的躲了躲,那人也就不再闻了。

沈御蛟松开她,从怀里摸出一块糖糕,给她。

绯然其实只有那一次给沈御蛟买糖糕的时候,吃了那么一点点,再也没有吃过了。

此刻沈御蛟给她这么大一块,她有些不适应。

“我们一起吃。”

绯然说着,掰了一半分给沈御蛟。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eirentayongyuanzaitaofe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