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美女 老卫的幸福 都市异能  鬼妻  嫂子
第七章 老婆的性感开发 妇产科秘闻 斗破 抗战 王家老板 保姆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 尹凡手记
尹凡手记

尹凡手记

分类:恐怖灵异

时间:2021-06-06 04:43:47

作者:尹阳凡

最新章节: 第三章:祭司

编辑:诗人的血液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一些光怪陆离的事情,科学之上的小说,你也可以我相信,也也可以不信,它都在那里 尹凡手记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今年冬天很冷,再飘点雨,整个房间的地面都铺着一层水气,这样一个夜晚让我觉得很不爽,相当的不爽,南方人特别羡慕北方的地暖,都说北方的冷是物理攻击,多穿衣服就行。南方的冷是魔法攻击,就算穿的和粽子一样,那股寒意仍然能够穿透衣服,冰的刺骨。空调发出的呜呜声像一个人在无病呻吟,我觉得整个空间都是那样的无力,吹出来的热气夹杂着些许霉味,才想到滤网似乎好几年都没洗了。正胡思乱想,电话响了,老郑打来的。。


  我说,那也许是他心情不好,吃不下,也许是失恋了,这样的理由有一百种也不算奇怪,这你说服不了我。

  我虽然挺想知道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老头——虽然这么说很不恰当,但现在看来当时的烤鱼店老板,那身形,那姿态确实像极了一个老头,我走出了几十米,忍不住回头再看,他仍在店铺微弱的灯光下呆立,如同一座雕像。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我试着平复他的心情,“要不我们进去,喝口酒,你也可以谈谈你的故事。”

  我双手在空中做了个下压的动作,试着让老板平静下来,老郑却没我这么冷静,看他的样子似乎忍不住想打人了。

  他似乎发现我在注意他,抬了一下头,这一抬头使我看到了藏在头发后的眼睛。顿时我整个人像过了电似的打了个寒颤,惊到手里的酒杯差点拿不住。那是怎样的一对眼睛,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形容,他的瞳很大,占据了整个眼眶百分之八十的位置。以至乍一看,觉得这人没有眼白。

  “晚上没烤鱼了。”老板瞥了我们一眼,淡淡地说。

  今年冬天很冷,再飘点雨,整个房间的地面都铺着一层水气,这样一个夜晚让我觉得很不爽,相当的不爽,南方人特别羡慕北方的地暖,都说北方的冷是物理攻击,多穿衣服就行。南方的冷是魔法攻击,就算穿的和粽子一样,那股寒意仍然能够穿透衣服,冰的刺骨。空调发出的呜呜声像一个人在无病呻吟,我觉得整个空间都是那样的无力,吹出来的热气夹杂着些许霉味,才想到滤网似乎好几年都没洗了。正胡思乱想,电话响了,老郑打来的。

  “留下!”我低吼一声,手往外推,抓向其中一个人的肩膀。那个人显然没想到我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虽然及时躲闪,可是还是被我抓住了手臂。我一使力,未料这个人的手臂奇滑无比,虽然拉着衣服,还是刺溜一下,被他挣脱了。

  当时我们的脸色一定很难看,我甚至很想揍老板一拳,这种结果让我们都挺难接受,就像两个沙漠里快渴死的人好不容易发现了一瓶水,爬过去打开一看里面却是尿的挫败感,事实上还不如发现了一瓶尿,那毕竟是有,可我们现在除了灰溜溜的回到寒风中发抖,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老板见我们愿意听他继续说下去,也来了兴趣,于是继续说道:“本来吧,这事也没什么奇怪的,就是一个人的事情。”

  “快滚,我没见过你们!”老板变得有点歇斯底里,我有种直觉,他要么是生活上遭遇了重大变故,要么就是疯了,总之现在的他和以前认识的那个温和的老板简直是判若两人。

  老板像是在对我们说,也像是自言自语,“要真是精神病人,怎么会付钱呢,还分文不差,要是个正常人,哎,你们说哪个正常人,来吃烤鱼点了又不吃,就是看,看了能饱啊?”

  “LUCKY”是这巷子最靠里的一家店,我实在是不愿再走回头路了,再者确实是有些饿,于是没想太多,推开了那扇木门。

  烤鱼有很多种,口味也各不相同。所谓巫溪烤鱼是源头,万州烤鱼抢风头,万州烤鱼风味奇绝,营养丰富。喜欢吃的人比比皆是,我也不能免俗。每个月总要去夜市南门的重庆万州烤鱼店吃个几次,否则总像什么事情没做似的,我有个鱼友,叫老郑,在银行工作,不愿意巴结领导,对一些人际来往的事情深恶痛绝,做了七八年,还是个小客户经理,他和我曾是同学,家住的也近,所以没事经常一起吃烤鱼,喝点小酒,顺便吐吐槽。

  “是啊,就是盯着看,那个人吧,来店里很晚了,你们也知道,我这店凌晨四点左右打烊,他过来大概三点左右,很准时,因为那个时候没什么人了,我印象挺深刻。这人神神秘秘的,穿着件军大衣,帽子遮住了脸,看不清楚相貌,但是头发挺长的,他就点一条鱼,上桌了也不吃,就看着烤盘发呆,一直到我店铺打烊,才要求打包带走。”

  我也假装很严肃,一敲桌板,“还真给我猜中了,是鬼的事情。”

  老板突然从座位上跳起来,速度之快把我们也吓了一跳。“关键是他不止一次啊,他这个月就来过三四次,每次都是这样。”

  “胡说八道!”我懒得和他废话,一脚就踹了过去。正面要受这一脚,虽然他是个超过一米八的大汉,我也有信心让他半小时爬不起来。

  “想好了没有。”那个人说话了,他的声音就像砂纸在玻璃上摩擦一样,让人听了浑身炸毛似的难受。如果可以,我很愿意拿根针把他嘴缝起来。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