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穿越重生 > 心魔
心魔

心魔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2-11-20 14:23:11

作者:沁纸花青

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 南柯大侠

编辑:对酒眉

点评: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或许在某个冬日寒夜,你听到一墙之外有人轻声曼唱: 玄门羽衣白云心,一琴一剑一丹青。 浅雪红炉黄芽酒,夜读紫薇洞庭经。 余音袅袅,宛若天籁。你便踏雪循声而去,忽见远方灯火幽微。 复行一刻钟,直入竹林,眼前豁然开朗、暖意扑面。便看到一只白鹤翩然起舞,一红衣龙女抚琴唱和。 你心中惊诧,便揉了揉眼。 再定睛看去,只发现自己站在自家门外,街上草木萧瑟。 世人皆谈神仙,却不知或许他们,就在你身边。==========新书《无畏真君》连载中因为怎么看,这梳双髻的少女都是一个普通人。不是妖,不是修行人。甚至说,她露出衣袖的那半截藕一样的手臂上,还有两三道树木枝叶造成的划痕。。


淮南子盯着小丫鬟看了一会,皱起眉。

因为怎么看,这梳双髻的少女都是一个普通人。不是妖,不是修行人。甚至说,她露出衣袖的那半截藕一样的手臂上,还有两三道树木枝叶造成的划痕。

但普通人不会在这种时间跑来这种地方,更不会见到地上的尸体而无动于衷。那么,有问题的是那个驴背上的小姑娘。

那个小姑娘,他同样看不透,然而只觉得……

离她远些才好。

越远越好。

因此他收敛神色,向那小姑娘抱了个拳:“在下凌虚剑派掌门首徒淮南子。唐突问一句,姑娘仙踪何来?所为何事?”

但驴背上的姑娘不看他,也仿佛没听见他的话。她伸出纤纤素手在小黑驴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子,黑驴就迈开脚步,哒哒地走到了李云心身边。

李云心动也不动,只放缓神色微微垂着眼,看那小黑驴的蹄子。

他之所以拖延时间就是因为这两个人。

因为在他觉得自己无计可施的时候,附他身的小猫妖告诉他,远处有可怕的东西正在赶过来。小猫妖说话颠三倒四,又是在他的身体里。因此李云心只知道,在小猫妖的印象中,来者——“好吓人好吓人好吓人!”

而且不是人。

那么,李云心就开心了。是人,一定打不过淮南子。不是人,自己才有活路。

现在这姑娘走到李云心面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一偏腿下了地。

吧唧一声响,小小的绣花鞋踩进了血泊当中。姑娘微微皱眉,但还是在走到李云心身边绕了一圈。随后她闭上眼睛,小巧的鼻尖凑近李云心的脖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从上到下、从头至脚,就像是一个最最虔诚的老餮闭上眼睛,将面前一道极品美食所散发出来的香气,深深吸进肺中一样!

一个纤细美丽的姑娘,弯着腰,闭着眼,这么去嗅一个男人的味道,是一件既不雅,看起来又滑稽的事儿。但无论李云心还是淮南子,都没笑出来。

因为这姑娘从脖子开始,嗅遍了他的全身,还绕着他走了三四圈,期间——就都只是一口气!

长长的一口气之后,姑娘才重新睁开眼,略急促地喘息了几下子,好像是在消化刚才吸进去的气息。

然后她对李云心露出一个笑容,细声细气地说:“你真香。我喜欢你。你要去哪里?”

李云心这时候才抬头看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我去渭城。你呢?”

姑娘笑,还露齿,露出一排细腻雪白的小牙:“那我也去渭城呢。你和我一起走。”

李云心点头:“好。我有个名字,叫李云心。”

姑娘开心地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咦?我也有一个名字,叫做白云心!”

“真好听。”李云心说,“可是我还走不了喔。你看她。”

他指了指地上的乔嘉欣:“本来她和我是好朋友,但是那个人杀了她。所以——”

姑娘撅了撅嘴:“是呢。小猫妖上了你的身,她不香。”

这女人……闻出了猫妖。李云心的心微微一跳,松了口气。他之前还在担心,再怎么跟她解释,自己得带一个精怪上路。

因为眼下他在用十二万分的小心来和这个看起来温柔美丽的姑娘周旋,就连语调、表情、眼神都刻意调整。

从这姑娘走到他身边,用力地吸他的味道那一刻起,李云心就意识到,她不是人。

非但不是人,还极有可能是九公子那种级别的大妖!

她和九公子虽然完全不同,但行为模式上却有同一种特点——我行我素,完全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李云心的前世和今生,见过不少人。从前因为职业的关系,他喜欢观察人,也很是记得一些案例。但即便他遇到的最最冷漠的家伙,从心底还是会在意别人的目光的——不论是哪方面的在意。

然而之前的九公子,现在的白云心,他们的“不在意”,就如同一个人“孤单”地走在森林里。

他孤单么?不。有树木、花草、飞鸟、动物。

但他并不将那些东西,当成自己的同类。

李云心知道在面对这种可怕的家伙的时候,千万不能表现得无趣。这种妖魔视人命如蝼蚁,倘若让他们觉得无趣了,可能随手就撕了。

他得表现得更有趣一些——就像他面对九公子的时候。

他要观察她的每一个细微表情、动作语气,知道她的情绪想法,接下来可能会做的事,然后利用这个家伙,摆脱目前的困境!

于是李云心看了淮南子一眼,摊开手,就像闲聊那样说:“那你帮我杀了他嘛。”

白云心的眼睛微微一亮。

然后她转头看了看淮南子。

流派剑士此刻用三柄飞剑护住了自己身体,目不转睛地盯着李云心和白云心。听到这么一句话之后,他喝了出来:“这位仙子,你切莫自误!那小贼杀了我的两位同门师弟,又与妖魔为伍,我这才——”

他话说到这里,忽然就住了口。

因为他看见不远处站着的那个小丫鬟,也在盯着他,而且双眼发亮了。

贪财的人见到金银财宝也会双眼发亮,但绝不是这样——

一双原本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忽然变成了翠绿色。在夜色中放出出灼灼的光,映得一张本来可爱美丽的脸,仿若鬼面。

然后这小丫鬟一张嘴,嘴巴就咧到了耳根,露出排密密麻麻、又尖又细的獠牙来!

这主仆也是妖魔!不是什么修行中人!

淮南子心中一凛,自知今天不拿出自己的全部本领,是难以全身而退了。他更知道,哪怕今天催出一身潜力,拼着损耗十几年的功力和以后晋升更高境界的希望,也必须要斗赢这妖魔!那之后,先要活着逃出去,才有资本求援、修炼、报仇!

因而他面色一冷,暴出一口丹田气,厉声喝道:“妖魔!你当我怕你——

小丫鬟的脖颈忽然暴涨,一口将淮南子的脑袋,连同护在身前的三口飞剑吞了去。

随后脖颈又在一瞬间缩回去,小丫鬟抿了抿嘴,皱眉,又看看自家小姐:“没佐料呢。

淮南子的无头身子在原地抽搐了一会儿,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小丫鬟的满口细牙咬掉头颅和飞剑,就好像咬掉一个快要融化的巧克力球。这情景让李云心想起前世看过的一篇小说里的一句话——“你怎么拿起来就吃啊”。

而淮南子,无论怎么说也算是“凌虚剑派掌门座下亲传弟子”。这名头听起来像是个路人龙套如今也的确成了路人龙套,但李云心可一点儿都不会认为在他身处的这个现实世界里,淮南子是一条杂鱼。

这意味着这主仆二人,的确是强大得可怕的妖魔。

也许……比九公子还要强。

他轻轻地出了一口气,歪头笑了笑:“这样子的确不好吃啦。我见过一位的吃法倒是挺有趣儿的。那一位是先撕裂了,然后架起在火上慢慢烤——”

小丫鬟听到这里,眨眼:“咦?你不怕我们啊?小姐,这个人不怕我们呐!”

小姐白云心抿嘴笑:“所以他很好玩儿呢。那,你说说,你遇见的那个,是什么样子?你还遇过别的妖?”

“啊……应该算是妖吧。没看清是什么模样,只看见眼睛好大,有我这么高,身上还有鳞片,说自己是九公子……”

其实李云心挺想弄清楚九公子如果是妖,是个什么妖。他从前是现代人,又看电视剧。那时候就很喜欢去猜妖怪们的原形。到如今虽说自己历险了,可这点好奇心仍未掩去。

更何况无论从前的他,还是现在的他,都不是正经的“正常人”。说到这个世界的凡人和妖魔,有些时候想想从前的事,他总觉得其实自己和妖魔更……亲切些。

他觉得这“白云心”看起来这样厉害……也许大妖们之间彼此都是熟悉的——恰好认得九公子也不一定。

但他说完之后,发现小丫鬟和白云心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诡异。

她们两个人对视一眼,而后就连一直看起来淡定从容的白云心,呼吸都略微急促起来。

“他……你在哪里看见的他?”白云心眯起眼睛,脸蛋微微向前探出来,盯着李云心。

她这姿势很诡异,李云心觉得很熟悉,却又记不起自己应该在哪里,或者什么时候见过。

但他发现这妖魔脸上都已经没有笑容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急切的渴望——甚至比闻到自己身上的香气时更加渴望。

如果他前世的经验和学识没有欺骗他的话,他觉得那是一种,对于食物的饥渴。

“啊……在……清河县?”

“是他啊小姐!”小丫鬟瞪大了眼睛,兴奋地跳脚,“小九小九小九!是小九啊!”

“是小九啊……”白云心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将脖子缩了回去,重新变成那个看起来文静柔弱的小家碧玉。只是李云心发现她的喉咙动了动,像是咽下什么东西。

“那……就不跟你去渭城啦。李……云心。嗯,是个好名字呢。你看,我有个名字叫白云心。”白云心凑近他,又轻轻吸了两口气,说,“等我找到了小九,再去找你。”

“你可不能躲着我不见呀。嗯……这样。”

她把手伸进衣袖里,摸了摸,再微微一用力,就拔出一柄银闪闪的小剑来。

其实说是剑也不恰当——这件修长的武器有两指宽,看起来更像是一柄顶端尖尖的直刀,可一边全开了刃,另一边开了半边刃。算是一件能刺能砍的武器。

剑身有一米长,几乎没剑锷,只有白色的、平滑而长的剑柄。

“喏,这个给你。”白云心说,“你拿着它,我就能找着你。”

李云心伸出双手,立即接过去:“好。我去渭城等你,但你可不能不来。”

白云心抿嘴一笑:“你呀……如果跑掉了,我就吃了你。”

随后她忽然张开双臂。她的衣袖一下子变得宽大,几乎将整个人都遮住了。林中蓦地聚集起一阵狂风,伴随一声清亮的尖啸。而后白云心的两片宽大衣袖化作一团浓重的雾气,随着狂风直冲上了天——

几秒钟之后,林地间就只剩下李云心,和他手里的一柄剑了。

他又在原地站了十几秒钟,确认那一主一仆、一头黑驴全部从云而去了,才长长出一口气,微微附身揉揉自己的双腿。

腿都麻了,快要抽筋了。汗水浸透衣衫,此刻凉风一吹,身上烦躁湿冷,像是要生病。

见了鬼。短短十几天,遇见两个大妖魔!

他看一眼手里的剑,微微皱眉。他不知道那白云心为什么觉得自己“好味道”,但知道这把剑不是什么好东西。也许那妖魔以后就会凭这东西找到自己。

他一丁点儿都不信那妖魔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喜爱”与“善意”。因为他知道自己实际上,很了解那些妖魔的心态——拥有人类的模样,在心里却从未将人类视为同类的心态。

于是他俯身,将那柄剑用力插进了草地里。

这剑惊人的锋利坚固,竟然毫不费力地地连柄没入地下——期间李云心觉得微微受阻,应该是碰到了石头。但,剑尖似乎将土中的石头也轻易切开了。

然后他才在自己后脑拍了拍,说:“哎,出来。”

精怪附身,大多是附在头上的泥丸宫。猫妖已经在他身上蜷了这么久,一声儿都不吭,想来是被白云心那大妖吓破了胆。

过了几息,才听见那三花娘娘说:“哈?走了呀?啊……吓死我,一啄,哎呀,吓,死了啊!唉,我的好身体,唉,只能这样用,唉……”

声音渐渐淡去。下一刻,李云心就发现躺在地上的乔嘉欣尸体,再一次立起来了。

只不过这一次,惨不忍睹。用肠穿肚烂来形容也不为过。

李云心皱眉:“还是让她入土为安吧。已经这个样子,你总不能这样走到路上,会吓到人。”

但猫妖似乎对这具身体有着异乎寻常的迷恋。她不满地摇头,伸手捂住肚子:“吓!衣服,穿衣服呀,啊?就好了呀穿衣服呀!哼,大胆,这是本娘娘的法体,呃……咦?那是什么?嗯?是什么?嗯?”

她松开了捂着肚子的手,注意力完全被另一件东西吸引。随后就用一双血淋淋的手来抓李云心。

一只猫这样子挺可爱,但一具女尸就不可爱了。

李云心皱眉喝她:“你做什么?!”

猫妖吓了一跳,讪讪地收回手捂住肚子,但目光已经盯紧李云心的胸口不再移开:“咦?这是什么?嗯……哎呀,这个好玩,啊呀……”

这时候,李云心才注意到自己胸口亮起来了。

林间有月光,但终究是黑夜,又不是十五月圆。因此还是能很清楚地看到,有白色的柔和光芒从他胸口的衣服下面透出来。

方形的光芒,巴掌大小。

李云心一惊,连忙将手探进胸口,把那东西摸了出来。

原来是晶莹剔透的一块通明玉简,此时变成了柔和的乳白色。仿佛有光芒充斥在它里面,却含而不散。玉简的一面,白色的光底上,出现了一排……

“字迹”。

而那排“字迹”之下,一个细长的黑点正不间断地跃动着。

李云心盯着那排字迹看了一眼,愣住了。

然后他抬手使劲儿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去看那排字迹。

在脸上保持着极度古怪的神情,怔怔地站了几分钟之后,他终于张开微微发颤的嘴唇——

“卧……槽。”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