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丧尸 绿松石 从姑获鸟开始 首辅娇妻有空间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耽美同人 > 我横推了诡异世界
我横推了诡异世界

我横推了诡异世界

分类:耽美同人

时间:2022-12-16 16:29:23

作者:小明你给我出去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妖魔诡异,生的希望

编辑:南风北海

点评: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尸傀:“漫漫长夜,不如我来给你讲个故事?” 顾言摇头:“不,我来给你讲!你知道杀猪最重要的是什么?” 尸傀:??? 寒芒闪烁! 顾言缓缓收回手上杀猪刀。 一具无头尸首,缓缓倒下。 “杀猪,刀要快!” 赤潮涌动,妖魔诡异丛生。 一路求生,破开诅咒,开始横推,结果最后真相却让人绝望。 当顾言发现恐惧永远无法战胜后,他选择了成为这个世界最大的恐惧!昏暗林地中,一个长相清秀,略显瘦弱的少年,正驱赶着一头大肥猪匆忙赶路。。


夜色中,闪电光芒一闪即逝,将下方照亮。

昏暗林地中,一个长相清秀,略显瘦弱的少年,正驱赶着一头大肥猪匆忙赶路。

狂风呼啸,将周围树叶吹得哗哗作响。

地面树枝的影子,更是左右晃动,给人阴森之感。

少年不时抬头打量天色,眉头微皱:“这天气,说变就变!”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虽然这林子罕有野兽出没,但是现在正值深秋,夜色寒冷。

如果不能在暴雨降临之前赶到前面破庙,一场大病是在所难免了!

结果这蠢猪,走一步吃口杂草。

他手上的鞭子,抽在肥猪身上不痛不痒,肥猪根本不理会他!

“这样下去不行,先不说夜雨寒冷,一旦后面雷霆连绵炸响,这肥猪必定受惊乱跑。”

这肥猪两三百斤,冲撞起来,他可控制不住。

丢了的话,很麻烦!

代价取舍之间,顾言准备直接宰了这肥猪,明天天亮再请人拉回县城。

顾言深吸一口气,右手按在了腰间。

那里插着一把乌黑的杀猪刀!

杀猪刀的刀柄粗而紧实,刀身黝黑发亮,刀刃冷白泛红。

这是一把有些历史的杀猪刀了!

前面肥猪还不知死期将至,发出噗嗤噗嗤叫唤声,小短尾一甩一甩,吃的十分欢快。

轰隆!

电闪之后,雷霆炸响!

肥猪被雷霆声音吓得身体一僵,向前小跑了起来。

见状,顾言松了一口气,手从刀柄上松开,快步跟了上去。

轰隆隆!

随着第一声雷霆响起,随后便是连串的秋雷炸响。

一人一猪,不断加速。

终于在暴雨落下之前,赶到了林中破庙内。

顾言刚刚将大肥猪绑在寺庙柱子上。

下一刻,头顶就传来急促的雨滴砸在瓦片上的噼啪声。

雨夜林中阴寒,破庙四处漏风。

带着水汽的风不住从破烂窗口门缝钻进来,发出呜呜声,让顾言下意识裹了裹麻布外衣。

这破庙,早些年供奉了一头山君,后面不知道怎么,就破败了。

顾言下乡去收山猪,偶尔会在这里歇脚。

将上次烤制野味剩下的干柴从基座底下取出,点火。

残破的神像基座抵挡住了渗透进庙里的寒风。

随着跳动的火焰照亮角落。

一股暖意,将顾言身上的寒意驱散。

“要不是三癞子这狗东西故意找我麻烦,今天我也不会这么晚还没有回县城!”

山路难行,夜晚更是危险。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这里过夜!

想到这里,顾言心里就十分不爽。

前世他原本是一个私家侦探,凭借业务熟练,心黑脸皮厚,胆大又心细,收入凑合,一个人潇洒自在。

结果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就重生到了这个类似华夏古代的地方,还成了一个入行一年的十三岁杀猪学徒。

说是学徒,实际上和仆人没区别,在官府备了案的。

每天累死累活,也就能有口饭吃,就算被师傅打杀,对方也最多罚点钱就平安无事了。

这种情况下,顾言无奈,只能稳住不浪,没有显露异常,一边认真做事,打好人际关系,一边熟悉这个陌生的世界。

如今,来到这个世界也快一年了。

“这一年时间,在我刻意之下,和县衙的李小吏关系打的极好。

而且我一直注意人设。

这次回去,就可以“被迫”同意李小吏给我按排的县衙空缺了。”

叹息一声,顾言取出干粮和水,准备填饱一下肚子。

就在这时!

啪!

风雨声中,门外突然传来沉闷脚步声。

顾言双眼一凝,右手抓起衣角将杀猪刀遮掩,整个人缩成一团,让自己显得更加瘦弱纤细...以及无害。

哐当!

被石头挡住的木门被推开。

一股阴寒之气,伴随木门打开,不住灌进破庙。

被绑在前面的大肥猪,可能是受了惊吓,不住发出噗嗤噗嗤的叫声,肥胖身体不住往后缩。

顾言往前一看,发现推门进来的人,是一个被雨水淋湿身体的青衫书生。

对方背着个书篓。

水滴不住从他身上滴落,整个人显得十分狼狈。

“有火,太好了!”

看到火光,书生面露欣喜。

“这位兄台,可否让我一起烤个火?”

借着火光,顾言看向书生脸蛋。

只见对方差不多十七八岁的年纪,长相清秀,文质彬彬。一身发白青衫被雨淋了个通透,露出同样单薄的身形。

此时整个人不住打着冷颤,带着渴求看向他。

顾言见状,赶紧起身让出一个位置:“秋雨寒意入骨,兄台赶紧来烤烤火,别冻着身子了,我去关门。”

说着,他抓起一根带火木棍,走向门口。

书生闻言,面露感激,赶紧坐到火堆旁。

哐当!

等到顾言将庙门重新关上时候,书生已经将外衣全部脱了下来靠近火堆烘烤。

“这位兄台,在下李一阳,青阳县人,拜访同窗路过此地,今天多亏遇到你了,小生铭记于心!”

看到顾言回到火堆,书生马上让开位置,带着感激的说道。

这不亚于救了他一命啊!

“李公子太客气了,出门在外靠朋友,不用多礼。”顾言说完,将手上干粮拿出一半,塞到李一阳手里。

不经意间,顾言收回的手掌一顿:“我这里有些吃食,李公子赶紧填填肚子吧。”

李一阳看着手上的面饼,笑着放到一边:“路上吃了些东西,还不饿。”

顾言闻言,也不在意,点点头,低头吃起干粮起来,丝毫没有介绍自己的打算。

火光跳跃,橘黄色的火光映照在墙壁之上,张牙舞爪。

看到顾言不说话,李一阳只好也低下头烤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破庙内,顿时只剩下那大肥猪,依旧在叫唤,身体缩的更厉害了,简直成了一个肉球。

可能是觉得这肥猪太吵,李一阳抬头看向沉默吃东西的顾言:“兄台,漫漫长夜,不如我来讲个故事?”

顾言摆摆手,加快了咀嚼,又喝上一大口水,才停了下来。

“不如我给李公子讲个故事?”

李一阳一愣:“哦?”

顾言微微一笑:“这个故事,十分有趣,不过,我需要先去小解,再回来和李公子详聊。”

说完,顾言一个人走到了角落。

哗啦啦。

伴随声音。

破庙内,顿时多了一股尿骚味。

可能是看顾言的行为粗鲁,李一阳脸上的表情,微微变得僵硬起来。

带着舒畅的表情,顾言走回火堆:“李公子,你可知杀猪是怎么一个流程?”

“不知!”李一阳面露疑惑,被顾言的问题勾起了兴趣。

“杀猪,讲究一个快!

出刀,就要见血封喉!

这样就不会浪费猪血,防止血丝渗透,肉质也会更加鲜嫩。”

说着,顾言拖长了声音:“比如...”

“这样!”

一抹寒芒闪过!

撕拉一声。

音落,寒芒止!

顾言缓缓收回黝黑杀猪刀。

刀尖,还有几滴暗黄色的液体,缓缓滴落。

李一阳定定看着顾言,一动不动。

呼呼!

正巧此时,一股寒风从门缝吹过,将火堆火苗吹得压向一边。

头颅被风吹得后仰,砸向了地面。

哐当一声闷响。

头颅在地面翻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

上面那双眼睛瞪的老大,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破庙内,除了肥猪恐惧的低吼、火苗噼啪之声,重新陷入了死寂。

这一刀,太快了!

李一阳脖子切口,光滑平整,没有一丝多余血肉牵连。

当然,也没有一丝血液喷洒出来!

看到异样,顾言身躯紧绷!

淦!

真是那些鬼东西!

顾言伸手一扯,湿润的上衣脱落。

一抖,破旧上衣带着尿骚味,径直盖在了李一阳的脑袋上面!

嗷~~

下一刻。

大量白色烟雾,伴随李一阳的鬼哭狼嚎升腾起来!

这声音,极为瘆人,不是正常人类可以发出!

李一阳原本坐着的无头尸首,也倒在地面,四肢不断抽搐,好似发了羊癫疯一般。

见状!

顾言咬咬牙,冲上前,举起手上的杀猪刀,狠狠挥下!

快、准、狠!

一刀下去,李一阳的右腿就脱离了他的躯干!

将顾言这一年的苦练,还有前世对于人体的了解,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回生,二回熟。

顾言脸上带着狠厉!

唰!

又是一刀!

刀锋划开血肉,切开骨骼关节。

一只手臂,也离李一阳躯体而去!

这样,没有了一手一脚,就算这诡东西诈尸,也行动不便!

让人头皮发麻的是,脱离了躯体,那一手一脚,依旧在扭动,攻击着周围的一切。

顾言直接退开到角落,紧紧握着杀猪刀,静静看着,没有继续出手!

随着时间流逝。

被带尿衣物包裹的头颅,惨嚎越发微弱,逐渐没了动静。

一直扭动的躯干,也砰的一声,化作一团黑灰,散落一地!

看到这一幕,顾言这才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地面,大口喘息。

此时,他的背部,早就被汗水打湿了!

“这个世界,居然真TM有这些鬼东西!”

相比刚刚的出手果断,此时的顾言,面色发白,身上冒着冷汗,身体发软,后怕不已。

这些东西的存在,都是他从认识的县衙李小吏嘴里套话,对方偶然之下说出的!

对方说的有鼻子有眼。

顾言事后去打听,发现也确实有这些事情发生。

只是说法,却成了各种意外或者人祸。

前世见多了反转,顾言一直是半信半疑。

只是出于谨慎,出门在外收猪时候,还是多了一个心眼。

今天,亲自遭遇这些东西,他不信也得信了!

好一会,顾言才缓过来。

此时外面雷雨交加,寒风呼啸。

不是迫不得已,顾言不想离开这个可以遮风挡雨的破庙。

所以即使心中万般不愿意,他依旧站起身,找了根一米多长的棍子。

杀人要斩草除根!

这玩意,也要确保挫骨扬灰!

不然在庙内待不安稳!

顾言右手抓住刀柄倾斜,保证可以最快速度出刀,左手拿着木棍将自己上衣挑起。

衣服下面,是一颗面目全非的头颅!

头颅的面皮已经全部被腐蚀,露出还在微颤的血色肌肉,两只眼睛凹陷成了窟窿,惨白的牙床微微张合。

都这样了,这头颅居然还在动!

顾言二话不说,脱下裤子,对着衣服再次加持童子尿。

幸亏他身体看着消瘦,却有力!

伴随哗啦啦声音,“阳气”的味道,再次弥漫狭小的破庙。

只是不等顾言尿完,一直被他盯着的头颅,开口说话了!

“等等!”

这声音,正是先前李一阳的声音。

只是这声音,断断续续,仿佛随时要咽气。

顾言充耳不闻,用棍子挑起散发强烈“阳气”的外衣,就要灭了对方。

呼!

一股狂风,凭空而生,将顾言吹得不住倒退,直接退到了墙角!

顾言被风吹得眼睛都睁不开,直接将充满尿骚味的上衣披到身上,拿着杀猪刀在前方挥砍。

好在,这风来的诡异,消失的也快。

风一消失,顾言立刻瞪大眼睛,打量四周。

只见那头颅位置,只剩下了一团黑灰。

一个虚影,凭空出现,漂浮在那堆黑灰之上。

虚影的模样,竟然就是李一阳!

“呵呵”

李一阳惨笑一声。

“怎么会有你这般年岁的狠人,唉,栽在你手上,我死的不冤,只是我书篓里有我母亲给我的家书,临死前,我想带着一起离开,你能不能帮我拿过来?”

顾言靠着墙壁,警惕看着对方,根本不受对方言语影响。

对于诡异,他也只是从李小史那里听到只言片语。

对付的方法,也只有两个土方子。

一个是染血带煞之物,一个是童子尿。

其余一无所知!

谁知道对方现在是不是想让自己放松警惕!

看到顾言警惕模样,李一阳不再言语。

只是,他好似不能动弹,只能死死看着顾言,脸色铁青。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李一阳的虚影,越发暗淡。

他死心了。

“唉,算了,我马上就要消失了。

娃娃,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我破绽的,作为回报,我救你一命!”

看到顾言依旧不打算开口,李一阳哈哈大笑:“三十九年前,我只是一个路过此地的书生,结果发了病,病逝在这山君庙附近。

怎知那庙祝是个妖人,将我炼制成这半诡半尸模样,供那吞食血食的山君驱使。

我死在你手上,会有对方的印记留在你身上!”

说着,李一阳露出渗人的冷笑:“你可以选择相信我,让我死个明白,我救你一命。

你也可以继续不理我,然后被那山君找上门!”

顾言拖着杀猪刀,面色难看。

他承认,自己被对方一番话说的破防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顾言将身上衣物拧了拧,让杀猪刀保持阳气充足,才冷冷说道:“你一进来,我就发现不对了!”

李一阳闻言,脑袋猛的涨大,眼睛化作拳头大小瞪着顾言:“不可能,我一切行为,都是按照生前所为。

而且我有实体,不是那些伥鬼垃圾。

声音气息,全部模仿,怎么会有这么明显的破绽!”

“你到是自信,可是你没发现,我在庙门处设置了陷阱么?

只要有人靠近庙门十米,就会引起我这边注意。

我没猜错的话,你不是走过来的吧!”

顾言此话一出,李一阳拳头大小的双眼一愣,涨大的脑袋也萎靡的缩了回去。

“而且你虽然满身狼狈,但是鞋子在这大雨之下,沾染的泥土,留下的脚印,都只有零星。

我借机去关门,借着手上火把光芒,发现三米之外,就没了脚印。

给你干粮时候,我碰触你的手。

那触感,分明是尸体的触感!

这些,够了吗?”

顾言说出一条破绽,李一阳的身躯居然就缩小一些。

等到顾言说完,他的虚影,已经只有之前一半大小了。

只是,他还是有些不服气:“万一你猜错了呢,岂不是草菅人命?”

顾言冷笑,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那就草菅人命!”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