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二章 凌大将军

发布时间:2022-11-23 11:12:20

“族长…凌家那个家伙目前仍然还在家里,他会会来找麻烦?”海天脸上表情沉郁纠结了在一起,但是在面对自己凌逍的时候,海天很是猖狂的说凌逍不服气让你父亲来找我,实际上心理但是很没底的。乌兰家族的势力并不比凌家差,相反地乌兰家族在蓝月帝国很多地方都拥用生意和产业乌兰家族的势力并不比凌家差,相反乌兰家族在蓝月帝国很多地方都拥有生意和产业,尤其还几乎垄断了帝都的武器行。。

>>>《傲剑凌云》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凌大将军》精选

“族长…凌家那个家伙目前仍然还在家里,他会会来找麻烦?”海天脸上表情沉郁纠结了在一起,但是在面对自己凌逍的时候,海天很是猖狂的说凌逍不服气让你父亲来找我,实际上心理但是很没底的。乌兰家族的势力并不比凌家差,相反地乌兰家族在蓝月帝国很多地方都拥用生意和产业乌兰家族的势力并不比凌家差,相反乌兰家族在蓝月帝国很多地方都拥有生意和产业,尤其还几乎垄断了帝都的武器行。。...

傲剑凌云

推荐指数:10分

《傲剑凌云》在线阅读

“族长…凌家那个家伙目前还在家,他会不会来找麻烦?”海天脸上表情阴郁纠结在一起,虽然在面对凌逍的时候,海天很是嚣张的说凌逍不服让你父亲来找我,实际上心理还是很没底的。

乌兰家族的势力并不比凌家差,相反乌兰家族在蓝月帝国很多地方都拥有生意和产业,尤其还几乎垄断了帝都的武器行。

在经济实力上来讲,还要强于凌家,否则也不能出现乌兰托一个九阶剑侍手中出现三阶附魔剑这样的事情了。

但凌天啸却是个让人头疼的家伙,海天吃不准乌兰雄会不会因为他而得罪一个实权将军。

乌兰雄老奸巨猾,当然听出海天的意思,事实上他肯定不愿意去得罪凌天啸,但海天同样救了自己儿子,如果不能保住他,家族里很多供养的高手也会寒了心。

“海老多虑了,我还没找他算账,他怎么敢…”乌兰雄话音未落,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同时大管家乌兰建的声音在外面慌慌张张的响起:“老爷,老爷…不好了……”

乌兰雄两道眉毛中间皱成一个“川”字,这会正心烦意乱呢,儿子在里面情况怎么样还不知道,平日里一向沉稳的管家怎么也跟得了失心疯似的,上去一把将门拉开。阴沉着脸喝道:“你慌什么!”

“啊…老爷恕罪,老爷恕罪!”乌兰建从没见过老爷这么愤怒过,顿时给吓了个半死,跪在那里哆哆嗦嗦,平日里乌兰雄老爷可是只笑面虎。

“还不快说!”乌兰雄冷哼一声,一甩袖子就要往屋子里走,他最担心的,就是儿子失去传宗接代的能力,乌兰家族男丁倒是不少,但他乌兰雄的儿子,可就这么一个。

“老爷,凌…凌天啸将军就在外面,还带了,带了两百名亲卫,他说您不立马出去,就,就要进来了!”管家磕磕巴巴的说完,抬起头望着乌兰雄,满脸可怜相。

“你怎么不早说!”乌兰雄上去一脚把管家踹倒在地,像是一头愤怒了的狮子,忽然回头冲着要跟上来的海天道:“海老不必出来,你的身份不宜曝光!我倒要看看,一个老**,敢在我乌兰家闹出什么事儿!”

说着怒冲冲的直奔前院而去,乌兰雄刚一来到前院,看见那些家丁还有护卫一个个都离大门远远的,伸头探脑的往外看,气就不打一处来,冷冷的道:“都在这看什么!还不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成何体统!”

说着就要往大门那里走去,他确实不怕凌天啸,这里是帝都,他个**敢怎么放肆?

这时候忽然有一名乌兰雄的侍卫神色一动,死死拉住要往大门口走去的乌兰雄,乌兰雄勉强达到一阶大剑师的修为,尤其这些年从没把心思用在修炼方面,哪里能感知到什么危险,知道侍卫忠心耿耿,也忍不住有些恼怒:“你拉我做什么……”

话音未落,就听见轰的一声,一股庞大的力量撞上乌兰家五米多高,十米多宽的巨大正门上,四道凌厉的剑气像是一阵飓风,疯狂肆虐,瞬间便在乌兰家的大门上留下千百道印迹,生生将两扇半尺多厚的千年铁木包铜大门轰的垮塌下来。

漫天木头渣滓和铜片还有大门两旁被连带轰下来的青砖碎屑,被四道依旧没有停止的剑气搅得如同下雨一般落在乌兰家的院子内。

那名侍卫刚刚就知道不好,立刻死死的将乌兰雄护在身下,院子里的家丁护卫一阵鸡飞狗跳,有不幸被落下来的碎屑打中的,顿时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

乌兰家族正门上挂着那块先皇御赐的大牌匾,上书:乌兰公爵府邸!

此刻却没有半分破坏,在空中如同一片飘零的秋叶,飘飘悠悠的慢慢落在被侍卫死死护住的乌兰怒的前面。

漫天烟尘渐渐消散,外面传来一声雄浑的怒喝:“乌兰老匹夫!给老子滚出来!”

“凌天啸,我日你祖宗!”好歹有大剑师修为的乌兰雄一把挣开侍卫,疯了似的站起来,两只眼球都红了,看着面前一个巨大的缺口,乌兰家族百年前修的大门就这样被毁了,心疼的差点死过去,乌兰雄目眦欲裂的死死盯着外面:“凌天啸,你欺人太甚!今天你要不给我个说法,我跟你拼了!”

“省省吧,你个老匹夫。”浑身杀气的凌天啸带着两百名亲卫踏着变成一堆垃圾的大门走进来,跟迅速集结在一起的乌兰家族的侍卫们对峙在一起。

“凌天啸,莫非你想造反不成?”乌兰雄咬牙切齿的看着凌天啸那两百名,修为都不低于六阶剑师的亲卫说道。

“我懒得跟你说这个,把海天那个王八蛋给我交出来!”凌天啸冷冷的看着乌兰雄。

乌兰雄差点气得吐血,怒道:“你恶人先告状!我不认识什么海天,凌天啸,我要到陛下那里去告你!

“告我?”凌天啸在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道:“随便你,我只问你一句,人,你交……还是不交!”

“我没人可交!”乌兰雄用手一指凌天啸,“你别欺人太甚!我告诉你,我儿子现在还生死不知,就是你儿子干的好事!乌某还没去找你,你反倒敢先欺上门来,真当乌兰家族好欺负不成!”

这时候外面早就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乌兰家族在帝都那也是响当当的,今天居然被人把大门都给毁了,大门是什么?那是一个家族的脸面!凌天啸将军这等于是当着乌兰雄的面狠狠抽他耳光!

不少平时就不待见乌兰家的人都一脸的幸灾乐祸,甚至有人在赌凌天啸将军会不会一怒之下把乌兰家的房子也给掀了…

凌天啸冷冷的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团成一团,用手一抛,形成一条直线直奔乌兰雄极速而来。侍卫要去接,乌兰雄哼了一声,一伸手,浑身绷紧,用了很大的力气准备迎接随之而来的巨大力量,没想到那纸团却轻飘飘的投入他的手里。

让乌兰雄顿时有种狠狠一拳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浑身一颤,差点被自己的力气给震成内伤。

凌天啸一脸讥讽的看着乌兰雄,那意思:一个纸团而已,你那么大力气干什么?我还能害你怎么?

“你无耻!”乌兰雄没想到凌天啸堂堂一名帝国将军,居然也这么阴险,双手有些哆嗦的打开纸团,却看见上面正写着自己儿子和凌逍决斗的生死文约,脸色就是一变。

凌天啸这时候冷笑道:“一场并不公平的决斗,乌兰雄,作为乌兰家族的族长,你的智商应该不太差,你是否承认决斗不公平?”

“哼,签了生死文约,就是公平的决斗,谈什么不公平,不公平可以不签嘛!”乌兰雄嘴里冷笑着,随即想起自己儿子的惨状,顿时又觉得愤然起来。

他是如论如何也没料到,凌逍那个小废物,居然能躲过儿子三阶附魔剑的攻击,还能转而把乌兰托给伤成这样。

凌天啸撇撇嘴,接着道:“一场有仲裁者的决斗,一场数千人见证的决斗,哈,你们乌兰家族有钱,一把三阶附魔剑居然出现在一名剑师都不到的孩子手里,嗯?要不要找国王陛下说说,看看你们乌兰家是不是真的这么大方,三阶附魔剑,三阶呀!”

乌兰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陛下什么性子他当然很清楚,若是这件事闹到上面,得知乌兰家有三阶的附魔剑,肯定会想方设法给要走。

若是平时也就罢了,乌兰雄还可以用各种理由搪塞,不过现在不行,明眼人谁都知道海天是乌兰家族的人,而海天十六年前就被帝国通缉,平时国王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需要争夺利益的时候,肯定会抓住乌兰家族破坏决斗规则这一条做文章。

只是乌兰雄没想到凌天啸这个死**,烂武夫,居然狡猾的跟个狐狸似的。

一上来不但打碎了乌兰家族百年历史的大门,也打碎了乌兰雄所有的信心,所有的尊严都给打没了。而后步步为营,死死的用理压住他,让乌兰怒有种要吐血的感觉。

以前很少跟凌天啸打交道,不想竟是这么难缠,帝都规定,带兵不得超过两百人,人家就卡在两百上,还口口声声是:打了小的,老子来找场子,句句都站在理上。

乌兰雄此刻只得咬碎牙齿和血吞,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凌天啸,胸口剧烈的起伏,嘴角也狠狠的抽搐着,良久,才道:“凌老弟何必这么大火气?有问题,大家可以谈的嘛。”

凌天啸一声长笑:“当老子来找你要好处?乌兰雄啊乌兰雄,你真当谁都像你一般?今天来,只不过是想告诉你,帝都,不是你乌兰家族一手遮天的地方,凌家,也不是任人侮辱的缩头乌龟,不要觉得老子常年不在家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从今以后,我再听说你们乌兰家动这种不入流的龌龊心思,当心我带兵直接灭了你们乌兰家西部行省的根基!别以为老子做不出来这事儿!”

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乌兰家族的封地距离威斯湖不到半天的路程,若是凌天啸想做什么,帝都这边连反应都来不及!

乌兰雄气的浑身直哆嗦,你凌家不是缩头乌龟,我乌兰家就要被你羞辱?凌天啸…你给我等着!不能报复回来,我乌兰雄就自绝在祖宗牌位面前!

凌天啸说完带着一众手下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用脚踢开一块挡路的碎门板,脸上露出讥诮,头也不回的说道:“对了,你们乌兰家的生意不是一向公平正直童叟无欺的吗?刚刚来的时候路过你们的武器店,见那些上等精铁锁子甲居然一枚银币一套,真是好便宜!我的侍卫们正缺,就买了两百套,这还要感谢乌兰族长的大方,知道我们这些当兵的在前线不容易,哈,哈哈!”

那些上等精铁锁子甲,一百多金币一套,两百套,那就是两万多枚金币!对乌兰家族来说,这些钱倒不是大钱,关键这脸实在丢的太大了!

“还有……”凌天啸语气淡然的说道:“告诉海天那只不敢出来见人的老乌龟,今天之所以不杀他,是给我儿子留着的!”

凌天啸他们走出老远了,武器店的掌柜才敢跑出来,委屈的跟乌兰怒哭诉那群该死的丘八有多么可恶。

乌兰雄一脸疲态的听着,这会后面有人急匆匆的跑过来,小声在乌兰雄耳旁说了句什么,乌兰雄神色一僵,两眼猛的一翻,一口鲜血吐出来,身子晃了两晃,倒了下去。

乌兰家族,一阵大乱……

……

此时的凌逍,已经和王超他们一起,踏上了前往梵蒂亚大雪山的征途。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aojianlingyu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