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丧尸 绿松石 从姑获鸟开始 首辅娇妻有空间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职场官场 >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

宿主她在每个位面都美炸了

分类:职场官场

时间:2022-12-21 18:49:08

作者:檐上覆雪

最新章节: 第六章 顾神医,我得了相思病6

编辑:愁蝶未知

点评: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顾槿和一个名为魂祭的系统做了一次交易—只要游历这些小世界就能获得一次逆转乾坤的机会。骄纵小侯爷VS腹黑顾神医:在世人面前叱咤风云的傅小侯爷乖顺的靠在了顾槿肩头撒娇:“顾大神医,我好像得了相思病,你能不能给我看看?”外冷内热丧尸王VS娇气纯真小公主:丧尸王收起他平日里凶狠、喜怒无常的模样,轻轻的抚着顾槿的脸:“阿槿,你别怕我,我保你一世平安。”护短总裁VS温柔舞者:陆大总裁轻轻的扣着顾槿的腰肢,温柔缱绻道:“小槿,谁欺负你,我为你出头,你别离开我……”穿越数个位面,他一直追随着顾槿。【快穿 多世界 1v1】原主是孤儿,自小被碧扬峰上的掌门—第一名医白礼给收养并且传授武功和医术。。


顾槿刚睁开眸子,眼前便一阵眩晕,她陷入了回忆的漩涡之中。

 原主是孤儿,自小被碧扬峰上的掌门—第一名医白礼给收养并且传授武功和医术。

这是个武侠世界。

 习武者靠武功来维持自己的江湖地位。

 顾槿天赋极高,小小年纪就掌握了白礼花了几十载才修得的医术,不仅如此,她的内力在同龄人之中显得更为深厚。

原主之所以会死,还多亏了她收的白眼狼徒弟林襄宁。

林襄宁自幼丧母,被父亲卖到了红楼,原主看她可怜就买下了她。

而林襄宁和原主师弟傅珏勾搭在了一起,两人为了她手上的医术秘籍狼狈为奸,不惜杀害原主。

还好她穿过来了,不过原主是没了。

......

此刻,魂祭的提示音响起:

「提示:监测到宿主的记忆读取完毕!记忆读取完毕!」

「注意!您已经正式进入快穿世界第一位面,请接收任务!!!」

「任务加载中......」

「滴!任务加载完毕!!!」

魂祭:「宿主!您在第一位面的任务:

第一!请您向林襄宁和傅珏展开复仇计划!达成恶毒女配、恶毒男配“恶有恶报”结局

第二!请您攻略目标人物—傅夜!!!」

顾槿刚准备转身,她就感觉到脖子上传来一股凉飕飕的寒意,一把明晃晃的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是医馆掌柜的?”

顾槿默不作声,小心考量着她此时此刻的处境。

「宿主!攻略目标靠近!!!」

顾槿一凝神,原本防御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顾槿的手有些“发颤”:“我是这儿的掌柜。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似是感受到了女子的身体在发颤,那人的动作也逐渐缓和了下来—

“姑娘,只要您乖乖给我们少爷治病,我们就能保证您平平安安、毫发无伤。”

那人的话中透出了极为明显的威胁的口吻。

顾槿捏了捏拳头,她深吸一口气,试图使自己平静下来—

“如若我说,我不答应呢?”

“如若您不答应,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到时候您是生是死…….可就难料了!”

赤裸裸的威胁。

可是,在自己被对方控制得死死的这种情况下,自己没法选择。

她在生和死之间,只能选择生。

顾槿沉默了半晌:“好,我答应你们。”

半晌后,感受到脖颈上冰凉的触感消失了,顾槿转过身。

刚刚挟持她的是一个黑衣少年,面容带着青涩感,但是周身却沾着极为明显的杀气。

另一个黑衣少年扛着一个浑身上下都是血、就连面容也看不清的陌生男子走进来,将他放在了床榻上。

顾槿在两个黑衣少年的监视下坐在床边。

顾槿伸手探了探男子的脉息。

她迅速的从抽屉里拿出金针,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快、准、狠的刺入男子的穴位。

两个少年看得心惊胆战,险些失声叫出来:“少爷!!!”

或许是感受到了那股子酥酥麻麻的感觉,男子猛的睁开眼。

一脸戒备的看着顾槿。

顾槿喂他服下了一颗药丸。

男子没有反抗,乖顺的吞了下去。

过了半晌,顾槿依次拔出金针,而后道:“好了,你们结个账就走吧。”

“结账?”两个少年傻眼了:他们身上压根儿没钱!

“大夫,这玉佩我先抵押在这里。我一会儿便送钱过来。”男子虽然浑身是血,极其狼狈,但话语依然彬彬有礼。

他从身上掏出一块玉佩,递给了顾槿。

顾槿也没有要推辞的意思。

她收下了。

“少爷!!!”两个少年都急了。

“走吧,还在这里干什么,丢人现眼吗???”男子反问。

他被两个少年搀扶着,走出了医馆。

顾槿眼看医馆里很快就安静下来,她拍了拍胸脯,出了一口大气。

总算走了......

......

「宿主!您没事吧?」

“死机”了许久的魂祭此时突然插话。

顾槿冷声道:「拜你所赐,还活着。」

听到顾槿这冷冰冰的声音,魂祭一颤,它陪着笑脸道:

「宿主,刚刚确实是我错了,那作为赔偿......我把攻略目标傅夜的身份信息告诉你吧......」

「哦?」

似是听出了顾槿话语中暗藏的兴味,魂祭赶忙借机讨好:

「宿主,这个位面的攻略目标名为傅夜,是这大夏王朝的一位侯爷。」

「侯爷???怪不得......」刚刚不管是傅夜还是他身边的两个少年都一副气度不凡的模样......

「宿主!傅夜和普通的王侯不一样,他是太后娘娘的亲外甥,傅夜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从小由太后娘娘养大。太后很是宠爱她,时常让傅夜留在宫里,他的地位......已经直逼宫内的皇子公主了!」

「是吗?」

「宿主!您别看他刚刚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实则长得极其俊俏,可是京城名媛们的梦中情人呢!」

魂祭极其卖力的做着媒。

顾槿:......

魂祭还在滔滔不绝的朝着顾槿介绍着傅夜。

「宿主,一次皇上想要给傅小侯爷赐婚,直接被傅夜给拒绝了。皇上不信这个邪,偏要让那女子嫁给傅夜。傅夜倒好,先搜罗了一些这姑娘的负面消息,而后在京城里传播,而后在朝堂上、在大庭广众、在文武百官面前直接拒绝了皇帝的赐婚。皇上当场脸就绿了!」

「这京城中,胆敢忤逆皇上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位傅小侯爷了。」

顾槿扬眉。

她明白了。

这傅夜不会顾忌任何东西,对于他认定了的东西,他会竭尽一切办法达成!

典型的直男。

顾槿扶了扶额角。

「宿主!还有一件事!!!」

魂祭极为兴奋的八卦着。

「上次傅夜完成皇帝的任务从南省回京,路上遭遇山匪突袭。照理来说应该手上的他,却毫发无伤的回来了,就连同行的侍从也是一样!!!」

顾槿眯了眯眼:「看来......这傅夜的城府,还不是一般的深......」

但,她势在必得。

突然。

刚刚还叽叽喳喳的魂祭此刻却突然没了声音—

魂祭低声警告顾槿:「宿主!注意,复仇目标靠近!!!」

顾槿将意识从和魂祭的交谈之中拉出来。

她睫毛微颤,睁开眼。

投入她的眸子之中的是一个女子。

身着青色长裙,面容清秀,脸上满是对她的戒备和一种志在必得。

这便是她那早已背叛自己而投向傅珏的小徒弟—林襄宁。

面对曾经真心相待的林襄宁,顾槿并未有任何心软。

她冰冷的眸子看向了面前人,冷声道:“你来做什么?”

“既然已经背叛了师门,那你还到这里来干什么?念旧吗?”

林襄宁倒是一点儿都不畏惧顾槿那充满了冷意的目光,她直直的看着顾槿,眼神之中满是决绝。

林襄宁冷笑一声道:“还能干什么?当然是......为了杀你!!!”

“顾槿,只要杀了你,我和阿珏哥哥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林襄宁的话冷厉狠绝。

在说话的功夫,林襄宁将手藏到背后,偷偷的伸入了袖中,摸索出来了几枚银针,并朝着顾槿的方向掷了过去。

每一针都逼向顾槿的要害。

就在林襄宁正注视着银针划过天空的弧度,暗自期待着顾槿那白色的衣裙上弥漫开星星点点的血迹的时候—

顾槿十分轻巧的侧身闪过。

乌黑的长发飘落下来,散落在肩头,簪子“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银针径直穿过了头发,撞击到了一旁的墙面上,而后又落到了地上,在地上滚落了几圈。

那声音“叮叮当当”的,清脆极了。

很快,愕然的神色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狰狞的表情。

“顾槿,你!”

顾槿的目光并未看向林襄宁,她捡起地上的银针和簪子,放到一旁。

而后继续慢慢悠悠的坐下来,好闲以暇的看着林襄宁不断变换的神色。

“都使出来吧......不管是我教给你的招数还是傅珏教给你的招数。”

林襄宁从顾槿的目光之中看到了一种蔑视。

蔑视众生的感觉。

林襄宁大怒:“顾槿!我最讨厌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就好像你生来高贵一样!”

林襄宁立刻从衣袖之中摸索出了一把匕首,刚准备冲上去的时候,她却被一人揽住了身子。

那人的身形纤瘦,白色长袍显着一股仙气飘飘。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傅珏。

“顾槿师姐。”他轻轻的搂着林襄宁,温润如玉的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好久不见。”

呵......

顾槿抬头,冷冰冰的看着傅珏,“傅珏,好久不见。”

两人相视了许久。

突然,傅珏低下了头,打破了僵局。

傅珏低头轻声哄着林襄宁:“乖,别动手。”

“她是我的师姐,既然你是我的人......那宁儿,你也要喊她‘师姐’,不准对师姐不敬。”

林襄宁有些不情不愿,但只得收回了手中的匕首,开口道:“师姐,对不起。”

傅珏满意的点点头。

傅珏和林襄宁靠的极近,几乎肌肤相贴。

顾槿能感受到:心口传来一阵钝痛,恍若细针在心口上不断的戳着。

密密麻麻的疼痛感也刹时弥漫开来。

顾槿愣了愣,随即又明白过来:

这是原主的情绪。

她深吸一口气,将手靠在了心口上,作安抚状。

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一雪前耻、报仇雪恨。

顾槿脸上刚刚出现的裂痕一下子就复原了,就好似一切未曾发生过一般。

傅珏哂笑:“师姐,我自小就揣摩不透你到底在想什么,现在也一样。”

“但是,师姐。你知道吗?自从你拒绝把金针秘籍给我的时候,我就怀着想要杀人夺物的念头了。”

顾槿挑眉:“是吗?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但是还没等顾槿站起身来,傅珏就有了动作—

傅珏伸手掷出一物,看来是他早就准备好的。

此时,那物在空中发出了“噗呲”一声的爆鸣声,其中容纳着的气体顿时爆裂开来。

本就不是很大的房间里顿时烟雾弥漫。

顾槿心下一凛,她脑中警钟大作。

顾槿迅速抬手捂住口鼻,一把站起,想要朝着门外冲去。奈何这烟雾实在太浓,顾槿伸手不见五指,只能靠着记忆之中的方位慢慢在雾中摸索着前进。

但是,让顾槿意想不到的是—

这个时候,傅珏和林襄宁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匕首朝顾槿刺过来。

他们想得极其完美:就算顾槿身手敏捷可以躲过其中一把匕首,另一把匕首她也是万万不可能躲开的。

正如同他们所料—

顾槿身形一闪躲过了林襄宁刺来的匕首,却根本来不及躲过另一把傅珏刺来的匕首!!!

正在此时。

一把长剑出鞘,撞击着傅珏的手腕。

傅珏虎口一震,他的手腕一阵酥麻,匕首不受控制的掉落了下来。

顾槿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匕首,而后迅速的将匕首靠在了距离她最近的林襄宁的脖颈上。

顾槿能够清楚的看到林襄宁白皙的脖颈上不住的跳动着的脉搏。

林襄宁感受到了脖颈上那瘆人的冰凉的触感,不由得一震:

“顾槿!!!你干什么!!快松开我!!!”

顾槿歪着头笑道:“倘若此时把你放了,那岂不是太没意思了??”

“刚刚你想要置我于死地,现在......我想要置你于死地。”

林襄宁不寒而栗。

她可以感受到顾槿身上散发出来的瘆人的寒意。

她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刚刚自己想杀顾槿的愿望有多决绝,她现在从顾槿身上感受到的煞气就有多浓郁。

“顾槿!!!”

傅珏怒吼一声:“放开她!!”

顾槿冷笑:“如果我不放呢?”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对吗?”

林襄宁额角冷汗淋漓,她祈求顾槿:“师父......”

顾槿挑眉,再度感受到了来自心上的几分发颤—

原主心软了。

她的心口忽而一阵钝痛。

傅珏一直在观察顾槿,就在此刻,他觉察到:顾槿犹豫了。

傅珏找准机会,一把将林襄宁揽进怀里。

匕首被力道带动,歪了。

锋利的刀身在林襄宁的侧脸上划了一道。

血珠从伤口中透出来,极为触目惊心。

傅珏寒眸闪闪:“顾槿,你等着......”随即就揽着林襄宁的肩膀狼狈逃走。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