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011章 被绑架的少年

发布时间:2022-11-23 14:24:13

只要你能让沈御蛟离开身边,就算而已每天看仔细一看他,给他做些吃的,和他说说话的,是好的。绯然点了点头,道:“嗯,好,我我相信你。”这话听着是句好话,可沈御蛟却听不出开心来。他的脸反倒更铁青了几分。果真,凡人是凡人,移情作用别恋快得很,这才几日,她也能接绯然点点头,道:“嗯,好,我相信你。”。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章节目录<<<

《011章 被绑架的少年》精选

只要你能让沈御蛟离开身边,就算而已每天看仔细一看他,给他做些吃的,和他说说话的,是好的。绯然点了点头,道:“嗯,好,我我相信你。”这话听着是句好话,可沈御蛟却听不出开心来。他的脸反倒更铁青了几分。果真,凡人是凡人,移情作用别恋快得很,这才几日,她也能接绯然点点头,道:“嗯,好,我相信你。”。...

只要能让沈御蛟留在身边,哪怕只是每日看一看他,给他做些吃的,和他说说话,也是好的。

绯然点点头,道:“嗯,好,我相信你。”

这话听着是句好话,可沈御蛟却听不出高兴来。

他的脸反而更阴沉了几分。

果然,凡人就是凡人,移情别恋快得很,这才几日,她也能接受旁人了?

沈御蛟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也没再说什么。

两人的这些小动作自然都落进了天钟的眼睛里。

他擦了擦嘴巴,站起身来,道:“我吃饱了,既然绯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我也不强求你跟我一起回去了,要是你哪日得了空,只管喊我来,我带你去看看奶奶,她挺喜欢你的。”

绯然点点头。

天钟给了绯然一个口哨,道:“这是我自己做的,你要是想见奶奶,或者被什么人欺负了,只管吹响这口哨,我便过来接你。”

他说“什么人”的时候,还下意识地看了沈御蛟一眼,似乎若有所指。

绯然收下那口哨,放进怀里,小心翼翼地收好。

“我会的,帮我跟奶奶问好。”

天钟笑着揉了揉绯然的额头,像极了一位大哥哥。

尽管绯然只在那山洞中待了不足一日,但也感受到了从前不曾体会过的,一种类似于亲情的感受。

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绯然任由他揉着她的脑袋,也不反抗。

反而是沈御蛟颇为不满地拍开天钟的手,道:“凡人有云,男女授受不亲,你给我注意一点!”

天钟笑了笑,道:“人家绯然都没在意,你怎么又冒出来了。”

他双手环胸,打趣道:“不对啊,你从前可不是这样的,怎么如今变成了这个样子,斤斤计较,小肚鸡肠,怎么回事,我这才多久没见到你,是不是凡人地气息影响到你了,以我看呀,你还是远离凡尘,专心修行吧。”

沈御蛟还没反驳,绯然倒是说了一句,“其实……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跟凡人相处也算是一种历练啊,不必居于深山,反而会有更多的收获吧!”

说到这个,沈御蛟倒还真觉得有些奇怪了。

此番修为大失,原以为少说也得一年才能恢复修为。

可这几日,不知为何,他觉得修为恢复起来格外轻松,像是有什么在冥冥之中帮助一般。

可能真的如绯然所说地那样,在俗世之中反而会有更多的益处吧!

天钟只觉得这两人的相处模式实在有趣。

分明两个人都有意思,一个蠢的不自知,一个又笨的看不懂。

他无奈的摇摇头,道:“倒也是,要是真心想要修行,哪里都可以,倒是我多管闲事了,哎,我得回去了,你们两个……好自为之吧。”

沈御蛟还在生气,也不跟他道别。

绯然倒是很礼貌的目送天钟离开。

天钟走后,沈御蛟还真的开始着手准备,要给绯然物色个好人家呢。

两日后,他从山下镇子媒婆那里弄来了几个名册。

上面是各家公子的介绍,其中还掺杂着画像。

沈御蛟盘腿坐在椅子上,手里摆弄着那些图纸。

绯然喊他吃饭,他冲着绯然招了招手,道:“你过来,我这里有几个不错的人选,你来看看哪一个好?”

“先吃饭吧,吃了饭我们再看也不迟。”

沈御蛟眯起眼睛,颇为不满的瞪她。

无奈,绯然只好放下手里端着的方才,踱到他身边去。

沈御蛟这个人呀,脾气大得很,又娇气的很,只要稍稍不顺着他的心意,他就要发脾气。

绯然也算是摸透了些他的脾性,倒也能自如应对了。

桌子上摆放着一堆画纸,其中有三张是放在最上面的。

那三个人个个生的俊朗,看上去都是不错的青年才俊。

沈御蛟得意洋洋道:“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这可是镇子上容貌最出挑的三个了,这两个家世不错,剩下这个嘛,家徒四壁,你要是不满意,我给你们添些就是了。”

绯然苦笑了下,“你倒还真……善解人意啊。”

那人眉开眼笑地摸了摸下巴,道:“只要你记住我的好就是了。”

他日可别忘了我的恩情,好生报答我才是。

这是沈御蛟的潜台词。

绯然眸子幽深,不知在想些什么。

沈御蛟则不满的撞了撞她的手臂,道:“我说你,喜欢哪一个?”

他的表情有几分邀宠的意味,绯然也不好说什么拒绝的话,只是浅笑道:“都不错,只是不知这几位公子,能不能瞧的上我。”

沈御蛟抬了抬眉毛,心里有些窃喜,没想到这个臭丫头还有些自知之明的嘛。

瞧不上最好,这样他也算是完成了任务,绯然也不用嫁人了。

至于为何不想她家人,这……

这么麻烦的事情还是日后再想吧。

沈御蛟一拍桌子,道:“好,那我明日便安排你们见面,到时候就知道瞧不瞧的上了。”

绯然点头,道:“嗯,都听你的,先吃饭吧。”

那人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踱到饭桌前,捻起筷子就开始扒饭。

他总是如此,绯然也不介意,在他身边坐下,给他夹了些菜,才开始吃。

沈御蛟说出口的话,那必然是要做到的。

不为了别的,也要为了他那宝贵的面子。

也不知道这人是用了什么法子,还真的带了一位公子来见绯然。

这公子的面容清俊,身高和沈御蛟不相上下,高挑纤细的类型。

绯然拱了拱手,给那公子行礼。

可那公子却一动不动的呆着。

沈御蛟打了个响指,那少年道:“绯然姑娘好。”

绯然顿时明白了,看来是被沈御蛟控制了的。

她无奈的笑了笑。

沈御蛟神神秘秘的凑在她耳边说,“我在他身后贴了符纸,你可千万别弄掉了,不然他可不听话,要逃跑的。你只管跟他说话,他会如实回答的。”

原来是这样。

绯然在那少年身后张望了下,果然看到一张米黄色的符纸。

她浅笑道:“我知道了,那我们去外面走走吧,你在屋里好好休息,晌午我回来给你做饭。”

沈御蛟摆摆手,道:“去吧,记住了,可千万别让他跑了。”

绯然嗯了一声,便带着那少年出门去了。

其实,绯然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只是漫无目的的走了一阵儿。

身边的那个少年倒是亦步亦趋的跟着她,面无表情。

两人走远了,绯然道:“公子勿怪,我家那弟弟实在是有些胡闹,要是惊扰了公子,还请公子饶恕,我先给公子解开禁锢。”

说罢,她便撕下那少年身后的符纸。

少年像是久被捆绑的人终于解脱了一般,活动着筋骨。

“你们是什么人,到底绑我过来干什么?”

绯然给那少年鞠了一躬,道:“实在抱歉,我们就是山中的居民,只是我那弟弟瞧我到了适婚的年纪,想让我认识些人,故而出此下策,还望公子恕罪。”

少年也并非不讲理之人,只是狐疑道:“那方才那人对我用的什么法术,怎得我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摆布?”

这……

绯然不能说出沈御蛟的真身,只好编了个瞎话,道:“我那弟弟喜欢修行异术,一心想着得道成仙呢,方才应带就是那些异术吧。”

少年将信将疑道:“原来如此,罢了,我只当今日出门没看黄历,咱们后会有期吧。”

说罢,少年转身就走。

绯然也匆匆行礼,目送那少年离去。

少年是走了,绯然却想着要在外面打发打发时间。

毕竟这会儿回去,未免打了沈御蛟的脸,还不如在外面走走呢。

绯然采了些果子和野菜,晌午的时候好给沈御蛟做些东西吃。

只是最近他越来越挑嘴了,似乎是吃腻了绯然做的东西,怕是得弄些新的花样才能讨他欢心。

绯然捧着野菜野果回去的路上,听到了一阵喊叫救命声。

她匆匆赶过去,只见是被沈御蛟抓来的那个少年。

那少年正坐在地上,一见绯然,便喊道:“姑娘救命,快救我,我被蛇咬了,救命啊!”

绯然赶紧丢下手里的果子和野菜,掀开少年的裤腿。

果然,那修长的腿上有两个圆圆的红色伤口。

“你先忍一下。”绯然说着,便用力的挤压了一下那被咬的位置。

顿时流出鲜红的血液。

那少年是个娇生惯养的主儿,疼的大喊大叫,“好疼,疼啊,我是不是要死了,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

绯然赶紧松手,道:“没事的,没事的,你别怕,这蛇应该是没有毒的。你看你流出来的血还是鲜红的,别怕,你不会死的。”

她说着还回应给那少年一个温柔的微笑,安抚那少年。

绯然起身,在一旁的草地上找了些止血的草药,嚼碎了给那少年敷上。

“没事了,你还能走路吗?”

绯然扶着少年起身,那少年的腿有些发软,和那伤口无关,只是被吓软了腿,此刻要走路怕是很困难。

“我走不了了,我是不是残废了,我以后要变成瘸子了吗?”

绯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人还真是有趣。

在那少年不满的注视之下,绯然止住了笑,道:“抱歉抱歉,我不是笑你,我只是觉得你挺可爱的,放心吧,你的腿没事的,只是受惊过度,我带你去我那里,休息休息就好了。”

少年嘟了嘟嘴,颇象个小孩子,道:“我是个男子汉,才不可爱呢。”

绯然点头,道:“是是是,公子英姿飒爽,威风八面,很有魄力,不可爱,一点也不可爱。”

不知道是不是从沈御蛟那里养成的好脾性,她已经开始习惯性的迎合旁人的话。

少年任由绯然扶着回去。

路上,那少年忍不住道:“你知道的还真不少,不像我家里的那些丫鬟什么的,一个个什么都不知道,只会做些使唤的活儿。”

绯然笑道:“是吗?从未有人说我懂得多,公子倒是第一个。”

“你别叫我公子了,叫我名字就是了,我叫岳竹。”

“绯然。”

岳竹是镇子上员外的独生子,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从来没有吃过半点儿苦。

故而,性子也是有些孩子气的。

绯然倒是觉得这样不错,至少单纯可爱,和沈御蛟有点像。

一想起那个人,绯然心里就有些苦涩。

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她还要拖着他,实在不该。

可在这种事上头,她也是身不由己,难以控制。

岳竹给绯然讲完了自己小时候读书的经历,似乎是个学霸型人物。

绯然道:“我从未看过书的,但是却认得字,只是我从前生活的地方很简陋,日子也过的拮据,倒是没有这个福气,读书写字。”

岳竹一拍胸脯,道:“这有什么难的,你今日可是救了我的性命,为了报答你,我叫人送些书来给你看就是了。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你说说看。”

绯然思索了片刻,道:“我久居山中,其实对山中的动物习性还挺有兴趣的,不知道可有这一类的书籍?”

她哪里真的是想了解什么动物习性,不过是想了解某一种动物的习性罢了。

比如说,蛇……

绯然以前是很害怕蛇的,只是如今不一样了。

岳竹有些惊讶,没想到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竟然会喜欢这种书?

他原以为绯然会喜欢一些什么画本子啊,恋爱志啊之类的,真是叫人意外。

不过,话已经说出口了,也没有反悔这一说。

岳竹道:“这有何难,只是你不知,这天底下的活物实在众多,书籍的分类也是各有千秋,你有没有更想了解的一类动物,这样我也能帮你寻找。”

“蛇!”

岳竹:“……”

蛇这么可怕的生物有什么好了解的?

岳竹顿时惊出一头的冷汗,这个姑娘……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岳竹眼角抽了抽,讪讪的说道:“原来你对这个感兴趣啊,那……其实也还好啦,那我帮你找找,帮你找找……”

绯然笑着点头,道:“那就多谢你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eirentayongyuanzaitaofe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