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008章 顶撞我?

发布时间:2022-11-23 14:24:11

绯然只觉得身心俱疲,这几日为了能赚些钱来,她几乎把能做的活都做了一遍。从前,她自己在这山中住着,根本就不需要砍什么柴,倒是悠然自在。如今什么都做了,还受了伤,忍着疼要受这份屈

>>>《美人他永远在讨封》章节目录<<<

《008章 顶撞我?》精选

绯然只觉得身心俱疲,这几日为了能赚些钱来,她几乎把能做的活都做了一遍。从前,她自己在这山中住着,根本就不需要砍什么柴,倒是悠然自在。如今什么都做了,还受了伤,忍着疼要受这份屈...

绯然只觉得身心俱疲,这几日为了能赚些钱来,她几乎把能做的活都做了一遍。

从前,她自己在这山中住着,根本就不需要砍什么柴,倒是悠然自在。

如今什么都做了,还受了伤,忍着疼要受这份屈辱。

他也说了好几次了,他不可能喜欢她的。

绯然咬着嘴唇,手心很疼,心口更疼,像是有刀子割着一样疼。

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在山头上转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那间茅草屋,只好在林子里住一晚,明日再找了。

夜里山上很冷,又时不时的有野狼在山头上咆哮。

绯然害怕的爬上了一棵树,在树干上坐着。

这样至少不会葬身在野狼的腹中,也算是安全的。

只是爬的这么高,夜里也不能安睡了,不然掉下去的话,怕是也要一命呜呼了。

绯然想了一个办法,把腰间的绳子拿出来,绑着自己的腰,缠绕在树干上,这样一来,就不会掉下去了。

她闭上了眼睛。

尽管心里很难过,可绯然这一日真的累极了。

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中,好像感觉自己在移动,可绯然也不想睁开眼睛。

她太累了,太困了。

这一日也没怎么吃东西,原想着给沈御蛟买了糖糕,自己吃些果子饱腹也就罢了,可两人闹成这样,她也什么都没吃。

这会儿早就没有力气了,虽然察觉到异样,但是身体疲乏的很,甚至隐隐觉得有些发烫。

沈御蛟说了那些难听的话,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伤了绯然的心。

可恨自己天生就是这么个性子,哪里能有半分收敛,更别说正是在气头上,更加不管不顾了。

这大晚上的,她一个姑娘家的在外面能去哪里?

她原本的那间茅草屋也被他踏平了,这会儿她真是无处可去。

荒郊野岭,外面还有野兽妖怪,要是被吃了可怎么办?

沈御蛟越想越担心,只好咬着牙忍着心里的那股子傲气,出去寻她。

这一寻,沈御蛟几乎要把整个山头翻遍了。

可算是在那棵又粗又高的树下发现了她。

亏得他还担心她的手伤,这人倒是还能爬树,可见也并不厉害。

“喂,我说你!”

他喊了一声,可绯然没有醒。

头顶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沈御蛟又皱了皱眉。

竟然还睡着了,真是白白担心了一场,这个臭丫头在哪儿都能随遇而安,安睡自如。

沈御蛟颇为不满的腾身上树,嘴里喃喃着:“睡这么高,也不怕摔死你。”

说着要去扯绯然的手臂,这才发现,那人用绳子把自己绑在树上了。

“你可真是机灵死了,这种蠢法子都想得出来。”

沈御蛟给她解开绳子,那人的身子没了受力,一歪靠在了沈御蛟的肩膀上。

他轻轻偏过头,那人的脸颊近在咫尺。

沈御蛟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绯然的脸。

这丫头虽然式讨厌了点儿,但生的还挺漂亮的。

只是可惜,平日里也不打扮,不修边幅的样子,倒是掩盖她的美貌。

沈御蛟瘪了瘪嘴,推开绯然的脑袋,那人又嘤咛一声靠了回来。

“我……”给了你脸是吧?

这话没能说出口,被那人呜咽的声音惊扰了。

沈御蛟生出几分不忍来,他咬了咬牙,把那难听的话咽了下去,打横抱起绯然,下树。

绯然在他怀里动了动,似乎是抱的姿势不太对,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额头抵在他的脖颈上,终于安分了。

沈御蛟叹了口气,心到真是欠了这个臭丫头的。

没走几步,沈御蛟就隐隐察觉出不对劲。

他的原身是条蛇,冷血动物,天生体温就是要低一些的。

可绯然靠在他脖子上的额头的温度,滚烫滚烫的,让他有些不自在。

沈御蛟匆匆带着她回了院子,把她送进屋里,平放在床榻上。

一探那人的额头,果然烫得很。

正要收回手来,却被那熟睡的人儿一把握住了手。

沈御蛟皱了皱眉,想把手抽回来,可换来的是那人拖着哭腔的呜咽。

像是破罐子破摔一般,沈御蛟不再挣扎了。

行行行,让你拉着总行了吗?

真是烦死人了,凡人就是……烦人!

“蛟蛟……”

沈御蛟恨不得一刀砍了她,胡喊什么东西?

这娘里娘气的称呼简直要了他的命。

“水!”

沈御蛟听到了,但却佯装没有听到的样子,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不为所动。

那人张了张嘴,似乎是在等着他给她喂水喝。

沈御蛟才不理她!

那人没有喝到水,声音更是软的像是要哭了,“要喝水,蛟蛟,水……”

沈御蛟神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道:“我真是怕了你了,松手,我给你倒水。”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在装睡。

他说话的,她尚且能听懂。

绯然乖巧的松开了手,沈御蛟翻了个白眼,给她倒了一杯水,塞进她手里。

可绯然眼下如何能自己喝水?

她捧着那水杯,仍旧是呜咽着,吵着闹着要喝水。

无可奈何,沈御蛟只能给她喂了水。

这杯水下了肚,那人可算是安分了。

沈御蛟都要气吐血了,他这辈子都没有这般伺候过人的。

放下杯子,沈御蛟冷哼一声,“下次你要是再敢跟我吵架,我就……我就把你丢进狼窝里去,让狼群吃了你。”

“呜……”

一听到她哽咽,沈御蛟就怕了,他赶紧飞也似的逃了出去。

这一晚,沈御蛟也没怎么睡好。

那个臭丫头是不是生病了?

凡人会有生老病死,这他是知道了。

可他不是凡人,不知道这凡人生病是种什么体验。

只是那人现在很烫,会不会被烧熟了?

沈御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一声叹息之后,他又翻身坐了起来。

踱到绯然屋里,才发现那人睡得好极了,呼吸声格外均匀。

沈御蛟还是不太放心的探了探她的额头,还是有些烫。

手心里凝出真气来,化成丝丝凉意注入绯然的身体。

不知是不是错觉,这明明是耗费法力的举动,但沈御蛟施法之后,反而觉得自己的法力好像更加充沛了。

这样不合常理的事情,应当是不可能的,沈御蛟也没有太在意。

输了一阵儿法力,那人的身体也不怎么滚烫了。

看来已经降了温,睡一觉就会好了。

忽而,沈御蛟又想起了绯然的手。

他轻轻拉起她的手,手心里的伤口很严重,看上去似乎是皲裂和磨出来的血泡。

是了,她之前砍柴去买柴火了。

也难为了她,一个姑娘家家的,竟然要去做这样的粗活。

沈御蛟在她手心轻轻吹了口气,那两道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起来。

很快,那两只手就像是从没有受过伤一般。

沈御蛟憋着嘴儿喃喃道:“你可要记住我的好,日后不要否定我的修行,也不枉费我这些法力。”

绯然呜咽了几声,吓得沈御蛟赶紧走了。

天方初白,绯然便醒了。

她已经习惯了早睡早起,故而一到差不多的时辰,她就自然而然的醒来了。

一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正睡在屋子里,而非是在树上。

所以说,昨晚的移动是真的在移动。

沈御蛟把她带回来了。

一想到这,绯然便忍不住的微笑起来。

他好像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不近人情。

绯然意识到自己的双手好像不疼了,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手上哪里还有什么伤口,分明是完完整整的皮肤。

这也是他做的?

想想也是,凡人哪里能有这样的恢复速度,定然是沈御蛟的手笔了。

绯然盯着那一双手,只觉得有些不值。

为了这一双手,应该要耗费法力了吧。

他的身子还没有好全,又因为她要耗费修为,实在是不值得。

绯然正在沉思,突然房门被一脚踹开了。

她惊慌的抬起头,只见沈御蛟手里抱了一个大大的包裹,一脸不屑的看她,道:“醒了?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

绯然感谢的话哽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沈御蛟把怀里的包裹丢给绯然,道:“我以为你要死了,想着让你临死前吃个饱饭在上路,虽然你看上去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我扔了也可惜,只当是喂了狗!”

他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听。

绯然想要推辞,可鼻尖里萦绕着香甜的味道,叫她打开了那个包裹。

是满满的三大块糖糕!

绯然抬起头,道:“给我的?”

沈御蛟翻了个白眼,道:“不想吃就扔了,我可不想你吃饱了饭有力气跟我吵架!”

他还在生昨晚的气!

一想到昨晚的事情,绯然心里也梗着一根刺,把手里的糖糕放下了。

“我不要,沈公子自己吃吧!”

沈御蛟皱了皱眉,他特地给她买的!

他一跺脚,气鼓鼓道:“你爱吃不吃,饿死你拉到!”

绯然把糖糕推到一旁,翻身躺下了,背对着沈御蛟,也不说话,也不动作。

“你……你你你……你要气死我?”

他真真是要被气死了,可嘴上又是些毫不留情的混账话。

绯然低声道:“我不过是个低贱的凡人。肮脏无比,入不得沈公子的眼,沈公子不必管我,便是我死了,也是我罪有应得。”

沈御蛟气急败坏,“我巴不得你死呢!”

这一句话说出来,天雷又滚滚而响。

沈御蛟气得直跺脚,连话也说不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平白地助长了这个臭丫头的气焰,昨晚真是应该让她死在外面拉倒!!!

沈御蛟夺门而出,绯然才缓缓起身。

其实她一点也不在意那些辛苦和疼痛,她只在乎沈御蛟到底是怎么想她,怎么看她的。

心里明明知道自己和沈御蛟这样的蛇妖是不可能有什么的,但还是存了那么一丝念头。

绯然落下一滴眼泪。

要是从未认识过他就好了,自己现在也不用这么难过了。

绯然想着两人已经闹成了这样,沈御蛟大概就会赶她走的,日后怕是也无缘再见了。

可半个时辰之后,那人又来了。

绯然正把斧子和绳子绑在腰间,打算去砍柴了。

沈御蛟一把扯下她的斧子,道:“你又要去砍柴,我好不容易把你的手治好了,你又要去,你是不是疯了?”

绯然不说话,也不敢看他,只因了昨晚那句他讨厌她眼神的话。

沈御蛟见她垂着头,不言不语,更加生气了。

“我与你说话,你连看都不看我?”

绯然低声道:“感谢公子救助!”

沈御蛟被这一句噎的哑口无言。

她是故意的,沈御蛟气的身子晃了晃,险些晕过去。

“你……好啊你,你喜欢砍,那就砍个够,我真是瞎了眼才把你带回来,平白地自己惹了一身的气受。”

何人敢给他气受?

这话倒是有些贼喊捉贼了。

绯然拱了拱手,道:“他日定然报答公子的恩情,就此别过。”

正要离开,双脚就动弹不得了。

绯然回眸,那人正喘着粗气,气呼呼地瞪她。

“你故意跟我作对?”

“我没有。”绯然如是的回答。

沈御蛟气的一句话喘了好几口气,才说完,“你今日……哪里都别想……别想去,我……我等会把你扔进狼窝里,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

说罢,他还真的从绯然腰间把绳索取了下来,把绯然绑了起来。

被扛在肩头的那一刻,绯然终于意识到,这人不是开玩笑的。

他这样子,似乎真的要把她丢尽狼窝里去。

绯然闭上了眼睛,想着死了也就罢了,活着还平添了些苦恼。

沈御蛟一路扛着她找了一处狼窝,站在洞口的时候,沈御蛟把她放下来。

“怎么样,还敢不敢顶撞我?”

绯然仍旧是那三个字,“我没有!”

还敢说?沈御蛟气的努了努嘴。

突然,狼窝里走出来一个灰褐色衣衫的少年,那人上下打量了绯然和沈御蛟一番。

“沈兄?你这是……”

沈御蛟皱了皱眉,一个用力把绯然甩给那少年,道:“给你送吃的。”

少年看了看绯然,又看看沈御蛟,似乎察觉到了点儿什么。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eirentayongyuanzaitaofe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