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邻居的乳 虚拟 快穿之boss你拿错剧本了 gl 百合 我的30岁后妈 组织
王者 超神 危婚 公媳欢情 饿狼扑食 娟姐小杨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军事 > 山河永寂
山河永寂

山河永寂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7-20 01:43:19

作者:落叶无垠

最新章节: 隔江犹唱后庭花

编辑:惊起绿窗眠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山河永寂剧本杀解析  山河永寂剧本杀几男几女  山河永寂剧本杀好玩吗  山河永寂是什么意思  山河永寂剧本杀复盘  山河永寂剧本杀推荐角色  山河永寂怎堪欢颜  山河永寂txt 百度云  山河永寂剧本杀凶手是谁  山河永寂剧本杀  


江南子弟苏祁墨,弱冠之年,却接掌家族,面对自己周围的重重危机,他游刃有余且逐一能化解,进出于宦海商场而不染,穿行于江湖风雨而不败。却命运却把他推到了这个时代的权力巅峰,他戴上了面具,终也也没摘下来。  终于等到为那一身江南烟雨覆了天下,容华谢后,但是三月初的临安诗情画意,淅淅沥沥的小雨滋润着含苞待放的嫩芽,雾幕犹如轻纱般笼罩在临安城每个人的心头,让人分不清那是山,还是水,山水半隐,到处都是被烟雨笼罩的世界。。


  提着扫把的王平十分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让人不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刚才睡懒觉去了。待王平看了满地桃花的门口,眉头便是一皱,桃花虽被吹落,没了那种生气,但满地的桃花却也会给人一种颇有韵味的感觉,然而在王平看来却不是这样,在他的眼里,满地桃花酒意味着他又要干活,又不能痛痛快快的睡懒觉了。

  众人的话又惹得众人一阵唏嘘,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旁一直都在静静听着的少年此时紧握着酒杯,只听“啪嚓”一声,酒杯竟被少年硬生生的捏碎,尖锐的碎片深深的刺进他的指腹中,鲜血顺着伤口缓缓流出,听到声音的客人们都望向了这边。

  王平低着头漫不经心的扫着,突然,他的扫帚扫到了一只穿着黒靴的脚,王平微微一愣,抬起头来,一张面如冠玉的面孔映入眼帘,此人,正是苏祁墨。

  王平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既无奈又不耐烦的一叹气,直起身来转过头去问道:“啥事?没看见我在扫地吗?去去去,别妨碍我扫地,要问路找别人去,隔壁卖菜那家王大娘多事,你找她去”

  少年的步伐有些沉重,缓缓的走出了酒馆,酒馆内立刻恢复成之前的样子,被少年刚刚赏了银子的那个店小二开始收拾起少年留下的残局,众人很快便将刚刚那个行为怪异的少年给抛到了脑后,只有刚刚说话的那人摸着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喃喃自语道:“这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嘶,到底是在哪见过呢……”

  因为还未到晌午,外面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这等天气出来喝酒的人并不多,只有一些市井无赖又或是寻常百姓,酒馆内一个书生打扮的也没有。少年走进酒馆,负责招呼客人的店小二便马上迎了过来,看着少年虽然衣着普通,但气度不凡也不敢怠慢,招呼着少年坐在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苏家“临安城三大家族”的头衔已经名存实亡,虽然目前临安城百姓的潜意识们依旧将苏家归为三大家族之一,可是明白人心里都清楚,苏家再这样下去便会永无翻身之地,退出临安这个舞台。

  一人一马就这样看似漫无目的的在临安城内游荡着,牵马的那位少年脚步迈的很慢,不知不觉中便逛完了大半个临安城,少年身后的那匹老马发出了一声抗议的长嘶,少年停下脚步,转身摸了摸老马,轻笑了几声:“也是辛苦你驼了我这么久,待我回到家,定好好招待你一回。”

  正当众人都已接受事实的时候,一个人始终还在坚持寻找着苏祁墨,这个人便是苏丞,苏家的缔造者。二十年前,他抱着还在襁褓中的苏祁墨来到了临安城,凭着自己一个人,打拼出一份家业,多年以来,不见苏祁墨的母亲出现,苏丞也没有再娶,如今二十年过去了,廉颇老矣,苏丞无法接受他老年丧子的事实,也不能相信。

  少年倒没有多大的兴趣,听了几句觉的无聊后便不再仔细去听,只是当少年听到“临安城苏家”的时候,少年的脸上少有的掠过一丝好奇,一边喝着酒馆的热酒,虽然假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但还是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何止是潦倒,我看那些平时和苏家交好的家族都开始落井下石了,勾结官吏,不断吞并苏家产业,苏家又没个管事的,就连隔壁卖菜的王大娘都看出来了,他们这是想至苏家以死地!昔日的临安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族竟然在一夜之间变成这个样子,啧啧,真是令人唏嘘啊”

  “真是没有想到,苏家那么大的家族竟然也会在一夜之间变成这个样子,唉,要我说啊,肯定是苏家祖上积的阴德已经尽了,不然的话怎么会突然这样?”

  王平没见过这么固执的人,他明明把话说的难听了,这人居然还不走?难道这人是个贱骨头,天生喜欢被人骂?又或者是这个忙真的只有他王平可以帮?

  三月江南烟雨时,行人犹未归。

  王平因为在苏府当下人的时间较晚,故也不认识什么苏家大少爷苏祁墨,苏祁墨身死巴蜀的消息他也有耳闻,所以他自然也不会将眼前这人和自家少爷扯上什么联系。再看此人的打扮,虽然干净,但也不华丽,一点也不像王平平时看见的那些老爷,更不像是书生,他的身上少了一份书香气。

  这样的事情在临安城内比比皆是,久而久之,一到三月,临安城内便桃花泛滥,令人目不暇接。可是在自家院子或门口的也不仅仅是文人,一些商人为了和文人拉近距离,也会学着样子种下桃花树,可是桃花散发出的花香依旧没有遮盖住他们身上的那股铜钱臭味。

  少年从酒壶内倒出一杯热酒,酒虽好,但却差了些年份,要是味道能够更加醇厚一些或许会更好。

  正品着酒,离少年不远处的一桌普通百姓聊起了天,无非说的就是临安城内一些大户人家又传出了什么丑闻,谁和谁又私奔了,谁又和谁殉情了,又或是说谁替某位青楼女子赎身成就了一段佳话,这些一直都是老百姓们饭后津津乐道的八卦来源。

  手牵马绳的是一个黑底白衫的少年,面如冠玉,气度不凡,背后背着一个稍有些破旧的布包,这样的打扮在临安城中显得十分的普通,那些普通的商贩们见少年无心照顾一下他们的生意,便很快就将这人给淡忘了。

  小桃西望那人家,出树香梢几树花

猜你喜欢
竞技游戏小说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