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饿狼扑食 娟姐小杨小说  国民男神 以婚之名,赠尔深情 猎艳 武侠之
爱上你 味道  梧桐 妻子的秘密 掌上玩物 熟妇的哀嚎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职场官场 > 杀广式憧憬
杀广式憧憬

杀广式憧憬

分类:职场官场

时间:2021-06-01 00:12:54

作者:备课之

最新章节: 六 行者琼

编辑:朱颜瘦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杀广式一个时代名词,对广大农民和留守学生而言是一种美好憧憬,是一种无可奈何,更是一种思维的改变。  李东尧是在这种美好憧憬下走入学校,却要自己面对自己孤独的不断成长和差钱的烦恼,就了带着一个团队在美好憧憬中不断成长,在不断成长中美好憧憬。  在这个团队中,人落队,有人在群山环绕的若干块山间小坝子中,有个地名叫李家坪,这块小坝子是务川县和德江县的交叉地,住着30多户人家,共180多口人,李姓是第一大系,李东尧家就住在这里。。


  在群山环绕的若干块山间小坝子中,有个地名叫李家坪,这块小坝子是务川县和德江县的交叉地,住着30多户人家,共180多口人,李姓是第一大系,李东尧家就住在这里。

  因是落差太大,李家坪虽坐拥全县最大的河流,但仍严重缺水,从村口到洪渡河渡口大约三里的路程,下坡到渡口只要15分钟,但从渡口到李东尧家却要40多分钟。古柏树底下的那口水井,虽不干枯,但在枯水期,仍然不能满足全村人的饮水问题,人们常常在望河兴叹后,在半夜里起来到水井里舀水,运气不好的话,只好挑着水桶到山间的溶洞里取水。至于灌溉,这里有过两年的历史,那还是在70年代,市里061地质队在这里钻探汞藏量时,从洪渡河里抽水,其他时间里,都是靠天吃饭,风调雨顺对这块坝子而言,犹如村头李大娘在天干的时候,用麻绳掉蛤蟆一样,是一种期盼和愿景,而更多的是酸楚和无奈。

  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大地,市场经济建设深入人心,“杀广”、“打工”“打工仔”“打工妹”等词语在村寨里流行起来,那些喜欢哼《过河》、《好日子》、《常回家看看》等流行歌曲的年轻人开始走出村寨,带头“杀广”。

  当天晚上,李东尧作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骑着自行车,向温州方向飞奔而去,公路上的车子越来越多,以至于把他淹没在汽车流当中,但他仍然坚定目标,用力的踩踏自行车,由于用力过猛,自行车的车链子断掉了,没有工具的他,只好坐在公路边向来往的车辆行礼,希望有一个好心的司机能塔上他,但结果很是失望,急的他坐在公路边哭了起来。

  从小学三年级下半期开始,李东尧的作业也就是李东尧的作业了,做与不做全由他自己说了算,爷爷奶奶有时也提醒、举例、类比要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但效果不是很好,基本上都给李东尧当耳旁风了,但李东尧成绩一直不错,尤其是语文成绩,经常得到老师的表扬。

  爸爸的话在李东尧那里有很大的权威性。放下电话,李东尧开始思考暑假怎样渡过。

  李东尧坐在草坪上,看落日,看一些小孩追逐蜻蜓,羡慕城里人家享受乘凉的休闲时光,自己的心里渗透着羡慕和点点忧伤。

  考初中,李东尧没有费力。跳过渡船,到镇里读初中后,李东尧仍然凭智力得分,温故而知新的家庭作业模式在没有强迫之下,自觉性显得苍白无力,倒是金庸、古龙、琼瑶等等占据了李东尧大量的课间、课余时间,爸爸吩咐他每个假期读一遍《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倒是做到了。

  学校是留守学生的第二个家。随着农民工大量的出现在各大小城市里,留守学生和空巢老人成为社会问题被广泛关注,国家出台政策,农村寄宿制学校体系开始建立起来,留守学生汇集在一起,共同玩耍、学习和生活,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留守学生父母的眷恋,但也淡化了他们对家的归宿。

  “你妈妈和我商量几次了,让你暑假到这边来,但我思考了一下,还是不行,目前没有打工的人回来,没人给你带路我不放心。”

  家

  假期对一个没有家的学生来说,总是很漫长,加上八月的焦阳总会让人想到家的安逸与凉爽。暑假的洪渡河渡口对李东尧来说,可能是一辈子的诱惑,把几本书看完后,李东尧决定回老家李家坪一趟。

  村里的人们很喜欢李东尧,一致认为李东尧有能力,将来定能干大事。家里的事情干完了,大叔家也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李东尧算是一个闲人,闲人闲着没事就会找事。白天里,他提着渔网,在柏树下一喊:“下渡口拉网咯!”,一群小孩就屁颠屁颠的来了,凫水、撒网、给小伙伴摆龙门阵成为了他生活的主线;晚上,他拿着光盘,站在大叔家门口一阵吆喝:“看《笑傲江湖》咯。”村里的男女老少就围坐在电视机前,谈笑风生,评头道足。

  在学生食堂用过餐后,已经是下午七点了,傍晚已经来临,李东尧来到了足球场,草地上,成群结队的蜻蜓在翻飞,儿童在草坪上追逐,一些人围绕足球场的跑道散步,草地上东一群、西一伙的人在闲谈,来乘凉的人络绎不绝。梧桐树上、柳树林和竹林里,归巢的鸟儿唱着欢快的歌。

  暑假到哪里去呢?自从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后,李东尧很少回李家坪的家,因为家已经空了,对家的渴望,都寄托在温州的父母身上。

  黑夜过去,光明到来,新的一天,新的开始,但也有新的烦恼。今天到哪里去,怎么渡过呢?李东尧总是要面对这个问题。

  新的家安顿好了,李东尧就在务星中学学生宿舍里住了下来。前来登记的学生很多,李东尧进入务星中学的第一天并不是很孤单,他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力。

  李东尧经常憧憬着远方,因为经常在村主任的家里接到来自爸妈从温州打来的电话。读初中后,由于要走很长的路,一部份学生就在公路上爬汽车,学校为了从根本上杜绝学生爬车现象,维护交通安全,花大力气来教育学生学习交通安全知识与礼仪:在马路上对着来往的汽车行礼,效果很好,经验还得到广泛推广,李东尧还作为学生形象被彩印在宣传册子上,很是高兴了一段时间。

  务星中学的安排很周到,生活老师很热情,李东尧后来才知道生活老师名叫申洪,是很多留守学生的朋友和依靠。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