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职场官场 > 丝路谣
丝路谣

丝路谣

分类:职场官场

时间:2021-09-27 19:16:30

作者:花里胡哨的咸鱼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姑娘哪有马球好看

编辑:饮了晚风

点评: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丝路谣全文  丝路谣吉他谱  丝路谣歌词  丝路谣童谣  


乞丐少女初十从小立志要霸主河西走廊。她牵着骆驼阿财,假冒谢氏商行的骆驼客四处忽悠,没忆起出徒有利碰上正主。初十瑟瑟发颤:郎君,我也可以打个折。谢惟轻轻一笑:打骨裂?初十颤颤巍巍:那我走?谢惟轻轻一笑:来都来了。初十:……自那以后,初十歪歪扭扭的霸主之旅就就了,而谢惟走上了“赔了自己又赔了”的生涯,回忆起他俩初遇时,谢惟感觉被初十套路了。城门处,一排骆驼整齐地跪坐在地,半翕着眼,嘴不停地嚼,它们脖上都悬有铜制的驼铃,这些铃铛无一例外刻着一斧一弓,正是谢氏商行的纹样。。


小郎君在与门前两大汉说笑,看来熟得很,几句过后他转身似乎要往门内去。初七急了,捡起块石头砸在马屁股上,马儿嘶鸣,听来就很疼的样子。

难道他们把阿财带去别的城了?初七心里直打鼓,孤苦零仃的她只剩下阿财了,非要找到它不可,今天找不着,明天再去别的城里找!

初七顾不上歇息,到处打听谢家人住在哪儿,可这小小鄯城谢家人哪会来此?他们都在另几个大郡里呆着呢,一圈问下来,没有人知道。

初七注意到这位公子的衣料是上好的丝绸,他脚上的靴用鹿皮做的,整个人身上的家当少说也有百贯了。脸长得好,哪有他身上的钱味儿香?

初七听得一头雾水,仔细想想大感不妙,就在这时,迎面驶来一队车马,如墨一般迤逶在蓝天绿草之间,马脖上挂着铜铃,上刻着一斧一弓,正是谢氏商行的纹样。

少年郎捂着手很是嫌弃,下巴一抬,趾高气昂地问:“这骆驼是谢家的吗?”

“不是。”贵公子破天荒开口了,一路跟下来,他仍然精神抖擞,步履轻稳。

终于有钱买吃的了!

初七欣喜万分,急急地想要往红玉馆里面冲,一想不对,以她此时的落魄样怕没有碰到门就被门前大汉扔出来了。

少年郎跳下骆驼,淘气地歪着脑袋朝这巨汉挤了下眉眼,“阿囡,你可来晚了。”

初七把阿财身上的垫子铺平实了,然后将阿财牵到那位公子跟前,不知为什么走得越近,心跳得越厉害,还没看清他的脸就觉得这人不一样。她垂眸,让阿财蹲下,然后请公子上骆驼,没想这位公子高高在上,站在檐下纹丝不动。

她利落地拍去垫上的灰,请小郎君上骆驼。

李商微怔,看清是她后笑了,不正经地揶揄道:“回来得还挺快嘛。”

初七是唯一一个敢动的,不是偷谢家草料,就是偷谢家名号,没办法,她想在这边陲之地活下去,无依无靠的女子要么在酒肆里跳舞,要么在青楼中卖唱,还好她有阿财。

吆喝了半日,一个铜板都没赚着。初七累了,喝了两大瓢水,倚着阿财打起盹,半梦半醒间,一大盘炖羊汤摆在她面前,边上还有两张刚烙的饼,热气腾腾的,她笑了,流着口水一口咬下。

初七心眼多,十句假话里掺六句真话,无父无母是真的,被谢家收下是假的;没有家是真的,借宿在姑姑这里受凌辱是假的;骆驼客的身份是真的,男儿身是假的,总之她假话真话混一堆,别人也摸不透她的底。

终于,这位贵公子开了金口,声音有点冷,但挺好听的。初七很好奇,悄悄地睨了他一眼,没想到此人样貌十分出众,就好似名家笔下的仙,出尘脱俗,美中不足的是脸太白了,几乎无血色。

“这位小郎君是不是找我有事呀?”

“阿财,我们走。”初七拍拍骆驼,缰绳一拉就起程了,在路过烙饼摊时,她大方地买了两张烙饼,嘴里叼一张,怀里揣一张,美滋滋的。

“是打你骨折吗?”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